作者 主题: 【LOG】无敌大侦探之护国圣兽·第一幕  (阅读 267 次)

副标题:

离线 SHARK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61
  • 苹果币: 8
【LOG】无敌大侦探之护国圣兽·第一幕
« 于: 2019-02-15, 周五 23:36:27 »
[21:44] <民国大马甲> ---------------------------------浪奔~浪流~~~---------------------------------
[21:46] <民国大马甲> “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
[21:46] <民国大马甲> 伴随着还挺正经(?)的歌声,叶宵和罗斌站在上海夜总会前
[21:47] <民国大马甲> 当天早些时候大侦探和他的大助手接到委托,寻找叉档案残片中提到的醒龙钟
[21:48] <民国大马甲> 在从文玩店老张口中得知相关信息后,你们分头调查一番,又根据他写的信息在这汇合——
[21:49] <民国大马甲> 黄四强,外人叫他四爷,亲近点的喊声强哥。
[21:50] <民国大马甲> 本是北平一个读书人,因为乱世来到上海谋生,后来摸爬滚打有了一定地位搭上了军阀的线
[21:50] <民国大马甲> 现在专门从北平故宫里倒腾文物来南方卖
[21:52] <民国大马甲> “二位先生,里面请!”门口的侍应生一招呼
[21:53] <罗斌> “唉,年轻小伙子就喜欢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
[21:53] * 罗斌 摇摇头,叹口气无奈走进去
[21:55] <叶宵> ”是未曾谋面的黄先生喜欢这种地方啦”
[21:56] <叶宵> “我身为大侦探,对这种地方感兴趣顶多是出于职业需求。”
[21:56] * 叶宵 东张西望
[21:57] <罗斌> “打探消息也无可奈何。”
[21:57] <叶宵> “进了罗马城,像个罗马人嘛”
[21:58] * 叶宵 插袋,往里走
[22:00] <民国大马甲> 一进去歌声舞声说笑声扑面而来
[22:01] * 叶宵 想了想
[22:02] * 罗斌 四下打量,对照着手上的小抄
[22:02] <罗斌> “……这描述颇为模糊。”
[22:02] <叶宵> “见多识广的罗先生,您觉得他会在哪里?”
[22:03] <罗斌> “老张所说,是个仪表堂堂的男子,依我看这类人也不喜过分抛头露面。”
[22:03] * 罗斌 瞄了一下在舞池边上的厢座
[22:04] <罗斌> “不过那么多也不好挨个问去。”
[22:05] <叶宵> “嗯”
[22:05] * 罗斌 看起来像样的也有三四个,给叶宵指出
[22:05] * 叶宵 去找个侍应
[22:05] <民国大马甲> “先生您好,有什么需要吗?”
[22:06] <叶宵> “你好,你知不知道做文物生意的黄先生在哪里?”
[22:07] * 叶宵 扫了周围一圈
[22:07] <叶宵> “他既然知道我们来了,不如麻烦你直接带我们去见他?"
[22:07] <民国大马甲> 侍应眼色一变
[22:08] <民国大马甲> “黄先生时常不在上海的,还是请您……”
[22:09] <民国大马甲> 说着,你们身后来了一个人:“跟我来吧。没你事了,下去吧。”
[22:09] <民国大马甲> 他一摆手,侍应生点点头离开
[22:09] <叶宵> “多谢”
[22:10] <民国大马甲> 这个人高大威猛,一看就是看场子的保镖
[22:11] <民国大马甲> “二位请随我来。”
[22:11] <民国大马甲> 他带你们远离舞池,去了后面的雅间
[22:11] <罗斌> “——叶君小心点。”
[22:11] * 罗斌 在几步之后跟着
[22:12] * 叶宵 点了点头
[22:13] <民国大马甲> 你俩刚一进雅间,咔嚓咔嚓
[22:13] <民国大马甲> 两把手枪从后面顶到你们头上
[22:14] * 叶宵 老实地举起手
[22:14] <叶宵> “这是何必呢?”
[22:14] <民国大马甲> 前面方桌正座上一个男人翘着腿坐在沙发上
[22:14] * 罗斌 叹口气,耸耸肩
[22:15] <民国大马甲> 浓眉大眼方方脸,要不是那小胡子看着还挺正气的
[22:16] <叶宵> “黄先生,我们就是想来打听点儿消息”
[22:16] <叶宵> “不碍事”
[22:16] <民国大马甲> “我跟手下说过,凡是一进来不看女人不喝酒的就都加堤防。你们又直言是来找我的。”
[22:17] <民国大马甲> “打听事?你俩是谁啊……?”
[22:18] <叶宵> “风流倜傥,名震中华,大~侦~探~您没听过?”
[22:18] * 叶宵 举着手稍微有点狼狈,但是尽量表现得帅了
[22:19] <罗斌> “我是罗斌。这位是叶宵。”
[22:19] * 罗斌 免得出什么岔子,帮着说明清楚
[22:19] <民国大马甲> “嗯~?”强哥想了想,哦~了一声
[22:19] <民国大马甲> “好像是听说过,四大奇案……不对啊,那是个老头?”
[22:20] <叶宵> “那你的消息就太不灵通啦,我师傅已经去云游四海了,现在的大侦探已经是本人我了”
[22:21] * 叶宵 牙齿一闪
[22:21] <民国大马甲> 他被闪的眯了下眼
[22:21] <民国大马甲> 又看看罗斌,感觉还是个正常人
[22:22] <民国大马甲> “好了好了,”他手指一摆,顶着的手枪撤下去了。“就当你是个侦探。那大侦探找我是要问什么?”
[22:23] <罗斌> “明人不说暗话,我们想打听醒龙钟。”
[22:24] <民国大马甲> 他眯起来的眼睛中射出一道狡黠的光
[22:25] * 罗斌 眯起眼,察觉到事情并不简单
[22:25] <民国大马甲> “能问到我这,看来你们已经有相当的线索咯?”
[22:26] <叶宵> “嗯,有一些吧,首先这东西记录出现在了《叉档案》里”
[22:28] <叶宵> “考虑到传闻中负责保存这些文档的组织都是统治者直属的秘密单位的话……”
[22:28] <民国大马甲> 黄四强思考了一下,忽然露出一脸笑
[22:28] <民国大马甲> “来来,别站着说了,请坐!”
[22:29] <叶宵> “那就不客气了”
[22:29] * 叶宵 坐到客位上
[22:29] <民国大马甲> “是喝威士忌还是葡萄酒?”
[22:30] <叶宵> “啊……威士忌!……咳,威士忌。”
[22:30] * 叶宵 没喝过,瞎点
[22:31] <罗斌> “一样吧,多谢了。”
[22:31] * 罗斌 点点头坐下
[22:31] <民国大马甲> 两杯酒倒上
[22:32] * 罗斌 也没有急着喝
[22:32] <罗斌> “那黄先生我们可以交换一下情报了吗?”
[22:34] <民国大马甲> “关于这口钟,我前些年去帮冯大帅去整理清单时看到过这名字。”
[22:36] <民国大马甲> 他拿着杯子转了转
[22:36] * 叶宵 也学着转转,呷一口
[22:36] <民国大马甲> “可在…倒…对照实物时,却不见踪影——当然,没的不止这一件。”
[22:37] <叶宵> “咳……嗯……您都说不见踪影的话那就是真丢了……”
[22:37] <民国大马甲> “当时三千宫女太监大内护卫一夜被赶出去,丢几件不新鲜。”
[22:38] <民国大马甲> “但关于这件钟——我后来还真见过。”
[22:38] <民国大马甲> 他把杯子放到桌上,前倾身体,压低声音
[22:38] <民国大马甲> “就在天津,溥仪的公馆内。”
[22:39] <叶宵> “……”
[22:39] * 叶宵 一下子想出了不少可能
[22:39] <叶宵> “逊帝?”
[22:39] <民国大马甲> “没错,就是他。爱新觉罗。”
[22:41] <叶宵> “这叉档案里写着它可以唤起护国圣兽……这交出江山的皇帝……”
[22:41] <叶宵> “真是值得调查的对象啊”
[22:41] <罗斌>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22:42] <民国大马甲> “前……啊去年,对去年。你们要相信我,你看我还留着他的墨宝呢。”他指指墙上了
[22:42] <民国大马甲> 【守法经营】
[22:42] <民国大马甲> 墙上四个大字
[22:42] * 叶宵 拿出放大镜端详
[22:43] <叶宵> “好字,真是好字。要是您顺便弄到一副满文的,来个汉满对照,可能就更好啦。”
[22:43] <民国大马甲> “哎,说的有道理啊。不愧是大侦探。”
[22:43] <罗斌> “那么现在还在的机会很高。”
[22:44] <叶宵> “不如这样,这次我去就帮您把这满文的也要来,逊帝墨宝,过不了几年也是价值连城的文物啦”
[22:45] <民国大马甲> “我也是这么想的~”这时他墙上的挂钟小鸟弹出来报时
[22:45] <民国大马甲> “啊,到我做按摩的时间了。最近腰不太好。”
[22:46] <罗斌> “那么我们也不打扰下去了。”
[22:47] * 罗斌 给叶宵递个眼色
[22:47] <叶宵> “您听我们好消息”
[22:47] * 叶宵 收到
[22:47] <民国大马甲> “那就拜托咯~以后有业务常联系!”
[22:47] <民国大马甲> 他的保镖又送你们出去
[22:48] <民国大马甲> “二位可以再玩一会,刚才四爷交代了,今日二位免单。”
[22:49] <叶宵> “四爷太客气啦~~那——”
[22:49] <罗斌> “那就多谢了。不过今日还有事要忙——”
[22:49] * 叶宵 搓搓手,又看了看罗斌
[22:49] <叶宵> “嗯,我们还是尽快开始调查得好”
[22:49] * 罗斌 向那保镖行个礼
[22:49] <民国大马甲> “二位请便。”
[22:50] <民国大马甲> 他一欠身,回到后面去了。
[22:50] <罗斌> “之后有什么消息我们会再来告知黄先生的。”
[22:50] <罗斌> “……呼。”
[22:50] * 罗斌 走出大门,拿出一根纸烟点着
[22:51] <罗斌> “感觉……太顺利了点。”
[22:51] <叶宵> “清逊帝啊……事情好像有点麻烦。”
[22:51] * 叶宵 不抽烟,离远了一点
[22:51] <罗斌> “叶君你觉得那位黄先生有什么图谋?”
[22:52] <叶宵> “师傅说,这种人最狡猾
[22:53] <叶宵> “估计是看清楚了是谁让我们去寻的宝”
[22:53] <叶宵> “这样到时候无论是谁得逞,他都不吃亏”
[22:53] <罗斌> “原来如此,有理有理。”
[22:53] <罗斌> “那么在临近成功时要更注意背后了。”
[22:54] <民国大马甲> 不论他有什么目的,这条消息应该不假
[22:55] <民国大马甲> 你们要准备北上了
[22:55] <民国大马甲> 夜总会内
[22:55] <民国大马甲> “都走了?”“走了。”
[22:55] <民国大马甲> 黄四强从桌下掏出电话机,摇摇摇
[22:55] <民国大马甲> “喂,请给我接日本领事馆。”
[22:56] <民国大马甲> ------------
[22:58] <民国大马甲> 上海火车站
[22:59] <民国大马甲> 工作需要经常四处奔波,叶宵对旅行并不陌生
[23:00] * 叶宵 提着个牛皮箱子,满头大汗
[23:01] * 罗斌 也提着一个箱子,依旧是一身布衣戴着一顶毡帽
[23:01] <民国大马甲> 收拾好应用之物后你俩去联系了余曼丽,不多时她和你们在车站碰面
[23:02] * 叶宵 看了看余曼丽的行李
[23:02] * 余曼丽 换了一身轻便的旅行打扮,随身带了一口小提箱
[23:03] * 罗斌 拿出三张车票,对着车厢号
[23:03] <余曼丽> “二位这么快就有了线索,效率令人赞赏。”
[23:04] * 叶宵 转念一想还是不发挥绅士风度……考虑到对方的身份
[23:04] <叶宵> “大~侦~探~的招牌可不能砸我手里嘛”
[23:05] <民国大马甲> 余小姐一身风衣,尽显靓丽。她顺道还帮你们升级成了包厢
[23:05] <叶宵> “略施小计而已,主要的工作还在后面呢”
[23:06] <罗斌> “这才是刚起步呢。”
[23:06] * 罗斌 找到了车厢号,提着行李上车
[23:07] * 叶宵 跟着上车把行李放好,朝月台对面一看——
[23:07] <叶宵> ”哎呀,早知道买一点橘子就好了。”
[23:09] * 余曼丽 把提箱放稳,取下墨镜舒展了一下长腿
[23:10] <罗斌> “哦喔,这个包厢还真不错。”
[23:10] * 罗斌 把行李放上架子,坐下
[23:11] <叶宵> “有特别津贴果然更舒坦”
[23:11] * 叶宵 坐在沙发座上弹弹弹
[23:11] <民国大马甲> 真是和对面的余小姐形成鲜明对比
[23:12] <民国大马甲> 不多时,汽笛声响起
[23:12] * 余曼丽 支着下巴,扫视一眼月台,“二位来的路上可有什么不寻常之事……?”
[23:13] * 罗斌 拿出纸烟,顿了一下
[23:13] <罗斌> “我到走廊抽个烟。”
[23:13] <叶宵> “没注意呢……跟踪我们也是平常的几幅面孔啦”
[23:13] <叶宵> “不过这几天就要麻烦余女士了”
[23:13] * 罗斌 走出包厢,站在走廊窗户边上,点着烟看着窗外的月台
[23:13] <余曼丽> “是吗……大约是我多心了。”
[23:15] <叶宵> “到天津之前应该都可以放心”
[23:15] <民国大马甲> 火车徐徐移动
[23:15] <民国大马甲> 逐渐加速后驶出上海
[23:19] <民国大马甲> 这个时代的火车出行还很麻烦,半路要添加燃煤
[23:20] <民国大马甲> 每个站都要停车半小时以上——所幸20年改建后中途不用换车头
[23:21] <民国大马甲> 预期要后天晚上才能到天津
[23:22] <民国大马甲> 第一天中午你们去餐桌时,叶宵一抬头,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23:22] <叶宵> “?!”
[23:23] * 严学仁 坐在餐车里,埋头在一本外文书中
[23:23] * 叶宵 干脆走过去,轻叩桌子
[23:23] * 严学仁 一惊
[23:24] <叶宵> “巧遇应该不像吧”
[23:24] <严学仁> “啊……是……叶同学啊”
[23:24] <严学仁> “说什么像不像……我不太明白呢”
[23:25] <叶宵> “带着这么一个大部头专程到餐车里来看可太累啦”
[23:26] <严学仁> “老兄学也有不留神的地方……在吵闹的场合读书是锻炼集中力的一种办法,你应该也听说过吧”
[23:26] <民国大马甲> 两位老同学竟然在火车上意外偶遇~!
[23:26] <叶宵> “唔,还可以这样解释啊,学到了。”
[23:27] * 叶宵 一敲手
[23:27] <叶宵> “怎么样,你也是来找宝贝的?”
[23:27] * 严学仁 摇摇头
[23:27] <严学仁> “我是来找你的,免得你走错路”
[23:28] <叶宵> “哈哈哈,现在坐在火车上,错不了啦”
[23:29] <民国大马甲> 你们上次碰面是在北方
[23:29] <叶宵> “倒是以前你在的时候,我迷路过好几次”
[23:29] * 叶宵 想了想之前的案子
[23:29] <严学仁> “有道理,跟着火车头总走不错……总之难得见面,这一顿饭我请你”
[23:29] <民国大马甲> 叶宵在破案时得到了严学仁的“帮助”
[23:30] <叶宵> “哦哦,俗话说投桃报李,我们包厢现在只坐了三个人,正好有个空位”
[23:31] <严学仁> “真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23:31] <叶宵> “这次同行的委托人是位大美女,你不要太有压力才好”
[23:31] * 叶宵 善意
[23:31] <严学仁> “哦……你的春天到来了吗”
[23:32] <叶宵> “咳咳”
[23:32] * 叶宵 想想师傅的话
[23:33] <叶宵> “我希望中华民族的春天快点儿到来。”
[23:33] <严学仁> “真不愧是你啊……”
[23:33] * 叶宵 凡是只要引到民族大义上就能显得自己比较伟岸
[23:34] <民国大马甲> 此时余曼丽和罗斌正坐在远一点的桌上投来目光
[23:35] <余曼丽> “……老同学?”
[23:36] * 罗斌 看着是叶宵的熟人,点头致意
[23:36] <严学仁> “………………诶”
[23:36] * 严学仁 快步走了过去
[23:36] <严学仁> “难道……你是……不对,您是罗斌先生吗?”
[23:37] <叶宵> “老同学。严……嗯,严学仁”
[23:37] <罗斌> “喔?我正是罗斌没错。这位姑娘是?”
[23:37] * 叶宵 没有用她的旧名称呼
[23:38] <余曼丽> “喔……”
[23:38] <严学仁> “先生的文章我是常读的,振聋发聩,备受鞭策……没想到能在这碰到……”
[23:38] <严学仁> “我叫严学仁,是要多向先生学习的意思”
[23:38] <严学仁> “不过看到先生……跟报上照片的形象不太一样呢”
[23:39] <罗斌> “原来如此……过誉过誉。这里遇到也是缘分,快请坐。”
[23:39] <严学仁> “谢谢,谢谢,我有很多问题要向先生请教”
[23:40] <罗斌> “能让新一代的年轻人感到哪怕一点振奋和希望,我写文章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23:41] <罗斌> “旅程还有时间,大可畅谈一番。”
[23:41] <罗斌> “这时代啊,就得靠你和叶君这些年轻才俊了。”
[23:43] <叶宵> “嘿,说得罗先生好像马上就要进棺材了似的。”
[23:45] <罗斌> “说得也是,我也不能光嘴上叫着年轻人去努力。”
[23:46] * 罗斌 遇到喜欢自己的读者也颇为高兴,话也多了不少
[23:46] <民国大马甲> 知音见面,相谈甚欢。只是余小姐在旁听着没怎么插嘴
[23:46] <严学仁> “时局不靖,先生可不能歇笔,要跟我们年轻人一起努力才好”
[23:48] <罗斌> “正是如此。我所寻的道路是以笔杆子唤醒国人的心。而你们也要寻找自己理想的道路,为这中国的未来探索一条路。”
[23:51] * 叶宵 也在一旁听着,给余曼丽递橘子
[23:51] * 叶宵 趁中途停站买到了
[23:51] <民国大马甲> 这时距离你们不远的一桌有几个穿着整齐的男人坐下
[23:52] <余曼丽> “诸位能如此忧国忧民实在让人敬佩不已,这次的委托……”
[23:52] * 余曼丽 看了一眼隔壁桌突然住口不说了
[23:53] <民国大马甲> 他们点了菜,没有任何关注你们的意思,但只是一瞬间——
[23:54] <民国大马甲> *余曼丽注意到,那些男人坐下时皮鞋碰椅角时发出的声音——他的小腿上藏着枪
[23:55] <民国大马甲> *严学仁注意到,虽然长相看来自天南海北,也没有口音,但行动方式太过整齐划一
[23:56] <民国大马甲> *有过留学经验的罗斌也瞥到,他们扣领子扣的方式太过于“日本”了
[23:57] <民国大马甲> *叶宵虽然没注意到什么特别的,但他的侦探直觉警告在发出警报
[23:58] <叶宵> “不是要故意打断你们,不过我们既然吃完饭了,不如回包厢吧”
[23:59] <余曼丽> “也好,餐车里有些气闷,还是回去吧。”
[23:59] * 罗斌 瞥了一眼那群人,点点头
[00:00] <罗斌> “严君也请一块来吧。”
[00:00] * 严学仁 点点头
[00:01] <余曼丽> “难得这么投缘,正好到包厢里继续聊。”
[00:05] <民国大马甲> 你们四人返回包厢
[00:06] <民国大马甲> “严君,我们是不是太接近了。”那四个人也说起话来
[00:07] <民国大马甲> “这样也好,近距离确认一下。有那个女狐狸和大侦探在,我们不暴露也难。”
[00:07] <民国大马甲> “第四个人是谁?”
[00:08] <民国大马甲> 其中一人摇摇头:“还不清楚。偶遇熟人的话他们也表现的太近亲了。”
[00:10] <民国大马甲> “……先这样吧。还有两天时间,不着急。”
[00:10] <民国大马甲> 虽然他们说不着急
[00:11] <民国大马甲> 但事情的发展往往不遂人愿
[00:12] <民国大马甲> 你们在包厢里轻轻睡去……在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时,就听到一声尖叫!
[00:14] * 罗斌 惊醒,猛回头!
[00:14] * 余曼丽 弹起身从铺位底下摸出藏着的枪
[00:14] * 严学仁 微睁眼睛,瞥了一眼余曼丽,又假装刚刚惊醒,揉揉眼
[00:15] <民国大马甲> “杀人啦~”隐约听到叫声
[00:15] <严学仁> “到……哪儿了?”
[00:15] * 叶宵 批好衣服,冲了出去
[00:15] <叶宵> “别装睡啦,有事件了”
[00:16] * 罗斌 披上衣服戴上毡帽,也跟了过去
[00:16] <余曼丽> “等——”
[00:16] <严学仁> “余小姐,你也要跟上去吗”
[00:16] <民国大马甲> 时间太早,刚5点多,很多人还歪斜在座椅上没起来
[00:16] * 余曼丽 叹了口气,跟上大侦探
[00:17] <严学仁> “侦探都有病……”
[00:17] <民国大马甲> 也就省的叶宵分开众人的力气了。大侦探一马当先赶到现场
[00:17] * 严学仁 跟在最后
[00:18] <民国大马甲> 只见前面一个中年男子被吓得摔倒在地,列车员站在厕所门口不知所措
[00:18] <罗斌> “各位请镇定,这位是侦探。请问发生了什么事?”
[00:19] * 罗斌 扶起那个中年男人
[00:19] <民国大马甲> “杀、杀人了!”旁边叶宵拉开列车员,看到了自己颇为熟悉的【场面】
[00:20] * 叶宵 心中一惊
[00:20] <民国大马甲> 厕所内,一个穿着整齐的男人横躺在那里,后颈处有些微血迹
[00:20] <民国大马甲> 是凶杀现场
[00:21] <民国大马甲> 而令你惊讶的,就是这尸体竟午餐时遇到的那四个人之一!
[00:21] * 余曼丽 皱眉,“怎么回事?”
[00:22] <叶宵> “没想到居然是他们中的人……”
[00:23] <罗斌> “唔……真是想不到。”
[00:23] * 罗斌 打开随手带出来的小箱子,拿出手套和工具递给叶宵
[00:24] <罗斌> “叶君,这事看来不简单。”
[00:25] <叶宵> ”应该说是事情变复杂了。”
[00:25] <民国大马甲> 在太阳还没升起时,奔驰的列车上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案件!
[00:26] <民国大马甲> 能侦破此案的,唯有已经赶来现场的大·侦·探!
[00:26] <民国大马甲> ------------------------------车轮滚滚,呱嗒门关上----------------------------------
« 上次编辑: 2019-02-17, 周日 20:11:19 由 密银马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