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资料区 > Tome of Battle

如何扮演一名军道之剑

(1/1)

三清:
扮演一名军道之剑:
掌握如何使用刀剑与盾牌的技巧对军道之剑而言非常重要,但比这更加重要的是军道之剑的英勇行为与他的勇气,以及在最危险的战斗中迸发出来的愉悦感。军道之剑为了荣耀而斗争,为了战斗的刺激和个人荣誉而斗争。 因此,军道之剑往往会把握住每一次增添荣誉的机会,把握住每一个会被吟游诗人传唱的机会。布鲁托在战斗中愤怒地穿过集市上的鹅卵石道路、雷思·德卡拉把玩的每一个金币上都刻有咆哮着的巨龙、如今还佩戴者来自虎爪流派的传古之剑的剑术大师愿意给你一个挑战他的机会,一个证明自己的英勇,获得更高的荣誉的机会。人们都说,你拥有的财富和你学会的武术技巧有着让人迷醉的成就感,但真正衡量军道之剑成功的是,那座纪念着你每一次胜利的纪念碑的高度。
作为一名军道之剑,你寻找刺激的冒险,以及任何能让你获得荣耀的机会。大部分冒险者可能不会接受一个看上去不像个好人的家伙的请求。但军道之剑很快就会介入,接受他们的赞扬,享受赢得一场战斗的狂喜,以及一笔应得的报酬。与他人进行交流可能是你的弱项,但是在战斗上你无往不利。即便是在下水道中寻找一只狂暴的食腐兽都能算是一次不错的冒险,只要这只食腐兽对你而言是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当你击败它之后,人们都会为你的举动而喝彩,虽然浑身布满粘液与秽物,看上去十分的不堪,但重要的是你获得了胜利。

宗教:
如果你属于善良阵营,你可能会崇拜寇德。他的独立和正面的好战本性影响着你对生活的态度。其他大部分的善良的军道之剑都崇拜培罗、海若尼斯或者信仰圣库斯伯特(在某些罕见的景况下)。 如果你是邪恶的,你可能会捍卫厄瑞斯努或海克斯托的教条。某些传言说,在某个秘密的沼泽之下有着供奉着维克那的军道之剑。

与其他职业的关系:
    因为军道之剑欣赏长年对战斗技艺的学习和实践-——这些是成为一名武术大师所必需的,所以军道之剑非常尊重战士和圣骑士-尽管你有时也会很反感他们。军道之剑和野蛮人相处得不太好,因为他们似乎不能适当地给予或接受荣誉。在军道之剑最喜欢的同伴中,没有人能超越吟游诗人,把战斗的荣耀留给你——然后在酒馆和大厅里唱你的英勇与功绩。 无论是神圣的还是神秘的施法者都支持军道之剑对身体完美的追求,所以你会觉得他们的力量只不过是帮助你取得胜利的一种手段。 在与其他武道家的关系方面,你很少与其他军道之剑合作,因为他们和你一样有竞争力,你总是怀疑他们中的一个可能会试图窃取你的荣耀。

战斗:
你热衷于混战,在战斗中你总是会来到那些与最显眼的敌人面对面的位置,同时确保它们在你的这场战斗狂欢上,离那些躲在你背后的队友们远远地。你会很好地利用你的各种战斗技巧,在战斗中给自己造就一个又一个的优势。尽管这些能力在物理上可能不像野蛮人那样令人印象深刻,但它们可以显着增强防御能力,以及攻击和伤害掷骰的辅助性加成,更大有优点在于,武术与狂暴不同,你使用招式没有疲倦惩罚。你缺乏重甲擅长既是一种祝福,也是一种诅咒-它允许你快速进入战斗,但让你容易受到敌人的伤害。考虑采取诸如“提高韧性”(请参阅“战士”)之类的专长来增加吸收伤害的能力并部分抵消您缺乏重型装甲的能力。选择可以增强您的能力的奖励专长(例如盲斗或精通先攻)或弥补您的弱点(例如钢铁意志)。
你认为剑术是一种高级的艺术,而武技则是你作为一名艺术家,在所谱写的杰作中的签名。在一门特定的学派中不停钻研学习通常比从几门学派中学习一些浅显招式更能使你在战斗中更加致命。这种现象源于一种事实:深刻地钻研一个学派的技巧并且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其余学派,可以让您更快地掌握这门学派中更高级别的武术技巧。 即便到了二十级,你也只习得十三种武技,所以要谨慎地做出选择。

世界上的军道之剑:
“喀哒声和刮擦划破了石灰石块,警告着我们前方有危险。 矮人和我低声谈话,辩论着是不是该撤退了,但是我们小队的最后一个成员是一名军道之剑,是光明安妮斯的学生。 他冲了上去,一个重击,将土巨怪的下颌骨切成薄片,然后再猛击了足足七次,然后土巨怪的下巴就啪叽一下,摔在地板上了”——多罗姆·维斯塔兹雷尔,
在沼泽中的穆伦特寺的军道之剑靠武力与武器为生,但他们与这个世界的互动并不局限于为这些各式各样的委托卖命。这些军道之剑们敏锐地意识了到他们的社会地位,对他们来说,荣耀和荣誉远远比黄金和宝石更加重要。由于这些宝贵的无形资产不能仅凭他们手中的刀剑的力量就可以获得,因此,军道之剑们只能不断地陷入与将军,国王,公主,大主教以及其他能够将整个社会的荣誉授予胜利的英雄人物的联系中。与太阳尖山的巨人的冲击和相位蜘蛛的噬咬一样,妓女的低语,吟游诗人的歌颂和贵族的机智对军道之剑同样关键,甚至更加重要。
处于某个团体中的军道之剑必须在个人的目标与团队的目标之间做出平衡,理想的情况是,团队前进的道路保证了军道之剑的对战斗的需求以及对荣耀的追求。而有一种或只有一种可能的情况下(例如在令人尴尬的高级政府圈子中进行的秘密行动、清理迪卡拉牢房中关押的囚犯的行动,或者是一项至关重要的护送任务,其危险性不在于面对巨龙之下,或者来自于某个小孩的任性要求)。 军道之剑必须做出抉择,接受为一个目标牺牲另一个目标的必要。

日常生活:
 军道之剑必须不断训练以维持他视作生命的战斗技巧。 因此,他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通过一张如同标记了刻度的时间表上的安排、在戳刺木人,不停歇地挥舞重剑中度过的。许多军道之剑会居住一座可以让他们修习武术的武道院中,这样让他们有练习技巧的空间。在冒险期间,一位军道之剑经常在晚上花时间进行他的呼吸练习和伸展肢体。当下一个守夜的人醒来,他会在树梢上发现值守着前半夜的军道之剑,他用有规律的呼吸进行着冥想,并且两只脚踩在不同的树枝上。
 一旦一名军道之剑取得了令人尊敬的成就与实力,军道之剑可能会想着领导他人,并且研习这种才能,然后开始在一所武道学院教导他自己的学生-无论是他以前的学院还是他自己创办的学院。这种教导让一名军道之剑在日常生活中向许多学生证明他的价值——而且越早越好。贵族的子女是非常受欢迎的学生。从他们那里得到的夸赞,然后传到他们的父母耳中,可以为他的下一次旅程赢得荣誉、皇家的关注,甚至是贵族侍卫和船只。

知名人士:
 著名的军道之剑分为两类:招募弟子建立武术学院的领导者或组建冒险小队的人与独立运作的个体。 在那些建立了自己的武道学院的军道之剑中,一名被称为光明安尼斯的人以她无情的训练技巧而闻名。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学生能够顺利地完成学业。许多学生在与安妮斯的对练中时死亡,或者因布莱恩·安尼斯(Bright Annis)对卓尔精灵的残酷态度而迷失了方向,她很早就将对卓尔的恨意归咎于情人的死亡。 在那些拒绝将自己与某所武道学院或个人联系在一起的军道之剑中,有Allek Thrazt,他是铁心学校的霍布林大师的弃儿。 众所周知,他利用学派的秘密换取不义之财。还有木炭色皮肤的矮人武道大师马尔迪库托尔·普瓦尔纳MardilkuthorPwarna),一个Reshar探索者(一个希望重新发现九剑并加快Reshar回归的团体)的祸害。无论马尔迪库托尔的动机是恐惧、嫉妒,还是他试图对虔心和影手的圣人隐瞒的那些真相,有传言说,他在猎杀了那些试图让九大门派重新团聚的武术家。


组织:
 因为军道之剑们的个人英雄主义,或者是是彻头彻尾的混乱,许多军道之剑拒绝加入传统的、等级分明的组织,尽管他们并不反对自己建立一个能给他们带来更大的荣耀的这样的组织。因此,一些由军道之剑创建的组织往往由一个或多个剑术大师领导,而成员由其他战斗人员,巡林客和吟游诗人组成,他们可以记录该组织领导人的英勇事迹。
 玛迪古托· 普瓦娜(Mardilkuthor Pwarna)建立了一个由间谍、刺客和游骑兵组成的通讯网络,他们穿越了太阳尖山和洪水丛林。这些成员聚集在隐蔽的安全屋、树帘和山顶上的山洞,而这些山洞大多处在在科什特拉安诺恩山(Koshtra Amnorn)的边缘。该组织的成员可以通过抓捕寻求九大学派的任何武术专家来获得晋升,取得更高的地位,但无论如何玛迪古托(Mardilkuthor)会始终保持着他对组织如同钢铁般的权威。
光明安妮斯欢迎任何剑士来到她位于德拉格丛林(Deluge Jungle)南部地区的露天道场。 她是一位技艺精湛的老师,她的要求即使在军道之剑标准下也很苛刻。 她经常要求她的学生们突入幽暗地域,去猎杀黑暗精灵。任何一位杀死大量卓尔精灵的武道家都可以在她这里得到更好的教导。
无数其他武术组织根据各个剑术大师的个人成就而兴衰。 这些组织中的大多数人致力于为其创始人获得的更大荣耀,尽管表面上至少有相当一部分人专注于积累财富或获得奥术的力量。 这些组织因为领导人普遍的好战性格导致了很高的人员伤亡率,所以大多数此类组织总是渴望获得新成员的加入。

NPC眼中的军道之剑:
皇室,教堂和间谍组织都喜欢雇佣军道之剑。他们容易被金钱,荣耀和土地(雇主拥有的多余土地)所激励,军道之剑可以为任何任务提供出色,高效的战斗力。 不过,明智的雇主会派遣其他职业的同伴以及军道之剑来监督他,使他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始终保持正轨。 当有对雇主名誉不利的消息传出,他们雇用的军道之剑会摇摆不定,决定放弃工作,或者决定为转而自己的目标去战斗,甚至改变自己的立场以取得更大的荣耀时,许多雇佣军道之剑国王和大祭司就会被他们自己所雇佣的军道之剑关在了他们自己的房间里。

种族:
能够产生军道之剑的战士文化最经常存在于人类,精灵和地精的国度。在这些种族中对于运动的赞美,武术的思想,以及对于身体力量的追求都是很常见的。吉斯洋基人也非常敬重他们的武术技巧,因此在这一种族中也有一定数量的军道之剑。矮人赞赏军道之剑的战斗能力,不过他们或许会因为微小的赞美而感到害羞。半身人也同样钦佩与强壮的身体力量,不过他们往往发现军道之剑的要求对于他们来说太富有挑战性了。半兽人和其他野性种族往往如同他们更加文明的同类一样不欣赏这种美丽;他们战斗是为了消灭敌人,不是为了给自己带来什么荣耀。侏儒认为没有必要完善自己在战斗中的表现;他们对于平时所从事的职业非常满意。

其他职业眼中的军道之剑:
战士,圣骑士和其他前线战士以兄弟的身份欢迎军道之剑。而法师经常对军道之剑持怀疑态度,但倾向于给他们一个宽广的发挥空间。游荡者或巡林客常常将军刀之刃视为有用的战斗力,因为军道之剑们渴望荣耀和金币,所以很容易诱导。在没有其他动机的情况下,大多数阶级和种族都对军道之剑持谨慎和犹豫的态度。军道之剑的混乱倾向和个性化的特性意味着它们在某些时候成为不可靠的伙伴,而且当团队中的军道之剑背着帐篷的时候,特别是在军道之剑对上一场冒险的战利品的分配结果不满意的时候,没有人会想睡在帐篷外。
关于军道之剑的知识:
 使用收集信息或知识(贵族和皇室)的人物可以研究军道之剑,了解更多关于它们的信息。 当一个角色进行技能检查时,阅读或解释以下内容,其中包括来自较低DC的信息。
DC10:军道之剑是具有不道德的妄想的战士。 这些闻着味道追寻着荣耀的猎犬认为他们可以在吟游诗人的歌曲中永远活下去!
DC15:军道之剑行走在崇高的道路上,很少有人能光看他们使用的武器就能猜测出他们所掌握的武技。 他们可以从许多不同的学派学习战斗战术,所以你不能猜测任何军道之剑的长处或弱点,当你在战斗中面他们时。 他可能会以如同思维一般迅捷的速度移动,像一块巨石一般势不可挡地穿过你的领地,或者用野兽一样的野蛮手段攻击。
DC20:军道之剑往往是一种混乱的生物。 哪怕他的堕落也可以成为他的骄傲-他不能容忍对他傲慢的冒犯。对荣誉的承诺和一座城市的桂冠往往足以吸引一名军道之剑冒着生命危险去争取。一个任务可能得到的回报——无论是荣耀还是黄金——比他经常完全忽视的潜在风险更重要。

游戏中的军道之剑:
一场战斗是军刀之剑最为自然的战役切入点。随着阳光从磨光的盔甲上闪闪发光,这些人物在战斗中熠熠生辉。你团队中的第一个军道之剑可能是其他某一个队员的兄弟姐妹,他们试图通过击败该地区最知名的某个怪物来恢复自己的姓氏的荣耀。可能这种战斗技巧已经秘密地传承了好几代,但是最后这两个人选择了以救赎和恢复荣誉的名义来展现自己的荣光。或者,如果一名军道之剑是您的战役世界中的第一个武道家,那么他可能会在战斗中经历顿悟,这是由神秘圣人的预言所预示的,因此他第一次使用武术成为了预言的实现。
 一旦军道之剑已经成为你的战役世界的既定部分,那么他们就会在战场上、在皇家法庭上、在舆论和公共娱乐的双重舞台上找到自己的社会地位。 由于群众都喜闻乐见地观看军事表演或者格斗大赛,军道之剑的战斗技巧使他们成为优秀的角斗士,他们对荣耀的渴望往往导致他们参加这些公共游戏。 然而,军道之剑同样有可能陷入宫廷阴谋的网络中,在一场不见硝烟的计谋比赛中,他们会在一场富有有丰厚回报和令人兴奋的比赛中,用公爵和戴芬斯的红衣主教作为对手来比斗剑术。相较于贪恋金钱的战士为失去财富而失望,神职人员因为失去了神明的青睐而悔恨,失去公众的钦佩的军道之剑的耻辱情绪会更加强烈。

[size=12pt]适应性调整:
 在没有大型的、已建立的国家或组织的世界仍然可以为军道之剑们提供一个获得荣耀的机会, 成为一个村庄的英雄和成为一个国家的英雄一样有意义-特别是如果军道之剑认识这个村庄里的每个人,你可以从客栈老板的孙子那里询问到他的的名字,并且在他进入武术学院时,里面的每一个人都会站起来向他行礼。 你也可以考虑让军道之剑成为一个革命者,为自由而战,而不是寻求个人荣耀。他们缺乏魔法技巧的能力很好地发挥了军道之剑在神秘政权下的被压迫,以及推翻这个恐怖分子政权的力量。

导览

[0] 帖子列表

前往完整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