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白夜众生相】间章  (阅读 372 次)

副标题: 这是一个番外作品了……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说不定马上就坑)

离线 水落清秋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4
  • 苹果币: 0
  • 彳亍行者
【白夜众生相】间章
« 于: 2018-12-02, 周日 22:36:02 »
其一·别离
“离多最是,东西流水,终解两相逢。浅情终似,行云无定,犹到梦魂中。”
劇透 -   :
“分手多日,别来无恙。前上一函,迄今未见复音。近况如何,念念。”

布瓦伦城的墓地坐落于城外的荒原之中。正值隆冬时节,许多墓碑上都积着一层薄薄的积雪。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墓碑上,有被清理过的痕迹。
四下寂寥无人,只有一位戴着圆顶帽,穿着棉袍大衣的中年男子,在寒风中挺立。旁边则是一位身着轻甲,背着大剑的雪精灵。他们的身上满是雪片,似乎从很久以前就站在这里,一动也不动。面前是一方刚刚被清理过的墓碑,碑前放着纯白的鲜花,与雪景浑然一体。
  这里,就是白鹭骑士团的团长,道尔之墓。
 
  “老团长啊……感谢您对我的栽培,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彻底离开骑士团了……毕竟,前方还有更艰险的路,等着我去走。只希望骑士团和白鸟,能够保佑鄙人……”
   中年人对着墓碑喃喃自语。不知道是说给墓碑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背着大剑的雪精灵双手抱臂,抬头望了望天。在进行了一番祷告之后,他摊开手,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份书信。“有一份很有意思的文件。看不看?不看我拿走了。”
    中年人并不言语,只是默默接过文件。良久,叹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劳恩斯镇居然发生了这种事……嘛,那个邪术师,最后也没逃过所谓的宿命啊……不过,依老夫对你的理解,堂堂白鹭骑士团的团长索罗斯·夜风,抛下骑士团的公务,陪我站在墓地几个小时……不仅仅是为了这个吧。”
   那位唤作夜风的雪精灵耸了耸肩,嗤笑了一声。“那是自然。实际上,有人托我捎给你一封信。信我已经给你了,她叫,叫什么来着,是这个名字吧,阿卡娜?”
“是的。几年前的事情了。我和她有短暂合作过。该说很令人怀念吗……”
中年人把信件拆开,不仅看见了阿卡娜给他的书函,还发现了一张用寥寥数语写成的,极短的小字条。他阅过之后,一边摇着头,嘟哝几声“麻烦死了”,一边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哎呀哎呀,果然啊,如果是她的话,不管我走到哪里,不管我变成了什么样子,应该……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吧。”
目睹了这一切的夜风,眉头微微一皱,向中年人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老实说,在骑士团这么久了,没看见你露出这种笑容过,阿卡娜是谁啊。”
“我说她是我女儿,你信吗?”中年人用一种轻佻的语气回答。
“行了行了行了,还女儿呢,你当老子傻啊?你可以问问这附近的人,谁不知道堂堂的骑士团教官——欧文先生,嘴里向来没有一句真话。我现在甚至都怀疑,你这个人,是不是都是一个精心策划好的谎言。”
“……你想多了。”
欧文瞬间沉默了下来。他将那封信小心翼翼地折好,收在怀里。
“还是说点正事吧。夜风,情况有变。本来我还想多逗留一会的……看来,明天就得离开这里。因为我的猎物,出现在了北河王国。”
“猎物?你说的那个‘星之彩’吗?要不要我去帮忙?”
“没问题。你还有骑士团的事要处理的,而且……恕我直言,你去也帮不上什么忙,面对精神控制类的敌人,你……不给老夫添乱就算不错了。”
欧文用一种调侃的语气谢绝了夜风的好意。夜风似乎并没有生气,他把手插到裤兜里,然后哈哈大笑。
“哦。那我可就袖手旁观咯,你要是遇到什么困难,到时候可别来哭鼻子求我。”
“放心好了。”
“那么,等下我单独请你一顿,这一趟,你可别丢了我们骑士团的颜面!”
两个人最后向墓碑鞠了一躬,随后转身,向城中心的方向走去。一路上,中年人听着雪精灵的滔滔长谈,他自己只是微笑,并没有说太多的话。
那天晚上,雪精灵和其他的几个战士喝的烂醉如泥。他们唱着送别的歌谣,哭得泣不成声。尤其是夜风,他捶着欧文的胸口,一边说着,他这一去,怕是再也不回来了。
“你本来……嗝,也不是这里的人,你有你的,嗝,事情要做,我也不强求。走吧,走吧,都走吧!老团长走了,骑士团散了一半,可现在你也……”
话还没说完,夜风便倒在桌子上,醉的不省人事。他并没有看见,一向披着假面的欧文,他的眼角之下,流下了两行清泪。
离多最是,东西流水,终解两相逢。因此,必有重逢之日。
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欧文这么想着,右手攥紧了那张纸条。

分手多日,别来无恙。前上一函,迄今未见复音。近况如何,念念。——白夜。
« 上次编辑: 2018-12-02, 周日 22:55:10 由 水落清秋 »

离线 水落清秋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4
  • 苹果币: 0
  • 彳亍行者
Re: 【白夜酒馆的众生相】间章
« 回帖 #1 于: 2018-12-02, 周日 22:44:00 »
其二·日记
“毕竟有些东西……还是要记录下来的啊。”
劇透 -   :
“我如朝露降人间,和风樱花随春谢。四十二年一睡梦,一期荣华一杯酒。”

那么,这便是……最后的故事了
不知道会有谁读到这本日记。可能是我自己,也可能是名曰“我自己”的“其他人”吧。毕竟,自从那件事之后,我也不确定自己的记忆,能保存到何时。如果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那可就太糟了。
总之,首先欢迎这位不知名的朋友,读到这本日记。你所见到的,是一位名叫“欧文·西德里斯”的人,前半生的故事。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就是欧文·西德里斯。不过曾经并不是这个名字。如果没有那个家伙的介入,恐怕我还是无拘无束的放浪之身吧。曾经的我,以“弗里欧”的姓名在四处游荡,没有像父母一样为生计操劳,也没有像兄长或弟弟一样,为了继承家业而不断努力。
也正是如此,才能以冒险者之身四处冒险,也算是……因祸得福?
本来冒险应该是很欢乐的事情,直到阿卡姆乡的那次冒险。
——星之彩。
我,一位名叫阿卡娜的术士(还是法师,记不清了。毕竟我和她多少年没见了。),一个内鬼,还有一位在那次事件中丧生的同伴。他们的名字我早已忘却,共同调查阿卡姆的奇异事件。在那次事件中,可真是……差点丢了性命啊。
星之彩吸取了我的20年寿命,带走了我的朋友。而那个叫诺姆德的男人,便是星之彩的宿主。他来到这里,也就是为了将其解禁。
为了躲开那个人的追捕,我和阿卡娜辗转来到了诸多城市,最后才各自分别。而回到自己的城镇后,却发现父母早已在一次事件中被人袭击而亡。两个兄弟,则为了家产大打不休。如果他们知道我回去了,就算认出是我,也不会接纳我的。
当然,也没有朋友能认出我来。我只能告诉他们“弗里欧”的死讯,以“欧文”的名义离开这里,成为孤燕。
无依无靠,没有家室,其身从那一刻起,就再也没有了安息之地。
毕竟嘛,——鄙人向冥河发誓,此身便为星之彩猎杀者。
(可能白夜她,对我的身份有所怀疑吧。但……我可不能告诉她。)

追逐的路途很难熬,那家伙仿佛预料到什么一样,根本不出现。
从月珥城,到北河,从一个王国走到另一个王国。参加过军队,担任过教官,甚至为了生计,不得不依靠盗贼工会的力量。
最终是找到了那个人,以“星之彩”为荣光的冷漠男人。不过很可惜的是,最后的那场战斗,因为某种外力的干扰下,中断了。
至今也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情况,但无法否认的是……醒来之后,就到了这个神秘的地方,人称“恐惧国度”的地方。那个人好像是被传送到了其他地方吧。反正,又回到了孤身一人。
原点而已。
是的,没有人能从这里逃脱。
那么,如果把思路逆转一下,那个人……也不可能从这里逃脱出去了呢。

——泛黄的日记本散落在地上。
而它的主人倒在废墟的泥板旁边,口中还念着什么。
在他意识濒临朦胧之刻,听见了仿佛是,来自彼方的声音——
似乎是一男一女的声音呢。在这个地方,难道也有迎接老夫进入天国的人吗?
“所以啊,莱恩,这个家伙,还醒着吗?”
“大概吧。希沙。但既然同为恐惧国度的旅客,总不能把他放在这里不管。”

离线 水落清秋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4
  • 苹果币: 0
  • 彳亍行者
Re: 【白夜酒馆的众生相】间章
« 回帖 #2 于: 2018-12-02, 周日 22:48:48 »
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进入正题.jpg,还没想好啥时候进阿尔克夫开酒吧,是再打一场还是直接过去)

离线 古明地门番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103
  • 苹果币: 2
Re: 【白夜众生相】间章
« 回帖 #3 于: 2018-12-03, 周一 12:03:08 »
是子休,awsl!

离线 古明地门番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103
  • 苹果币: 2
Re: 【白夜众生相】间章
« 回帖 #4 于: 2019-01-03, 周四 23:31:37 »
看来,已经坑了(允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