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oc网团】溟濛海镜桥第二期  (阅读 228 次)

副标题: 总结:锁死主线不是什么好文明

离线 蛋挞233

  • 版主
  • *
  • 帖子数: 176
  • 苹果币: 0
  • 咕是不可能咕的我怎么可能咕你
【coc网团】溟濛海镜桥第二期
« 于: 2018-11-17, 周六 14:34:13 »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star————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一路舟车劳顿,你们来到尚秧部落,主君和他的子民们热情的接待了你们。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人呢?)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喵喵喵?)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图片]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主君带着他的族人,站在你们面前,亲自为你们牵马。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不知各位青阳的使者都改怎么称呼?”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他一边招呼着仆人将马儿牵进马厩好生照料,一边这样问道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我率先跳下车,整了整衣服,行了个礼‘’寡人陈十一,主君大人您客气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哦,陈先生,您好您好,一路上辛苦了吧?我们已经准好了帐子,供你们歇息,晚上还有为你们举办的接风宴,请务必赏光。来,这位是阿青,有什么需要的,你们都跟他说吧。”
<轻舟> (我刚刚洗了个澡,我出现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轻舟 (好的,那您动啊)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对阿青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抱拳向其执意‘大人,您好,我初来咋到如有冒犯,还请海涵’
<伊莺 PC> “叶曼仁见过陛下。”而我傲慢的走下车,还对方还以一礼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突然跑文字还有点不习惯)
<轻舟> 我突然从叶曼仁身后走出,冷冷的说了一句“安格列”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阿青诚惶诚恐的向你鞠了一躬,并用不怎么熟练的青阳语说道“没,我只是,仆人”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伊莺move 主君向你们回了一礼@轻舟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微笑不语,回头向几位伙伴询问道‘这一路大家也有些乏了,不如到帐子里休息片刻,如何?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喵想 (人嘞?)
<喵想 pc> (稍等我一会,
<喵想 pc> (你们先,我先喂猫下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不行一会让他自己想办法出场吧)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主君附和着点头说道,“晚上还有宴会,不如早点休息,晚上好好享受一番”
<轻舟> 听完主君的话,我径直走入帐篷,却没再看主君和阿青一眼
<伊莺 PC> “不必了,我们有要务在身!”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站到主君身前,微笑示意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主君说完便向你们行了一礼,带着族人退下了。
<伊莺 PC> 昂起头来,阴沉的看着对方“我的王收到消息,五狄部落的世子逃到了你们这里。”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额。。。)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主君听到你说的话,转过头来
<伊莺 PC> “不知道陛下有没有从你的手下那收到消息?还是说你的手下隐瞒了你?”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五狄族的世子?我们向秧一向崇尚和平,从未与任何部落结下仇怨,也没有结缔联盟。此事,恐怕我们并不知晓。”
<伊莺 PC> “你知道的,那是我们的王要的头颅,我想陛下也不会把他藏起来吧?但是你手下的其他人有没有因为私心而把他藏起来,就很难说了,就请陛下搜查一下吧。”
<伊莺 PC> (需要恐吓吗)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是,臣这就安排手下去办。”主君行礼告退
<伊莺 PC> “嗯,那就多谢陛下合作了。”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需要自我介绍嘛?)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我有点认不清人[表情])
<伊莺 PC> (我,叶曼仁【野蛮人】)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不用,这是我们当做的。还望青阳的使节在大君前多为我们美言几句。”
<轻舟> (我素个木有感情的暗杀者,木有名字,只有代号安格列)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我当然相信主君会有自知之明,我等自代表王而来,相信主君您一定能让我们给王一个合理的答复,不然事后王发起火来。。。。。’
<伊莺 PC> “哈哈,只要陛下能把人抓住,自然就是一个功劳,不是吗?”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OK)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自然如此,一周之后,定当给予你们答复”
<伊莺 PC> 叶曼仁豪迈的笑着,大步走进帐子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仆人立刻为您掀起帘子@伊莺move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跟着走进帐子
<轻舟> 我看到叶曼仁和陈十一进来,停止擦拭手中的匕首,冷冷得看着仆人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们进入了帐中,仆人们放下了帘子,阿青随侍在你们旁边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都是暴躁老哥[表情])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帐内点着火塘,在这白露草白的季节,帐内温暖如春
<野蛮人> (他是冷酷剑客,我是粗汉子)
<轻舟> (哈哈哈哈,讲道理我只想暗杀)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们需要互相简短的介绍一下自己吗?)
<最弱萌新眼熟我鸭!> (讲道理我其实就是个佣兵[表情])
<夏无辰> (把ID改成跑团名字吧,看着方便点
<野蛮人> “安格列,一会有点事,兄弟我想跟你商量商量,晚上来我帐篷如何?”
<野蛮人> 叶曼仁趁着没人注意对安格列使了个眼色
<夏无辰> (
<夏无辰> KP补齐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阿青结结巴巴的说道,“不。。。不好意思,贵客,只有一顶大帐。。。”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我们,拿不出,更好的了”
<轻舟(安格列)> 我点了点头,而后继续擦拭手中的匕首
<陈十一> ‘这是合意?’
<陈十一> 挑了挑眉
<陈十一> 何
<陈十一> (输入法nb!)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阿青用快要哭出来的声音说道,“我,,,我们向秧。。。只是一个。。小小的。。。小小的部落。。。”
<野蛮人> “唔...你们部落还真穷...”叶曼仁这时候也只能小声咕噜着,“也对,你们比不得我们,放心吧!跟着我们的王,有肉吃!”
<夏无辰> “无妨,与你们的大君说一声,给我们四个提供四顶小帐供我们休息之用”夏无辰在默默角落出了一声
<陈十一> 唔,深吸一口气‘也罢,也罢’
<野蛮人> 说着拍了拍对方羸弱的肩膀
<安格列> 继续擦拭手中的匕首,仿佛一切与我无关
<陈十一> ‘你们随意安排吧’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没有。。。青阳那样。。。强大。。。”说着,阿青匍匐在地。“这已经是。。。我们。。唯一拿得出。。。的帐子了。。。”
<野蛮人> (九州都这么穷?)
<夏无辰> “嗯?那你们平时住什么地方,露天么?!”不怒而威
<野蛮人> (还是我们在边荒?)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阿青悄悄的看着你
<夏无辰> (不能威吓,好无聊哦
<叶曼仁(野蛮人)> (我们部落是什么情况,能做到每人都有帐篷吗)
<安格列> (要威吓么,很好,让我来,我木得感情)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是的,)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能)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们在黑水的边上)
<陈十一> 默默看着阿青,敲击桌子提醒他失态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自带王八之气,已经把阿青吓趴啦)
<150LM> (等等宁州和中州之间不是有一条天拓海峡吗)
<叶曼仁(野蛮人)> (我们在中原?)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阿青赶忙爬起来,并整理自己的着装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你们在瀚洲)
<叶曼仁(野蛮人)> “迟早把中州那些小娘皮都抢过来,让我们部落之子都能顿顿吃肉。”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阿青谄媚的附和道,“是。。。是。。。是。。。跟着。。青阳。。。有肉吃!”
<叶曼仁(野蛮人)> 叶曼仁“呸”的一声吐了口痰
<夏无辰> 觉得有点气闷,走出帐篷,查看下四周的环境
<叶曼仁(野蛮人)> 然后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周围帐篷成群,人们都匆匆走过,个忙个的,每人看见你,都会弯腰向你行礼
<叶曼仁(野蛮人)> 叶曼仁望了一下四周,在那个阿青没望这边的时候,对安格列私下悄声说道,“这里有问题,你晚上去查一查。”
<陈十一> 安慰啊青,向他询问‘近年来这里已经穷成这样了嘛?,部落里的战士们都在干嘛?
<叶曼仁(野蛮人)> “格老子的,他这一个小部落,居然没有推阻任务,而是定下了一周日期,我他娘的打赌肯定有问题。”
<安格列> 我突然起身,而后走出帐篷
<安格列> (一直在,但是我在擦匕首装逼)
<叶曼仁(野蛮人)> (我在跟你聊天...)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我。。。我们只是。。。一个小。。部落。。。靠捕鱼。。。不像其他部落。。。靠。。打猎。。。我们。。。靠着。。。天神的怜悯。。。”
<安格列> (对啊,所以我起身走出帐篷了呀)
<陈十一> ‘那这里大约有多少人呢’
<夏无辰> 走了进来“小部落哪里敢推阻青阳的任务”笑了笑“没什么问题的,阿青,你去帮我们准备点伙食”
<叶曼仁(野蛮人)> “切,神气啥子呀,平时都是我们在前面征战,一个背后捅刀子的还这么神气。”叶曼仁见此只是气呼呼的嘟囔了一句,然后见这里似乎没啥乐子,于是倒头就睡
<安格列> 走出帐篷后,我试图观察帐篷周边监视我们的人
<安格列> (是不是要开始roll点看侦查成功没了 2333)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阿青歪了歪头,“大概??百?十?一?”,阿青混乱的举起十根手指头,“就,比这,多很多!”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而后逃一般的,去为夏先生准备食物去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roll)
<陈十一> (惊了!mmp)
<安格列> (怎么roll来着 2333)
<陈十一> (给脸就是不行啊。。。。)
<夏无辰> “这个部落帐篷还是有点的,就是推三阻四的不让我们分开,一点有奇怪的地方,待会安格列回来,我们看看是不是分开去走动走动”对着帐篷里剩下的两人说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r d100
<安格列> R D100
<叶曼仁(野蛮人)> 而叶曼仁因为没乐子早已经蒙头大睡,睡觉时发出的呼噜宛如猪叫
<骰子>  * 陈十一 投掷 100 : 1d100 = 13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 1d100 = 29
<安格列> .r d100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你发现周围的人虽然见到你们都在低头行礼,但其实都在偷偷打量着你们
<安格列> 我试图找出周边隐藏着的守卫,并试图看清他们的人数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roll潜行
<陈十一> 起身走出帐篷,看到周围的人在向安格列行礼,自言自语到‘唔,看起来得做两手准备了’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 1d100 = 56
<安格列> .r d100
<安格列> (老夫潜行和侦查高的一批)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你自然的混入了人群之中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行动?)
<陈十一> (emmmm)
<叶曼仁(野蛮人)> (我这个只是打架跳劈的,根本没点潜行,看你们的了)
<陈十一> (我也过个潜行吧)
<骰子>  * 陈十一 投掷 100 : 1d100 = 77
<陈十一> 。rd 100
<安格列> 我绕着帐篷周边行走了一圈,数了数隐藏着的守卫数量
<安格列> (这个应该还是侦查吧)
<陈十一> (这。。。。)
<陈十一> (我就是个弟弟)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 1d100 = 84
<安格列> .r d100
<安格列> (很好,这个点数,算你狠)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只发现了明面上的几个守卫@安格列
<安格列> 我相信这里存在暗卫,因此不敢过多行动,于是我回到帐篷内
<名前绅士 PC> (直接说了明面上了还行。)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他们出去了,你的行动?)
<陈十一> 观察这个部落的环境,试图找人搭话
<名前绅士 PC> (别在意。我围观一下就溜)
<安格列> (刚刚行动完是不是要在技能的成长那边标注啥?)
<叶曼仁(野蛮人)> 而帐篷内的叶曼仁依然在打着呼噜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你绕着整个部落走了一圈,最后回到了帐子前
<夏无辰> 想了想就在帐篷守着那个睡觉的人
<陈十一> (那就是没啥我能干的了)
<叶曼仁(野蛮人)> (那就推进时间吧)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主君的帐子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pc所在的帐子                  长老们的帐子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居民的小帐子群                  马厩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渔网  船只等杂物
<陈十一> (ok)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map get)
<陈十一> 哦
<安格列> (所以我行动过要在技能那边成长那里标注啥么,还是啥都不用弄)
<陈十一> (你们还行动吗)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们还行动吗)
<安格列> (我在等你回帐篷呀)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时间很快流逝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金乌西落
<陈十一> 默默记下了地图,回到帐篷里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蛮族的少女,用如歌般的句子,邀请你们去参加今晚的宴会
<陈十一> ([表情]少女!)
<陈十一> 我欣然接受
<陈十一> 并向她们询问‘君主也会来吗?’
<夏无辰> 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去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尊贵的客人啊,感谢你从远方而来,我们为你们献上,我们最珍贵的财富,我们宰杀了牛羊,在他们还未最肥美的时候,我们倒出了美酒,在它最为馥郁的时刻。”
<叶曼仁(野蛮人)> 叶曼仁大笑着抱住这位少女,“走走走,要去的就一起去!”说完,也不理会其他人,搂着她就往宴会方向走去
<陈十一> 拉了拉暗杀者的衣角
<夏无辰> “身体不舒服,我想早点休息,就不去了”
<安格列> 我歪头示意陈十一我不去宴会
<陈十一> 用眼神瞟了一眼主君的帐篷
<陈十一> 那好那好
<安格列> 我露出了了然的眼神
<安格列> 我轻声说
<陈十一> 我就跟这位兄弟赴约吧
<安格列> “陈十一,宴会上,你闹一闹”
<陈十一> ‘今天我可是要拉着君主大喝一场,不然我可是要告他的状’我大声笑着说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少女恭谨的低垂着头,小心的躲避着你的触碰@叶曼仁(野蛮人)
<叶曼仁(野蛮人)> (不,我是直接搂着)
<叶曼仁(野蛮人)> (你躲不了,乖乖的被我抱吧)
<陈十一> (屋子里还有其他人吗)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事不宜迟,贵客,上前来,请跟上我的脚步”
<叶曼仁(野蛮人)>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安格列> (我和夏无辰还在帐篷内)
<陈十一> (文化野蛮人还行2333)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少女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的推着@叶曼仁(野蛮人)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想要推开他
<叶曼仁(野蛮人)> “虽然不懂那是什么意思,但是那些中州的蛮子说的比唱还好听。”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roll个敏捷
<陈十一> (惊了!)
<叶曼仁(野蛮人)> (不应该是力量吗)
<骰子>  * 伊莺move 投掷 45 : 1d20 = 2
<叶曼仁(野蛮人)> .rd 45
<陈十一> (丢人蛮子预定)
<骰子>  * 伊莺move 设置默认骰子为 100
<叶曼仁(野蛮人)> .d100
<骰子>  * 伊莺move 投掷 45 : 1d100 = 46
<叶曼仁(野蛮人)> .rd 45
<叶曼仁(野蛮人)> (还行)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先过这边的线,一会过你们那边)
<陈十一> 我趁着他们拉扯抢先一步走出帐子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少女灵巧的躲开了你的拥抱,并快速的往前走了几步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贵客快走吧,宴会就要开始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不一会,你们就到了主君的帐前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稍等,我打下cg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电脑卡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们来到帐前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红色的地毯,从你们脚下,蔓延到帐内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两旁都架着篝火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每个篝火旁,都立着一位仆人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在星空的掩映下,这场宴会,看起来十分的奢侈。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但对于作为青阳贵族的某人来说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这一切看起来却像小儿科一般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透着点强撑的简陋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而主君就站在前方,迎接着你们的到来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cg結束
<叶曼仁(野蛮人)> 搓了搓下巴的大胡子,也没说什么,叶曼仁也知道这里只能给自己带来的只有荣耀,而不是其他什么,所以他干脆大大咧咧的打量着这里的宾客,试图找出那位世子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发现宾客的位置上并没有人
<叶曼仁(野蛮人)> (只有部落的王跟我们?)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对
<陈十一> 我向主君行礼,询问到‘不知主君大人准备了什么好吃食,来犒劳我这位兄弟一路以来舟车劳顿呀?’
<安格列> (这还不好,你可以尽情的和侍女)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还有立在周围的仆人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主君哈哈大笑,“那就请贵客落座吧!”
<叶曼仁(野蛮人)> “哎呀,陛下你客气了!”叶曼仁大大咧咧的走向座位,“想必这让你们破费不少呀,我也听说了你们部落的事。你这样热情的款待,我们有点承担不起啊。”
<陈十一> 我先行坐到主君近的一侧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哪裡哪裡,中州人說得好,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諸位長途跋涉來到這邊陲之地,還望諸位不要介意啊。”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就在你們坐下時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們聽見號角之聲吹奏而起
<叶曼仁(野蛮人)> “对那些小娘皮来说,我们都是邊陲之地。”叶曼仁有些不屑的说着,“迟早要把他们抢光。”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僕人們用向秧語唱了些什麼。
<陈十一> ([表情])
<陈十一> 向主君询问‘这号角是?’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這號角是告訴我的族人們,貴客已經落座了 ,宴會可以開始了。”說著,主君拍了拍手
<陈十一> (看戏看戏)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刚烤好的,外皮酥脆,泛着油光与香味的烤全羊就被端了上来。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貌美的舞姬,随着马头琴与鼓的节点,旋转起她们洁白如雪的袍子。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而为你們割肉侍酒的少女,低垂着眉眼,乖巧的侍奉着
<叶曼仁(野蛮人)> “那个,陛下,刚刚来宴请我们的那个女孩是?”酒过三巡,叶曼仁趁着醉意问出了自己刚刚的疑惑
<陈十一> ‘主君,您见谅我不喝酒’
<安格列> (这是女的?)
<名前绅士 PC> (草)
<陈十一> (噫)
<陈十一> (看你的了,验一下是男是女[表情])
<陈十一> (知男而上方显蛮子本色!)
<安格列> (我素个木得感情的杀手 捅一刀听听叫声)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主君舉起酒杯,有些漫不經心的說道,“哦,你說的是哪個女孩?這裡的女人,您都可以帶走。”
<叶曼仁(野蛮人)> “啧,真是不解人意。”叶曼仁大口的喝着美酒,“醉卧美人漆,醒掌杀人权。这才是男人!”
<叶曼仁(野蛮人)> “就是刚刚那个...带我们来喝酒的那位。”叶曼仁啃着肉块,一边说着,“有点小脾气的那个,该不会是陛下你的女儿之类的吧?”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主君有些微醺,慢了一拍,才回到“哦,沒事,貴客請自便”
<陈十一> ‘哈哈哈,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随手拉个妹子坐到自己大腿上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少女瑟瑟發抖的,依偎在你胸前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嗯?誰敢對您不敬?我自會懲罰于她!”
<陈十一> 手指勾起少女的脸,调笑着问道‘我脸上的伤疤丑不丑?是不是吓到你了’
<叶曼仁(野蛮人)> “哈哈,没事没事,那小脾气的反而蛮可爱的。”叶曼仁哈哈笑着,毫不在意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少女的眼神飄向其他地方,不敢正眼看你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那就好,還望貴客賓至如歸啊!”
<叶曼仁(野蛮人)> 叶曼仁则是推开了身边的美姬,专心的大吃大喝
<陈十一> 一把推开身边的少女,不满的哼了一声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少女瑟縮著,靠在你手臂上
<叶曼仁(野蛮人)> 叶曼仁向身边呆着的美姬发出问询,“你,有见过她吗?”把之前宴请带我们来的少女的模样描述一下
<陈十一> 向主君回话‘这酒不醉醉人,人自醉。我先回房休息了’不等主君回话自顾自走了出去,临走还恶狠狠的看了少女一眼
<叶曼仁(野蛮人)> (没辙了,我没点心理学之类的)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而你不滿的引起了主君的注意,主君向少女使了個眼色,少女的酥胸貼得更近了@陈十一
<叶曼仁(野蛮人)> (感觉也不会问出啥)
<陈十一> (溜了溜了)
<陈十一> 我执意要走
<叶曼仁(野蛮人)> “哈哈,没关系没关系,我兄弟他其实喜欢男人!”在他走后叶曼仁大声笑着说道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啊,您說的是那位大人啊,估計這會她在族人那邊吧。”侍女小心的回答道
<陈十一> @叶曼仁(野蛮人) 喜欢男人还行!
<叶曼仁(野蛮人)> “大人?难道是你们部落的祭司吗?”
<叶曼仁(野蛮人)> (是祭司吧?还是巫婆?)
<叶曼仁(野蛮人)> (部落中那些职位的叫法我不太懂)
<陈十一> 出来后我假装醉酒摇摇晃晃的走向了记忆中长老的帐篷
<夏无辰> (萨满啊!
<叶曼仁(野蛮人)> (哦,对)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主君立刻示意陳先生周圍的女人退下,而上來換酒的是,是清秀的少年
<陈十一> [表情][表情][表情]
<陈十一> (唔。。。好吧)
<叶曼仁(野蛮人)> (陈先生已经走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見陳先生走了,主君立刻慌了起來,“誒,陳先生這是已經喝夠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搖搖晃晃的被僕人們扶著站起來,
<叶曼仁(野蛮人)> “大人?难道她是你们的萨满吗?”
<叶曼仁(野蛮人)> “大概他是喝够了吧!小孩子酒量就是差劲,我们不醉不归!”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見主君在問話,侍女也不敢回答,只好低垂著頭,不答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哦哦哦,那就好,繼續繼續。”主君拍拍手,舞姬們換了首曲子,宴會繼續
<陈十一> 我走到长老的帐篷旁边,大声说到‘这是那个兔崽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跑到老子的帐篷里来’说罢就冲了进去
<叶曼仁(野蛮人)> 叶曼仁对着伺候陈十三的侍女招了招手,让她也过来这边,然后就这样喝着酒,吃着肉,“陛下,你们的长老还有萨满,怎么没来参宴呢?”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而侍女小聲的說道,“她是族長的妹妹,是我們向秧的明珠。@叶曼仁(野蛮人) ”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主君擦了擦汗,“長老馬上就到。馬上就到。”
<叶曼仁(野蛮人)>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怪不得哈哈,她那脾气我喜欢。”
<叶曼仁(野蛮人)> (我这边可以过了,我也问不出什么,就这样吧)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僕人們慌張的闖進來,試圖攔住你
<陈十一> (过个敏捷还是力量?)
<叶曼仁(野蛮人)>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今天应该没我戏了,我喝完酒就去闷头大睡,等明天同伴的情报)
<叶曼仁(野蛮人)> (如果没了我就撤了)
<安格列> (我还在等着夜晚的行动,一会给个帐篷这边的镜头 hhhh)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夏无辰 準備
<夏无辰> (灌醉大君,跟着他一起搂着回他帐篷啊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敏捷
<安格列> (让你们闹一闹,结果全跑了,真没用 2333)
<陈十一> (直接.rd100?)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嗯
<骰子>  * 陈十一 投掷 100 : 1d100 = 66
<陈十一> .rd 100
<陈十一> [表情][表情]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沒有躲過僕人們的阻攔
<安格列> (陈十一逐渐失去笑容)
<陈十一> (我35。。。。)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力量對抗就是硬闖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要硬闖嗎?)
<陈十一> 大声呵斥仆人!‘你们拦我干嘛!这是谁的帐篷为什么不让我进!’
<陈十一> (算了)
<陈十一> (踢门的下场emmmm)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僕人們回答說,這是大長老的帳篷,不能進
<叶曼仁(野蛮人)> (我都把王跟长老拉走了,你还想咋样)
<陈十一> ( 那要不?肛一波?)
<安格列> (莽起来)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咳,主君說長老還在路上)
<安格列> (莽起来给我创造机会 hhhhh)
<陈十一> (行吧)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夏无辰 當隊友都去參加宴會了,你們有什麼行動嗎?
<叶曼仁(野蛮人)> (我的角色判断不适宜闹开,当然是这样了,我知道在路上,我是说他们行动的时候,我肯定跟他们大喝,尽量灌醉)
<安格列> 当听到宴会方向传来号声时
<安格列> 我走出了帐篷,仔细聆听边上草丛树木中的动静
<安格列> .r d100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 1d100 = 12
<陈十一> ‘大长老?我来这里这么久了,连个面都没露!一点礼数都没有吗!我是王的使者!我今天非进不可!
<夏无辰> (宴会大致的方位?
<陈十一> (过力量嘛。)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主君的帐子(宴會)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pc所在的帐子                  长老们的帐子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居民的小帐子群                  马厩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渔网  船只等杂物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roll)
<陈十一> 。rd100
<骰子>  * 陈十一 投掷  : 1d100 = 72
<陈十一> [表情]
<安格列> (给我个聆听结果,顺带陈十一你真滴黑)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你聽見海濤的聲音
<陈十一> ( 当场去世还行[表情])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你被僕人們阻攔在外
<夏无辰> 走出帐篷,绕着这个小部落慢慢走了几圈,能有什么发现么?
<陈十一> (真的黑!)
<夏无辰> (是否有人尝试跟着我,或者有没有异样
<安格列> (草丛和树木中的动静木有么 2333)
<陈十一> (睡觉睡觉)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你發現居民區正點著篝火,人們在狂歡,似乎是最後的盛宴一般的熱鬧
<安格列> 在周边没有听到有人活动的声音,于是我试图将自己隐藏入黑暗之中
<陈十一> 我非常生气,回到帐篷里找我的伙伴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周圍沒有草從和樹木,你們在海邊)
<安格列> .r d100
<夏无辰> (过个侦察?看有没有人跟着我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 1d100 = 51
<安格列> (陈十一,看看我的,又过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你成功的隱藏進黑暗之中
<骰子>  * nico 投掷 <=25 : 1d100 = 90
<夏无辰> .r d100 <=25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過
<夏无辰> (对不起,我可能是个瞎子
<安格列> 趁着夜色,我前往了长老的帐篷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你听见了风声
<夏无辰> 那么我路过长老的帐篷时,我能发现醉酒的陈十一么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人们没有发现你的踪迹
<安格列> (时间线不对了啊,我这会应该是宴会刚开始的时候)
<安格列> (夏无辰你那时间应该和我对吧?)
<夏无辰> (没有啊,我不是绕了好几圈部落么
<安格列> (好吧)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你发现陈十一正在大闹,仆人们为难的围着他
<安格列> 在长老帐篷外,我尝试听听帐篷内的动静
<安格列> .r d100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 1d100 = 12
<安格列> (神之投掷)
<陈十一> (是人是鬼都在秀,只有萌新在挨揍)
<夏无辰> 走过去,扶住了陈十一“不好意思,我这位伙伴酒量不好,我这就把他带回去”然后假意扶他,其实借机往里面闯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你听见孩子和妇人们的哭泣,以及男人们抽水烟的咕嘟声和叹气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敏捷
<安格列> 长老的帐篷内依然有人,但我相信宴会开始后长老一定会离开,于是我等待了一会儿
<夏无辰> .r d100 敏捷60
<骰子>  * nico 投掷 敏捷60 : 1d100 = 12
<陈十一> 感谢大佬
<安格列> (这难道要roll幸运么 2333)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再roll个聆听
<夏无辰> (你们太过分了233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聆听70 : 1d100 = 79
<安格列> .r d100 聆听70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以你杀手的直觉,你觉得事情并不简单,你在帐外耐心的等待着,如同过去,你等待猎物们露出他们脆弱的咽喉。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在一阵的争吵和肢体碰撞声之后,你隐约听懂,“我们必须拒绝”“他们不能住在这里”“即使是他们也不行”
<安格列> (喵喵喵?)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行动?)
<安格列> 我想了想,试图伪装成部落的仆人
<安格列> .r d100 乔装65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乔装65 : 1d100 = 47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成功的伪装成了一名普通的仆人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时间线上斥候优先,先过斥候)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行动?)
<夏无辰> (OJBK
<安格列> 我打开长老的帐篷,紧张的说“长老您怎么了?需要您的仆人帮忙吗?”,并趁机观察帐篷内的情况
<安格列> .r d100 侦察70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侦察70 : 1d100 = 35
<夏无辰> (人家都肢体碰撞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没事,你退下吧。”你发现一位老人,和几个中年人,以及几个妇人和孩子正在帐中,似乎在商讨着什么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你发现大长老藏起了手掌,似乎被什么割伤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们都退下吧,一切都交给主君定夺吧,我累了。”大长老摊坐在塌上,摆摆手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女人们抱着孩子,哭着出去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而男人们不甘的看着大长老久久不肯离去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长老!。。。事关尚秧的生死存亡!不能就这样!”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长老端起马奶酒饮了一口,并不理会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行动?)
<安格列> 我呆呆的站在帐篷口,装作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
<安格列> (再判定一次乔装?)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男人们看见大长老没有反应,哼哼的躲了躲脚,呸了一声打着帘子出去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有一个看见了你,还出气一般踢了你一脚@安格列
<夏无辰> (点赞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什么晦气东西,挡着我前进的道了!”
<陈十一> (这可太秀了)
<夏无辰> (此时不倒,更待何时
<安格列> (???突然被踢)
<安格列> 我顺势摔倒在地,并偷偷把一包迷药洒在帐篷内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像你这么弱小的家伙,注定是要被更强大的捕食者所吞噬的,不如趁着自己还强壮的时候赶紧逃走。”男人虽然看着你,但你可以看见,男人一直用余光飘着大长老@安格列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说完,男人便走了
<陈十一> (这是要搞事情啊)
<安格列> (迷药-1 还剩4包了啊)
<安格列> 等男人们走完,我慢慢的爬了起来,并对长老说
<夏无辰> (妙手吧emmmm这里其实更好的不是,摔倒了,然后假装对着那个男人跪倒在地,“对不起大人,到着您的路”然后一边退到帐篷角落在撒药23333然后可能就不用过妙手了,看扮演的啦233
<安格列> “长老,我为您再去拿些奶来,您消消气”
<安格列> (好吧,那我先过一下妙手)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妙手50 : 1d100 = 2
<安格列> .r d100 妙手50
<夏无辰> (看KP需不需要你过啦,
<安格列> (hhhhhh)
<夏无辰> 好吧,反正你大成功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大长老吸入了你的迷药,头有些昏沉,揉着眉间,对着你说道“你,对,就是,诶,那就麻烦你了,要浓茶,不要酒,等会还要去招待那些煞星,我得清醒点。”
<安格列> (过和不过有啥区别不 叉腰.jpg)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你偷到半块破碎的陶片
<安格列> (刚刚那个妙手不是过撒迷药的么?这是让我偷了那个男人?)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请过自然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迷药因为你的操作,dc很低,默认成功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请过自然
<安格列> .r d100 自然学10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自然学10 : 1d100 = 39
<安格列> (我就知道过不去)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那估价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估价5 : 1d100 = 63
<安格列> .r d100 估价5
<夏无辰>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安格列> (这是偷了谁的?那个男的?)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并不明白这个是什么,但这陶片上沾着血
<安格列> (妈个鸡,一会我把东西拿回来,你们来试试,看看你们能发现啥)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觉得这似乎是个很重要的东西
<安格列> 我出去绕了一圈,算了算迷药生效了,然后拿了一杯茶回到长老帐篷
<名前绅士 PC> (刚才割手的还行)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发现长老正强撑着给自己包扎伤口
<叶曼仁(野蛮人)> (还行,赚到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把茶放桌上吧。”
<安格列> (妈个鸡,还没晕)
<叶曼仁(野蛮人)> (大家先晚安,我明天继续翻记录)
<夏无辰> (晚安!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怎么,还愣在那里”
<安格列> 我顺从着将茶放在桌上,然后说“长老,我帮您包扎吧”
<安格列> (晚安)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不用了,这点小事我自己就行,我还没有老到什么都靠别人,你下去吧。”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说着,长老赶你出去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并叫了其他仆人进来,准备换衣服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参加宴会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roll个幸运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幸运75 : 1d100 = 79
<安格列> .r d100 幸运75
<安格列> (???????这不科学)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发现长老在换衣服时,一个金色的饰品一闪而过。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行动?)
<安格列> 我发现长老要去参加宴会,于是离开帐篷以后我躲在一旁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潜行75 : 1d100 = 24
<安格列> .r d100 潜行75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好的,你这边就先save)
<安格列> (总觉得我第一晚就能收获好多啊)
<陈十一> (我就是个弟弟
<陈十一> (真的黑)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陈十一 ,ok,到你们啦!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先生,你成功扶着陈先生,躲过仆人们的阻拦,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闯进了大长老的房间内
<陈十一> (谁先)
<陈十一> (我这里是没喝过酒的)
<夏无辰> “诶,陈兄弟,你怎么怎么拽着我,这不是我们的帐篷啦”观察了下帐篷内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仆人们有令,不得随意进入帐内。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只好在帐外叽叽咕咕的用尚秧语吵着。
<夏无辰> (你都还不知道大长老在不在里面呢兄弟23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帐内狭小,却灯火通明,火塘里还有着余火似乎人刚走不久,帐子里摆着毯子和熏香等等贵族日常生活的用品。
<安格列> (在里面也昏了,别忘了我的迷药)
<陈十一> 现在里面没人吗?)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没人)
<夏无辰> 放下陈十一,“差不多醒了吧,你先看看,我去外面帮你放风”
<陈十一> ‘好的,记得来人了提醒我’
<安格列> (外面一堆仆人呢)
<陈十一> (仆人应该没啥吧,不来大佬就行)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行动?)
<陈十一> 试图从她屋内的日常用品中找书信之类的线索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roll
<陈十一> 。rd 100
<骰子>  * 陈十一 投掷 100 : 1d100 = 86
<陈十一> (我是真的黑)
<安格列> (总觉得我已经习惯了你的黑了)
<陈十一> (脑壳痛)
<夏无辰> 走出帐篷,对着外面的众人说“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位伙伴酒量实在太差了,就醉倒在里面,你们有没有醒酒汤拿一份过来,要不然马尿也行,我先把他弄醒了,再给他抬回去”
<陈十一> ((눈_눈))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在一个小案几上,你看见了一块绣着五狄部落刺绣的红布
<陈十一> 走进查看布上有字没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仆人们点点头,不一会就端来了泛着酸味的汤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除了刺绣,什么都没有
<陈十一> 刺绣锈的什么图案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图片]
<陈十一> 部落标志?
<陈十一> 带走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对
<夏无辰> “再帮我弄份冷水来,我待会灌他喝下去这个汤,把这逼泼醒”继续在外面划水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仆人们很快带来一桶冷水
<陈十一> 把我随身刻有陈字的项链藏在帐篷中
<陈十一> 之后跌跌撞撞冲出门去
<夏无辰> “行”拿着东西进去了
<夏无辰> (等等我啊
<夏无辰> (配合一下啊
<陈十一> (ok)
<陈十一> 大声嚷嚷‘今儿是真高了,他娘的还真不是咱家帐篷’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你可以过一下教育,看看红布
<陈十一> OK
<陈十一> 。rd100教育75
<骰子>  * 陈十一 投掷 教育75 : 1d100 = 37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你发现那是一块很旧的红布,是草原上嫁女儿时所用的型制
<安格列> (这是你的一小步,也是人类的一大步)
<夏无辰> 进了帐篷,无辰放下水桶,一边尝试着喝了一口手上的汤(是酸梅汤么?)一边问陈十一,“有什么收货”,然后四处走了走,看看有什么新奇古怪可能会是线索的玩意儿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汤的味道又酸又馊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还透着股腥臭味
<陈十一> 把东西递给夏无辰‘我劝你别喝那玩意’
<夏无辰> 顺手递给陈十一,“把这玩意喝下去,我跟他们帮你要的醒酒汤,然后脸上泼点冷水,我准备带你出去了”
<陈十一> ((눈_눈))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是个狠人)
<夏无辰> (过个搜索or侦查么,我顺便查看下帐篷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可)
<骰子>  * nico 投掷  : 1d100 = 14
<夏无辰> .r d100
<夏无辰> (成功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发现了陈先生的吊坠
<陈十一> [表情]
<陈十一> (皮)
<夏无辰> (emmmmm好吧,证明这个房间没有线索了
<夏无辰> (溜了吧
<陈十一> 示意夏过来扶着我
<夏无辰> 弄了点冷水,轻轻泼在陈十一脸上,把汤倒在桶里,扶起陈十一,提起桶,走出帐篷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save————
九州地理志施工ing......
吾日三省吾身
作业写了吗?
单词背了吗?
帖子更了吗?

今天开团吗?

离线 蛋挞233

  • 版主
  • *
  • 帖子数: 176
  • 苹果币: 0
  • 咕是不可能咕的我怎么可能咕你
Re: 【coc网团】溟濛海镜桥第二期
« 回帖 #1 于: 2018-11-17, 周六 14:38:04 »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star——————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书接上回,夏无辰与陈十一相邀做伴。一同在大长老的帐内好生搜查了一番。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而花开两边,各表一枝,在他们赶往长老帐内之前。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就早已埋伏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而与此同时宴会上的叶曼仁听见了号角吹奏的声音。
<叶曼仁(野蛮人)> (???不是早就吹了吗)
<陈十一> (额,又吹了一次?)
<叶曼仁(野蛮人)> “这号角吹来吹去的,陛下这是咋回事呀?”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这第二次吹奏,持续了很久。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然而,久久不见红毯上有人影出现
<叶曼仁(野蛮人)> “而且大长老呢?”
<叶曼仁(野蛮人)> 抱着身边的两位美姬,漫不经心的问道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还望贵客稍等一二,这号角应当是说大长老来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看见主君神色开始变得焦虑
<叶曼仁(野蛮人)> (打错,是妹妹)
<陈十一> (太真实了,喝多了)
<叶曼仁(野蛮人)> “听闻陛下有一位小妹,可有许配的人家?”
<安格列> (坐等rua!)
<叶曼仁(野蛮人)> (那是大舅哥!不rua了!)
<陈十一> (万一真是女装大佬呢[表情])
<叶曼仁(野蛮人)> (那就屠族)
<安格列> (我要搞事,我要给妹妹迷药hhh)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小妹尚未许配人家,但我这妹子自小性格泼辣,再加上略有几分颜色,都快把她宠得不像话了。就连我也没法左右她的心意 。”
<叶曼仁(野蛮人)> “没事没事,我只是问问,问问...”
<叶曼仁(野蛮人)> “敢问其芳名?”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贵客如此坦然,说不定正和我那妹子的脾气相投,她正是喜欢直爽之人,”主君哈哈大笑,“小妹单名一个镜字”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若你见了她,直呼她镜儿就好”
<叶曼仁(野蛮人)> “好名!”大力拍腿,然后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咳两声,“那啥,怎么大长老还没来?”生硬的转变话题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们左等右等始终不见大长老的踪影
<夏无辰> (肯定死了
<叶曼仁(野蛮人)> “难不成出事了?陛下何不唤人去看看?”
<叶曼仁(野蛮人)> 叶曼仁皱眉问道
<夏无辰> (233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就在这时,拖着一身血衣的大长老出现在你们面前
<叶曼仁(野蛮人)> “这...”
<叶曼仁(野蛮人)> “这位难不成就是?”
<安格列> (我这个迷药真特么给力)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刚说完一句“有。。。。有刺客。。。。!”便抓着主君衣摆倒下了
<陈十一> (我感觉要坏。。。)
<叶曼仁(野蛮人)> “不成,居然真有刺客!看来那个世子真的潜入进来了!陛下一定要彻查呀!”
<叶曼仁(野蛮人)> “格老子的!我一定要为这位大长老报仇!”骂骂咧咧的叶曼仁大喝着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主君连忙扶起大长老,并叫人赶快叫药师前来,“传我命令!今夜,任何人都不许走出帐子!”
<叶曼仁(野蛮人)> (我去吃饭了)
<叶曼仁(野蛮人)> (你过其他人)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ok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save
<陈十一> (老夏在不。)
<陈十一> (这,我自己行动?)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你躲在杂物堆后,不一会,就见大长老穿戴整齐出门去了
<安格列> 待大长老走后,我见帐篷内无人,便溜了进去
<安格列> (这里要判定吗)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发现大长老的帐子里还燃着火塘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不用,你之前过过了)
<安格列> 借着火光,我对帐篷内仔细的搜索了一遍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稍等,我梳理下这边的时间线,然后你们就可以汇合搞事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roll
<陈十一> (OK)
<安格列> .r d100 侦察70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侦察70 : 1d100 = 61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发现了另外半块陶片
<安格列> (自然 估价?教育要不要?)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过教育吧)
<安格列> .r d100 教育65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教育65 : 1d100 = 44
<安格列> (emmmm)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那是一个魅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一个图腾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魅由人类等众生的话语和思绪凝结而成,自己本身却没有固定的形态。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世界上存在千奇百怪的魅,有些魅甚至会隐藏在人类当中,从未被发现。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唯一被人津津乐道的事情就是,越美的魅,生命就越加的短暂。
<安格列> 我将这个陶瓷片放入包裹,然后借着夜色溜出帐篷
<安格列> (现在时间线应该到哪了?还有时间吗)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听见大帐那边响起了号角之声
<安格列> 听着号角声我断定此时宴会还未结束,于是我准备再去其它地方看看(地图给个)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主君的帐子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pc所在的帐子                  长老们的帐子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居民的小帐子群                  马厩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渔网  船只等杂物
<安格列> 我装成普通村民向着村民的帐子走去
<安格列> .r d100 乔装65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乔装65 : 1d100 = 100
<安格列> (??????????)
<陈十一> (惊了!)
<安格列> (天呐噜)
<安格列> (这是啥)
<陈十一> (我的霉运难道。。。。)
<安格列> (我相信这只是意外)
<陈十一> (没关系,我习惯了2333)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要不,自己来)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笑)
<安格列> (别了别了,你来说吧,不好的发展是啥 2333)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发现自己的乔装失败了,不知是不是因为水土不服的原因
<安格列> (我还以为我会直接碰到守卫呢)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发现自己对于平时熟练的油彩过敏了
<安格列> (???居然还过敏,行吧行吧)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整个脸都肿了起来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让人看不清你的长相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索性,衣服倒是没什么大问题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行动?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
<安格列> (???衣服还没问题么)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roll个巧手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 1d100 = 59
<安格列> .r d100
<安格列> (陈十一,我一定被你传染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为了乔装,拿到的是件稍微有些破旧的袍子
<叶曼仁(野蛮人)> (回来了)
<陈十一> (十一,十一,十次也出不来一个一嘛)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gogogo!
<安格列> 于是我弯着腰,借着夜色让人看不清我的样子向村民的帐篷慢慢走去
<安格列> (要是让人看到我的脸,我感觉我就完蛋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roll潜行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潜行75 : 1d100 = 79
<安格列> .r d100 潜行75
<安格列> (凉了凉了)
<陈十一> (75啊!)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被人发现了,那人大叫道,“有刺客啊啊啊!!!!”
<安格列> (陈十一,还说不怪你!)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过个敏捷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敏捷65 : 1d100 = 8
<安格列> .r d100 敏捷65
<陈十一> (没事没事,溜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快的像个影子,一眨眼的功夫,你便消失在这个人的眼前
<叶曼仁(野蛮人)> (这很符合剧情)
<陈十一> (圆上了还行)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夏无辰 你们呢
<夏无辰> (时间线呢,我们在干嘛现在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们现在拿到了那块红布
<安格列> (早点回家,村民都让我惊动了,各种有刺客,恐怖的一批)
<安格列> (回帐篷帮我解决过敏)
<陈十一> 走出帐子后我跟老夏也听到了号角声?抓刺客的声音听到没)
<夏无辰> (还在帐篷里么??
<陈十一> (上一次save出来了)
<夏无辰> (号角声是在出帐篷还是在里面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们在帐篷里听见了号角之声
<夏无辰> (所以还在帐篷里咯?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嗯)
<陈十一> (要不?风紧扯呼?)
<夏无辰> “什么鬼又一个号角声,走为上”扶着陈十一,就往帐篷外走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们被拦住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主君有令,任何人不得走出帐子”
<夏无辰> “有什么事么,你们部落这样对待客人的么”脸色不好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这也是为了客人您好。”
<陈十一> ‘诶呦?我这脑袋,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男人这样说道
<陈十一> ‘那你们把我取床被褥来,我休息休息’
<陈十一> ‘我不出去,你们放心好了’
<夏无辰> “为了我好?哼,我不觉得你们把我拦在这里是为了我好,你们部落的事于我有什么关系”换了一种口气“还是你们觉得有东西能拦得住一个曾经的铁浮屠骑士?”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请诸位忍耐 一二吧,我们也不得出去,否则格杀勿论,短暂的痛苦总比长久的沉默来得好些。”
<夏无辰> (你还拿着红布啊,不拿回去藏起来,就准备人赃并获?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男人沉着声说道
<陈十一> 那你退下吧,我跟老夏有要事商量’
<夏无辰> “呵,你们部落还敢杀青阳的使者咯,看起来你们部落也有点问题啊”眉色一挑,“连大君的铁浮屠也不怕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那自是不敢的,我们也畏惧着大君的权与力,但是,现在,我们的主君是在保护你们的性命。”
<夏无辰> “有趣有趣。既然这样我就不为难你们了,你找人过来,把我们这位陈十一先生送回我们的帐篷,他醉了需要休息,我在这里陪着你们”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大君有令,今夜任何人不得出帐”
<陈十一> (要不我过个巧手)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呸,主君,弄混)
<陈十一> 我红布还在身上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大君=青阳,主君=向秧)
<夏无辰> (没用的,你快回去帐篷,免得被人发现你没在帐篷)
<陈十一> (肯定发现了,这个瞒不住的)
<夏无辰> (他及时回去就行了)
<陈十一> (ok)
<安格列> (都别说了,我还过敏着呢,我的过敏要治吗,还是自然消退)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roll个d4)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 1d4 = 2
<安格列> .r d4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一个时辰之后自然消退
<安格列> (继续陈十一和老夏吧)
<夏无辰> “哼,我倒要看看今夜谁敢拦我。”说着放下陈十一,便试着往外闯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发现他们身躯强壮,体格结实,下盘稳当
<陈十一> (两人一起呢?)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不是之前那些好揉捏的货色
<安格列> (你喝醉了,别露馅啊)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可以过个教育,或者侦查,察觉)
<陈十一> (你多少)
<安格列> (侦查和察觉不是同一个?察觉是啥)
<骰子>  * nico 投掷 教育 74 : 1d100 = 64
<夏无辰> .r d100 教育 74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从衣服上能看出,他们和普通的族人们并不相同。
<叶曼仁(野蛮人)> (他当dnd了)
<陈十一> (我也过一个吧)
<陈十一> 。rd100
<骰子>  * 陈十一 投掷  : 1d100 = 26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3r老习惯、、、)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It is Dicebot 你从他们腰间佩戴的武器能看出他们是负责守卫。
<陈十一> (够呛)
<陈十一> (想点骚办法?)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们还有什么操作吗?)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没有的话我汇人了)
<夏无辰> (我有个骚操作,等我打字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好的)
<夏无辰> “既然各有坚持”无辰伸出右手,手背向上“,还是草原的规矩,摔跤吧,你能赢我,我就听你的留在这个帐里”
<夏无辰> ([表情]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男子一听,露出赞赏的眼神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将腰间的武器往中间一扔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便脱掉了自己的上衣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俯下身,做出进攻的姿势
<夏无辰> 夏无辰脱下上衣,露出一身伤痕,做出了防守的姿势
<安格列> (好gay呀)
<夏无辰> (哲学
<夏无辰> (来,乖乖站好
<叶曼仁(野蛮人)> (万万没想到,第一个这样做的居然是你而不是我)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喝!!!”说着,男人便助跑着向你冲来
<骰子>  * 食物与爱之神 蛋挞 投掷 冲鸭! : 1d100 = 17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r d100 冲鸭!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力量对抗)
<夏无辰> 长吐一口气,稳住,准备对抗男人的第一波进攻
<骰子>  * nico 投掷 17是什么鬼?????? : 1d100 = 65
<夏无辰> .r d100 17是什么鬼??????
<夏无辰> (我才普通成功。。。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你被男人冲得往后退了几步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r d100 擒抱
<骰子>  * 食物与爱之神 蛋挞 投掷 擒抱 : 1d100 = 86
<夏无辰> (力量?
<夏无辰> .r d100
<骰子>  * nico 投掷  : 1d100 = 25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对)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男人抱人不成反被抱住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your turn)
<夏无辰> 抓住腰带,准备提起那个男人然后绊倒
<夏无辰> .r d100
<骰子>  * nico 投掷  : 1d100 = 87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r d100
<骰子>  * 食物与爱之神 蛋挞 投掷  : 1d100 = 59
<夏无辰> (失败了
<安格列> (hhhh)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男人乘机抓住你的裤腰带进行摔拌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r d100 谁说coc不能打架的!
<骰子>  * 食物与爱之神 蛋挞 投掷 谁说coc不能打架的! : 1d100 = 47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还是力量)
<骰子>  * nico 投掷 !!rua : 1d100 = 90
<夏无辰> .r d100 !!rua
<陈十一> (真实)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被男人狠狠的绊倒在地
<夏无辰> (我应该WAAAGH的才对
<夏无辰> .r d100 waaagh
<骰子>  * nico 投掷 waaagh : 1d100 = 54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男人扭头“呸!”的吐了口唾沫,“还来吗?!”
<夏无辰> (你看!!!
<夏无辰> (以后我冲锋时一定要WAAAGH!记得提醒我!被绿皮打爆头的我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主君说完禁足之令后,主君对你说道“先下时局正乱,吾等还是结伴同行吧。长老受伤了,在下准备将他送回帐中,先生不如同我一道?”
<叶曼仁(野蛮人)> “当然。”
<叶曼仁(野蛮人)> 点头跟上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们来到长老的帐子
<叶曼仁(野蛮人)> “不过得拿上一壶酒!”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正看见对决结束的二人
<叶曼仁(野蛮人)> 大笑着提起2个大酒壶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以及围在周围叫好喝彩的众人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主君见状,立刻大喝道,“你们都在干什么!还不立刻向客人赔罪?!”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男人立马用向秧语辩解着什么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而主君却叫人将他拖了出去
<夏无辰> 冲着向秧主君摆摆手“无妨,是我要摔角的,你部落这个男人很不错”
<叶曼仁(野蛮人)> 看到夏无辰身上沾着的泥土,叶曼仁颔首点头,“不错,这是一位勇士!居然能把我兄弟摔到地上。”
<夏无辰> “我在这里驻留的这段时间,可以让他过来,陪我们摔角解解闷”
<夏无辰> (哲学摔角
<夏无辰> (左右为男,知男而上
<陈十一> 向主君行礼,‘不知大长老出了什么事情?打扰了宴席啊?’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主君点了点头,说道,“他是我们部落的勇士,保护了我们的家园,如今冲撞了客人,理应责罚,但看在诸位的面上,那就免了他的鞭刑,但他毕竟是部落的守护者,恐怕不能时时陪在诸位的身边。”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主君点点头,说道,“大长老身上满是血迹,手也受了伤,现在正在昏迷当中,具体情况现在还不清楚,但局势混乱,大家还是门前自清为好,为了安全,经量集体行动。等大长老醒来后再加定夺。”
<夏无辰> “那就算了,有机会再议”话锋一转,“现在这个时段,主君不在宴会上,到这来,怕是有点不平静啊”
<夏无辰> (打慢了233
<夏无辰> (把这段插到前面衔接下吧
<陈十一> ‘哦?不知主君您可有头绪?打算如何追查?’小声嘀咕道‘奇了怪了,这守卫如此精良怎么会出了刺客呢?’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说着,便让人将大长老安置在榻上,“不碍事,只要贵客们无事便好。”
<叶曼仁(野蛮人)> “这实在是太可恨了!一定是那个世子干的好事!”
<叶曼仁(野蛮人)> “除了他又有谁会趁我们宴会时下如此毒手!”
<夏无辰> “大家都是草原上的儿女,有什么我们能帮得上,主君尽管开口,今晚我这兄弟喝醉了,冲撞了大长老的帐篷也是他不对。”
<叶曼仁(野蛮人)> “还望陛下赶紧找出那位恶人,我主君也等着他的项上人头。”
<夏无辰> (扶正陈十一身上的锅
<陈十一> 羞愧的挠了挠头‘得了,今天是我不对,主君您罚我吧’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吾尚且没有头绪,只怕是有奸人所害,让青阳对我向秧产生厌恶之情,挑拨你我两族关系,好从中得利吧,望诸位别让小人得逞,大家今晚先好生休息,夜也深了,今天大家都辛苦了。”
<夏无辰> (你们这身份摆的不对啊,你们是青阳来的使者,身份上不比主君低的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主君坐在榻边,疲惫的说道
<陈十一> (人物性格)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先生不必多礼,你我之间都是朋友,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想必先生也是无心之举,先生干了这碗酒就早些休息吧。”
<叶曼仁(野蛮人)> “哼,肯定是那个罪人。”
<叶曼仁(野蛮人)> “听说我们来此地就想挑衅你我。”
<陈十一> 犹豫再三,咬了咬牙一饮而尽
<叶曼仁(野蛮人)> “格老子的,就会些阴谋。”
<叶曼仁(野蛮人)> “让我把他揪出来,我就给他一个跳劈!”
<叶曼仁(野蛮人)> “陛下!”
<夏无辰> “主君果然豪爽,向秧能有这样一位主君,进前十的部落看也是指日可待,来,干了”端起酒
<叶曼仁(野蛮人)> “不如让我协助你们搜寻那位世子吧!”
<叶曼仁(野蛮人)> “我叶曼仁可是这草原上的猎人!”
<叶曼仁(野蛮人)> “肯定会把那个家伙揪出来!”
<叶曼仁(野蛮人)> “也好正以此示出你我二族友好!”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我们向秧并没有罪人,我们一向不与他人结盟更别说结仇了。”主君皱着眉说道,“叶先生若是鲁莽行动,怕是会给我族带来灾难啊”
<叶曼仁(野蛮人)> “之前不是跟陛下说了吗?”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说着,主君将酒一碗饮尽
<叶曼仁(野蛮人)> “那个逃过来的世子。”
<叶曼仁(野蛮人)> “肯定就是犯人!”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夏无辰 过意志
<叶曼仁(野蛮人)> “让我协助你们把那小子揪出来吧!”
<骰子>  * nico 投掷 SC : 1d100 = 95
<夏无辰> .r d100 SC
<骰子>  * 陈十一 设置默认骰子为 100
<陈十一> 。d100
<陈十一> 额
<陈十一> 。rd100
<骰子>  * 陈十一 投掷  : 1d100 = 62
<夏无辰> (忘了WAAAGH 了
<叶曼仁(野蛮人)> “五狄部落的余孽必须死!”
<安格列> (有没有都一样的,别忘了你抽梅林池的结局)
<安格列> (黑是你的命)
<夏无辰> (滚滚滚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主君生气的站起来,狠狠的摆了摆手,“我们这里没有什么世子罪人!若是您再这样无理取闹无人清白!可别说我们向秧不讲情面!”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送客!”
<叶曼仁(野蛮人)> (kp)
<叶曼仁(野蛮人)> (你是不是忘了昨天剧情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你觉得马奶酒的滋味十分的美妙,但这酒中似乎有什么怪怪的味道
<叶曼仁(野蛮人)> (你这主君昨天还答应一周内帮我们搜出来)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答应说搜,但没说有没有,我计划好的,就像那个刺客一样,都是安排好的)
<夏无辰> “我这兄弟说话比较直,主君莫介意,我这就把这浑人抬回去”
<安格列> (我怀疑你操控骰子,不然我肯定潜行成功了 2333)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你感觉这酒味道有点怪,让你头有些晕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慢走不送。”
<夏无辰> (酒量不行
<叶曼仁(野蛮人)> “格老子的!你这么说是认为我青阳之王的情报不对!”
<叶曼仁(野蛮人)> 拔剑
<叶曼仁(野蛮人)> 野蛮人怒目一瞪
<安格列> (喜闻乐见的rua环节)
<叶曼仁(野蛮人)> #威吓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roll)
<骰子>  * 伊莺move 投掷 67 : 1d100 = 43
<叶曼仁(野蛮人)> .rd100 67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主君虽然面色发白,却挺直了腰杆,“您可想好了,若是这里染上血的颜色,你我两族的恩怨便会就此结下!不死不休!”
<叶曼仁(野蛮人)> “你是在威胁我?我们是吕青阳的族人!是部落最勇猛的勇士!”
<叶曼仁(野蛮人)> “看来主君是要为那个罪人跟我们翻脸了是吗!”
<叶曼仁(野蛮人)> “就为了一个区区的亡国之子?!”
<叶曼仁(野蛮人)> “你要跟我们部落对抗吗!吓!”
<叶曼仁(野蛮人)> 野蛮人大喝着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即使是青阳的人也无法辱我向秧的荣耀!出去吧!今夜你我都喝了太多的酒,怕是被这美酒冲昏了头脑!”
<夏无辰> 拦住叶,瞥着向秧主君“主君还是把这句话收回去吧,向秧现在还没有资格跟我青阳不死不休。今日看着大长老受伤的份子上,我暂且当你是失口之言,尚不作数”
<叶曼仁(野蛮人)> “那就来吧!”
<叶曼仁(野蛮人)> 挥剑
<叶曼仁(野蛮人)> 跳劈!
<陈十一> (我重启一下电脑)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roll
<夏无辰> (冷静!我拦着你啊
<陈十一> (稍等)
<叶曼仁(野蛮人)> 直取国君项上人头
<骰子>  * 伊莺move 投掷 70 : 1d100 = 50
<叶曼仁(野蛮人)> .rd 70
<安格列> (这个剧本,怕是要撕了)
<夏无辰> (你这是要劈到我?兄dai
<骰子>  * 伊莺move 投掷 80 剑 : 1d100 = 70
<叶曼仁(野蛮人)> .rd 80 剑
<叶曼仁(野蛮人)> (然而我是蛮子)
<叶曼仁(野蛮人)> (有人要威压我,我就肯定反抗的那种)
<夏无辰> 叹了口气,抽出长矛,拦住叶的剑
<叶曼仁(野蛮人)> “为了部落!rua!”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主君躲过了你的攻击,险险的被你划了一刀,如美玉般无暇的肌肤上,涌出如红豆般的血珠
<安格列> (玩家对抗这就开始了 hhhh)
<骰子>  * nico 投掷 “老子以后再也不接这什么鬼狗屎任务,要不是有老长官叫我来” : 1d100 = 27
<夏无辰> .r d100 “老子以后再也不接这什么鬼狗屎任务,要不是有老长官叫我来”
<夏无辰> (长矛66
<骰子>  * 食物与爱之神 蛋挞 投掷 来自侍卫长的冲锋 : 1d100 = 73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r d100 来自侍卫长的冲锋
<叶曼仁(野蛮人)> 继续劈出一剑
<骰子>  * 食物与爱之神 蛋挞 投掷 来自阿青的冲锋 : 1d100 = 31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r d100 来自阿青的冲锋
<叶曼仁(野蛮人)> (你战斗轮到底咋回事啊)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你劈死了阿青
<叶曼仁(野蛮人)> (????)
<叶曼仁(野蛮人)> (阿青谁啊!)
<安格列> (第一天的那个怂包,跪地的那个)
<夏无辰> (就是一开始迎接我们的那个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忘了昨天的剧情了吗)
<叶曼仁(野蛮人)> “青阳的族人永不为强权妥协!”
<叶曼仁(野蛮人)> 继续朝国君跳劈
<夏无辰> (捂脸,好吧,蛮子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这句话向秧同样偿还给你!”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过意志
<骰子>  * 伊莺move 投掷 55 : 1d100 = 88
<叶曼仁(野蛮人)> .rd 55
<叶曼仁(野蛮人)> (为啥得过意志啊)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酒劲上来,你晕了
<叶曼仁(野蛮人)> (可还行)
<夏无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陈十一> 这个时候陈十一猛的一个机灵
<安格列> (因为kp不让你撕本)
<陈十一> 大胆!
<叶曼仁(野蛮人)> (酒不是应该过体质吗)
<陈十一> 敢伤我朋友!
<陈十一> 说着拿出长矛给了他一矛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主君握住你的长矛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说道
<陈十一> (这。。。。)
<夏无辰> (我不是拦了叶一剑么。。。怎么阿青还被劈死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想想吧,想想今天为何你我会聚在这里。”
<陈十一> (我这还没。rd呢)
<叶曼仁(野蛮人)> (所以战斗轮其实乱的一匹)
<安格列> (你说我现在突然从主君背后出现,给他来个抹脖子,kp会不会疯了)
<陈十一> (行吧行吧,我电脑卡掉了)
<陈十一> (踢门快乐团)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莫让小人得逞,你我此时不应内乱,而是一致对外啊”
<陈十一> ‘哼!你必须给我朋友一个交代!’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今天的事,不论是阿青,还是世子,我都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在事情平息下来之后。”
<陈十一> ‘哼’收回长矛站在一旁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们沉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帐内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一夜过去。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刚起床,你们便听见嘹亮的鸟鸣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那是来自青阳的隼鹰
<夏无辰> 擦了擦脸,走出帐篷,抬头看天上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天空中,一只鸟儿展翅盘旋着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似乎是在寻找落脚的地方
<夏无辰> 往空地上走了走,拿出哨子吹了一声长哨
<夏无辰> 伸出左臂,等着鹰儿落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隼鹰乖巧的落在你的手臂上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并蹭了蹭你的脸颊
<夏无辰> (我还点了驯兽233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可以roll一个试下)
<夏无辰> 顺了顺鹰毛,带回帐篷
<夏无辰> .r d100 45驯兽(不作数不作数233
<骰子>  * nico 投掷 45驯兽(不作数不作数233 : 1d100 = 37
<夏无辰> (居然过了233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它对你心生欢喜,一见如故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久久不愿离去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恭喜二位结为连里】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行动?)
<夏无辰> 抽出匕首,割了点桌上的肉喂鹰,然后查看鹰是否带来新消息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鹰儿乖巧的啄食着,你取下它腿上绑着的信筒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信中催促着你们赶紧将五狄部世子的头颅带来见王。在青阳部最后的通牒来临之前。
<夏无辰> 叫醒了其他人,然后把信内容念了出来
<安格列> 听完信中内容,我不以为然,不紧不慢地将昨夜发现的陶瓷片取出放于地上,示意其它三人看看。
<夏无辰> 取出一张纸把昨晚发生的事写上,然后塞进信筒里,走出去放飞鹰
<陈十一> 思量片刻‘夏兄,我看着主君左右都没有可信之人,不如从平民入手
<陈十一> (我记得还有一半)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信鹰不愿离去
<安格列> (是的,两个陶瓷片)
<陈十一> 我试图把两份陶瓷片合在一起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然后,那个图腾出现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陶片上画着这样的图腾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行动?)
<夏无辰> 带着鹰儿,回帐“你们研究的怎么样了”
<陈十一> 我拓印下图案收入怀中
<安格列> (是魅呀)
<陈十一> (前面有的,我刚才看了看)
<安格列> 我一把抓住陈十一的手,冲他摇了摇头
<安格列> 并帮陶瓷片拿了回来
<安格列> (别忘了我的贪财属性 hhh)
<陈十一> (我就拓一份[表情])
<叶曼仁(野蛮人)> (我是睡着了?)
<安格列> (你刚睡醒)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醒了)
<陈十一> ‘诸位,我打算前往平民帐子打探消息,不知可有人愿与我通往。询问安格列
<叶曼仁(野蛮人)> “哼,那家伙不是把我们都禁足了吗?”
<陈十一>                      主君的帐子
<陈十一>           
<陈十一> pc所在的帐子                  长老们的帐子
<陈十一>   居民的小帐子群                  马厩
<陈十一>                  渔网  船只等杂物
<叶曼仁(野蛮人)> “格老子的,按我看来,他们就是想造反。”
<安格列> 我淡淡的看了陈十一一眼,说“可以”
<安格列> (话说有没有去长老那边再看看,长老身上还有个玉佩可以摸出来)
<陈十一> ‘大君已经下了最后通碟,事不宜迟。如果那帮孙子再捣乱,那就别怪刀枪无眼了!’
<陈十一> (走起?)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so,你们准备去哪?)
<安格列> (走吧,我和陈十一去民居)
<陈十一> (是滴)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最好一起)
<陈十一> (你们那)
<安格列> 我起身,说道“走吧,去民居看看”
<陈十一> 我带着长矛跟着起身
<夏无辰> 查看下图案(过知识?
<夏无辰> (emmmmDMD老毛病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看什么的图案?
<安格列> (行吧,你就当在我和陈十一起身前查看图案吧。。。。)
<夏无辰> (陶瓷片合起来的图案
<叶曼仁(野蛮人)> (不是调查刺客被关起来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安格列 @陈十一 @叶曼仁(野蛮人)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们来到居民区,发现居民区内每家都关门闭户,你们绕着走了一圈,发现只有少女在海边玩耍着
<陈十一> (过个观察?)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叶曼仁(野蛮人) (你队友把你扛回来了,谢谢他们吧)
<安格列> (我要去开门撬锁)
<陈十一> 仔细观察一下周围有没有特别的建筑
<陈十一> .rd100  侦查60
<骰子>  * 陈十一 投掷 侦查60 : 1d100 = 78
<陈十一> ([表情][表情][表情][表情])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无聊的她独自一人在海边玩耍着,一眼就看见了到处闲逛的你们,“诶~你们也溜出来啦~”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她这样对着你们高呼道
<陈十一> (这?这人谁啊)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她看起来十分眼熟
<夏无辰> (昨天那个邀请去宴会的少女吧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似乎是那个邀请你们参加宴会的姑娘
<夏无辰> (GET
<安格列> (完了,蛮子要嗨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喂~你们愣在那里干嘛!快过来陪我玩吧!”
<陈十一> 走上去‘好呀,你在这忙什么呢,大伙人呢’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她生气的说,但却听起来像是撒娇,“都怪哥哥!大家都不出来玩了!所以我就偷偷溜出来啦~幸好还有你们!昨天是我错怪你们啦!”
<安格列> 跟着陈十一走了上去,并装出一副温柔无害的样子
<叶曼仁(野蛮人)> (嗨个头,我准备屠族)
<陈十一> ‘你哥人挺好的呀?你怎么可以瞎说呢!他怎么难为你了?’
<叶曼仁(野蛮人)> (他哥惹我了)
<陈十一> ((눈_눈))
<安格列> 问道“你们村平时都把门关的那么严实的吗?”指着那些紧闭的大门
<安格列> (这个蛮子已经没用了)
<陈十一> (绿皮烤肉还蛮好吃的)
<陈十一> (嘎嘣脆)
<叶曼仁(野蛮人)> 因为很生气,所以知道自己目前没有打听情报心思的叶曼仁在帐篷里呼呼大睡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哥哥说族内不安全,有刺客,但我们向秧这么偏僻的地方,要什么没什么,怎么会有刺客呢!昨天我出来玩的时候还看到有人在桥上呢!”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她嗔怪的说道
<夏无辰> “桥上?那个桥上?”(我现在是跟着他们呢还是?在帐篷里)
<夏无辰> (思考
<陈十一> ‘哦?难度那是个生面孔?’
<安格列> (你跟着我们吧,有空还能给我打掩护)
<安格列> (我没准啥时候就去潜行了)
<陈十一> 难道
<夏无辰> (并不想打掩护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她摇摇头,“不知道,天太黑了,我只看见火把和人影”
<陈十一> (顺带一提我潜行79)
<夏无辰> 少女的话引起了无辰的关注“宴会后你看到的人么,在哪个桥,说不定就是你哥要找的人”
<安格列> (陈十一你的人物卡在哪啊?没找到呀)
<陈十一> ‘那你知道内人影去哪里了吗?’
<陈十一> (没在群里)
<陈十一> 我发一下
<陈十一> https://pan.wps.cn/l/saxnw4n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她撅起了小嘴,气哼哼的说,“我正准备去那边看看呢,就被仆人带走了,哥哥真讨厌!自己天天往桥上走,却不准我去那边玩!”
<陈十一> (我c,我斗欧超了。。。。。)
<陈十一> (刚看见)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行动?)
<陈十一> ‘那你带我们过去看看可好?’
<夏无辰> “那要不要我带你去玩呀”诱惑着无知的少女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好啊!今天哥哥不在,我一定要去那边好好瞧瞧。”她蹦蹦跳跳的挽起你们的手臂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走吧走吧!”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去晚了说不定阿青又来抓人啦1”
<陈十一> 转头无奈的看看老夏
<夏无辰> “阿青呀”叹了口气“走吧,说不定今天阿青不会来抓人了”摸了摸少女的头
<陈十一> ‘唉,走吧走吧’
<安格列> 趁着少女背对着我蹦蹦跳跳的时候,我随手往少女身上挥了一下,试图摸到些什么
<安格列> (坏事让我来~)
<安格列> .r d100 妙手50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妙手50 : 1d100 = 2
<陈十一> (秀啊!)
<陈十一> (摸到啥了)
<夏无辰> (怕不是胖次???
<安格列> (总觉得这是摸到了啥好东西了)
<夏无辰> (你居然这种人!
<安格列> (大概是差不多的东西)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说着少女便挽着你们往海边走去,“怎么会呢?阿青最烦人了!动不动就这个不许那个不准,要不就跪在那里,让你骂也不是,打也不是。”
<安格列> (啊,蛮子不要的话,这姑娘就归我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摸到了一个香囊,贴身的那种)
<夏无辰> (来呀!看谁抢得过谁!抢妹子的事还没怕过
<夏无辰> (你没机会了
<夏无辰> (你个hentai!
<安格列> (你好像忘了我还有迷药)
<陈十一> (哼,撩妹还得是我这种小鲜肉!)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一边说着,你们便走到了桥边,桥看起来老旧,但还十分坚固的样子,可以看得出来当初是花了极大的人力和物力建造的。
<安格列> 我观察着这座桥,试图找出不寻常的地方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侦查70 : 1d100 = 24
<安格列> .r d100 侦查70
<陈十一> (看见啥了)
<安格列> (我也想知道)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清晨,溟朦海广阔平静,海上飘起了雾,桥似乎连着什么地方,看不真切。边界在雾中朦胧不可辨认
<陈十一> 询问妹子‘诶,姑娘这桥是到哪里的?’
<*> “?”
<陈十一> (npc?)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哥哥说是通向圣地啦,所以不允许族人随意上桥,也不准我们在桥上捕鱼”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明明在桥上会更方便来着,我们蛮族人不善水性,有桥就会方便多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说着,她小心翼翼的踏上了桥面
<陈十一> 那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听起来怪好玩的?你去过没?
<夏无辰> “你带我们过去,不怕被你哥哥骂么”
<夏无辰> 偷偷看了眼少女的神情
<夏无辰> (我突然想过个察言观色233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过)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请roll)
<夏无辰> (两重子为什么变成了问号,哪里有察言观色啦,又不是DND
<陈十一> ([表情])
<陈十一> (我只点了侦查)
<叶曼仁(野蛮人)> (得心理学)
<叶曼仁(野蛮人)> (或者人类学)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少女的神情十分的自然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哥哥说我小时候去过 ,回来就生了一场大病,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陈十一> (走吧,看看就知道了,一个妹子大不了打晕了带走)
<骰子>  * nico 投掷 反正我两个都没点 : 1d100 = 4
<夏无辰> .r d100 反正我两个都没点
<夏无辰> (噗233来来来,大成功
<陈十一> (秀啊)
<安格列> “不如,今天我们陪你再去一次”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她的话是诚实的
<安格列> (可以啊,秀啊)
<陈十一> 需要过个说服嘛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那快走吧!”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我们比比谁先到那边吧!”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3!2!1!”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话音未落,她便像只小鹿一般往着前方跑去
<夏无辰> “走吧”把鹰儿往前一递,示意他往前飞
<安格列> 我跟在女子身后跑了起来,却不超过她
<陈十一> 紧跟着少女跑去
<安格列> (合格的暗杀者,随时保证能从后面抹脖子)
<陈十一> (那我先过去?)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跑了一会,她累了,便缓下了脚步。
<夏无辰> 跟上少女的脚步,吹了口哨子,把鹰儿叫回来
<陈十一> (真实萌妹)
<夏无辰> “还是跑我的鹰儿的呀”调笑这少女
<陈十一> 怎么了?要不要我背你过去?
<夏无辰> (跑不过!233
<?> “呀”
<陈十一> 能过说服嘛!)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们行走在桥上,发现这座桥出平意料的长,走了很久仍然看不到中心岛屿。甚至有一刻,不知道是溟朦海太广阔还是雾气太过浓厚,站在桥上的人觉得自己置身一个白色无边际的空间,没有湖畔,没有夜空,没有周围的草原,只有脚下的一节桥和像镜子一样平静明亮的湖水以及浓浓的白雾
<安格列> 我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试图聆听着周边的声音
<夏无辰> (什么两重居然是狗管理
<安格列> #聆听
<陈十一> #聆听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聆听70 : 1d100 = 68
<安格列> .r d100 聆听70
<陈十一> 。rd100聆听50
<骰子>  * 陈十一 投掷 聆听50 : 1d100 = 83
<陈十一> ([表情][表情][表情])
<安格列> (所以这能听到啥不)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你听见了海涛和一些若有若无的声音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谁现在离妹子最近)
<夏无辰> (我
<夏无辰> (233把握机会啊
<叶曼仁(野蛮人)> (刺客吧,不是要保证随时抹脖子吗)
<安格列> (我一直跟着妹子身后!)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所以谁近)
<陈十一> (我吧?)
<陈十一> (应该是我)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r d3 1xia 2an 3chen
<骰子>  * 食物与爱之神 蛋挞 投掷 1xia 2an 3chen : 1d3 = 2
<安格列> (hhhh)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怎么回事?这桥怎么这么长?”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她有些害怕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往后退了一步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撞到了身后的安格列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行动)
<陈十一> (突然coc)
<安格列> (让你们看看我的操作)
<陈十一> (趁热)
<安格列> 我趁机扶住了姑娘
<安格列> 同时一边试图从她身上摸出些什么,一边说“你身上怎么那么冷,是发烧了吗?”
<安格列> #妙手(我是贼王!)
<夏无辰> (又来了!
<安格列> .r d100 我要把这个妹子的胖次都给脱下来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我要把这个妹子的胖次都给脱下来 : 1d100 = 30
<罗琳 PC> “是发烧了吗?”
<安格列> (所以我现在把什么摸出来了,胖次么)
<陈十一> (血赚)
<安格列> (kp已经不想让我占便宜了)
<陈十一> (这个部落应该没有刑法[表情])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她拉住你的手,贴在额头上,“没有吧?这不,你的手比我的还凉”@安格列
<安格列> (我的胖次呢????)
<安格列> 我笑道“那你给我暖暖手吧”
<陈十一>  (눈_눈)
<安格列> 接着我将一只手握紧了女子的手,另一只手腾空了出来摆在一边
<陈十一> (是真的咸湿)
<罗琳 PC> “暖暖手……”
<安格列> (要不,我现在帮着妹子迷晕了?咱们趁热?)
<陈十一> (我觉得可以)
<叶曼仁(野蛮人)> (好主意)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越往前走雾气越重,就好像燃烧着恐惧的火焰,扭曲盘旋,让人的呼吸都受到了影响。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好难受。。。”她牵着你的手,这样说道@安格列
<罗琳 PC> 说话声从浓雾和水面中传来
<陈十一> (等等!)
<陈十一> (这个不能趁热!)
<安格列> 我用手轻抚着她的背,问道“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陈十一> ‘试图提醒众人,你们还记得那个陶瓷片嘛?’
<安格列> 同时我却将注意力放在周边,试图听出浓雾和水面上说了什么
<安格列> (我先过个聆听吧,看看有啥剧情能过)
<陈十一> 警惕的抽出长矛准备战斗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你有啥行动?)
<骰子>  * 安格列 投掷 总不能听到一些嘿咻嘿咻的声音吧 : 1d100 = 2
<安格列> .r d100 总不能听到一些嘿咻嘿咻的声音吧
<夏无辰> 无辰树立耳朵,听着对岸的声音
<骰子>  * nico 投掷 20聆听 : 1d100 = 61
<夏无辰> .r d100 20聆听
<夏无辰> (告辞
<陈十一> 我也过一个吧
<陈十一> 。rd100    50
<骰子>  * 陈十一 投掷 50 : 1d100 = 61
<*> “嘛.......?......”
<陈十一> (告辞!)
<安格列> (你们两搞啥呢)
<罗琳 PC> “感觉好些了吗……”声音从周围传来,听起来可以来自各处
<陈十一> (等等?)
<陈十一> (换人了?)
<安格列> (这是回声?)
<叶曼仁(野蛮人)> (换鬼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渐渐的,你们感觉到,身上的衣服全被水汽打湿,甚至最后,大家都难以分清自己是置身于桥上还是水中。
<叶曼仁(野蛮人)> (还有亚德你怎么变npc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行动?)
<陈十一> (让我桶了她!)
<安格列> (别了别了,先回吧)
<安格列> 我陡然意识到刚刚听到的似乎都是回声
<安格列> 于是我示意该回去了
<安格列> 我对女子说“这雾大的都看不清路了,不如我们先回去吧,今天也玩了好久了”
<陈十一> 我点了点头,始终没有放下长矛
<夏无辰> “秘术吧,继续往前吧,这个秘术现在看起来没有威胁,而且看情况,往后也不一定比往前的好”沉默了一会,“或者你们先回去,我继续往前走几步”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这样啊,那好吧。”
<像是回声> “……的好……几步”
<罗琳 PC> 安格列随手推开了女子,沿着桥往回走去,走路时刻意多活动了一下四肢
<陈十一> (回声还行!)
<夏无辰> 夏没有理其他人说回去的话,接着往前走着
<安格列> (???我突然不要妹子了?)
<陈十一> 陈十一凭空挥了挥长矛
<陈十一> 警惕的观察着少女
<夏无辰> 突然回头,把手上的鹰交给陈十一,“你们往回走的话,帮我带回去吧”
<罗琳 PC>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然后继续往前走,抬头看了看连成一片的水和雾
<像是回声> “……走的话……带回去吧……”
<夏无辰> 然后接着向着桥去的路前进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浓雾笼罩了整个湖面,所有的骑兵视线模糊、在明亮的阳光下,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是在水中前行,其后突如其来的一刻,领头的夏无辰抽一口气,竟然被水呛得猛咳起来。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怎么会有水?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已经来不及了,浓厚的水汽已经结成水滴包裹了一行人,回去的路已经全然不能看见。
<安格列> 我将陶瓷片偷偷塞入夏的手中
<陈十一> 接过老鹰‘小心,这里有古怪’
<安格列> (我怎么突然被操控了这是?)
<陈十一> (还能捅他嘛!)
<安格列> 悄声对夏说道“这也许有用”
<陈十一> 我奋力挣扎试图给少女一矛
<陈十一> (怎么roll)
<安格列> (????)
<夏无辰> “嗯,我们该想办法把消息告诉叶”取出信纸写上“或许鹰儿能辩明回去的路,你们可以尝试跟着鹰走”把信纸塞进鹰爪的信筒
<陈十一> (?你们看不见吗?)
<相似的声音> “有.....古怪......”
<像是回声> “……想办法……把消息……告诉……”“或许……能辨明……回去的路……可以尝试跟着鹰走……”
<夏无辰> 伸手尝试在周围划了几下(有什么反馈么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们都怎么了?!”少女惊讶的说道
<陈十一> 示意手中的鹰,带我们找到回去的路
<陈十一> (怕不是中招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你们听得到吗?”
<罗琳 PC> 回头看了一眼她,然后继续往前走。“这也许有用……”换了一种腔调念叨着
<叶曼仁(野蛮人)> (完全看不懂了,乱的一匹)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听到的请给我回话!”
<安格列> (我也看不懂了,现在是在过剧情是么)
<陈十一> 我能听到!陈十一大声的说
<陈十一> (我怀疑咱们收到的剧情不一样)
<陈十一> (多了几个管理出来)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夏无辰 (行动?)
<安格列> (我的剧情应该就是罗琳现在做的是么,所以我现在不用行动?)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安格列 (动吧动吧,不用管npc)
<夏无辰> (我在看上面的剧情
<陈十一> (npc说的做数不?)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作数)
<夏无辰> “我继续往前,你们尝试回去的方法,看能不能通知到叶,待会看到了什么都不要管我”,转头对少女说,“你打算跟我一起前进么?”
<陈十一> (家里那个!别睡了!)
<像是回声> “我继续往前,你们尝试回去的方法,看能不能通知到叶,待会看到了什么都不要管我”“你打算跟我一起前进么?”
<夏无辰> 转头对少女说。
<陈十一> (我天)
<安格列> (没看懂了……)
<安利机器蛋挞【无能狂怒】> @陈十一 @安格列 (行动?)
<陈十一> 我尝试给妹子一矛
<安格列> 我笔直着朝着一个方向前进,试图摆脱这片浓雾
<夏无辰> “或许鹰儿能辩明回去的路,你们可以尝试跟着鹰走。”夏无辰再次说道。
<陈十一> (看不见妹子了吗?)
<安格列> 听到夏无辰的话语,我决定继续往圣地方向走走,先不回去
<名前绅士 PC> [图片]
<陈十一> 小窗了估计)
<夏无辰> “我们该想办法把消息告诉叶。”虽然再次强调了这些话,但夏无辰也只是继续前进着,往那雾的深处,桥的终点,另一个彼岸。
<安格列> 继续沿着桥走去,他的身影在其他人看来已经很小,很模糊了
<叶曼仁(野蛮人)> (所以就我还活着咯...)
<安格列> “或许应该吧……”从他的方向传来模糊的说话声
<陈十一> 大家已然置身在密不透风的水中。
<陈十一> 众人被淹得措手不及,你们顿时在水中慌乱起来。
<陈十一> 你看着自己和众人的倒影,发现了更加诡异的事情一一
<陈十一> 倒影仿佛被剥离出去,仍然丝毫不受影响地继续前行。
<陈十一> 湖面太过明亮,倒影太过清晰,大家一时竟然分不清到底哪一端是实体,哪一端才是倒影,恐惧如同湖水一样彻底淹没了所有人。
<陈十一> 溺水的人奋力挣扎想浮出水面,但是水面根本就不存在,因为水与空气的分界诡异地消失,将空气的那一边也变成了水。
<陈十一> 大家不是在湖中,而是在一个丝毫看不见边际的、完全被水包裹的空间挣扎,直到意识模糊。
<陈十一> 所有人,就这样诡异地湖死在水中。
<陈十一> -------【END】----------
« 上次编辑: 2018-11-17, 周六 14:40:45 由 蛋挞233 »
九州地理志施工ing......
吾日三省吾身
作业写了吗?
单词背了吗?
帖子更了吗?

今天开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