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资料区 > 剑世界

【译文】Sword World RPG Adventure 2 信天翁号追击!

(1/3) > >>

茶白猫小修:
第一卷这里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51400.0

自从卡拉扫图给我之后已经过了好多年,我还是没有拉到十个读者orz但是为了对得起卡拉和维纳sama还是开吧……
P.S主角的名字是我翻个小短篇的时候定的,现在我越来越想把它翻成刘克敌大爷。。。丫配不上这么美型的名字233

马车在前进。载着名为“Night Breakers”的六名冒险者,前往遥远的北之国普罗米基!佛赛利亚世界首支摇滚乐队“Night Breakers”的新冒险,是为找寻提利失去的过去而进行的旅行。被暗杀者集团“死神”夺走的少年的过去。为了不幸的小兄弟,琉可蒂与四位美女踏上旅途。马车之名为信天翁号!

作者:山本弘/Group SNE
插图:田中久仁彦,龙胆丈二
胡译:黑河内光奈
感谢Yamikala,sryidk的译名校对

复制黏贴的很短的译者序:
维纳牧师的冒险乐队推广计划!
因为是胡译所以细节的语法不要太在意。
译名方面,翻完才发现这里另有一张表,所以小说里的译名和卡拉的佛赛利亚词条本一致,没有和这版上一致。
一共五卷,第一卷翻完暂坑,至少等坑到十五人在内再继续。
至于发这里如果不合适就麻烦转小说区。
插图方面因为果园限制大小太难传,可以看这里
http://tieba.baidu.com/p/3711201830
不过文字请以这楼的版本为准。
译者名字方面,是在度娘贴吧和其他地方用的日翻用ID,是我自己译的,不用在意。

茶白猫小修:
Night Breakers 成员介绍
琉可蒂·阿尔巴斯诺特
梦想着成立佛赛利亚世界第一支摇滚乐队,桃花不断的借钱王

萨缇娅·阿蒂
纯情可爱的美少女……虽然看起来是这样,却已经三十九岁有老公有女儿了!

蕾哈缇娅·阿利亚雷特
草原之国米拉尔格族长的女儿。由于部族规定,十分讨厌在他人面前裸露肌肤的御姐系美女

伊莎·莲·吉尔伽美什
通称“波薇”(BOY)。为成为武斗家而继续放浪之旅的半妖精

夏蒂·碧恩
比起作为冒险者还是作为舞娘更加有名的十九岁性感美女

提利
被秘密结社“死神”作为暗杀者养大的少年。丧失了过去的记忆。

茶白猫小修:
人物介绍(人物卡略,顺便一提从第一卷的4级升到了5级)

伊莎·莲·吉尔伽美什(半妖精,女,17岁)
通称“波薇”,欧兰中产阶级家庭的长女,幼年起就学习魔法,但私下练习更加符合性情的武术。十五岁起以成为格斗家为目标离开家庭踏上放浪之旅。
性情急躁,行动时常不经大脑。平时用的名字“波薇(BOY)”,一方面是因为她具有男孩子般的性格,另一方面是她曾为了逃避(逃家之后双亲委托的)追捕者的眼光而变装为男孩。她的癖好是收集银饰,平时随身带着银耳环。
她是佛赛利亚世界少见的双巧手。平时使用棍——贤者之杖(Mage Staff),也可以用双手拳套进行一回合两次的攻击。
这个女孩的弱点是歌。她全然是一个音乐白痴。她的歌声能发挥咒歌“震颤之音”的效果,碎裂周围的玻璃。至于为何具有这样的体质,这就谁也不知道了……

萨缇娅·阿蒂(半妖精,女,39岁)
贝鲁达因人。母亲是妖精,父亲是人类。虽然已经三十九岁,外表和人类十五岁的少女一样,除种族因素外也是托了本人长相幼齿的福。作为酒馆的独生女,十六岁便通晓乐器与料理。十七岁时被街头的维纳司祭看中,抱着轻松的心态信仰了维纳。二十岁时结婚,并生育了一个女儿,但丈夫忽然人间蒸发。此后,她独自一人将女儿抚养成人。
为人非常宽容,对必要的事情能够予以必要的应对,即使对堕落之人也能献上温柔的歌声。围裙,料理道具,裁缝箱从不离手。有时显得过分婆婆妈妈。不知为何特别讨厌魔法道具,连手也不愿意碰一下。然而,其他人随身佩戴魔法道具,她也绝不会多说什么。
女儿已经自立,该是出门寻找丈夫的时候了——正在这么想着的时候,她遇到了琉可蒂,并与对方的理想发生了共鸣。

夏蒂·碧恩(人类,女,19岁)
金发碧眼,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原本是普罗米基的盗贼公会麾下,与公会会长的儿子一言不合而离开了那里。作为冒险者兼舞娘在诸国旅行。
性格精明,却意外地是个好人。虽然没有大财运,作为冒险者和舞娘两方面也都相当有名。
战斗方面,不喜欢单纯的殴打,而倾向虚招和诡击。爱用的武器是秘银制的天蓝色短剑“魅惑之剑(Charm Blade)”(DMG+1,重击+1)。在舞蹈中使用,有如同咒歌“魅惑之歌”的效果。据说是古代王国时期的舞姬用品。

提利(人类,男,16岁)
自幼在秘密结社“死神”成长,接受暗杀者教育的少年。这一组织绑架幼小的儿童,利用具有催眠效果的药或法术,去除人心中对死亡的恐惧,培育完美的暗杀者,然后送到世界各地。
这以后,“死神”被塔兰特的骑士团毁灭,受到保护的提利,重拾回人的内心,被寄养在一位半妖精精灵使处。提利这个名字,也是那精灵使所取。至于他本来的名字,出生的家园,双亲的事情,都完全没有记忆了。
五年后,身为人类的提利从少年成长为青年之时,精灵使突然告诉他,作为最后的试炼,让他独自前往贝鲁达因居住。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快活明朗的少年,事实上却怀抱着寂寞,害怕着对过去一无所知的自己。此外对世间的常识和人类的心理也所知甚少。
如今在贝鲁达因的新市街,老魔法师博·克拉蒙的手下工作。

琉可蒂·阿尔巴斯诺特(人类,男,25岁)
命带桃花劫的吟游诗人。自由战士,借钱王。双亲已经过世。有个美型的哥哥。为了寻求冒险与歌与恋情,五年前开始了冒险者事业。比起平息故乡的哥哥的怒火,更喜欢对女孩子花言巧语。然而,对手出现之时,无论接连献上多少曲恋歌,通往成功恋情之路依然艰辛。另一方面,半鸟人与黑妖精的“魅惑力”永远吸引着他,雌性的怪物(女王蚁之类)也是他的目标,在这种奇怪的方面也是桃花劫不断。
喜欢变卖武器防具再买新的。还喜欢在银制品上附魔。是个热爱必要之外的珍稀品的家伙。再加上爱穿戴,爱吃喝。当然送给女孩子的礼物也决不能忘记。左撇子专用的鲁特琴也特别贵……因此始终奔走在借钱王的大道上!
本性正直,多嘴多舌,不擅长撒谎。不在意种族身份的随和性格,很容易与小孩子和草原妖精打成一片。本人对和女孩子打成一片这件事相当开心。
爱用的鲁特琴是名品“层云堡垒(Strato Fortress,典故是轰炸机“同温层堡垒”——译注)II世”,此外,黄铜手镯“铜管乐队(Brass Band)”,是能够播放改变先攻顺序的咒歌“进行曲”的魔法物品。
如今与波薇、萨缇亚、夏蒂、蕾哈组成了亚列拉斯特大陆首支摇滚乐队“Night Breakers”。

蕾哈缇娅·阿利亚雷特(人类,女,23岁)
草原之国米拉尔格某有力部族族长的二女儿。父亲没有生育男孩,因此姐姐将是下一任的族长,蕾哈则担任族长辅佐的工作。她认为自己为了辅佐姐姐,需要开拓视野,因此踏上了旅程。以观察各种各样的人,了解各种各样的思考方式为目的。
是个冷静,深思熟虑的御姐范的女性。虽然说话居高临下,心地却很温柔。尤其对年幼者会以母性般的爱去接纳。在女性居多的家庭长大成人,因此对女性格外亲切。同时由于生在文明欠发达地区,把魔法一概叫做“诅咒”。
高个子,充满野性魅力的美女。然而部族的风俗是不能在人前展示肌肤,因此永远长袖长裤,尤其在街头更是喜欢捂得严严实实。在人特别多的场合甚至把脸也蒙起来。本人对此完全不觉得热得慌。
爱用武器“烈焰之剑(Flame Blade)”是一件必要力量为20点的大弯刀。咏唱指令便会发动“火焰付予”法术的魔法刀。遗憾的是由于需要消耗10点精神力,一天只能用一次。

茶白猫小修:
第四话 黑暗哟,集结吧!
(注:和1-3话标题一样,闇よ、つどえ也是个SF小说标题梗。英文原题Gather, Darkness,作者Fritz Leiber)

1 黑暗中的战斗(Battle in the dark)

贝鲁达因旧市街的某条小巷。时维深夜——月亮隐藏在云中,道路被一片无限接近于黑色的深灰所浸染。几乎所有的住户都早已入睡,只有深夜依然营业的赌场传来的喧闹声,隐约震撼着夜的空气。
就在这黑暗之中,两条人影如蜥蜴般趴伏在地,相互对峙着。由于身着与黑暗几乎无异的黑衣,无法看清身形,但双方都是身量不高,身材苗条。不知是女性还是小孩子。
两条人影都握着纤细的匕首,把腰猫到了极限,以免被对手判定位置。两人都屏住呼吸,如同化为夜之黑暗的一部分般一动不动。双方都没有暗视能力,因此都只好拼命地注视着对方,企图判断对手的正确方位。
这是一场令人屏息的战斗——如同一场剑士的战斗,却听不到两剑交击的声音;如同一场魔法使的战斗,却看不到光与焰的交相飞舞。然而,这无疑是一场赌上性命的胜负。专注于判明对手方位、判读对方心理的交锋不断持续着,然后决定成败就只在一瞬之间。哪一方但凡略有疏失便会败北……。
这就是暗杀者与暗杀者的战斗。
月亮从云缝里略微露出了脸庞。白色月光如同巨大的灰色生物一般,骤然闯入被黑暗包复的小巷。
两条人影中的一条首先暴露在月光之下,前后不到一秒的时间差而已。正如字面上所说的那样“明暗立辨”。另一方瞬间把握了对手所在的正确位置,连蹬踏地面的声音都没有发出就那样袭击过来。
两条人影交错而过。两柄匕首被月光点亮,衣服摩擦声,脚步声,呼吸声一片缭乱。月亮很快又隐入了云中,人影们再度沉入黑暗。
如假包换的一瞬决胜——即使有谁目击了这场战斗,在如此的昏暗与如此的高速之下,恐怕连哪一方获胜都无法看清吧。
然而,胜负的确已分。一条人影飞速跳离战区,余下的一条则随即跪倒在地。
“只要再争取一周的时间就够了。”获胜的一方以棒读台词般毫无感情的语调说道,“痛苦地死掉吧。”
就在这时,大街对侧的那头传来了越来越近的人语声。
“……真是够了!为什么你都穷成这样还要来赌场!?”
“正是这样所以说才想让钱稍微生多点钱嘛。”
“去赌场又不可能赚到钱的!就是因为你这种天真的想法,借钱的数额又增加了啦!”
“说又增加了什么的太过分了吧。我会一点一点把它赢回来的!”
不用说,来的是琉可蒂和萨缇娅。琉可蒂到赌场“龙之眼”玩的事情被夏蒂偷偷报告给萨缇亚,萨缇娅赶紧跑来揪着琉可蒂的耳朵把他硬往回拖。只可惜还是晚来一步,已经有共计500银币从琉可蒂手中滑跑了。
人影猛地身形一翻,无声无息地奔离当场。琉可蒂他们沉浸在唇枪舌剑中,对此毫无察觉。
十余秒后,途经现场准备前往大街的两人,看到蹲伏地下呻吟的黑衣人吓了一跳。
“在流血呀!”
“喂,你振作一点!”
尽管性格存在诸多缺陷,只有人情浓厚这点还值得称赞的琉可蒂,赶紧疾奔过去,把伤者扶抱起来照顾。
除下黑色面罩,至今为止一直隐藏着的这位人物的面容,暴露在萨缇娅手持的提灯光圈之下。
“黑妖精!?”
“女孩子!”

茶白猫小修:
2 暗杀者(Assassin)

“哎呀哎呀……这么大半夜的还真是给我带了件麻烦的货色哪。”
维纳司祭阿尔伯特·罗斯用嘲讽的语调说着,不过只是刀子嘴豆腐心而已。实际上却带着丝毫也不厌烦的表情,帮着安顿萨缇娅他们背来的少女在床上睡下,勉力调治她腹部的创伤。
“实在抱歉,阿尔伯特先生。可是,维纳神殿实在太远,带回监狱酒店也办不到……然后就忽然想起你的私宅就在附近了。”
“我认为这个判断非常正确。”阿尔伯特颔首道,“这种伤口,即使维纳神殿也很难处理吧。”
“果然是毒药?”
“对。似乎是你的‘治愈毒素’也无法治疗的,极其强力的那种呢。”
身为维纳司祭,阿尔伯特皈依至今不到两年,对萨缇娅而言还算个后辈。更确切地说,他还是萨缇娅的亲弟子呢。她之所以背着那位少女来拜托阿尔伯特,并不是信赖他作为司祭的手段,而是因为期待他关于毒物的丰富知识。
少女外表看来十五岁左右。长长的耳朵一望可知妖精族的混血。一头白发,只有刘海中带有一撮黑色。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她的肌肤,黑得如同黑曜石一般。
少女痛苦地呻吟着。萨缇娅刚刚给她用过了“治愈伤口”,然而由于匕首上涂有毒药的缘故,全然无法发挥效果。
“尽管如此,说到黑妖精在市街正中游荡啊……”
琉可蒂摇着头。即使是对女性审美有着广泛趣味的他,看到少女的肤色,果然也不由得踌躇起来。
阿尔伯特回过头,用责怪的目光注视着琉可蒂:“这姑娘可不是黑妖精哟。”
“诶?那是怎么回事……”
“我是在德雷克诺尔长大的。黑妖精在贝鲁达因或许的确很少见吧,可是那个城市就住着非常多。所以我一看就明白了。这姑娘的肤色和黑妖精不一样。”
“那,这是什么病?也是毒药导致的吗?”萨缇娅问。
“不对。”阿尔伯特断然摇头,“确实有种让皮肤变黑的毒药名叫‘黑死毒’,但那种急性症状并没有出现。如果中了那个毒,全身一旦变成漆黑就必死无疑。但这位姑娘的情况只是痛苦而已,一时半会儿性命无忧。”
“那么,她中的到底是什么毒呢?”
“不知道。好像也不是暗杀者惯用的‘黑刃毒’……这种症状的毒素我从来没见过。”
“你还真懂毒啊。”琉可蒂感慨地说,“兼职治疗师吗?”
“呃,算是吧。”阿尔伯特苦笑着,羞愧地耸耸肩,“琉可蒂先生,可以请你暂时照看一下病人吗?萨缇娅小姐,请过来这边帮我一起配药。”
找了个借口把萨缇娅带到隔壁房间,阿尔伯特用琉可蒂听不到的声音对她耳语道。
“……那个姑娘啊,是暗杀者哦。”
“诶!?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知道哟。那个姑娘拿的匕首的形制,那个毒药的瓶子……我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啊。”
“啊,是这样哪……”
尽管表面上是个温厚男子,阿尔伯特从前可是德雷克诺尔盗贼公会麾下屈指可数的优秀暗杀者。如今他逃离公会,避开追踪者的耳目,隐居于贝鲁达因平民区。知道这些真相的仅有萨缇娅一人而已。
“可是,说是暗杀者,究竟是哪儿来的?”
“这个嘛,是这样的——暗杀者绝对不会随身带着能标明身份的物品到处行动。至少这张脸也不是我认识的人。”
“对手也是暗杀者吗?那就是两个组织之间的斗争了?”
“嗯,怎么说呢——通常来说暗杀者都会使用能切实打倒敌人的即刻生效的毒素。会使用这种相当不致命的特殊毒素的理由,我想大概是制裁吧。那个姑娘,说不定是像我一样被追杀的身份吧。”
“但是,真不敢相信啊。这么小的孩子会是暗杀者……”
“暗杀者是从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开始训练的。我认识的一位少女,八岁开始就已经杀过人了……”
阿尔伯特神情悲痛。让他逃离公会的契机正是那名少女暗杀者。对少女暗暗怀有憧憬的他,听说少女被公会作为弃子的消息,放弃了重要的任务前去救助。然而机缘弄人,在他终于抵达贝鲁达因与塔兰特之间的山村时,少女已经靠自己的力量脱离绝境,他只得孤身成为脱逃者,生活无着流浪街头。
风闻那位少女如今同样身为脱逃者遭到公会的追杀。
“怎么想都觉得,这背后很可能隐藏着大麻烦。”
“把她带来这边,果然是我做错了吗?要是没有给你添麻烦就好了……”
“没有的事。我一个人躲着和多藏一个人也没有什么区别。”阿尔伯特眨眨眼,“而且,没法对受伤的人见死不救本来就是你的性格,这一点我早就知道了哦。”
萨缇娅羞愧地点点头。一年半之前,阿尔伯特在和追踪者的战斗中身负重伤,偶然在街头被她所救。以此为契机他皈依了维纳。自此,他深念萨缇娅的恩义,一直希望能有机会报恩。她的盗贼技能正是阿尔伯特教给她,以便在寻找行踪不明的丈夫中派上用场的。
“请回去吧。我一定会牢牢守护好这位姑娘——就像你当初守护我的时候那样。”
阿尔伯特极其自信地主张道。

导览

[0] 帖子列表

[#] 下页

前往完整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