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PG讨论区 > 安科安价AA区

【重启】钢之轨迹

<< < (2/3) > >>

聪明伶俐琪露诺:
兰花塔35层。

虽然还不是塔顶,但这个高度也已经相当惊人了。就算迪尔姆德身怀绝艺,从玻璃窗望下去难免一阵心悸。

闹着从塔顶往下看的雷克特进了塔之后就不见了,该不会真登顶了吧。

通商会议预计持续五个小时,所以分上下半场,中间给了休息时间。

克罗斯贝尔对于这场盛会十分重视,派出了境内第一高手、A级游击士“风之剑圣”亚里欧斯·马克莱因作为安保负责人。

迪尔姆德知道他的实力是可以比肩“雷神“和“光之剑匠”的,只不过议程紧张,也没有什么讨教的机会。

中途休息的时候,也有警察来查看状况的。所属倒是挺怪,叫特(别任)务支援科,不知道是不是专门为大会成立的。宰相几句话就把他们打发了。

私人护卫并不允许进入会场,就在隔壁待命。迪尔姆德注意到他师兄穆拉和一个女性军官眉来眼去,记得她之前是跟在利贝尔王国科洛蒂娅·冯·奥赛雷丝公主身边的,感情大皇子没成俩护卫倒是搞上了。

与会的还有卡尔瓦德共和国洛克史密斯大总统,他带来的护卫是一名东方人女子。她初始似乎对雷克特没在场有些讶异,随后就是静静地望着窗外。

虽然体格并不强壮,但不知怎的却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场。

因为东大陆出现灵脉枯竭的现象,引发天灾连年,大量东方人逃难进入共和国,还有一部分甚至来到了克州。身为大国元首护卫自然不是普通角色,迪尔姆德暗暗记下雾香·楼兰的名字。

————————————

下午会议过半的时候,突如其来的枪声震爆全楼。

虽然知道如果直击的话没可能幸免,但护卫们第一时间还是闯入会议室查看情况。

幸好与会代表都平安无事,而袭击来自……

玻璃幕墙被打得寸寸尽裂,裂缝如蛛网般遍布全体。但它居然坚持住了,完全没有破碎!

外面,两艘外挂大口径机枪的高速武装飞艇轰然升起。

战术(d4,d6)k1=(4,6)k1,均为绝佳。加骰d4和d6=(3,3),最终为6+3=9

上回被恐怖分子摆了一道之后,迪尔姆德刻苦研究他们的战术模式,心得颇丰。当下一眼看破他们绝不肯善罢甘休。

“在屋顶!”

几乎同时屋顶值守报告了飞艇强行降落的消息,随后就失去了联系。

“请容许我出击。”得到迪塔的许可后,风之剑圣风一般地刮出去了。各路高手也都纷纷跟上。

“奥迪那中尉,你不一起去吗?”奥斯本宰相那琢磨不透地的声线问道。

“交给他们就足够了。我的岗位始终在阁下的身边。”迪尔姆德秒答到。

宰相微不可见地笑了笑,也不知道是满意还是不满意,接着对与会代表说道:“迪塔市长,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本次会议实在有些难以为继了。请记得刚才的提案,因为现在发生的事正是贵州无力维护治安的又一佐证。”

迪塔心里骂娘,这一艘帝国制的飞艇,一艘共和国制的飞艇,该不会是你们俩老狐狸不约而同决定干掉对方吧。但他表面上还是客客气气的:“让各位受惊了。我会尽快调查此事,给各位一个交代。”

众代表都客套了几句,纷纷起身,一场盛会眼看就要不欢而散。

突然间那艘帝国制的飞艇又出现在窗口,再来一轮扫射。代表们已经知道这强化玻璃可抵炮弹,也没放在心上。不料就在枪声停下的刹那,一个壮硕的身影从飞艇上跃起,重重地撞在玻璃上。

这可谓无谋送命之举,通常会被玻璃幕墙弹开并且一路掉下35层尸骨无存。但不知是连续扫射降低了玻璃强度,还是这大汉确实有过人之能,竟然一举撞碎玻璃突入其中!

他抄起刚从飞艇上拔下来的重机枪打算来一通扫射,但不等他提枪,两柄剑已经当胸刺到!

迪尔姆德经历圣母公园一战后对帝国解放阵线这种外围诱敌奇峰突起的战术早已研究透彻,这是特地在这防着他呢。

对方也是反应迅速,一个铁板桥闪开。趁着机会代表们赶紧躲在桌后蹲下。

“老子是帝国解放阵线的V,和那边的铁血有账要算,无关人等闪开!”

“除非先过我这一关!”

V一看不解决掉面前的双剑士没法提枪射击,只能先对付他再说。

第一轮
2#d54=(54,43),今天是什么红手,一连三个满骰绝佳
暴雷斩四重奏3#(d10,d6)k1+2(抽到鬼牌)=(1,1;4,4;8,3)=(3,6,10);1d10+2=6+2=8,我发现之前都骰错了,但是不影响结果就不修正了
伤害2#(d10+d8)+2=(1+4+2,6+8+2),绝佳加骰d8=5,合计为7和21

抢占先机的迪尔姆德一剑便将对手重创,在身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纵使对方是铁汉,也痛得龇牙咧嘴。

V对抗动摇的心魂骰(d8,d6)k1=(1,1)=1,真实骰子,绝无黑幕

V精心策划的突袭被人识破,而且几次提枪都被扰乱,心里憋着一股火。

第二轮
2#d54=35,29
暴雷斩四重奏3#(d10,d6)k1=(0,0;5,1;10,4)=(0,5,10),10加骰1d10=4;1d10=1,1个优良
伤害d10+d8+d6优良=6+3+4=13

迪尔姆德看出对方已经是强弩之末,双剑一错佯攻伤处,实则却是在另一侧横切一刀,随后把这个自称V的恐怖分子一脚踹倒。

壮硕的身躯倒在地上,因为失血而昏迷不醒。身后响起了掌声。

“这一场剑术表演实在令人惊叹,不愧是范德尔流百年难遇的奇才。”

听到奥斯本宰相亲自给出的美誉,迪尔姆德知道自己稳了。

“哪里,还要仰仗您的教导。”

聪明伶俐琪露诺:

--- 引述: CrySky 于 2021-09-16, 周四 01:50:18 ---居然是闪轨安科,期待

--- 引用结尾 ---
谢谢支持。前段时间比较忙,趁着节前更新一波。
因为G已经在圣母公园被抓了,所以换了V去通商会议。
什么你问要塞炮那边怎么办,解放阵线不会就四个人吧。

聪明伶俐琪露诺:
从克洛斯贝儿返回的迪尔姆德获得了表彰,军衔恢复为大尉,岗位上则从先前的皇女护卫队长提升到了皇太子护卫队长,地位仅在负责皇帝本人的玛堤乌斯之下。

V早在克州时候就被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雷克特带走了,大概是跟先前那个头目去作伴了吧。同时入侵帝国边境的加雷利亚要塞准备利用列车炮炮击兰花塔的恐怖分子也被七班阻止了。

对,就是那个七班,在搞名为特别实习的野外教学实践活动的样子。迪尔姆德甚至怀疑他们有着主动撞上各种事件的气运。

不过即使是在他们所未能触及的台面下,情况依然急剧地演变着。

就在恐怖袭击发生前,奥斯本宰相和共和国洛克史密斯大总统正在联手,以先前发生的邪教事件为由认定克州没有独立维持治安的能力,要求迪塔市长让渡一部分治安权。

但迪塔却以强硬对强硬,悍然宣布克州独立,并且以两宗主国在IBC(克洛斯贝尔国际银行)的资产为筹码要求获得承认。

帝国政府自然不可能承认这种单方面改变主权的要求,动用列车炮威胁,并派兵进入克洛斯贝尔,但刚进入其境内即遭到不明人形机甲歼灭,甚至整个加雷利亚要塞都被另一台机甲毁去。

————————————

距通商会议不过两个月,国际形势风云突变,阴云笼罩在克州上空。帝国政府以惊人的速度通过了全面战争的决议,中央政府军和贵族领邦的地方军都在积极进行着准备。

这一天,奥斯本宰相预定在德莱凯尔斯广场上进行战争动员演讲。

由于广场就在宫门前,因此皇室成员也将在露台上俯瞰这一历史时刻,以示与政府和全体国民团结一致。

“……各位,难道可以原谅这等恶意吗?难道可以放任伟大帝国的骄傲和荣耀,蒙受损伤吗?”

“不,绝对不能。”宰相猛然握紧右拳,声音同时达到顶点,“就算要用铁与血交换,我们也必须执行正义!”

广场周边人声鼎沸,声势震天。

 “帝国!帝国!帝国!”

 “正义!正义!正义!”

皇帝尤根特三世对国民的热忱满意地颔首,奥斯本宰相正准备借此机会正式宣战的时候……

他笔直地向后倒了下去。

“这是……狙击?狙击手在哪?”

迪尔姆德第一反应是帝国解放阵线的余党,但他尚在四处寻找狙击手,头顶忽然乌云一片,巨大的飞空战舰露出了狰狞的獠牙。隐约可以看到类似克罗斯贝尔使用的那种人形机甲一队队降下。

恐怖分子是没有这么强大的武装的,要不然他们早就动用了。外国势力也没可能在完全不惊动防空网的情况下突袭首都,那么答案只有一个……

“可恶的门阀,你们这是造反!”

陛下震怒了。居然就在宫前射杀自己任命的宰相,随后还大兵压境,其意不问自明。

“陛下,露天危险,请先避一避吧。”

“范德尔卿,有劳了。奥迪那卿,你去把守宫门,叛贼一个也不准放进来!”

“是,陛下!”

接到命令的卫士队长立即赶往宫门,就在下到1楼的时候,正巧碰见了护送遗体的铁道宪兵。只见奥斯本宰相容貌安详,双手交叠在心口,不知是哪位整理的遗容。

应该在指挥铁道宪兵的克蕾雅大尉并未在场,时间紧迫来不及细问。等迪尔姆德赶到宫门前的时候,身着叛军已经完全镇压了德莱凯尔斯广场,甚至经过护城河上的桥梁,突入了宫前小广场。紫白相间的制服,是帝国最大门阀之一,掌控拉玛尔州的凯恩公爵的领邦军。

两具庞然大物在后面压阵。细看的话他们的尺寸和精致度均不如曾经击溃帝国军、摧毁加雷利亚要塞的两具机甲,但既然同为人形,也有一些相通之处,或许是劣化量产版吧。

“放肆!有我在此,你们谁也别想逾越大门一步!”

“我们无意冒犯陛下的威严,只是为了肃清君侧的佞臣。只要卫士队不再庇护奥斯本的遗体,我们就会立即退去。”

“不反思自己的行为,还要威胁卫士队,你们难道不知道羞耻吗?”

“多说无意,上!”

然而迪尔姆德剑术大成,而且占据宫门有利地形,寻常士兵根本不是对手,简直是浪拍堤坝,来多少碎多少。(基础攻击不能破格挡,我看这就不骰了吧)

“可恶,区区一个大尉居然如此难缠。没办法了,动用那个吧!”

两具机甲中持剑的那一具举起剑对准了宫门。

“你可知破坏宫殿之罪应当受到何等惩罚?”

“但身为卫士你自然会保护它的,不是吗?”

迪尔姆德一看对方真要动手,只好离开宫门,主动出击。

第一轮
2#d54=(24,44)
1d10=2
3#(d10,d6)k1=(2,4;4,2;1,2)=(0,4,2),1d10=1

“太慢了!”

机甲巨大的体格使得它的剑徒具威力,但打不中就全无意义。但是迪尔姆德的抢攻也被巨剑阻隔在范围外。

第二轮
2#d54=(19,35)
1d10=6
3#(d10,d6)k1=(1,4;10,2;7,1)=(0,10,7),其中10为绝佳,加骰1d10=4;1d10=6
d10+d8+d6优良=18

交手不过两合,迪尔姆德已经完全摸清了这大家伙的实力,用来对固定靶或是迟缓的战车也许是性能卓越的兵器,但是……

闪过刺击之后,他直接跳上剑背奔跑。机甲扬起剑企图甩掉对手,但这早在范德尔流高足的计算中,随势跃起,随后双剑连续斩落。

这正是暴雷斩。多次斩击在同一点,即使厚重装甲也支撑不住,被切断了内部的大量线路,机甲顿时萎倒。

“哼,不过如此。还有谁敢来挑战?”

“不知我够资格吗?”

“师……”迪尔姆德两眼发直,“师姐?”

聪明伶俐琪露诺:
人未至而剑先至,一气贯日月。迪尔姆德对这把赤红大剑用上了暴雷斩,连斩四剑才卸掉了它的冲击力。

“能接住这一剑,看来的确有皆传的水准了。那么,让我来看看你究竟有多大进步吧。”



来者是拉玛尔州领邦军统帅,“黄金罗刹”奥蕾莉亚·勒瑰恩伯爵。黄金华丽,罗刹好战,这个绰号恰如其分地展现了她的本性。

五百年一遇的天才,十六岁就拿到奥传,那时十二岁的迪尔姆德还在练习基础。同年赴托尔兹士官学院就读,只花了一年就毕业,而同龄人才刚刚入学。

随后又拜“光之剑匠”维克多·S·亚尔赛德子爵为师,期间交流赛的时候代表亚尔赛德流出战,迪尔姆德和穆拉两人联手也被打得体无完肤。

二十岁出师并得传奥义,成为帝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人双奥传。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穆拉和迪尔姆德的人生轨迹。

要和这样的对手交手,恐怕得要师父出面才可以。但是,站在这里的却是我。

“哦呀?师弟你退后了两步,不会是害怕了吧。”罗刹施施然走到插在地上的剑边。

“这是对师姐的敬意。”

“战场上可没有这玩意儿的容身之地啊。接招!”

第一轮
 2#d54=(49,14)迪尔姆德先手
暴雷斩3#(d10,d6)k1=(7,6;7,1;7,5)=(3,7,7);d10=7(四张7,炸了)
世外桃源(d12,d6)k1=(2,4)=2;d12=3

双方乍一交手,还在相互试探。迪尔姆德的暴雷斩已经用上七分功力,但全部被奥蕾莉亚那宽大的宝剑“世外桃源“挡下。奥蕾莉亚随手反攻一剑,也被迪尔姆德化解了。


第二轮
 2#d54=(15,10)迪尔姆德先手
暴雷斩3#(d10,d6)k1=(2,6;9,6;1,4)=(2,9,4),两个绝佳加骰2#d6=(4,5);d10=5
伤害(d10+d8)=(4+2)=6
世外桃源(d12,d6)k1=(9,2)=9;d12=6
伤害d12+d10+1=12,超过目标坚韧6,造成1个损伤并动摇

迪尔姆德一剑破开大剑格挡,直取中路……破开?没有的事。罗刹露出令人战栗的笑容,趁着迪尔姆德突进入怀的时候挥下世外桃源,结结实实来了一下狠的。伤口深可露骨,差点切断脊椎。剧痛之下迪尔姆德完全脱力,突进也不了了之了。

第三轮
 2#d54=(49,54)奥蕾莉亚先手且鬼牌
动摇恢复2#d6k1=(3,5)恢复了
暴雷斩3#(d10,d6)k1=(5,6;4,4;6,2)=(2,4,5),绝佳加骰d6=5;d10=2,因为损伤全部-1
世外桃源(d12,d6)k1+2鬼牌=(8,1)+2=10;d12+2=3+2=5
伤害d12+d10+1+2=5+7+3=15,超过目标坚韧,造成2个损伤并动摇

剧痛牵动了双剑士,他的动作开始变得滞塞了起来。罗刹全然不顾师弟已经身受重伤,抓紧扩大战果,又将其腹部划开一道裂口,连肚肠都显露出来。

“停手吧,你已经没有一战之力了。”

“我还……还不能从这里……让开,这是陛下……授予我的任务,即使是师姐……”迪尔姆德神智开始模糊,但仍然毅然挺立。

第四轮
 2#d54=(1,22)先是一个54,又是一个1呢……
世外桃源(d12,d6)k1=(3,6)=6;d12=4
动摇恢复2#d6k1=(4,3)恢复了
暴雷斩3#(d10,d6)k1=(6,3;10,5;3,1)=(2,10,3),绝佳加骰d10=6;d10=1,因为损伤全部-3
伤害(d10+d8+1d6优良)=(4+7+4)=15,2损伤+动摇


视线仿佛蒙上了一层薄雾,眼前的对手也变成了好几个。即使如此……

“我是卫士队的……在我倒下之前,谁……都不能从这里过去!”

好几个敌人又怎样,一起斩了就行了!

奥蕾莉亚眯起眼睛,有什么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剑出,技惊四座。

不败的黄金罗刹,自从剑道大成以来首次血染衣襟。

第五轮
 2#d54=(40,50)两个人都尽力了
动摇恢复(d10,d6)k1=(9,5)=9恢复
世外桃源(d12,d6)k1-2损伤=(11,1)-2=9;d12-2=10-2=8
伤害d12+d10+1=8+3+1=12击倒,第二下不骰了

迪尔姆德实在是太累了。

他的眼前已经从朦胧一片变成了血红一片,仿佛堕入了血海地狱。

主要用来防守的左手已经握不住剑了。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同样受伤不轻的黄金罗刹慢慢走到他身边,他颤颤巍巍地举起右手剑想要格挡。

奥蕾莉亚叹道:“你这是何苦来由。”用剑身把他拍翻在地。

“给他治疗,这是我对师弟的敬意。”

接着她看向王宫,那里还有一座大山要逾越。只是以她目前重伤的状态,能有胜算吗?

“唯有如此,才够有意思。”

罗刹舔舐着手上的献血,昂然步入下一个战场。

聪明伶俐琪露诺:
因为杂事繁忙,拖了很久才更新。骰子十分配合,给出了精彩的一战。
虽然金黄色在论坛上看不清楚,但唯有用此才能配得上黄金罗刹之名。想查看细节的可以拉选看。
下回就要从迪尔姆德苏醒后开始咯。

导览

[0] 帖子列表

[#] 下页

[*] 上页

前往完整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