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暂存]美洲原住民神话中的隐藏之地。  (阅读 286 次)

副标题:

离线 Shinohara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1541
  • 苹果币: 10
[暂存]美洲原住民神话中的隐藏之地。
« 于: 2018-08-20, 周一 13:24:54 »
美洲原住民神话中的隐藏之地。

https://www.moltensulfur.com/single-post/2018/04/03/Hidden-Places-from-Native-American-Myth (Hidden Places from Native American Myth)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eyenne (夏安族)太阳舞(Sun Dance)的起源之地。

名为竖角(Horns Standing Up)的年轻巫医与其伴侣,出发寻找能够富饶土地的舞蹈,旅途到达了位于无尽湖边,黑暗森林中央的高山,两位夏安推开了高山脚下的两颗巨岩,发现了深入地底的隧道,与造物主Maheo声音一起出现的,是山脉内的一间药草棚屋(Medicine Lodge),Maheo教导了竖角太阳舞,之后,竖角与其伴侣推开了巨砾,离开了药草棚屋,在其身后,无数的野牛自山脉涌出,而大地回春。


对夏安族来说,梅迪辛洛其(Medicine Lodge)是重要的圣地。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edicine_Lodge_Peace_Treaty_Site


来自https://en.wikipedia.org/wiki/Slavey (斯拉维)族的故事。

在一个可怕彷佛无止无尽的严冬,动物们面临挨饿受冻,决定要解决这个困境。牠们发现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看到熊,而认为是熊把温暖偷走了,动物们搜天寻地的想把熊找出来,没想到熊已经在天空之顶的上层世界定居。动物们最后在天顶发现一个洞(在许多原住民神话中泛见),穿过洞穴而到达上层世界,在一个大湖岸旁找到一栋小屋,在屋内是两只熊崽,以及一个袋子装着由母熊偷来的温暖。动物们大胆突进偷回了袋子,并带回地表,当袋子被打开时,温暖从中逃出并融化了所有的雪,原先霜冻的世界被融化出的洪水所冲毁,但一条大鱼吞下了所有的水,后化为一座山,动物们因此得以幸存。


来自https://en.wikipedia.org/wiki/Blackfoot_Confederacy (黑足)族的故事。

关于马的起源,黑足的英雄长箭(Long Arrow)踏上旅途寻找这些动物,他经过漫长的旅程濒临饿死,直到遇上一座被白雪覆盖群山所环绕的大湖,以冰结的瀑布填饱肚皮,而依据启示的指引,他步入了湖中,湖水并未浸湿他,并且在其中能够自由呼吸与目视,沿着湖底走着到达了湖央的山谷,看到了一个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A2%AF%E7%9A%AE (梯皮锥帐),其上绘着马匹的图案,但长箭并不认得牠们,因为在这之前没有人见过马,在梯皮锥帐中的老人指示长箭走往邻旁同样在湖底下的草地,英雄在此见到了马匹,他牵了几匹回到了部落,然而当他带领其他族人要回到湖中捕捉更多马匹时,湖水已经无法再通行,湖变回了湖。


来自https://en.wikipedia.org/wiki/Hopi (霍皮)族的故事。

关于通往骷髅之家(Skeleton House),也就是死后之地的故事。一位年轻人很好奇人们死后会发生什么事,并打算亲眼看看,因此部落的巫医为他打扮涂妆成死者的样貌,并且让年轻人吃下强效的启灵药。在年轻人陷入沉眠后,他看到道路一路向西,穿过了长满仙人掌与龙舌兰的平原,这条路引领年轻人走到陡峭的悬崖边,在悬崖顶休息的酋长,允诺帮助他往下,酋长吩咐年轻人将他的白色短裙放在地面,并坐于其上,酋长将短裙与年轻人抛下悬崖,年轻人平稳的飘落到悬崖底部。接着年轻人继续沿着道路行走,到达了骷髅之家,在那里他看到死亡以骷髅存在着,死后的村落一如活着的村落,除了通往房屋入口的梯子仅以向日葵茎所制,无力承受年轻人的体重而折断。年轻人在那待了一会儿,并向他先祖的骷髅学习,最后还是返回生者之地,得到了反省并更具智慧。


如果这几个传说都不符合你的要求,但你喜欢这样的感觉,可以注意到他们都有同样的四个要素,保留原则要素,并把细节换成更适合剧本与设定的内容,就会得到同样如此的秘密地点。

(1)每个地点都很遥远。英雄必须要经过长途跋涉才能到达,并且特异不凡的自然特征在旅程中扮演重要角色,例如说无止尽的湖、巨大的仙人掌平原等等。

(2)每个地点都受到某种壁垒(barrier)的保护。第一个有在隧道前的巨岩,第二个需要穿过天顶的洞穴,第三个要步入湖底,第四个得跃下险峻断崖。

(3)每个地点都是超自然的。地底、天顶、水下、死者之境。

(4)超自然世界依然是以一个人造构物为关注中心。即使在湖底中央的梯皮锥帐并不是长箭的最终目标,但传说依然花了很多的篇幅来描述帐中老人与长箭的互动,远超过草地上的马群。



之前依照「英雄之旅」写过剧本的构成,也能使用其中的元素。


例如说进入鲸鱼之腹象征由死而生的重出母胎,在各民族的神话与习俗中都可以看到类似的叙述。

"阿美族丰年祭的第一晚,阿美族的男人在黑夜中体会母亲子宫里的黑暗,直到泛白的太阳出来,像是初生婴儿见到母亲的脸,大家便欢唱:「太阳妈妈!」女性是妈妈,是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