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STALE DATA  (阅读 399 次)

副标题: 浮游城,我回来了。

离线 小小苏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8
  • 苹果币: -1
  • 好痛苦。要死掉了。
【LOG】STALE DATA
« 于: 2019-01-27, 周日 20:31:50 »
完结前请勿回复



规则:FAE
GM:小小苏
PL:圈酱,潼恩

PC卡片速查版:
劇透 -   :

塔娜 Tana
外貌:女,中等身材,28岁
核心概念:【剑道老师】
麻烦:【交流障碍】
形象:【爱操心的长辈界新人】【凝固的理性】【燕返】
命运点:2/2
做派:快速3,隐秘/细心2,强力/聪明1,显赫0
特技:【零闪】【朝露】【胧月】
压力槽:123,伤痕:246
速查:重击+3 连击+5 防御+3 居合斩


劇透 -   :

苏打 Soda
外貌:女,矮小身材,黑风衣,围巾,17岁
核心概念:【纷目幻戏】
麻烦:【不良印象】
形象:【作战的心得】【影之面的穿梭者】【花刃一闪】
命运点:2/2
做派:隐秘3,快速/细心2,聪明/显赫1,强力0
特技:【花歌】【调律】【变奏】
压力槽:123,伤痕:246
速查:重击+5 连击+3 防御+3 剑技蹭伤 各种道具



其他信息请参见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106012.0

虽然过程中有很多废话但是越看越舍不得删,才不是偷懒呢

劇透 -   :
« 上次编辑: 2019-02-04, 周一 22:00:02 由 小小苏 »
「……ほら、この私のどこが、穢れのない贄でありましょう?」

离线 小小苏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8
  • 苹果币: -1
  • 好痛苦。要死掉了。
Re: 【LOG】STALE DATA
« 回帖 #1 于: 2019-01-27, 周日 20:35:35 »
一章 藏木于林

劇透 -   :
<It is Dicebot> 记录开始
<艾恩葛朗特GM> (Sword Art Online: Stale Data 片头CG)
<艾恩葛朗特GM> 2023年7月10日,浮游城《艾恩葛朗特》。
<艾恩葛朗特GM> 距离VRMMORPG《刀剑神域》开服,已经过去了8个月还多的时间。
<艾恩葛朗特GM> 经过了这么久,大部分玩家已经既不会把它当做普通的MMORPG,也不会把它当做单纯的死亡游戏来看待了。他们在适应了这个世界的规则,找到了自己的生存方法之余,开始用丰富多彩的生活系技能点缀日常。从咖啡厅到裁缝店,从锻冶屋到音乐厅,玩家自建的商铺逐渐兴起,如今已经占领了部分楼层的城镇。
<艾恩葛朗特GM> 同时,各种各样的传言,也在这个资讯流通并不顺畅的世界遍地开花。“锻造出强力装备的技巧”,“同时装备和使用复数武器的方法”,“能让死去玩家复活的神秘道具”,“越是杀人就越是强化的特殊武器”,“十种只允许一人持有的技能”……是真是假,恐怕只有整天关注这些的情报贩子才知道了。
<艾恩葛朗特GM> 这些传言,你们偶尔会听到一两条,但从来没有实际验证过。你们既没有足以参加攻略组的实力,也没有蜷缩在1层的《起始之镇》中自闭,更没有加入《艾恩葛朗特解放军》(玩家间通称《军队》)接受统一化管理。由于各自的理由,你们对小型公会《齐格飞》深有感情,并不想离开——因此,尽管知道自己和顶层玩家的差距,你们仍然保持着相对的自由独立,在会长和其他成员的带动下,不断进入鲜少有人探索的区域冒险。
<艾恩葛朗特GM> 前几天,根据会长接到的支线任务,公会组织了一支队伍,要在某个独立副本地图待上大概一星期,期间没法和外界联系。不巧的是,任务人数上限并不足以容纳所有成员。主动退出序列的你们俩,恰恰又不怎么熟悉,顶多是互相脸熟的关系。因此会长也希望你们趁机多组组队,好好培养一下战友感情——于是,生拉硬扯的临时小队就此结成,从今晚开始自主行动。
<艾恩葛朗特GM>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10点,夜已经深了。你们在35层《密歇》的街道上忙忙碌碌地准备了不短时间,今天接下来就只够冒险一次了。根据从其他中层玩家打听来的情报,只有在夜晚时间,《迷路森林》才会刷新出特别的怪物《银斑夜枭》。其实力并不强,经验值也不多,但击杀它必定会掉落《铁之尾羽》,是能够卖出好价钱的裁缝系素材。所以你们被收购价所吸引,只身来到了未曾踏足的楼层,边练级边试着碰碰运气。
<艾恩葛朗特GM> 《迷路森林》这篇地图区域,最大的特点就是“比迷宫更可怕的迷路”,也是虽然油水不少,拜访的玩家却寥寥的理由。整个地图被分为几百个棋盘格一样的区域,格子之间的连接每分钟都会变化,而且即使用传送水晶也只会随机传送不会回城——虽然你们并没有买水晶这类昂贵的消耗品,取而代之的是能够确认方位的地图道具,即使无法快速突破,也可以确保无虞。
<艾恩葛朗特GM> 时间还早,两人在农园风的街上缓步而行,手里各捧着一块出自《风向鸡亭》的芝士蛋糕,穿过散乱的人潮,曲折地向外漫步着。
<艾恩葛朗特GM> (CG END,我没有放太快吧?)
<Tana> (喵,没有)
<艾恩葛朗特GM> (有的话我之后再慢点)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在正式出发前,你们要RP一小段吗)
<Tana> (我的读网文技能还算合格)
<Tana> (要啊)
<艾恩葛朗特GM> (来啊w)
<Tana> “Soda,最近在我们公会待的还习惯吗?”
<soda> (迫真交流障碍)
<soda> (rp上有什么需要注意的规则么(()
<艾恩葛朗特GM> (不要太搞事就好……我可能应付不来orz
<艾恩葛朗特GM> (其他的没什么了,随你们喜欢就好
<艾恩葛朗特GM> (当然,任何GM都希望自己的PL最好比较投入233)
<soda> 被这问题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双手放下咬的只剩一半的蛋糕,舌头急忙舔着嘴角在心理寻找话题
<soda> “嗯,不怎么习惯,因为完全没有跟会长以外的人接触过,和你也是第一次。”
<soda> 随即放弃了迂回,选择了正面回答
<Tana> “嗯……公会的大家都是很不错的人,放松点。”
<soda> 若有所思的干点着脑袋,咬下最后一口蛋糕
<soda> “那么来最后确认一遍行动内容吧?”
<Tana> “猎杀银斑夜枭,拿毛,卖钱?”
<soda> “....."
<soda> 用着微妙的眼神从菜单中取出地图
<Tana> “你会裁缝技能的话自用也好啦~”
<soda> 面露着微妙的神色从菜单中取出地图
<soda> “更多上的是对有利地形的确认和安排啦...”
<soda> “不过也要在现场调整就是了,限定时间的狩猎果然还是效率至上,吃完蛋糕就加快脚程吧。”
<Tana> “嗯”咽下最后一口蛋糕
<艾恩葛朗特GM> 根据苏打的准备,地图上标注了几个可能的刷新地点。不过,还是带有一定随机性的,而且区域本身也在不断变化。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继续推进啦)
<soda> (嗯)
<艾恩葛朗特GM> 周围的人声渐渐降低,人造的光线也被黑夜稀释。你们边走边聊,已经逐渐远离了街区,森林的边缘在视野范围内逐渐放大。
<艾恩葛朗特GM> (过一个细心)
<Tana> .fa+2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2 = ( - o + - ) = -1 + 2 = 1
<soda> .fa+2
<It is Dicebot>  * soda 投掷:fate +2 = ( - o + o ) = 0 + 2 = 2
<艾恩葛朗特GM> 苏打微妙地觉得皮肤痒痒的。从刚才在街道上的时候,就已经有一种好像被谁盯着的感觉。
<艾恩葛朗特GM> 是错觉吗,带着这样的心情,苏打回头。在相隔一段距离、街区的入口处,XX看见了一个模模糊糊的深蓝色身影,正在向街区内部走去。和你们完全是反方向。
<艾恩葛朗特GM> (要怎么做呢?)
<soda> 轻碰一下身边的Tana
<soda> “要去打下交道么?”
<艾恩葛朗特GM> (哇,刚才人名忘记替换了
<艾恩葛朗特GM> (制杖GM)
<艾恩葛朗特GM> (log的时候改一下)
<soda> 回身指向远处的身影,动作幅度大得像是故意暴露什么一样
<Tana> “……我不太擅长这种……”
<Tana> 看着soda
<soda> 转了两圈眼珠,朝远处招起了手
<艾恩葛朗特GM> 深蓝色的身影没有什么反应,继续着自己的移动,离你们越来越远了。
<soda> “真冷淡啊,是错觉么?”
<Tana> “要不要追上去看看?会有埋伏吗?”
<艾恩葛朗特GM> 或许是因为背对着人招手本身就不容易被看见,又或许是被无视了,现在也没法确认是哪一种。
<soda> “不,或许只是单纯没有敌意的人,我认为谨慎的继续刚才的计划就好。”
<soda> “就算是遇到了野外的那种玩家,在这种地形兜圈本身也会有不少麻烦。”
<Tana> “那种玩家?橙名吗?”
<soda> “稍微有些接触经验就是了,综上所述,隐秘的行动起来吧!”
<soda> (话说这个地图有几个出口?)
<艾恩葛朗特GM> (无数个,是个大森林)
<soda> (这样啊)
<艾恩葛朗特GM> (达成共识,继续前进了?)
<soda> 用围巾遮住下半张脸,离开主干道
<soda> (这里前进用隐秘可以么?)
<艾恩葛朗特GM> (可以)
<Tana> “……”跟上,调整呼吸,注意不要发出脚步声
<soda> (那就)
<soda> .fa+3
<It is Dicebot>  * soda 投掷:fate +3 = ( - - - o ) = -3 + 3 = 0
<Tana> .fa+2隐秘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2隐秘 = ( o o + + ) = 2 + 2 = 4
<soda> (kusa)
<艾恩葛朗特GM> 尽管你们试图蹑手蹑脚地潜行,不过实际上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在你们决策的时候,那个身影已经消失在街角了。
<艾恩葛朗特GM> 还好你们没有把自己绕晕——你们从不远的位置找到了一条弯曲的小路,踏进了《迷路森林》的入口。
<艾恩葛朗特GM> ===
<艾恩葛朗特GM> 在繁密的林木中间,穿巫女服的大姐姐和戴围巾的少女,一边避开树干和藤蔓小心行进着,一边分心观察着四周。只要在一分钟内迅速突破每个区块,就不会被胡乱传送。避开其他的怪物,寻找猎杀目标,攻略本上的建议策略就是如此。
<艾恩葛朗特GM> (过细心)
<Tana> .fa+2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2 = ( - + + o ) = 1 + 2 = 3
<soda> .fa+2
<It is Dicebot>  * soda 投掷:fate +2 = ( + + o - ) = 1 + 2 = 3
<艾恩葛朗特GM> 悄悄绕过一群猿人的几分钟后,塔娜无意中低头,地面上好像映出了不该有的东西——而苏打也同时发现了这一点。你们猛然回身,朝着后上方警戒地望去。在乌云密布的夜空下,一个宽阔的黑影无声地从上方向你们靠近。
<艾恩葛朗特GM> 发觉到自己暴露了,黑影盘旋了一圈,停在你们面前的树梢。你们借着云中透出的朦胧月光勉强看清,是一只鸟型怪物。
<艾恩葛朗特GM> 算上尾巴全长大概有一米,在黄褐色的羽毛中间掺杂着银灰色的杂羽,有几分像猫的脸上,两只黄色的圆眼睛盯着你们。同时,大鸟头顶红色指针的下方也显示出了名称,正是你们此行的唯一目标,《银斑夜枭》。
<艾恩葛朗特GM> (诶,没什么反应喵?)
<Tana> 把手按到刀上,“soda,地点对吗?”
<soda> “打下来就是对的。”
<Tana> 戒备着眼前的怪鸟
<艾恩葛朗特GM> 夜枭歪着头,朝你们眨了眨眼,显得有几分滑稽。不过,既然不能驯化,也就只有乖乖变成素材的份了——
<soda> 迅速拔出武器,挽了个剑花冲上去
<艾恩葛朗特GM> (战斗开始)
<艾恩葛朗特GM> (来,投先攻)
<Tana> .fa+3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3 = ( - o o o ) = -1 + 3 = 2
<soda> (刚刚按个RP能默认切换成快速么)
<艾恩葛朗特GM> (不能,你们实际上是被突袭了)
<艾恩葛朗特GM> (只是突袭失败而已)
<soda> .fa+2
<It is Dicebot>  * soda 投掷:fate +2 = ( - - - + ) = -2 + 2 = 0
<Tana> (/卑微)
<艾恩葛朗特GM> .fa+2
<It is Dicebot>  * 艾恩葛朗特GM 投掷:fate +2 = ( o o + - ) = 0 + 2 = 2
<艾恩葛朗特GM> ===回合1 塔娜 夜枭 苏打===
<艾恩葛朗特GM> (tana的回合)
<Tana> (喵,问一下,胧月是算连击还是技击啊)
<艾恩葛朗特GM> (不是你写的连击吗)
<Tana> 使用
<艾恩葛朗特GM> (你整个卡基本上都是连击)
<Tana> 用拔刀术斩向夜枭
<艾恩葛朗特GM> (是造成伤害没错吧,那么投吧)
<Tana> .fa+7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7 = ( - + - - ) = -2 + 7 = 5
<Tana> ([CQ:emoji,id=127770])
<艾恩葛朗特GM> .fa+2
<It is Dicebot>  * 艾恩葛朗特GM 投掷:fate +2 = ( + - + + ) = 2 + 2 = 4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描写一下攻击,本团至少谁攻击谁RP)
<艾恩葛朗特GM> (其他情况PL的RP优先)
<Tana> 巫女(表面)迅速拔刀,夜空中闪过一道银光,却并没有对夜枭造成什么伤害
<艾恩葛朗特GM> 空气中几根翅尖的羽毛飘下。夜枭扑棱棱地飞起,转了个圈,刀尖只是擦着翅膀刮了一下。
<艾恩葛朗特GM> 夜枭【压力1击破】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夜枭的回合)
<Tana> (喵,防御是纯猜拳还是看rp)
<艾恩葛朗特GM> (你可以看RP啊,最后防什么你自己决定,GM是不会告诉你对方的技能的)
<艾恩葛朗特GM> 飞到半空的夜枭一个急停转身,双爪挠向了苏打的头部。
<艾恩葛朗特GM> (要防什么呢)
<soda> (重击吧)
<Tana> (连)
<艾恩葛朗特GM> .fa+4 那么很遗憾防错了
<It is Dicebot>  * 艾恩葛朗特GM 投掷:fate +4 那么很遗憾防错了 = ( o - - + ) = -1 + 4 = 3
<Tana> .fa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 ( o o - - ) = -2
<艾恩葛朗特GM> (圈酱你投什么
<艾恩葛朗特GM> (没攻击你
<soda> .fa
<It is Dicebot>  * soda 投掷:fate  = ( + - - + ) = 0
<soda> (3压力格直接吃掉吧)
<Tana> (果咩习惯了)
<艾恩葛朗特GM> (好的)
<Tana> (习惯挨打了)
<艾恩葛朗特GM> (要自己RP么还是)
<soda> 攻击比想象的要迅速一些,快速急停身躯自己的行动以毫厘之差避开进攻
<soda> “呼。”
<艾恩葛朗特GM> 苏打【压力3击破】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苏打的回合?)
<soda> (切换快速,然后普通的进攻)
<艾恩葛朗特GM> (投吧)
<soda> .fa+7
<It is Dicebot>  * soda 投掷:fate +7 = ( o + o o ) = 1 + 7 = 8
<艾恩葛朗特GM> .fa+2
<It is Dicebot>  * 艾恩葛朗特GM 投掷:fate +2 = ( - + o + ) = 1 + 2 = 3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RP吧)
<soda> (五点伤害的话至少是轻伤了?)
<艾恩葛朗特GM> (是1中伤)
<艾恩葛朗特GM> (夜枭不强的,你看ww)
<Tana> 看着夜枭灵活的身影若有所思
<soda> “嘶....呼。”
<艾恩葛朗特GM> (咦,动作呢)
<艾恩葛朗特GM> (在打字吗)
<艾恩葛朗特GM> (潼恩?)
<soda> 在规避下攻击后快速的调整了呼吸的速度,一跃抓住头顶的夜枭,毫不犹豫的把刀捅了进去
<soda> (在想动作(()
<soda> (毕竟默认用的是重击就在想打的致命一点()
<艾恩葛朗特GM> 夜枭尖叫了一声,腹部被捅出了一个血洞,落在你们的面前,挣扎了两下没办法再飞起来。
<艾恩葛朗特GM> 夜枭【压力2击破】【中伤:腹部】
<艾恩葛朗特GM> ===回合2 塔娜 夜枭 苏打===
<艾恩葛朗特GM> (圈酱要怎么办)
<Tana> 趁机追击夜枭
<Tana> 援引中伤,连击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投吧)
<Tana> (+7?)
<Tana> (还是几?)
<艾恩葛朗特GM> (对呀)
<艾恩葛朗特GM> (就是这样
<Tana> .fa+7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7 = ( o o - + ) = 0 + 7 = 7
<Tana> (平平无奇的结果)
<艾恩葛朗特GM> .fa+2
<It is Dicebot>  * 艾恩葛朗特GM 投掷:fate +2 = ( + + - o ) = 1 + 2 = 3
<艾恩葛朗特GM> (唔,两个轻伤,rp吧)
<艾恩葛朗特GM> (看,超弱233)
<Tana> tana对着地上的夜枭再次拔刀,刀刃划过它的身体
<Tana> 夜枭发出了一声惨叫
<Tana> ()
<艾恩葛朗特GM> 这一次刀的轨迹没有歪,夜枭的左翅被砍掉一块,左爪也被划过,脚趾上一道血痕。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夜枭的回合)
<艾恩葛朗特GM> “嗄——!”吃痛的夜枭张大了嘴,舌头在上下喙间乱窜,猛然发出一声尖厉的鸣叫。音波震颤四周的草木,也将你们从夜枭的身边逼退开来。
<艾恩葛朗特GM> 视线左上角HP槽的下方,出现了一个标志,是刀和下箭头的组合。武器的光泽也黯淡下去,看来是中了《钝化》的负面状态。
<艾恩葛朗特GM> (全体PC获得负面状态形象【钝化】。一回合内,任何攻击附加-4减值。)
<艾恩葛朗特GM> (顺便说一句,这种状态效果是不能引用的啦)
<艾恩葛朗特GM> (到苏打了)
<soda> (伤痕还能引用么?)
<艾恩葛朗特GM> (可以,但是两个轻伤只能引用一个)
<soda> (引用一个吧)
<soda> (继续重击)
<艾恩葛朗特GM> (好的,投吧)
<soda> (话说之前算错了我是+6()
<soda> .fa+7
<It is Dicebot>  * soda 投掷:fate +7 = ( + + o + ) = 3 + 7 = 10
<艾恩葛朗特GM> (唔,忘记-4了?那我减掉吧)
<soda> (嗯)
<艾恩葛朗特GM> .fa+2
<It is Dicebot>  * 艾恩葛朗特GM 投掷:fate +2 = ( - o - o ) = -2 + 2 = 0
<艾恩葛朗特GM> (中伤,rp吧)
<soda> (伤痕好多(()
<艾恩葛朗特GM> (这么说吧,怪物比pc肉一倍都不抗打你敢信?)
<艾恩葛朗特GM> (另外提示一下,伤痕很多的时候一般就是快不行了,因为压力没了)
<艾恩葛朗特GM> (啊应该是个重伤)
<艾恩葛朗特GM> (打错了)
<soda> 迅速的环视一圈周围,确认了安全后一脚踹开远处的夜枭,把刀照着另一个翅膀挥砍下去
<艾恩葛朗特GM> 这一刀直接从翅根把右翅削断了。代替鲜血迸溅的红光喷出,夜枭浑身的羽毛炸了一下,显然疼得非常厉害。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在进入第3回合之前——)
<艾恩葛朗特GM> (CG开始)
<Tana> (是埋伏?)
<艾恩葛朗特GM> 正当夜枭想要再次反击的时候,从后方猛然伸出一只毛奓奓的爪子,掐住了夜枭的脖子。夜枭发出一声怪叫,却无法阻止自己被塞入獠牙密布的血盆大口,伴随着清脆的提示音,破裂成光芒碎片消失。
<艾恩葛朗特GM> 爪子的主人恶吼了一声,高达两米的庞大身影也暴露在你们的面前。狼头人身,挂着残破不堪的皮甲,左手提着一把血迹斑斑的单手斧,绿幽幽的双眼嵌在火红色的皮毛中一眨一眨地闪光,腥臭的口水顺着嘴边不断滴下。
<艾恩葛朗特GM> 名字是《灼热狼人》,你们——不,任何玩家都未曾听说过这种怪物。血条比夜枭要长一大截,指针的红色也比夜枭更深更黑。恐怕是因为等级很高才躲过了苏打的侦测,又或者是战斗中来不及看太清,不过已经不重要了。
<艾恩葛朗特GM> 狼人举高了斧头,瞪着你们发出咆哮。距离实在太近,即使用烟雾弹,仇恨也难以消失,恐怕反而只会妨碍自己。现在逃跑已经来不及了,你们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Tana> “战?”
<艾恩葛朗特GM> (CG END,你们先rp,我上个厕所)
<Tana> (开始发病)
<艾恩葛朗特GM> (狼人取代夜枭的位置,进入第三回合,圈酱别忘了自己有-4)
<艾恩葛朗特GM> (我很快回来)
<Tana> (可以舍弃主要动作专注防御吗?)
<soda> (应该可以)
<艾恩葛朗特GM> (嗯,那么你的攻击不要了对吧)
<soda> “呼...”
<Tana> Tana困于【钝化】效果,只好摆好防御姿势
<soda> 刚刚的踢击正是为此刻准备的,没有破坏站姿,确认了新的敌人后大脑习惯性的快速估量起威胁和距离
<艾恩葛朗特GM> ===回合3 塔娜 狼人 苏打===
<艾恩葛朗特GM> (等下……全力防御是怎么投来着)
<艾恩葛朗特GM> (突然脑抽.jpg)
<Tana> (我也……)
<soda> (
<艾恩葛朗特GM> (我怎么记得好像没有这个)
<soda> (fate里的话)
<Tana> (这是打定主意要打我了吗?)
<艾恩葛朗特GM> (潼恩)
<艾恩葛朗特GM> (咋回事儿啊)
<soda> (简版不太清楚啦,感觉上是可以的,FATE里是有的来着(()
<艾恩葛朗特GM> (圈酱你确定FATE有这条是吗)
<艾恩葛朗特GM> (啊FATE怎么操作来着(突然忘记)
<艾恩葛朗特GM> (有段时间没跑核心版了)
<Tana> (没有吗?)
<soda> (私聊图片还是直接在这里拍出来?)
<艾恩葛朗特GM> (私聊我)
<Tana> (没有就当是普通的rp)
<艾恩葛朗特GM> (GM突然懵逼.jpg)
<Tana> (pl弃疗了)
<艾恩葛朗特GM> (OK没问题了)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你没有攻击动作,但是防御+2)
<Tana> (OK)
<艾恩葛朗特GM> (于是,狼人的回合)
<Tana> (防御是用主属性吗?)
<艾恩葛朗特GM> (就是你该怎么防御怎么防御,再+2就行了——)
<艾恩葛朗特GM> (攻防都是用你的战斗做派)
<Tana> (OK)
<艾恩葛朗特GM> 狼人的小眼睛扫了一下,斜斜地举起斧头,朝着防御动作的塔娜劈了下来。
<艾恩葛朗特GM> .fa+5 你防御什么
<It is Dicebot>  * 艾恩葛朗特GM 投掷:fate +5 你防御什么 = ( + - + + ) = 2 + 5 = 7
<Tana> (重)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防错了——)
<艾恩葛朗特GM> (投吧,+2还是有的,.fa+2就行)
<Tana> (不是,大斧重劈还是连)
<Tana> (还是说是普通啊)
<艾恩葛朗特GM> (他是连击)
<艾恩葛朗特GM> (所以你防错了)
<Tana> .fa+2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2 = ( + + o - ) = 1 + 2 = 3
<Tana> (pure猜拳确定)
<艾恩葛朗特GM> (好的,如何承受伤害)
<soda> (劈砍动作很容易衔接下一个动作啦(()
<Tana> (2压一轻)
<Tana> (酱?)
<艾恩葛朗特GM> (不,这个是必定防错的,因为是狼人的欺诈技能哦)
<soda> (kusa)
<艾恩葛朗特GM> 狼人咧开了嘴,诡诈的笑容一闪即逝。斧头上的力道比想象的轻——意识到这点的时候,狼人已经将虚晃的斧击取消,接连舞动右爪和探出牙齿,组成了三连击。
<Tana> (草(骂怪))
<艾恩葛朗特GM> 胸前划出鲜红伤痕的塔娜跌跌撞撞地向后退去,脚下一绊,陷入了一团荆棘。
<艾恩葛朗特GM> (塔娜获得负面状态形象【荆棘拥抱】。一回合内,无法进行次要动作。)
<艾恩葛朗特GM> 塔娜【压力2击破】【轻伤】
<Tana> “……”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苏打的回合)
<soda> (嗯,下回合tana还是有主动的话...)
<艾恩葛朗特GM> (还是有的)
<艾恩葛朗特GM> (你可以切换什么的
<soda> (使用一颗烟雾弹,然后主要动作打形象吧?)
<艾恩葛朗特GM> (好的,不过这次烟雾弹是不能逃走了,只能是制造优势)
<艾恩葛朗特GM> (来吧
<soda> (烟雾弹的副效果就是+2隐蔽吧?)
<艾恩葛朗特GM> (对,所以你来呀
<艾恩葛朗特GM> (开开开
<soda> (用调律减掉花歌)
<soda> (这下的话花歌CD3,调律2)
<soda> (然后这样的话主要就是隐蔽了)
<艾恩葛朗特GM> (嗯,然后呢)
<soda> .fa+6
<It is Dicebot>  * soda 投掷:fate +6 = ( + - - o ) = -1 + 6 = 5
<soda> (用于打形象)
<soda> (需要描述动作么)
<soda> (还是鉴定完后?)
<艾恩葛朗特GM> .fa+3
<It is Dicebot>  * 艾恩葛朗特GM 投掷:fate +3 = ( o - - o ) = -2 + 3 = 1
<艾恩葛朗特GM> (啊,你说你要做什么就好,效果我来决定)
<soda> 快速丢下早就准备好的烟雾弹,一晃身影消失在弥漫的浓雾中,下一刻就从狼人的膝盖这个诡异的角度进行突袭,一脚踹向狼人的膝盖,反手握住的已经收入鞘小太刀作为杠杆撬向狼人的右爪以弥补力量的差距进行抓擒
<艾恩葛朗特GM> 烟雾弹似乎产生了意料之外的效果。狼人呜咽了一声,用左爪擦着自己的眼睛,不断地甩头,也因此完全没能躲避苏打的攻击。苏打轻易地将左支右绌的狼人放倒在地,听这声沉重的闷响,看来是没法快速爬起来。
<艾恩葛朗特GM> 狼人获得负面状态形象【倒地】,接下来2次的攻击无法防御
<soda> (那岂不是能直接用tana的特技()——
<Tana> 使用燕返
<艾恩葛朗特GM> ===回合5 塔娜 狼人 苏打===
<soda> “快点!”
<Tana> .fa+4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4 = ( + - - + ) = 0 + 4 = 4
<Tana> .fa+2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2 = ( o o + + ) = 2 + 2 = 4
<Tana> .fa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 ( + - - o ) = -1
<Tana> (一共7)
<艾恩葛朗特GM> (好的,那么)
<Tana> 被动开启【朝露】
<Tana> (可以吗)
<艾恩葛朗特GM> (等等,为啥开启了,你自己受伤了吗)
<soda> (敌人受伤了?)
<Tana> (不是可以打怪开吗?)
<艾恩葛朗特GM> (狼人的血就非常厚了,你打掉了压力3和压力4)
<Tana> (好吧)
<soda> (233)
<艾恩葛朗特GM> (没伤痕所以不行)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你RP么?)
<Tana> (嗯)
<艾恩葛朗特GM> (来吧——)
<Tana> tana向倒地的狼人以极快的速度挥出三刀
<Tana> 狼人扭动着避开要害,第三下命中了皮甲
<艾恩葛朗特GM> 狼人连滚带爬,狼狈不堪,虽然看起来很丢人,却让这三刀都落到了无关痛痒的位置,第三下更是只打中了甲片。不过,它的身后已经被树挡住,是不是还能躲掉下次的攻击就难说了。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狼人的回合)
<艾恩葛朗特GM> 恼羞成怒的狼人,保持着四肢着地的状态,反口就向塔娜咬去,锋利的牙齿在一缕月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类似金属的寒光。
<艾恩葛朗特GM> .fa+5 你防御什么呢
<It is Dicebot>  * 艾恩葛朗特GM 投掷:fate +5 你防御什么呢 = ( - o - o ) = -2 + 5 = 3
<soda> (好像失去了理智的样子,但不知道倒地了能不能用特技唉)
<Tana> (反正都是错)
<艾恩葛朗特GM> (不啊)
<Tana> 连
<艾恩葛朗特GM> (欺诈又不是连续用的)
<艾恩葛朗特GM> (哦那真错了23333)
<Tana> .fa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 ( - + + o ) = 1
<soda> (
<Tana> (好迷)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你怎么承受
<Tana> (现实格斗不行就迫真猜拳)
<Tana> 轻
<Tana> (二槽没了)
<艾恩葛朗特GM> (你轻伤不是用掉了吗,我甚至还没引用啊)
<Tana> (轻槽也没了吧)
<艾恩葛朗特GM> (还是说之前是压力么?)
<艾恩葛朗特GM> (对啊,现在的话你应该是——)
<Tana> (不是2槽和轻都用了吗?)
<Tana> (那就浪费一个3)
<艾恩葛朗特GM> (好的)
<Tana> tana一个后跳堪堪避过,不过似乎有点站不稳的样子
<soda> (嗯,我这轮的话就重击进攻吧)
<艾恩葛朗特GM> 剑技后的硬直使塔娜差点没能躲掉这一口撕咬。不过,狼人的姿势也限制了它颈部的活动,牙齿擦着裙部的布料,服装的耐久度下降了少许。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soda)
<soda> (烟雾弹的加值还在么?)
<艾恩葛朗特GM> (来呀)
<艾恩葛朗特GM> (烟雾弹你原来是想2回合吗!)
<Tana> (来啊,造伤啊)
<艾恩葛朗特GM> (不在!)
<艾恩葛朗特GM> (能延续1分钟就不错了!)
<soda> (我还以为能持久一点)
<soda> .fa+5
<It is Dicebot>  * soda 投掷:fate +5 = ( + + o + ) = 3 + 5 = 8
<艾恩葛朗特GM> (哇哦)
<soda> (副动作能用么?)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狼人的防御——)
<艾恩葛朗特GM> (并没有!)
<soda> (唉?不是下两次攻击不能防御么)
<Tana> (不是倒地不能防嘛)
<艾恩葛朗特GM> (对呀,并没有!)
<soda> (然后副动作还有么?)
<艾恩葛朗特GM> (狼人压力2击破,重伤一个,你还有次要动作,rp吧)
<soda> (次要动作如果用来进攻的话应该就可以防御了?)
<艾恩葛朗特GM> (对
<艾恩葛朗特GM> (你要烧FP扔苦无么)
<soda> (道具在这次任务结束后可以回去补充么?)
<艾恩葛朗特GM> (可以
<艾恩葛朗特GM> (这次之后状态回满——
<艾恩葛朗特GM> (所以随便用资源
<soda> (啊,反正苦无也是花歌的主体只要画面上说的上去就好了,不,烧FP往tana嘴里赛一颗兵粮丸)
<艾恩葛朗特GM> (随便烧)
<艾恩葛朗特GM> (好的)
<soda> (那么我描述动作了
<Tana> (明示仓鼠们不要吝惜fp)
<艾恩葛朗特GM> (仓鼠?)
<Tana> (就是舍不得用资源的神奇新人)
<艾恩葛朗特GM> (噗)
<Tana> (我,趁机厕遁)
<soda> 快速翻滚过渡下了摔擒高度所带来的姿势劣势,衔接着tana的攻击动作迅速奔向狼人,在擦过的一刻顺手把兵粮丸塞到tana脸上,随即把手放到刀鞘上做出拔刀攻击的一瞬间——
<艾恩葛朗特GM> (诶完了吗)
<Tana> 咀嚼吞咽
<soda> 还给狼人一个诡异的微笑,用早就藏在身后的苦无照着狼人的眼睛就扎了进去
<艾恩葛朗特GM> (哇,和我想的一样)
<soda> (毕竟投掷的话就浪费了)
<soda> (毕竟姿态好歹还能用来防御的样子,RP上就干脆用一个骗招)
<Tana> (rp,好)
<艾恩葛朗特GM> 这一下直接把狼人的左眼戳爆了,脸上还带着苦无就连声惨叫地乱抓了一通,把苏打逼开的同时痛得弹了起来,喘着粗气,摸回了斧头,用仅剩的一只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你们。
<艾恩葛朗特GM> 狼人【压力2击破】【重伤:左眼】
<艾恩葛朗特GM> ===回合6 塔娜 狼人 苏打===
<艾恩葛朗特GM> (tana)
<Tana> 援引重伤,连击
<Tana> .fa+7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7 = ( + + + - ) = 2 + 7 = 9
<艾恩葛朗特GM> .fa+3
<It is Dicebot>  * 艾恩葛朗特GM 投掷:fate +3 = ( o - o o ) = -1 + 3 = 2
<艾恩葛朗特GM> (哇哦——)
<艾恩葛朗特GM> (我看看,压力1和另外一个重伤)
<艾恩葛朗特GM> (rp吧)
<Tana> 趁狼人一只眼睛看不到,从狼人视觉的死角斩出一刀
<Tana> 鲜血浸润了刀身
<Tana> (终于可以朝露了)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你要发动技能了吗)
<Tana> (嗯嗯)
<艾恩葛朗特GM> (这个不rp吗)
<Tana> (打怪被动朝露)
<艾恩葛朗特GM> (好的那么我rp)
<Tana> (语文太差,编不下去了果咩)
<艾恩葛朗特GM> 狼人举起斧头的速度慢了半拍,从看不见的地方袭来的刀斩狠狠地切入了狼人的脖子,HP又掉下去一大截,已经变成黄色了。鲜红的光芒似乎没有任意飞散,而是有一部分被导引到了塔娜的《零闪》上,刀身的光芒微微地亮了一下。
<艾恩葛朗特GM> 狼人【压力全破】【重伤:颈部】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狼人的回合——放剑技了,算是个小CG)
<Tana> (哇哦(??◇??))
<艾恩葛朗特GM> 狼人暴怒着恶吼,鼓起双颊,蓦然把斧头顶在面前,吹出一口炙热的吐息。斧刃上像沾了汽油一般,爆燃起红色的火焰,摇曳的火光映照着狼人红色的皮毛,有种整个都燃烧起来的错觉。随后,它弯曲下肢再一口气绷直,弹跳着加速向塔娜冲了过来,斧头高高举起,在一片昏暗中勾勒出属于《剑技》的红色弧线。
<艾恩葛朗特GM> (引用轻伤)
<艾恩葛朗特GM> .fa+9
<It is Dicebot>  * 艾恩葛朗特GM 投掷:fate +9 = ( + o - + ) = 1 + 9 = 10
<soda> (哦对了,tana有兵粮丸的第四压力格了)
<Tana> (开燕返,引用重伤)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你要怎么做,继续烧1FP用剑技试图抵消吗?)
<艾恩葛朗特GM> (啊,好的)
<Tana> .fa+6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6 = ( + o - + ) = 1 + 6 = 7
<Tana> (浪费4)
<Tana> (之后是+几?3还是5?还是4?)
<艾恩葛朗特GM> (什么东西加几
<Tana> (燕返的追咬啊)
<艾恩葛朗特GM> (哦追咬,我看看
<Tana> (按递减不加朝露是4加了是5,按420加是3)
<艾恩葛朗特GM> (加3吧)
<Tana> .fa+3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3 = ( o + - o ) = 0 + 3 = 3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我rp一下)
<Tana> .fa+1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1 = ( + - - + ) = 0 + 1 = 1
<Tana> .fa-1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1 = ( - - - + ) = -2 - 1 = -3
<艾恩葛朗特GM> (等等——)
<Tana> (好)
<艾恩葛朗特GM> (哦那你先结算)
<艾恩葛朗特GM> (这是几了)
<Tana> (第三下了)
<soda> (←已经一脸懵逼)
<艾恩葛朗特GM> (我看看加起来是几)
<Tana> (1)
<艾恩葛朗特GM> (好的,那么容我接管一下rp,有特殊事件了)
<Tana> (OK)
<艾恩葛朗特GM> .fa+5
<It is Dicebot>  * 艾恩葛朗特GM 投掷:fate +5 = ( + + o + ) = 3 + 5 = 8
<艾恩葛朗特GM> 塔娜勉强弹开了斧头,瞳孔中却映出了狼人回转身体,重整态势的景象。在第一击接触后,狼人居然立即接上第二击。塔娜拼命舞动《零闪》,自己也连续击出了第二、第三剑,在斧刃上敲出迸溅的火星,却没能完全阻止斧头下落的动作,火焰更是没有半点熄灭的意思。
<艾恩葛朗特GM> 果然太过逞强了吗。这样的念头在你们的心中一闪而过,同时充满压迫感的斧刃已经逼近了塔娜的面前。
<艾恩葛朗特GM> 红色光芒越来越近,时间在这一瞬间似乎都变慢了。正当你们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斧刃时,从前方的高处有什么东西疾速射了过来——一条耀眼的绿光划破夜色,斜向下撞在了斧尖上。
<艾恩葛朗特GM> .fa+11
<It is Dicebot>  * 艾恩葛朗特GM 投掷:fate +11 = ( o - + o ) = 0 + 11 = 11
<艾恩葛朗特GM> 铮的一声脆响,斧刃上的火焰蒸发无踪,整个斧头脱离了狼爪打着旋飞出,深深嵌入旁边的树干。不仅如此,狼人也被冲击力带得转了几圈,仰面朝天摔在地上抽搐不已,发出断断续续的惨嚎。绿色的发光物则是方向不改地戳入地面,逐渐褪去了光芒,是一条黑金二色交织的三叉戟。
<艾恩葛朗特GM> (狼人获得负面状态形象【武器丢失】【全身脱力】。丢失一切加值。)
<艾恩葛朗特GM> (获得环境形象:【树干的三角跳支点】)
<艾恩葛朗特GM> (也就是斧头)
<艾恩葛朗特GM> (好了你们rp吧)
<Tana> “呼……呼……”勉强稳住身形,喘着粗气
<艾恩葛朗特GM> (顺带一提接下来是苏打的回合,rp够了再继续,反正狼人也瘫了233)
<soda> (个人来讲是想迅速补刀掉的()
<艾恩葛朗特GM> (可以呀,你们自由选择呀)
<soda> (那我这边先补刀了,应该不需要鉴定了?)
<艾恩葛朗特GM> (是的)
<艾恩葛朗特GM> (你倒是投啊0 0)
<soda> .fa+5
<It is Dicebot>  * soda 投掷:fate +5 = ( + - o o ) = 0 + 5 = 5
<soda> (伤害还是要的啊()
<艾恩葛朗特GM> (一轻一中,rp吧)
<艾恩葛朗特GM> (又没死)
<soda> (没补掉么(()
<艾恩葛朗特GM> (对啊,又不是你上去就能把HP一下子砍没的)
<艾恩葛朗特GM> (啊等等
<艾恩葛朗特GM> (不对
<艾恩葛朗特GM> (我fa一下
<艾恩葛朗特GM> .fa
<It is Dicebot>  * 艾恩葛朗特GM 投掷:fate  = ( + o o + ) = 2
<艾恩葛朗特GM> (哦那只有1中)
<艾恩葛朗特GM> (rp吧)
<艾恩葛朗特GM> (看来三角跳是要留给塔娜了)
<soda> 借着狼人被破坏的姿态紧咬,拔出短刀再补一击攻击,但注意力已经集中在了远处
<艾恩葛朗特GM> 四仰八叉的狼人试图护住胸前,XX的刀却灵巧地绕开了上肢,长驱直入。深深的伤口印在了狼人的腹部,狼人有气无力地叫了一下,HP已经进入红色残留区域。
<艾恩葛朗特GM> 狼人:【中伤:腹部】
<soda> “啧。”
<艾恩葛朗特GM> ===回合7 塔娜 狼人 苏打===
<艾恩葛朗特GM> (圈酱)
<Tana> 去补刀
<Tana> 普通的连击
<艾恩葛朗特GM> (三角跳要用么,用的话麻烦rp一下?)
<Tana> .fa+6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6 = ( o + + o ) = 2 + 6 = 8
<Tana> (不用)
<艾恩葛朗特GM> (哦不用是么)
<艾恩葛朗特GM> (rp么还是我代劳)
<soda> (不用233,我是想留着补刀完上树用来着()
<Tana> (你来吧,我要坐车回家)
<艾恩葛朗特GM> 强弩之末的狼人作出最后的挣扎,但还没等它有什么作为,塔娜的连续斩击就砍平了半个脑袋。随着HP降低为零,狼人的身体啪嚓一声,破碎成发光的多边形飞散。
<艾恩葛朗特GM> ===战斗结束===
<Tana> “刚才帮忙的家伙……是谁呢?”
<艾恩葛朗特GM> 经验值的窗口跳了出来,不过你们立刻把它关掉了。毕竟,刚才有更重要的事情发生、
<艾恩葛朗特GM> (哇标点错)
<艾恩葛朗特GM> 三叉戟飞来的方向,有棵弯曲的大树。一个穿着深蓝色连帽斗篷的男人,从树枝上轻巧地一跃而下,把刚才状若流星的三叉戟从地上拔出。指针是绿色,应该是普通玩家。光线非常昏暗,在这个距离看不清脸。
<艾恩葛朗特GM> (这不是cg,随便插嘴)
<soda> “帮大忙了,十分感谢。”
<Tana> “刚才多谢了”
<soda> 嘴上这么说着,武器仍然握在手上,没有表情的向这位玩家逼近
<soda> “那么说说身份吧?”
<艾恩葛朗特GM> 他静静地看着你们,没有说话,指了指一旁的地面。《银斑夜枭》和《灼热狼人》的掉落物,没有直接进入物品列表,而是以实体化的形式堆在地上混在一起。如果太久不捡取,就要刷新掉了。
<soda> 示意自己警戒着,让tana去拾取
<Tana> 捡起物品
<Tana> “……”
<艾恩葛朗特GM> 男人没有什么攻击动作,甚至向战利品的反方向退开了两步。
<艾恩葛朗特GM> (圈酱细心)
<艾恩葛朗特GM> (你是2)
<Tana> .fa+2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2 = ( o o - + ) = 0 + 2 = 2
<艾恩葛朗特GM> 虽然收得太快了没怎么看清,不过好像有好几样没见过的物品,应该是狼人掉落的吧。不过,现在也不是仔细检查的时候。
<soda> “还是没有话要说么?没有必要摆出这么无法交流的样子吧?”
<艾恩葛朗特GM> 男人摇摇头,仍然没有回答,转身望向身后。有很多眼熟的绿色小光点从前方远处的阴影逐渐显现,紧跟着是外形的轮廓。狼人死前的声音吸引了一大群同伴,最少有五六只。
<Tana> “……转移水晶……”
<soda> 露出带有威胁的笑容,这个表情是在橙名公会卧底时期的养成的坏习惯
<soda> “好吧。”
<艾恩葛朗特GM> 显然,刚才的一只已经让你们难以承受了。塔娜摸索着水晶,才想起公会为数不多的水晶都已经分给另外一支队伍了——不过,这里使用也没无法让你回去。
<艾恩葛朗特GM> 男人叹了口气,左手挥了个“你们快撤退”的手势,右手提起三叉戟,连冲两步上前迎击,瞬间吸引了所有怪物的仇恨,长戟乱舞战作一团,狼嗥和金属相击的锐响不绝于耳。双方几乎势均力敌,看来会是持久战。
<soda> 放下武器,对着三叉戟的方向做了个请的动作
<艾恩葛朗特GM> (潼恩是不是以为是MPK呀)
<艾恩葛朗特GM> (残念!)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你们rp一下之后过个聪明)
<soda> (不我只是单纯的想交朋友,但是角色上肯定会表现的很别扭)
<Tana> “你……没关系吗?”
<艾恩葛朗特GM> (哦这样)
<soda> (你看,我这套完全没有敌意的动作)
<艾恩葛朗特GM> (我还以为你投降了呢233)
<艾恩葛朗特GM> (啊对了)
<艾恩葛朗特GM> (你们理科撤退么
<Tana> (所以还有水晶吗?)
<艾恩葛朗特GM> (唠嗑
<艾恩葛朗特GM> (立刻)
<艾恩葛朗特GM> (本团没有
<艾恩葛朗特GM> (一个都没有)
<soda> (为啥他和狼人五五开了我们就要撤退啊()
<艾恩葛朗特GM> (你们公会的水晶都给另外那边了)
<soda> (三个人不是更能打么()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你们是打算观战对吧)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过一个聪明)
<soda> (我先上用之前的跳跃点上树)
<艾恩葛朗特GM> (好的)
<Tana> 把三叉戟给他
<soda> (需要过快速么)
<艾恩葛朗特GM> (三叉戟已经自己拿走了)
<艾恩葛朗特GM> (快速就不用了
<艾恩葛朗特GM> (这段是随便的)
<soda> .fa+2
<It is Dicebot>  * soda 投掷:fate +2 = ( o - + + ) = 1 + 2 = 3
<艾恩葛朗特GM> (圈酱也要看的话,也过聪明
<soda> 利用支点到达高处,捏着苦无看向战斗的区域
<Tana> (我找个方便的地方看看能不能帮忙)
<Tana> .fa+1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1 = ( + + + - ) = 2 + 1 = 3
<艾恩葛朗特GM> (你就在原地比较好——)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你们看出了什么呢?)
<艾恩葛朗特GM> 无论是塔娜还是苏打,现实中都有着一定的武术基础,这也是你们在进入游戏后对操作适应得比较快的原因之一。
<艾恩葛朗特GM> 在你们看来,这个男人却不同,自由奔放的动作间毫无现实锻炼的痕迹,是纯粹在“这个世界”获得的本领——但,流畅性是你们未曾见过的高超,甚至到了有些怪异的地步。总之,贸然插手帮忙只会打乱节奏起反效果,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艾恩葛朗特GM> (非常想一探究竟的,再过一个细心)
<soda> .fa+2
<It is Dicebot>  * soda 投掷:fate +2 = ( + + o - ) = 1 + 2 = 3
<艾恩葛朗特GM> (圈酱呢,还想刻意探底吗
<Tana> .fa+2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2 = ( o - o o ) = -1 + 2 = 1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只有苏打成功——)
<Tana> (不看白不看)
<soda> (忍者的动态视力(唐突)
<艾恩葛朗特GM> 虽然现在已经脱离了前线,但苏打不久之前还曾是攻略组成员之一,见过各种各样的玩家,却从没见过和这个男人的战斗风格类似的——硬要说的话,或许和某个黑衣剑士有些相通之处,只是这个人的战术更加激进。完全不躲避也不后退,每次都用攻击精准地敲开抵消狼人的斧击,趁着对方硬直的时间偷刀。即使是武器熟练度1000,也就是《完全修得(Master)》,也不可能做出这种动作。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你们还要继续看吗,还是走人呢)
<soda> (我是想等打完的()
<艾恩葛朗特GM> (圈酱呢)
<Tana> 看着下方的战斗
<艾恩葛朗特GM> (另外你们两个随便互动)
<艾恩葛朗特GM> (这反正不是cg)
<Tana> 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艾恩葛朗特GM> (还有要rp的吗)
<soda> 坐在粗壮的树干上,拿出备好的食物,封闭自己的味觉一边啃着一边等待战斗结束
<艾恩葛朗特GM> (不交流了吗,那我继续了?)
<soda> (继续吧)
<艾恩葛朗特GM> 约二十分钟,最后一只狼人被三叉戟贯穿腹部后高高挑起,在半空中破碎成光。男人将掉落物收好,和你们对视了一瞬,张了张嘴,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背对你们站着。
<Tana> (继续)
<艾恩葛朗特GM> (要怎么做呢)
<Tana> “……这次也……多谢”
<Tana> “名字?”
<soda> 从树上跳下来,走到男人面前,盯着他
<艾恩葛朗特GM> 男人的肩膀剧烈颤抖了一下,似乎回忆起了什么非常痛苦的事。
<Tana> “之前,为什么,跟着我们”
<Tana> “不能,说,吗?了解了”
<soda> 看到剧烈的颤抖,无声做出啊地样子,敲了一下自己的手
<soda> “组队吧!”
<Tana> 开始调整呼吸,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免得在陌生人面前过于失礼
<艾恩葛朗特GM> “……”男人低下头,似乎花费了很大的决心,右手划了一下菜单,递出一张羊皮纸。
<Tana> 跳下了树“我……我是tana,那边的是soda,交个朋友吧”
<Tana> 对男人伸出了手
<soda> 挑着眉毛接过羊皮纸,看起上面的内容
<艾恩葛朗特GM> (稍等)
<艾恩葛朗特GM> “这里夜间会刷出强力的怪物
<艾恩葛朗特GM> 凭你们的力量现在并不能胜任
<艾恩葛朗特GM> 还有 不要和我扯上关系比较好
<艾恩葛朗特GM> 因为你们现在已经自身难保了
<艾恩葛朗特GM> 想要活下来的话 明天中午 第一层
<艾恩葛朗特GM> 一万名玩家中 仅有十人”
<艾恩葛朗特GM> 字迹非常硬朗,透着一股不屈服的情绪。
<Tana> (布袋戏可还行)
<soda> 把纸递给一旁的tana
<艾恩葛朗特GM> 接着,男人的左手轻轻一转,身形化为黑雾,消失在弥漫的夜色中。
<soda> “是个怪人。”
<soda> “要去看看嘛?”
<Tana> “诶?会说出这样的话……好歹不是坏人吧”
<Tana> (想要剑踪入坑,但是失败了)
<Tana> “去。”
<Tana> (东离一看完了,二还没看)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进入第一章的结尾部分,不过仍然不是CG)
<soda> “那把羽毛卖掉后....”
<soda> “呼...先回去吧。”
<Tana> “自身难保是……”
<Tana> “嗯。”
<艾恩葛朗特GM> (啊对了,非常想知道他的去处的话)
<艾恩葛朗特GM> (细心,请)
<Tana> .fa+2 不看白不看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2 不看白不看 = ( o + - - ) = -1 + 2 = 1
<soda> .fa+2
<It is Dicebot>  * soda 投掷:fate +2 = ( - - - + ) = -2 + 2 = 0
<艾恩葛朗特GM> (苏打呢)
<艾恩葛朗特GM> (好的)
<soda> (233)
<Tana> (喵,剑踪还好啦,但是长阿)
<艾恩葛朗特GM> 你们没有发现男人的行踪,从仅有的一点点痕迹来看,大概是离开了。然而,周围的地面上,好像有过不同于男人和狼人的其他脚印存在过,不过也刷新得差不多,几乎无法辨识了。
<艾恩葛朗特GM> 脱离了那片区域的你们,又在森林中小心翼翼地绕了一圈。运气很好地成功避开了几种其他怪物,又猎杀了两只夜枭,其中还有一次是偷袭成功。时间不早,是时候返回圈内了。
<艾恩葛朗特GM> 对照着手中的地图,拨开最后的树丛,眼前终于出现了熟悉的灯光,而耳边也响起了十二声低沉的钟鸣。白墙壁,红屋顶,充满田园牧歌风情的温馨街道。你们平安地回到了《密歇》的安全圈。
<艾恩葛朗特GM> 惊魂未定过度疲劳的你们,匆匆回到了旅馆《风向鸡亭》的一楼,随便找了个空桌坐下。付过珂尔后,招牌的炖肉和面包被NPC厨师端上桌,在油灯的映照下显得更加勾起食欲。然而你们在咬了第一口之后,纷纷露出无法言喻的痛苦表情——现在吃什么都和兵粮丸一个味道。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在上楼睡觉前,你们还要说些/做些什么吗)
<Tana> 上楼,叫soda进房间核对在狼人那里捡到的物品
<艾恩葛朗特GM> (好的,苏打呢)
<Tana> “我觉得,这个跟他说的自身难保有关系……”
<soda> 端着做兵粮丸和烟雾弹的工具进入tana的房间,一边做一边交谈
<艾恩葛朗特GM> 爬上嘎吱作响的木楼梯,踩着同样嘎吱作响的木地板,《风向鸡亭》二楼的客房依次排列在走廊的两端。只剩一间空房了,不过足以容纳双人同寝。
<艾恩葛朗特GM> 房间内的陈设很简单,只有铺着白色床单的双人床、圆桌和椅子、一座小橱柜。
<soda> “嗯。”
<soda> 低头制作着工具,等着tana的下一句话
<Tana> 看看今晚都捡了什么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列表打开——)
<艾恩葛朗特GM> 此次的掉落物品中,除了目标《铁之尾羽》外,比较有价值的还有《灼热狼牙碎片》和《红色狼皮》两种素材,就金额上已经是大丰收。不过,更让人在意的是另外两样道具。
<艾恩葛朗特GM> 一个是大拇指大小的棕色木制物,形状很奇特,有点像拉长又扭曲的勾玉。名称居然是一串无法辨识的乱码,看一眼就头疼。用途……似乎是耳坠位置的饰品?至少可以这样装备,增加了聊胜于无的少许力量值。
<艾恩葛朗特GM> 另一个是正八面体形状的蓝色水晶,你们认识这种留言道具。不过,和一般留言水晶不同的是,上面画着一个紫红色的符号,类似D和S的组合体。触摸后无法激活,而是弹出“封印中”的说明窗口。
<艾恩葛朗特GM> 无论哪个都不像是怪物该掉落的道具,但摆弄了一会也没发现有什么特殊用法。现在公会的人和你们暂时断了联系,没办法立刻咨询。
<Tana> 把乱码和水晶拿出来看看拿出来看看
<Tana> 把乱码和水晶拿出来看看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你们要怎么处理呢——不过现在游戏内已经12点多了哦)
<Tana> “这两个东西……有点怪”
<soda> “但现阶段也无法解决吧?早点休息,然后去沿着羊皮纸的提示去看看吧。”
<Tana> “要先收着吗?还是说‘自身难保’是丢掉就能解决的问题?”
<Tana> “好。”
<soda> “反正以现在的情报怎么思考都没有用!睡觉吧睡觉。”
<Tana> “那么,晚安”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
<soda> “哦。”
<Tana> 换衣服盖被子关灯一气呵成
<艾恩葛朗特GM> (话说圈酱你试图把主线道具丢掉还行)
<soda> 在一旁地上打好地铺睡起来
<Tana> (不是够大嘛)
<艾恩葛朗特GM> (那么,过一个显赫)
<Tana> (只有一张床的话还是我打地铺吧)
<soda> (我么?)
<艾恩葛朗特GM> (大家——
<艾恩葛朗特GM> (两个都要——)
<soda> .fa+1
<It is Dicebot>  * soda 投掷:fate +1 = ( + + - - ) = 0 + 1 = 1
<艾恩葛朗特GM> (圈酱呢)
<Tana> .fa
<It is Dicebot>  * Tana 投掷:fate  = ( - - + + ) = 0
<soda> (设定上这边更喜欢睡硬的)
<艾恩葛朗特GM> (噗)
<艾恩葛朗特GM> 说不准在什么时候,可能是凌晨三点。
<艾恩葛朗特GM> “……选……剑……灭……”
<艾恩葛朗特GM> 好像有什么声音在枕边响起,苏打皱着眉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艾恩葛朗特GM> 半梦半醒之间,苏打似乎看到了奇异的景象。一位张开翅膀的洁白天使围绕着床头飞行,时而渐现时而消失。
<艾恩葛朗特GM> “快来找到我吧。”在再次沉睡过去之前,苏打尽管睡眼朦胧,却清晰地听到了温柔而迫切的女性低语。
<艾恩葛朗特GM> ===一章 完===
<艾恩葛朗特GM> .logend

« 上次编辑: 2019-01-31, 周四 23:34:17 由 小小苏 »
「……ほら、この私のどこが、穢れのない贄でありましょう?」

离线 小小苏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8
  • 苹果币: -1
  • 好痛苦。要死掉了。
Re: 【LOG】STALE DATA
« 回帖 #2 于: 2019-03-14, 周四 23:41:30 »
二章 心象风景

劇透 -   :
咕咕咕,已经在车了
「……ほら、この私のどこが、穢れのない贄でありましょ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