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一】拼接的队伍,拼接的领域  (阅读 555 次)

副标题: 某红发男子:到底什么时候能走?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好啦好啦,更新速度会恢复正常的。
有路过的人看见了本区的LOG的话,还请记得,催个更啊。

总之,开始出征
劇透 -   :

时间会刺破青春的华美精致,把平行线刻上美人的额角;它会吞噬稀世珍宝、天生丽质。没有什么能够逃过它横扫的镰刀。
 白发的青年捧着鲜红的酒液,银色的光华从深红色的天幕中泻下,又融进更深的暗红色之中。他望着空空如也的观众席,同不存在的倾听者举杯。

我想回到过去,也想留住时间,每个人都这么想。逝去的时光,仿佛记忆中的家乡,只在梦中能够触及。但家乡仍然是家乡……那是一切温暖的起点,也是脚下道路的延伸。因此我们会去追忆,为我们的心灵填补力量,让时光化作穿透迷雾的楔子,将愿望永远钉在未来之上。
他眼帘低垂,与孤独一同干杯。

然后,我们终将抛弃此时此刻的自己

【第五章·追忆城堡】

<莫尔度> 上回说到
<莫尔度> 你们说服亨佩尔多等一天,和伊诺卡一同前往月畔湖南侧的迷雾深处进行调查
<莫尔度> 于是,一天后的清晨,你们来到圣布雷兹酒馆,找到了亨佩尔
<莫尔度> 和往常不同,亨佩尔提着一个挺大的手提箱走出了酒馆,手提箱由黑色的皮革制成,看上去非常沉重
<亨佩尔> “所以,那个叫伊诺卡的女人在哪?”
<依兰(Illasiod)> “她在外城区等我们……哦对了,这个给你亨佩尔先生
<依兰(Illasiod)> 拿出昨天刚亲手做好的一袋鱼子饼给他
<亨佩尔> “这啥?”
<依兰(Illasiod)> “鱼子饼……可以当成路上的零食打发时间”
<瑞恩·夏尔> “这是依兰自己做的?”
<莫尔度> 亨佩尔接过饼看了两眼,然后收进了自己的腰包里
<依兰(Illasiod)> “嗯……照着说明书做的……”
<亨佩尔> “我可没麻烦你做这玩意”
<依兰(Illasiod)> “当然没有啊,我是因为自己高兴才做的”
<依兰(Illasiod)> “亨佩尔先生也一样,高兴的话就吃,不高兴就不吃,仅仅是这样而已”
<奈恩> “唔,依兰亲手做的,没有我们的份……”有点失落地看着依兰
<切希尔·柳哨> “原来依兰和亨佩尔是这么亲密的关系……”有点失落地看着依兰
<瑞恩·夏尔> “以后应该有机会吃到吧,依兰亲手做的”往亨佩尔腰包里看了一眼
<亨佩尔> “怎么,都这么想吃?”亨佩尔看着你们
<切希尔·柳哨> “反正肯定没有我家的好吃啦!”斜了一眼他,“就是觉得很奇怪啊,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的”
<奈恩> “唔嗯”点点头赞同切希尔,“比起想吃,不如说是亲密的证明吧,输给亨佩尔先生了”
<依兰(Illasiod)> “这样啊,果然吃惯了好东西的切希尔看不上啊……”叹着气掏出了另外几袋
<亨佩尔> “我在阿尔克夫的梦境里遇到她,就顺便让她入伙当梦境猎人了。”亨佩尔说,“不过,我可不觉得我们有多熟。”
<依兰(Illasiod)> “那多的就切希尔以外的人分掉吧!”
<奈恩> “哇~好棒~”欢呼一声接过自己的份
<切希尔·柳哨> “不行!我要尝尝比我更适合做梦境猎人的依兰做的饼!”
<切希尔·柳哨> 跳起来抢
<依兰(Illasiod)> 任由切希尔抢走
<瑞恩·夏尔> “依兰成为梦境猎人了吗,不错不错”拿过一份,端详一会,挑一个出来吃了
<依兰(Illasiod)> “是不熟……所以说了只是我自己高兴嘛……一时兴起想要做点什么,仅此而已”
<切希尔·柳哨> 咬了一口饼“还行吧,可以吃!吧唧吧唧”
<亨佩尔> “哼,高兴完了就赶紧走吧,别再浪费时间了。”
<莫尔度> 亨佩尔一边说,一边把一个饼塞进嘴里大嚼
<瑞恩·夏尔> “说起来,依兰是怎么进入阿尔克夫梦境的……奥隆?”掏手帕,把沾了饼干碎末的地方擦干净,其余的收进便利袋
<奈恩> “听起来梦境猎人的入伙好随便啊~”也跟着拿出一个饼吃,“好吃!”
<依兰(Illasiod)> “是啊……不过你借给我的灯笼——亨佩尔的灯笼——也起了作用”
<依兰(Illasiod)> “不算随便啦,亨佩尔说得轻描淡写,其实我可是很辛苦才拿到资格的!”
<瑞恩·夏尔> “灯笼起作用了?那太好了”收拾好后就往外城区侧门出发
<莫尔度> “用够了吧?把我的灯笼拿来。”亨佩尔朝着依兰伸出一只手
<依兰(Illasiod)> “哦对……抱歉一直忘记还你了……”把灯笼给他
<莫尔度> 你们来到外城区的大门前,伊诺卡正在门前等着你们。她今天穿着一身黑色轻装,深蓝色腰带上挂着和切希尔一样带有紫色花纹的骑士剑
<莫尔度> 看到你们走来,她迎了上来
<依兰(Illasiod)> “伊诺卡早上好——今天的打扮很爽利呢”
<奈恩> “伊诺卡姐姐早~”
<切希尔·柳哨> “早啊,阿基特”
<瑞恩·夏尔> “伊诺卡早,这身装扮令人印象深刻”
<伊诺卡·阿基特> “早安,切希尔,奈恩,还有依兰和夏尔先生,”伊诺卡点点头
<伊诺卡·阿基特> “这位就是你们说的亨佩尔先生吗?您好。”
<亨佩尔> “啧。”
<莫尔度> 气氛一时间有些僵硬
<奈恩> “为什么切希尔是喊‘阿基特’呀?”小声问切希尔
<切希尔·柳哨> “他不喜欢官方人员,你不用跟他说话了,当没这个人就好啦,大家都轻松”
<依兰(Illasiod)> “亨佩尔先生,你记错了,‘你好’在精灵语里不是‘啧’”一本正经地说
<切希尔·柳哨> “因为我觉得叫阿基特更亲近友善一些”小声跟奈恩解释
<依兰(Illasiod)> “哦对了,伊诺卡,你喜欢吃鱼子饼吗?”拿出最后一袋
<奈恩> “好奇怪,为什么这么叫反而亲近友善……”
<伊诺卡·阿基特> “……原来如此,”伊诺卡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因此影响心情
<伊诺卡·阿基特> “那么我就让他们打开城门了。”
<瑞恩·夏尔> “嗯,有劳了”在一边静静等待
<莫尔度> 伊诺卡一边指挥守卫开门,一边回头望了切希尔几眼,似乎若有所思
<切希尔·柳哨> 笑嘻嘻地看着她“走啦!你可真是的,竟然要一个人探索”
<奈恩> “呼,这还是我到阿尔克夫后第一次出城呐……”有点紧张地看着城门打开
<切希尔·柳哨> “万一出什么事,不要说阿尔克夫的未来了,现在都不好办”
<伊诺卡·阿基特> 伊诺卡停顿了一下“……其实这也算是我的一点私心吧。”
<瑞恩·夏尔> “切希尔说的没错,城外情况难以预料,伊诺卡也要注意安全啊”
<依兰(Illasiod)> “……私心?”
<奈恩> “没错没错,芙蕾雅看上去很担心呢……唔,私心?”
<瑞恩·夏尔> “私心是什么,和那个建筑群有关吗?”
<伊诺卡·阿基特> “我听到卡曼达的报告之后,忽然产生了一种预感。”
<伊诺卡·阿基特> “似乎在那迷雾深处,藏着某种与我有关的东西。”
<依兰(Illasiod)> “唔……你是不太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失去的记忆……是这样么?”
<伊诺卡·阿基特> “……哈,听上去很荒唐,不是吗?”伊诺卡笑了笑,这是切希尔第一次看到不苟言笑的伊诺卡露出这种表情
<伊诺卡·阿基特> “就当做是我偶尔一次的任性吧。”
<依兰(Illasiod)> “没什么荒唐的啊,谁都会有私心,会有想任性的时候,很正常啦,我也一样——虽然我不太能作为参考就是了……”
<伊诺卡·阿基特> “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没有麻烦别人的必要,”
<伊诺卡·阿基特> “不过还是谢谢诸位能够和我一同前去。”
<切希尔·柳哨> “有的时候直觉也很重要的啦,既然你这么觉得,就看看好了!说不定真的有什么呢”
<瑞恩·夏尔> “谈不上荒唐吧,私心谁也难免会有。是啊,说不定真的会有重要收获呢”
<依兰(Illasiod)> “不用谢啦,你为阿尔克夫付出那么多,这一点小事应该的”
<奈恩> “虽然伊诺卡姐姐很强,但一个人去真的太乱来啦……这次被我们发现了还算好,下次要主动说!”拉拉伊诺卡的手,抬头看着她
<伊诺卡·阿基特> “嗯……”伊诺卡欲言又止
<伊诺卡·阿基特> “放心吧,我不会一个人莽撞地涉足没有把握的危险场所的”
<依兰(Illasiod)> “对了,你说听了报告产生的预感,具体是什么部分?说不定能成为线索。”
<莫尔度> “我不会无谓地送命的,大家也是一样,这次我们要探索的地方可能会非常危险。”
<切希尔·柳哨> “只是和芙蕾雅说是有什么疑惑吧,其实就是那种直觉?”
<伊诺卡·阿基特> 伊诺卡点点头,笑道:“我也不是什么预言家,不会做预知梦的。”
<奈恩> “知道非常危险还自己去!就算不送命,受伤也会有人难过的啊”有点生气地用力捏捏握着的手
<切希尔·柳哨> “好啦,时间有限,有什么事路上说了!咱们走咯?”
<瑞恩·夏尔> “我们对这个‘非常危险’已经有抗性了,不用担心我们”
<切希尔·柳哨> 变身成白龙
<切希尔·柳哨> “你们看,和吸血鬼打过一架之后我变得更大了!是不是很帅啊!”
<伊诺卡·阿基特> “我说一下我们的行程安排吧?”伊诺卡接着说
<伊诺卡·阿基特> “这次前去,我们只能步行前往”
<切希尔·柳哨> “什……什么啊!为啥!”
<奈恩> “因为位置不明确,飞着会错过遗迹?”
<伊诺卡·阿基特> “在之前的神秘事件发生之后,莫尔格瑞的城外污染浓度出现了极大的升高,随之而来的,怪物也大量增多。”
<切希尔·柳哨> “地上有怪物,不是更应该飞吗?”
<依兰(Illasiod)> “是要顺便清理?”
<伊诺卡·阿基特> “如果我们从空中前去,可能就会变成怪物的靶子……其中不乏能使用魔法的怪物”
<切希尔·柳哨> “呃……只要我飞得够快,火球就追不上我?怎么还出现了会魔法的啊!”
<切希尔·柳哨> “我来这里的时候,地上的怪物都只会爬的,它们怎么还会进化!”
<依兰(Illasiod)> “听起来情况确实越来越严重啊……”
<莫尔度> 切希尔想到了曾经在拜伯里战斗过的苍白污染兽,拥有喷吐能力,还能释放射线
<奈恩> “听起来真糟糕啊……看来真的得快点解决莫尔度了”
<切希尔·柳哨> “不会全都是那个级别的吧……唉,我还想帅气地带你们飞过去呢……”
<切希尔·柳哨> 失落地变回人形
<伊诺卡·阿基特> “一边迂回前进,尽量避开怪物避免无谓的战斗比较好。”
<伊诺卡·阿基特> “别担心,我们之后和那头黑龙战斗的时候会需要你的飞行能力的。”
<依兰(Illasiod)> “对啊,之后你大显身手的时候多着呢!安啦”
<瑞恩·夏尔> “嗯嗯,我们已经知道切希尔可以变成更大的白龙啦,不过说实话我还真有点想试试骑在龙上飞行的感觉”一边点头赞同伊诺卡一边安慰切希尔
<切希尔·柳哨> “战斗的时候飞不一样的嘛……好吧,现在先用脚走过去……”
<切希尔·柳哨> 爬到辛迪背上
<奈恩> “期待着对黑龙的时候切希尔的英姿!”安慰地拍拍切希尔
<切希尔·柳哨> “嗯……”
<依兰(Illasiod)> “对了,我们过去,大概要多长时间?”
<伊诺卡·阿基特> “我们几个急行军的话,应该需要步行一天一夜……”伊诺卡说,“大约明天上午能够到达吧。”
<切希尔·柳哨> “那调查时间倒是不长啊,遗迹不大吗?”
<伊诺卡·阿基特> “理论上是这样。”
<伊诺卡·阿基特> “不过我们到了莫尔格瑞的中部位置之后,如果确认怪物的数量不多,就可以直接传送或者飞行走过下一部分路程了。”
<依兰(Illasiod)> “到了地方之后,直接调查?中途不休息这样?”
<伊诺卡·阿基特> “如果大家都能坚持的话。”
<奈恩> “总之看来前半段是要步行啦……亨佩尔先生觉得呢?”
<瑞恩·夏尔> “我没问题,毕竟这样是最效率的安排”看看队友意见,“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过”
<莫尔度> 亨佩尔靠在一旁的墙上,似乎已经极度不耐烦了
<依兰(Illasiod)> “主要不睡觉法术没办法恢复……不过路上不遇敌的话也问题不大”
<依兰(Illasiod)> “就这样吧”
<切希尔·柳哨> “这种事边走边聊啦!亨佩尔要等不及了!”
<亨佩尔> “我不管去什么地方都是步行的,你们到底废话完了没有?”
<奈恩> 缩了缩脑袋
<奈恩> “没意见没意见,出发啦!”
<切希尔·柳哨> “太酷啦,不管去什么地方都步行,你是不是要买很多鞋备用呀”
<切希尔·柳哨> 拍了拍辛迪示意她出发
<莫尔度> 亨佩尔哼了一声,没有回答切希尔的话
<莫尔度> 你们一行六人一龙终于走出了城门
<莫尔度> 走出城外,你们发现外城区城墙附近的城外聚落已经空无一人
<莫尔度> 天空中笼罩着浓重的灰色雾气,那雾气仿佛生物一般蠕动着,只能从缝隙中看到黑色月亮
<伊诺卡·阿基特> “只要污染症状不是特别严重的患者,我们都让他们进入外城区西南部的隔离设施避难了。”伊诺卡说,“至于重度患者……很抱歉,即使放他们进去也只会起到反效果。”
<依兰(Illasiod)> “这样啊……”
<切希尔·柳哨> “说起来,我刚到外城区的时候,旅馆里住着一个污染很严重的人,也不知道他怎么进来的”
<奈恩> “嗯……他们总算是能进城避难了,算是好事吧……”
<切希尔·柳哨> “还有那个吸血鬼艾略特……他是被谁放进城的,你们查到了吗?”
<切希尔·柳哨> 试图转移话题
<伊诺卡·阿基特> “我想那个吸血鬼艾略特,应该就是被你们杀死的吸血鬼阿布瑟德的眷属。阿布瑟德等人应该早在数十年前就已经潜伏在阿尔克夫地下了,他们那时是怎么进入的已不可考。”
<伊诺卡·阿基特> “我做阿尔克夫的总管时间不长,前任总管又死得突然,很多只有他才知道的事情已经彻底埋没在谜团之中了。”
<依兰(Illasiod)> “前任总管是什么人?”
<切希尔·柳哨> “那他是装作刚进城吗……但是他说的什么母亲……阿布瑟德从来没提过啊”
<切希尔·柳哨> “总不能说他的母亲是阿布瑟德吧,噗”
<伊诺卡·阿基特> “是一位跟随净化者阁下的阿尔克夫旧贵族的儿子,”
<伊诺卡·阿基特> “他做了很长时间的总管。”
<奈恩> 沉默下来听着众人说话
<伊诺卡·阿基特> “他在我来到城里没多久就忽然暴毙了,在这之后芙蕾雅她才把工作委托给我……”伊诺卡说,“看到她孤立无援的样子,我怎么可能拒绝得了……”
<伊诺卡·阿基特> “然后就顺势做下来了,就是这样。”
<切希尔·柳哨> “…………呃,没人怀疑是你杀的吗”
<切希尔·柳哨> “你看,你一出现他就死了,然后你接替了他的位置,怎么想你都是嫌疑人啊”
<依兰(Illasiod)> “……切希尔,你这说法是不是有点不礼貌……”
<伊诺卡·阿基特> “自然是有的,而且不少。”伊诺卡带着淡淡的笑意,“不过没有人有证据。”
<伊诺卡·阿基特> “因此他们的指控也不过是空穴来风”
<切希尔·柳哨> “看到你为了阿尔克夫连轴转,那些怀疑的人也不好说什么了吧”
<伊诺卡·阿基特> “呵,其实大部分旧贵族都不喜欢我,总是想找机会把我这个异乡人给赶走呢。”
<奈恩> 边跟着走边观察四周,试图看看还有没有像是重度患者的人在四周活动
<切希尔·柳哨> “沃尔爵士属于哪种?”
<莫尔度> 你们沿着山坡朝下前进,一边绕过一片枯死的树林
<莫尔度> 一个小时过去了,也没有看到任何生物出现的迹象
<瑞恩·夏尔> “不用在意那些贵族怎么想,你为阿尔克夫做的贡献我们有目共睹。”安慰伊诺卡
<伊诺卡·阿基特> “沃尔爵士属于相对中立的贵族,他并没有对我直接表示恶意,不过也没有试图和我交好。”伊诺卡摊摊手
<伊诺卡·阿基特> “当然,我也没兴趣和他们把关系搞得多么融洽。”
<伊诺卡·阿基特> “我做好我承诺的事就够了。”
<依兰(Illasiod)> “……这些贵族,净化者建立起城市不是为了让他们划地排外的啊……真是……”
<切希尔·柳哨> “嗯……看来他的情报还是可以相信的……”
<莫尔度> 此时,你们来到了山下
<莫尔度> 这时亨佩尔举起了一只手
<亨佩尔> “都停下。”
<奈恩> “唔?”疑惑地看向他
<依兰(Illasiod)> “怎么了?”小声询问
<切希尔·柳哨> 拍拍辛迪
<莫尔度> 他蹲下来,躲在了一块血色的岩石后面
<亨佩尔> “你们看前面的空中。”
<莫尔度> (侦察)
<依兰(Illasiod)> .r 1d20+27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27=(17)+27=44
<瑞恩·夏尔> .r d+1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检定:d20+1=(12)+1=13
<奈恩> .r d20-1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检定:d20-1=(17)-1=16
<切希尔·柳哨> .r d+23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检定:d20+21=(16)+23=39
<莫尔度> 除了瑞恩以外,其他人都看到了亨佩尔指出的景象
<莫尔度> 在前面的平原上空,你们能看到一个黑色的螺旋形物体正在雾气之中穿梭
<切希尔·柳哨> “是……什么啊?”
<莫尔度> 这个庞然大物至少有六十尺长,黑色的甲壳缝隙中,伸出无数拧成一团的触手
<莫尔度> 每条触手的末端都有一只眼睛
<奈恩> “好多眼睛!不知道唉……”总之先学着亨佩尔找块石头躲一下
<亨佩尔> “别靠近它一百尺内的距离……”
<亨佩尔> “这家伙能感应到我们的情绪波动,即使有躲藏也没用。”
<瑞恩·夏尔> "空中?"眯着眼眺望,但是并没有看清什么
<依兰(Illasiod)> “看是看到了……不过这是什么啊……”
<切希尔·柳哨> 也试着躲一躲
<切希尔·柳哨> “那我们绕过去?”
<奈恩> “呃,那你为什么要躲起来?”
<亨佩尔> “它的视觉比它的情绪感知能力更强。”
<奈恩> “好吧……”
<莫尔度> 都不认识
<依兰(Illasiod)> “总之……要怎么办?”
<奈恩> “像切希尔说的那样,绕过去?”
<亨佩尔> “我们走左边,”亨佩尔指着左侧,那边似乎有一些残垣断壁
<亨佩尔> “那边有能遮掩的地方,防止那家伙往我们的方向飞。”
<依兰(Illasiod)> “嗯……全听你的了”
<切希尔·柳哨> 点点头,跟着他
<莫尔度> (潜行)
<瑞恩·夏尔> 听从亨佩尔指挥行动
<依兰(Illasiod)> 施展变身术 变成密语侏儒
<奈恩> 贴地飞着走,尽可能小声地跟着
<隐秘力> 亨佩尔 进行检定:1d20+10=(20)+10=30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7=(10)+7=17
<隐秘力> 瑞恩·夏尔 进行检定:d20+3=(15)+3=18
<隐秘力> 伊诺卡·阿基特 进行检定:1d20+5=(17)+5=22
<莫尔度> 亨佩尔作出了几乎完美的潜行,你们听不到他的一点声音
<切希尔·柳哨> 看了一眼辛迪,开启沉默术戒指
<切希尔·柳哨> 然后把双手放在嘴边大喊
<切希尔·柳哨> ‘完美潜行——’
<奈恩> 看到切希尔的动作,跑到沉默术范围里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检定:d20=2
<莫尔度> 在沉默术的笼罩下,你们成功地来到了建筑物的废墟当中,暂时摆脱了那个空中飞行的异怪
<莫尔度> 这座建筑物的废墟看上去被烈火焚烧过,天花板因此崩落了下来
<莫尔度> 不过还是能依稀分辨出其中的一些椅子,以及被倒塌的立柱砸毁的舞台……这里之前应该是一座剧院?
<伊诺卡·阿基特> “从这边出去,前面就是一个山坡,”
<伊诺卡·阿基特> “我们可以在那里看看怪物的密集程度,然后决定是否使用传送。”
<奈恩> 试图看看自己对这个场景有没有既视感
<莫尔度> 奈恩觉得自己应该来过这里
<切希尔·柳哨> 这个剧院是废墟的其中之一个建筑吗
<奈恩> “总觉得这里我好像来过唉……”好奇地四处张望,听到伊诺卡·阿基特的话点点头,“嗯!”
<莫尔度> 这个废墟孤零零的,只有这座剧院,而且看起来已经焚烧殆尽了,里面什么都没有
<莫尔度> ……除了许多尸体
<切希尔·柳哨> “为什么这里有个单独的剧院…………”
<莫尔度> 在舞台上,有大量已经胶化,黏在一起的焦黑尸体
<莫尔度> 被塌下来的天花板掩埋着
<切希尔·柳哨> “是莫尔度的心像吗……呜哇这个”
<依兰(Illasiod)> “好惨……”
<依兰(Illasiod)> 双手相扣为这些人祈祷
<伊诺卡·阿基特> 伊诺卡摇了摇头“这里的领主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伊诺卡·阿基特> “领地为何如此杂乱无章,疯狂怪异”
<伊诺卡·阿基特> “我从未见过这样疯狂的领主……”
<奈恩> “唔……是个疯狂的剧作家,带着一群燃烧的观众”上去查看下尸体,确认了是自己干的后说道
<依兰(Illasiod)> “不知道……不过必须击败他看来是确定无疑的”
<伊诺卡·阿基特> “这是什么意思?”伊诺卡有些诧异
<伊诺卡·阿基特> “你是说,莫尔格瑞的领主是个疯狂的剧作家?”
<瑞恩·夏尔> “嗯,奈恩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依兰(Illasiod)> “是啊,奈恩你怎么知道的……”不解地转过头
<切希尔·柳哨> “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剧作家,但他确实特别喜欢剧院”
<奈恩> “不,我是说这个剧院的主人啊?之前和他们打过一架,不过最后怎样记不清了”拿刀戳戳那坨尸体,“看来我应该把他们干掉啦,任务完成!”
<切希尔·柳哨> “还有剧本什么的……剧作家啊……说不定就是这样呢”
<切希尔·柳哨> “原来不是说莫尔度啊!”
<瑞恩·夏尔> “疯狂的剧作家,燃烧的观众,倒是和这里尸横遍野的景象吻合了”
<奈恩> 找找尸体堆里有没有那把巨剑
<依兰(Illasiod)> “……呃,这些人你杀的?”
<莫尔度> 奈恩没有发现巨剑
<奈恩> “大概是?我只记得战斗过,不记得结果”边找边摇摇头
<奈恩> 再找找主持人的尸体,以及有没有自己的
<莫尔度> 这些尸体已经面目全非,无法分辨了
<依兰(Illasiod)>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地看着奈恩行动
<莫尔度> “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伊诺卡·阿基特朝剧场的后门走去
<依兰(Illasiod)> “……嗯……奈恩走吧,以后再来细看?”
<奈恩> “啊,好的!”听见催促点头跟上大家
<依兰(Illasiod)> “而且既然已经这样了,应该也不剩什么了吧”
<切希尔·柳哨> “你刚才不是说……”
<切希尔·柳哨> “自从来阿尔克夫是第一次出门吗?”
<切希尔·柳哨> “那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奈恩> “嗯,不算聚集地的话,是第一次出门没错啊?”
<奈恩> “和这帮家伙的战斗应该是在……嗯……梦里?”
<瑞恩·夏尔> “我们要离开了,你可别走丢了噢”一边往离开的方向走一边说
<依兰(Illasiod)> “可是梦里怎么会现实中有废墟……好奇怪……”
<切希尔·柳哨> “又是梦里啊……你们好像都很熟练地在梦里待过啊……”
<奈恩> “不会丢啦,我又不是小孩子!”追到瑞恩身边冲他吐吐舌头
<莫尔度> 你们来到了剧院后面的小山坡上,从这里朝南方眺望,能够看到一条赤红的铁链从地面连到天空中
<瑞恩·夏尔> “熟练谈不上,多少有这个经历是没错了”听到切希尔的话笑了笑,然后停下来耐心的等奈恩
<莫尔度> 铁链的下面应该就是拜伯里,切希尔知道这是与苍白污染兽战斗之后出现的现象
<奈恩> “我那个也不算熟练啦,是被维丝提尔去看演出,然后不知怎么回事就跑到梦里去了”
<切希尔·柳哨> “你们看那边”指着那个铁链
<切希尔·柳哨> “那里是拜伯里城,是我来到莫尔格瑞之后到的第一个地方,虽然没有活人”
<切希尔·柳哨> “阿特拉斯和蕾曼兹,还有露也是在那里遇到的”
<依兰(Illasiod)> “切希尔英雄之路的起点吗……”感慨地说道
<奈恩> “哇,就是那里啊,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去看看……”顺着切希尔的手指眺望,“话说那是铁链?怎么会连到天上呀?”
<切希尔·柳哨> “打倒了一个污染的怪物之后就变成这样了”
<切希尔·柳哨> “最开始是没有的”
<切希尔·柳哨> “不知道顺着爬上去会有什么呢!”
<依兰(Illasiod)> “战斗过的痕迹吗……”
<瑞恩·夏尔> “虽然早有耳闻,但亲眼见到的时候还是这么震撼”仰头看了看铁链
<切希尔·柳哨> 往别的方向眺望
<伊诺卡·阿基特> “满是尸体的城市,焚烧殆尽的剧院,枯萎的树林,深不见底的裂谷……这位领主的领地完全是支离破碎的。”
<莫尔度> 她也眺望着别的方向,在北方能看到许多蠕动的黑点,西方则相对稀少
<切希尔·柳哨> “那其他领地是什么样子的?”
<奈恩> “因为不光是莫尔度的吧,听说他吞了好多别人的领地来着”
<伊诺卡·阿基特> “西方的怪物不多,我们应该可以尝试传送过去。”伊诺卡建议
<伊诺卡·阿基特> “我在来到莫尔格瑞之前,曾经经过几个领地,那些领地都有着统一的风格,可能是一座城市,也可能是一片辽阔的荒原。”
<依兰(Illasiod)> “看来伊诺卡·阿基特你还不知道莫尔格瑞合并领土的事情?”
<伊诺卡·阿基特> “那是……?”
<依兰(Illasiod)> “就是……现在的莫尔格瑞似乎是好几个黑暗领主的土地合并来的……”
<伊诺卡·阿基特> “……会有这种事吗?”
<亨佩尔> “不是要传送吗?怎么又说起废话来了?”亨佩尔插话打断了你们的对话
<依兰(Illasiod)> “有的啊……一百年前好像就有过一次,那之前北方的大裂谷和西方的迷雾地区都是不存在的……”
<依兰(Illasiod)> “啊抱歉……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啦,详细的有空再解释……”
<切希尔·柳哨> “咳咳,亨佩尔要爆发了”
<伊诺卡·阿基特> “大家把手放到我的手上,我要施展法术了。”
<依兰(Illasiod)> “嗯”伸出手
<奈恩> 听到切希尔的话偷偷看了眼亨佩尔的表情
<莫尔度> 亨佩尔不情不愿地伸出手,还把头扭了过去
<莫尔度> 他已经烦躁到极点了
<奈恩> 跟着伸手
<瑞恩·夏尔> “好的”伸手放到伊诺卡手上
<切希尔·柳哨> 把手放上去
<莫尔度> 伊诺卡轻轻念动咒语,你们在一阵白光中消失
<莫尔度> ……但随之而来的,并不是脚踏实地的感觉
<莫尔度> 你们发现自己踩了个空,从空中坠落下来!
<瑞恩·夏尔> “什么情况”往下看去,在大家落地之前施展羽落术保证大家安全着落
<切希尔·柳哨> 紧紧趴在辛迪背上
<莫尔度> 瑞恩立即施展法术,你们安全地落了地
<切希尔·柳哨> “这个传送怎么……有点偏差啊”
<莫尔度> 你们很快注意到,四周彻底被迷雾所包围……是传送误差吗?刚才伊诺卡施展的是无误传送术,理论上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瑞恩·夏尔> “好险”环顾四周,但是被迷雾影响了视野,“我们这是传到哪里了?”
<奈恩> “唔,四周全是雾……”看清周围的环境后皱了皱眉,往同伴身边凑过去
<奈恩> 确认一下全员是不是都在
<瑞恩·夏尔> “大家都还好吗?听得到我说话吗?”试图召集同样在雾中的同伴
<依兰(Illasiod)> “是很奇怪,伊诺卡用的是不会误差的版本吧……”
<莫尔度> 还好,你们四人的距离不算远,很快凭借声音找到了彼此
<切希尔·柳哨> “在这里啦……亨佩尔?伊诺卡?”
<切希尔·柳哨> 摸出金色的眼球
<莫尔度> 呼喊声被迷雾吞噬了
<依兰(Illasiod)> “嗯我在这里……不过他们两个呢?”
<切希尔·柳哨> “这么多雾……这个就算能用估计也吸收不了那么多啊……”
<莫尔度> 金色眼眸平时在切希尔体内,她心念一动,就出现在掌中
<依兰(Illasiod)> “咦?这个可以吸收雾气么?”
<莫尔度> 眼眸一出现,四周的雾气就开始变淡
<奈恩> “好神奇的眼球!这是什么啊?”
<瑞恩·夏尔> “呼,你们没事就好……不过奇怪的是好像没看到亨佩尔和伊诺卡”趁着雾气变淡,四处看看
<奈恩> 趁着雾气变淡试图搜索剩下两人的身影
<切希尔·柳哨>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总之可以用就是了”
<切希尔·柳哨> 环视四周
<莫尔度> 你们四处张望,暂时没有看到亨佩尔和伊诺卡,但却看到了……
<莫尔度> 某种建筑物的影子
<奈恩> “这种环境风讯术是不是也不好用啊……?”
<莫尔度> 建筑物隐藏在雾气之中,似乎就在你们前方不远处
<依兰(Illasiod)> “建筑物……看起来我们确实到地方了?”
<依兰(Illasiod)> 施展几个法术
<切希尔·柳哨> “先过去吧,说不定它很快会跑掉”
<瑞恩·夏尔> “我们是不是误打误撞直接传送进来了”试图分辨建筑物的建筑类型
<奈恩> “嗯,说不定他们已经在那边了”
<依兰(Illasiod)> “嗯,一下也找不到他们……只能我们先调查了……”
<莫尔度> 站在这里还看不出什么
<依兰(Illasiod)> “说不定调查中就能汇合呢!”
<瑞恩·夏尔> “说的对,趁那个建筑还没消失,赶快过去看看”对奈恩点点头
<依兰(Illasiod)> 往前试图接近建筑
<莫尔度> 你们拨开武器,接近了建筑物
<奈恩> 提前开启战场之狼
<莫尔度> 走近建筑物,你们看到了一个石板铺成的小广场,和外界不同,广场附近几乎没有雾气
<莫尔度> 你们首先看到的是一座残破的拱门,已经风化得快要倒塌。拱门的顶端镶嵌着一块水晶,也已经碎裂开来
<莫尔度> 整个广场的地板由三层圆形构成,上面雕刻着繁复的花纹,在广场的中心,一枚散发银光的球体漂浮在半空中,将整个广场照亮
<莫尔度> 而在拱门对面,是一座纯白色的尖顶塔状建筑物,高约两层,无垢的白色石门紧紧关闭着
<莫尔度> 尖塔冷清而肃穆,在银色光华的照耀下,显得更加孤独,仿佛将要拒绝一切闯入者
<依兰(Illasiod)> “看起来是那个银色的光球驱散了雾气?”
<切希尔·柳哨> “里面不会又是一个露吧……”
<奈恩> “唔,总感觉这个遗迹,好寂寞啊……”
<依兰(Illasiod)> “切希尔一开始遇到卢娜是这样的环境吗?”
<奈恩> 同样好奇地看向切希尔
<切希尔·柳哨> “环境不一样,但都是飘着一颗白球啊,你们谁想戳一戳?”
<切希尔·柳哨> “说不定里面就戳出个人来”
<奈恩> “哇哦,那我来!我要戳!”
<奈恩> “不过在那之前……”
<依兰(Illasiod)> 正想上去尝试 看到奈恩的态度便让她来
<奈恩> 再找找有没有失散两人的身影
<莫尔度> 暂时找不到另外两人
<切希尔·柳哨> 趁现在给自己施法
<奈恩> “看来伊诺卡姐姐他们不在这儿啊……”
<切希尔·柳哨> “说不定传到建筑里面了”
<瑞恩·夏尔> “里面说不定有其他东西?我也挺好奇的”稍稍靠近球体一点,细细观赏
<奈恩> “唔嗯,那我们先开始探索?”
<莫尔度> 球体是纯粹的银色,不透明
<依兰(Illasiod)> 看奈恩半天没动作 自己上去碰了一下
<莫尔度> 球体半径大约三尺,触碰起来非常坚硬
<莫尔度> 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奈恩> “哇,被依兰抢先了!……不过没有人掉出来啊”
<奈恩> 回过神也凑上前去,跟着戳一戳
<依兰(Illasiod)> “好像并不会有人跳出来……嘛 也是理所当然啦……
<切希尔·柳哨> “遗憾……看来钻石和银球还是不一样的啊”
<切希尔·柳哨> “这是法术吗?还是有实体的?”
<依兰(Illasiod)> “好像挺硬的,是实体”
<奈恩> 试图判断一下球体的材质,以及是不是机械
<莫尔度> (神秘知识)
<奈恩> .r d20+7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检定:d20+7=(19)+7=26
<瑞恩·夏尔> “其实还多少有点期望这个银球是那种,带有一点弹性的球体呢”伸出手去摸一摸
<依兰(Illasiod)> 用一发侦测魔法
<奈恩> “唔,这个好像是力场构成的,是魔法效果?”
<切希尔·柳哨> “一直生效的魔法效果吗……感觉很值钱呢……”
<切希尔·柳哨> “走的时候可以试试能不能带走!”
<莫尔度> 看到了强烈的塑能系灵光
<依兰(Illasiod)> “切希尔完全在考虑钱呢……不过这东西不一定是无主的吧?”
<奈恩> “带走要干什么啦,给阿尔克夫照明吗?”
<切希尔·柳哨> “不是挺好的吗?这东西怎么看都是无主的吧!”
<依兰(Illasiod)> “……我觉得这么判断有点草率……”
<切希尔·柳哨> “不过现在还是先进去看看吧,说不定伊诺卡就在里面遇到麻烦了呢”
<瑞恩·夏尔> “为了确认是不是无主物品,还是得进里面探索一番再下结论?”
<依兰(Illasiod)> “嗯 是啊 进去吧”
<奈恩> “嗯嗯,走吧!”
<莫尔度> 你们来到了建筑物前
<莫尔度> 足有10尺之高的大门紧闭着,上面似乎刻着一行字
<莫尔度> 在大门的正中央则镶嵌着一面镜子
<依兰(Illasiod)> (字看得懂么)
<奈恩> 看看刻的字
<莫尔度> 这行字似乎用的是通用语的字母,但内容完全看不懂
<莫尔度> (文件解读)
<切希尔·柳哨> .r 1d20+16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检定:1d20+16=(10)+16=26
<瑞恩·夏尔> “写的是什么,感觉不知所云啊……密码?”
<奈恩> “唔……连瑞恩都看不懂吗?”
<切希尔·柳哨> 哗哗地翻着手上的词典
<切希尔·柳哨> “解读成通用语之后是……”
<切希尔·柳哨> “向晦日展现光明吧”
<切希尔·柳哨> “意外的乐观呢?”
<依兰(Illasiod)> “……晦日?”
<依兰(Illasiod)> “字面意思理解的话,就是比较阴暗的太阳?”
<切希尔·柳哨> “嗯……说不定是指这个太阳呢”指了指天上
<瑞恩·夏尔> “什么东西要向晦日展现光明,难道是刚才那个力场球体吗?”试图把刚才的球体联系起来
<奈恩> “对那个球?但是光明的范围有点广唉……”
<切希尔·柳哨> “顺便一说,这句话用了天界语的语法,还有用精灵神系的宗教用语替换了关键词,建筑的拥有者还挺博学……嗯?”
<莫尔度> 就在你们讨论这句话的含义的时候,你们每个人都听到了某种巨大的物体冲破空气的声音
<莫尔度>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接近你们

======================================SAVE================================
« 上次编辑: 2019-05-27, 周一 14:50:36 由 千面相 »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一】
« 回帖 #1 于: 2018-12-28, 周五 17:50:40 »
惯例留一层。

虽然宣布的有些晚,但是有关NPC上色暂时会根据间章二中的上色为基准。

中间读者所见到的一切与间章二不同的颜色都会是临时性调整。如果有影响到您的阅读请告知。

我们或许会在完结之前统一改好。(更大的可能性是完结之后在进行统一
« 上次编辑: 2019-01-03, 周四 15:45:18 由 人間の里 »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490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一】
« 回帖 #2 于: 2018-12-28, 周五 21:40:07 »
终于更了,呱唧呱唧

离线 七次布道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3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一】
« 回帖 #3 于: 2018-12-30, 周日 17:44:03 »
从副标题中感受到了红发男子的怨念(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一】
« 回帖 #4 于: 2019-01-21, 周一 18:41:19 »
看来阿~基~特的坑要开始补了(倒酒),顺便把前任总管时期的份算上。哼·佩尔也是暴直,谁来教下他在没耐心的时候往嘴里塞鱼子饼?
被奈恩屠掉的剧院在这个时点现身,超游想的话···还不清楚有啥因果(别是后面就要白鸦殇了吧——住口)
总感觉新地区和月神又脱不了干系(你看这高冷幽寂的气氛还有这个球),神说要有晦日要有光,而我们现在有了个球(日?还是折射光的球面镜?),顺便我没记错的话你们的传送法术在这是不是经常出问题

离线 古明地门番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103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一】
« 回帖 #5 于: 2019-03-01, 周五 17:02:38 »
好啦好啦,更新速度会恢复正常的。(棒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