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理志 宛州  (阅读 490 次)

副标题: 主要講述的是“血葵花之世”的故事

离线 蛋挞233

  • 版主
  • *
  • 帖子数: 176
  • 苹果币: 0
  • 咕是不可能咕的我怎么可能咕你
地理志 宛州
« 于: 2018-10-22, 周一 15:18:38 »
锥槲宗祠

“经由我,忠勇死难之士的血,必得偿还!”
—— 题记








« 上次编辑: 2018-10-22, 周一 15:57:54 由 蛋挞233 »
九州地理志施工ing......
吾日三省吾身
作业写了吗?
单词背了吗?
帖子更了吗?

今天开团吗?

离线 蛋挞233

  • 版主
  • *
  • 帖子数: 176
  • 苹果币: 0
  • 咕是不可能咕的我怎么可能咕你
Re: 地理志 宛州
« 回帖 #1 于: 2018-10-22, 周一 15:58:48 »
缘起 ORIGN

宛州是个富贵享乐的地方,无论店铺酒楼还是屋舍皇城,都打着“温婉”字样。即使天下的中心天启城里见不到的珍稀玩意,在这里都能找着。所以说,“少不入宛”,见惯了宛州的温柔體绻,少年儿郎又哪里还会有扫荡天下的雄心壮志呢?

然而要是仅仅把宛州当做一个装满金铢的口袋,那就大错特错了。这样的富庶,这样的繁华,怎会不遭人觎?而宛州独立于皇权之外繁华了近千载时光,若是看不见灯红酒绿的表象之下,那坚韧勇毅的自由之心,和飘长袖里深藏的匕首,就真的死有余辜了。



出南准市口,沿平溪街南走五十里,一座半傍山的巨大拱顶建筑森然出现。这个建筑如同一柄巨大的铁锥插进地面,坚硬而冰冷。它就是前朝唐国百里家的宗祠旧址。自百里家将主家迁进天启后,这里便不再作为主家宗祠存在,在胤朝末年的战乱后,更是彻底荒废了。

宗祠的墙壁因为雨水的冲刷而略显斑驳,但这并没有影响这座宗祠的威严和气魄。

如果说从宗祠外面能感到百里家的势力之庞大,那么进入宗祠之后人更是会彻底被震慑住一一
宗祠内部是一个巨大的空间,高达百尺,穹顶上有一个圆形的洞,可以看见天空,除此之外无窗,光从穹顶上直射下来,让整个宗祠显得阴森而庄严。更让人惊异的是祠堂的四周陈列着一圈巨大的石像,这些石像是百里家的历代家主。

自胤朝创立之初的百里途穷,到主家迁往天启前的百里翼,肩并肩地笔直站立,头顶几乎触到宗祠的顶端。人
在地面上,需要仰起头才能看到石像的脸庞一一这些石像拔地而起,足有六七层楼高,仿若神的杰作。只有正午时分,阳光才能从穹顶的洞中笔直地照进来,这时侯是宗祠一天之中唯一的光明时刻。
这个时候抬起头,会清晰地看到那些过往的百里家主们或威严或慈祥地低着头,他们的目光穿越了时空,注视着站在宗祠正中的人。

在宗祠中站久了,能闻到空气中的一股霉味儿,混合着血腥和某种植物的异香。
声音被隔绝了,如此安静,这场景好像要带人穿过几百年的尘埃,回到那个血腥、仇恨和荣耀相互交织的夜晚。
那夜过后,复仇者百里恬,裁决之手百里恬,唐国国主百里恬在家族以及整个唐国打下了一个铁的烙印。






九州地理志施工ing......
吾日三省吾身
作业写了吗?
单词背了吗?
帖子更了吗?

今天开团吗?

离线 蛋挞233

  • 版主
  • *
  • 帖子数: 176
  • 苹果币: 0
  • 咕是不可能咕的我怎么可能咕你
Re: 地理志 宛州
« 回帖 #2 于: 2018-10-22, 周一 15:59:15 »
历史 HISTORY



(辰月)


大胤匡武帝圣王年间,名为“辰月”的黑衣教团出现在朝堂之上,他们凭借拥立新皇的功绩掌有赫赫威权,却带着毁灭的欲念而来,引外敌蛮族入侵,令强盛的东陆朝廷分崩离析。作为诸侯的唐国主君百里冀,在引兵動王的过程中,被辰月出卖,身死帝都天启城下。

这就是血腥的“葵花之世”的开端。

百里冀死后,天罗这个以前只在街头巷尾传说中存在的神秘组织缓慢登上了历更的舞台。这对强大的辰月来说是一个微妙的阶段一一蛮族不足畏,百里宗族不足惧,就连一直和辰月对敌的天驱好像也暂时隐匿起来。

此刻十五岁的百里恬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一一父亲百里冀已死,自己的二叔百里辽投靠了进入南准的辰月,他们将百里恬看做一个潜在的成胁,在杀死了他的四叔百里驰和哥哥百里恒之后,准备对他下毒手。
百里恬的母亲是天罗苏家家主的至亲,为了让儿子能生存下去,她安排了一场对百里恬的考验一一在辰月教长范雨时的追杀下,远赴干里寻找天罗山堂,以换取天罗的信任和支持。

在苏七和苏秀行等人的帮助下,百里恬成功了。

事实上,他做到的比母亲想象中的好更多,因为他不仅躲开了范雨时的追杀,顺利找到了天罗山堂,还在苏老的护送下重返南准,手刃百里辽,登上家主的位置。

胤匡武帝七年九月二十日,百里恬继任唐国国主。
天罗登场,风云异变。

然而辰月占据了天启城的政治中心,让帝都来观礼的官员看到完全不是自己带来的旨意中的人登上家主的位置,百里家相当于和帝都天启闹翻了,以一个小诸候国之力对抗统治整个东陆的大王朝,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诚然,百里恬几乎以一个十四岁青年一己之カ,就击退了进人南准城的辰月势力,保全了百里家的独立。
如果没有百里恬,百里家乃至整个唐国早就让辰月拿去,以后的历史也会大有不同。

但百里恬的国主之位并不稳固。尽管他在家主即位之时,凭借着阴影里的尖刺——天罗强势登场,扫平了反对的声音;唐国很多朝臣一一包括百里家一部分尸位素餐的长老在内——都不会信服一个刚刚死里逃生、几个月前还完全不入众人之眼的孩子当自己的君主。
何况长远看来,雄踞帝都的辰月教仍然是强势的一方,暂时的受挫不会对最终的结果有任何影响。

各方势力暗中涌动,百里恬隐约察觉到,如同附骨之蛆的辰月,仍然和自己的家族藕断丝连。
百里恬的直觉是对的,并不是所有的百里家族成员都决心和百里恬以及天罗共同进退,全力诛灭辰月,他们有着更为直接且切实的目的。

比如百里辽的次子百里袁。在百里辽死后,百里恬为了维持家族的统一,留住了百里袁的性命。然而仇恨已经结下,百里袁年纪尚轻,却有着和自己年纪不相称的决绝。在一些百里家的家老还在见风使舵地观望的时候,他已经决定利用辰月的力量为父亲报仇。

另一端的百里恬却似乎没有对自己的堂兄有太多怀疑,他登上国主之位后做的第一件也是唯一一件事就是翻修百里家的宗祠。这在承平年代里也是一柱大事,但在群狼环伺的陷阱中开工,就太不合时宜了一些。

宗祠在南准城南,是百里家刚人主南准的时候修建的;那时的家主百里途穷还是车夫出身。
在百里途穷的安排下,高大的拱顶形建筑好像一柄锥钉刺破了南淮的温婉;从形制上来说,不算十分好看。
百里恬对身边的人说:“百里家如今在分崩离析的边缘,是因为大家不再尊崇敬畏祖先,不再怀想先人们筚路蓝缕时的勇毅。我今天修缮宗祠,就是要找回百里家失去的正道。修缮完毕之时,我必带领百里家上下,向祖先献上供奉,他们一定庇佑我们在这正义的战争中获胜。宗祠修成之日,就是我百里家向辰月开战之时!”

他的话辗转传到了百里家老的耳中,却被认为是小儿之言,不值一哂。

百里恬的这次翻修工程没有改变建筑的外貌,而是花重金在三个主要的事项上:
第一是请石匠用巨大的开山云石,将百里家历代先祖的人像雕刻在山壁上,环列于宗祠大堂;
第二是从雷州运来一种名叫“锥槲”的奇特植物,将其种在宗祠的地面上,令宗祠内苍翠不绝;
第三是建造了祭典用的祭祀台。关于这个祭祀台,工匠们一直秘而不宣,材料、位置、大小,无人知晓。即使百里家资格最高的长老也不允许在数月后的祭祀仪式之前窥探新祭祀台的样子。






銀槲宗祠QERCUS DENTATA

百里恬通过一次刺杀成功上位,辰月也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然而百里恬身处天罗护卫之中,平时又深居简出,辰月毫无机会。

百里袁需要一次机会,他和辰月都认为,祭祀典礼是百里恬防御最弱的时候,也是逼宫的最好时机。他暗中联络了百里家的长老们,在他们的仪卫中安插自己的亲信和辰月的下属,打算在祭祀这一天公然发难。而百里恬似乎对此毫无察觉。

祭祀典礼如期举行,百里恬带着宗亲一起来到宗祠门口。每个人都不禁发出一声惊叹一一
宽阔的宗祠大堂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庄严和大气,数座巨大雕像环绕着大堂,它们的头顶几乎触到了宗祠的穹顶,带给人的不仅是震撼,甚至是一种恐惧的压迫感。大堂地面细细地铺了一层藤状物,花朵奇美,散发淡淡的异香。而那个一直秘而不宣的祭祀台也玩出了新花样,它不是建在地面上,也不是由铁链吊在半空,而是悬在空中。百里恬看着这个空中的祭祀台,露出沉稳的微笑——这是他此次翻修工程中最满意的一笔。
人们都在猜测百里恬是用了什么秘术将整个祭合浮在空中,以及……为什么要耗费如此大的精力做这样的安排。

祭祀仪式开始,百里恬和百里家的长老们登上悬在面前的台阶,一级一级往上走,最终登上悬在高处的祭台,能够进入宗祠的人员都经过辰月的精心挑选,全部对百里恬不怀好意,百里家的其余成员却按照百里恬的吩咐等在宗祠门外。祭祀台的高度离穹顶不远,站在上面正好能看见家主石像的面部,它们表情肃穆,好像在等着见证一场充满荣耀与光复的仪式。

时值正午,阳光从穹顶的洞中笔直地照进来,宗祠沐浴在金色温暖的光辉中。

百里袁的计划可谓万无一失——进入内堂的全是自己的人,门外的百里家子弟全然无知,堂内的辰月好要对付的,只是百里恬身边的三个天罗刺客而已。
百里袁只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下令,然后汹涌而出的辰月下属会把百里恬和保护他的天罗刺客吞噬。

“仪式初始……”百里恬目光盯着百里袁,缓缓开口,似乎不是说给众人,而是只给百里袁一个人听,“用背叛者的鲜血,祭奠死难之士。”
所有人就好像在一场酣梦中被突然惊醒,宗祠里一片寂静。
过了好一会儿,百里袁发现有水滴滴在自己的头上,用手一摸,竟是黏稠鲜红的人血。
他猛然抬头,发现苍穹顶洞的边缘不知何时悬吊着一些死尸,定睛一看才发现这些人正是自己埋伏在宗祠四周的士兵。
百里袁知道事情败露了,索性直接拔刀相向,他相信公然对抗起来,百里恬不是对手。

“我知道暗中勾结辰月的是你,所以请秀行造了这个祭祀台。”百里恬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我的父亲,你的大伯被辰月所迫害,死在对抗蛮族的战场上,辰月杀我百里家人何止一二,忠勇之士因为辰月血流成河……我顾及兄弟之情,没有将你父亲的罪过牵连到你身上,你却不懂得好自为之。”

百里恬丝毫不惧,对着祭祀台上所有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声如洪钟:”经由我,忠勇死难之士的血债必得偿还!“
话音刚落,百里袁感觉到脚下的祭台突然有所松动,好像在慢慢下沉。空气中不知什么在嘶嘶作响,转头一看,通向地面的石阶一级一级地下落,触地便碎成石块。
奇怪的是,碎裂边缘好像被锋利的刀片迅速斩过,平整光滑,不像是摔碎的,难道是……切碎!

等到百里袁反应过来时,一道闪电在脑海中划过:
这祭祀台并不是用术法悬在空中,而是依托在一张细密的丝网上,刚オ空气中的嘶嘶声,正是刀丝抽离的声音,等刀丝抽离到一定程度,网因为太稀疏不能托住整个祭祀台时,众人便会和这祭祀台一起被纵横交又的刀丝切成碎块坠落而下——那是天罗拥有的断金裂石的刀丝!

这一切太过突然,百里袁来不及行动,就瞬间从高空坠落到地面,同时落到地面的,是碎不成形的肉块和木屑。空气被刀丝网拉出了一片血雾,映着顶洞的光,猩红的雾气从高处慢慢下沉,刀丝网上血滴疾走。一场干净利落的屠杀过后,那些陪伴百里恬的天罗高手倏忽隐去了身形,宗祠中只剩两人。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百里恬——他脚下的那块祭台并没有被切碎,仍然悬挂在细密的丝网上;另一个是地上的百里袁——他脚下的祭台也没有被切碎,而是随着人整个掉下。
百里袁被地面上遍布的植物蜇得满身是伤。

此刻正午已过,顶洞的光束开始倾斜收敛,宗祠如同一个戏台,精彩的部分已经结束,到了落幕的时刻。
百里恬和百里袁,十个高高在上,在光中如同神明,一个从高处坠落,跌断双腿,浑身被蜇伤,身处阴暗。

“这植物叫锥槲,”百里恬从高处俯视百里袁,声音平静,却有一种让人难以抵抗的力量,“被它蜇到的人不会立即死去,你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自省,为因你而死的那些百里宗族忏悔。”百里恬转过身,抬起头面向穹顶,柔和的阳光打在他若有所思的脸上,再度开口仿佛喃喃自语:”我要当着列祖列宗的面,将家族的叛徒全部铲除,我要用辰月的鲜血来祭奠亡父和死去的宗亲。“

百里袁看着自己的堂弟,一时觉得陌生,眼前的他是一个真正的国主,有雄心,有智谋,有胆色。他强着疼痛爬到门口,才发现所有的门都已经牢牢封死,再拾头看时,百里恬已经不见踪影。百里袁这才明白自己彻底输了,这不是祭祀典礼,而是一场请百里家历代家主和宗亲见证的政治仪式。
这场戏有戏台有排场有角色,是百里恬做给唐国所有人的戏——勾结辰月的反叛之人,将受到严酷的惩治。

可笑的是,自己以为成功渗透了百里家的长老势力,却是替这场大戏挑选了演员。

百里袁浑身疼痛,被蜇到的伤口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迅速地生长。暮霭将近,宗祠中的日光逐渐倾斜微弱,少ー寸,又少ー寸,直到完全消失。
百里袁看着逐渐降临的黑暗隐去宗祠中的一切,唯有恐惧相伴。

那种百里恬从雷州带来的植物“锥槲”,在后来有个恐怖的名声,叫做“钉人藤”。偶尔有人被它蜇伤,病人伤口会一直不能愈合。过了几日再看,皮肤底下会长出一片阴影,呈锥钉状,触摸起来也异常僵硬。据说当时全南准只有一个大夫能够医治这种刺伤。
他会用罂粟药酒涂满病人的胳膊,将其按到桌上,用一柄锋利的小刀在锥形阴影的一端深深地划一道,鲜血涌出。大夫小刀一转,刀背抵上皮肤,紧贴着皮肤中的硬物滑动,将硬物从刚切开的刀口处推出。病人疼得大声吼叫出来,刀背刮出一片血痕,硬物一点一点被推出来——是段连着皮肉,鲜血模糊的锥钉形木茎。

被推槲钉一个种子到伤口里,种子便会在体内生长,吸血食肉。

《异物志》记载:锥槲,雷州植物,虽名为槲却呈藤状。喜阴,腐生。被其蜇伤之人得种刺,种刺噬血肉而长,长成后刺穿皮囊,呈锥钉状。

百里宗祠发生的事迅速传开,整个南准的人都知道唐国国主用庄严又诡谲的方式处决了一批叛党。七日后宗祠石门重新打开,祠堂中一片腐臭。土兵们找到的,唯一完整的尸体,他的身上被数个锥钉状的木茎从内而外彻底刺穿。

传说,那就是百里冀临死之时所说的,要将古伦俄钉死的钉子。百里家的祖先用这样的方式,惩治了与辰月同流合污的后辈。



在一个晴朗的正午,推开故旧百里宗祠的大门,会有一股潮湿森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一束正午的阳光直直从穹顶上射下,我仰头去看,百里家祖先的塑像正沐在阳光中,面相庄严。
从百里途穷,到百里冀,或持鞭,或按剑。
站在末首的百里冀,俯视的目光如锥如刺,仿佛跨越了数百年的时间,仍在呐喊:

“百里家的子孙即使只剩下一人,也要用钉子钉入古伦俄的咽喉……”
« 上次编辑: 2018-10-22, 周一 18:01:49 由 蛋挞233 »
九州地理志施工ing......
吾日三省吾身
作业写了吗?
单词背了吗?
帖子更了吗?

今天开团吗?

离线 蛋挞233

  • 版主
  • *
  • 帖子数: 176
  • 苹果币: 0
  • 咕是不可能咕的我怎么可能咕你
Re: 地理志 宛州
« 回帖 #3 于: 2018-10-22, 周一 16:03:09 »
天启四公子之一——“青衣鬼”苏秀行

【可惜是个gay】’

(天启四公子的外号是——葵花F4)
(npc,刺客,杀手,pc们的师傅,导入者。在pc们舔完之后,牺牲在西江江畔,临走前,交给pc们一个任务)















« 上次编辑: 2018-10-22, 周一 16:22:20 由 蛋挞233 »
九州地理志施工ing......
吾日三省吾身
作业写了吗?
单词背了吗?
帖子更了吗?

今天开团吗?

离线 蛋挞233

  • 版主
  • *
  • 帖子数: 176
  • 苹果币: 0
  • 咕是不可能咕的我怎么可能咕你
Re: 地理志 宛州
« 回帖 #4 于: 2018-10-22, 周一 16:18:33 »
唐国国君——百里恬和他表(lao)弟(po)

【可惜也是个gay】

(又骚又帅又gay,喜欢放狠话,然而每次他都做到了。在跑团的时候,作为一个npc,甚至抢了pc的风头,一哥。)





图片里的文字是:
“表弟,我欲以血,换黎民安乐的未来,你愿意,做我的刀吗?”
他披上国君的礼服,接过金盏菊家族的权柄,成为乱世的『裁决之手』——百里恬


“告诉我,我的锋刃,将指向何方?”
另一个曾坐在屋顶,教另一个少年翻花绳的他问道。
随即,披上青衣,戴上七宝玺戒,前往帝都天启。
他行走在月色遗漏的阴影里,用看不见的丝线,绞碎教士们的反抗,用敌人的血,践行自己的诺言。
人们叫他『青衣鬼』——苏秀行





« 上次编辑: 2018-10-22, 周一 18:14:40 由 蛋挞233 »
九州地理志施工ing......
吾日三省吾身
作业写了吗?
单词背了吗?
帖子更了吗?

今天开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