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资料区 > 隐蚀期(Eclipse Phase)

【世设】加速的未来

(1/2) > >>

Garrise:
欢迎回来!Welcome Back!
欢迎来到你的新生活。请让我来协助你。
   你刚从一份大约十年前的数字备份中复生。你现在可能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我们会尽力为你回答。你可能会感到困惑;你的大脑正在为新家做调整,你将很快回想起你的记忆。由于你休眠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从多个来源准备了许多文献,让你能(再次)熟悉一些重要的事情,并希望能解答你最关心的一系列问题。
超越死亡BEYOND DEATH
   多亏了在医学、纳米技术、和认知科学上的突破,超人类已经克服了生物质身体的缺陷。死亡只是暂时的挫败,而非不可避免的命运。实现这一事实的关键成就是皮层栈堆的开发:这是一种连接到中枢神经系统的植入体,能保存一份关于你的人格和经验的记录。纳米机器人会持续监视你的大脑和神经活动的变化,并实时更新意识图。如果你的身体死亡,你的意识可以被恢复并在一个虚拟环境或另一具身体中再次实例化。皮层栈堆让你能越过身体机能的休止而存留下去,达成事实上的不朽。
   虽然皮层栈堆十分坚硬而且易于回收,即使你的身体承受了严重的损伤,但它并非不可破坏的。它有时候也会丢失或无法被复原。因此,大多数人都会定期保存一份意识图的备份,可能每个月一次,或在亲身进行太空旅行或危险工作之前。因此,如果发生了什么意料外的事情而且你的皮层栈堆无法被恢复,你仍然可以从意识近期的一份备份中复活。
   建立心智的数字快照这样的技术也让我们可以把意识下载到一具新的身体中,这具身体被称为皮套或义体。我们不再圄于我们生来的形态,我们也能随意改变我们的显性性状或性别。你的新义体可以是人造的,带有赛博脑的生物的,或非人类的。有些人完全抛下了身体,并以软件的形式运行自己的心智。这些活动的,没有身体的数字化意识被称为信息义体。
新的常识THE NEW NORMAL
   不朽的实际到来对于超人类来说是一种范式转变,创造了惊人的新机会。我们需要这样的机会,因为大崩坏和地球失陷带来的巨大灾难和流离失所彻底改变了存在了几个世纪的社会结构。在此后的十年内,超人类文化一直在努力应对这样的转变。

死亡依旧熟悉DEATH REMAINS FAMILIAR
   永恒的生命来到了我们手里,也同样地被暴力地撕碎。大崩坏导致了绝大部分超人类永远死亡。即使是神一样的技术天赋,也存在着自己的限制。
   万幸的是,有些失去了生命和原始身体的人并没有失去自己的意识。没人知道具体的数字,但人们大都相信,有数百万的意识得以从大崩坏中存活下来,因为他们的备份存储于地球之外、他们的皮层栈堆被回收并撤离了这颗星球、或他们作为数字化的信息义体逃跑。在崩坏后,身体陷入了短缺,许多这些信息难民(信息义体难民)仍被困在冷存储之中。那些处于激活状态的人中,大部分也仍隐居在VR世界之中,直到他们能负担的起一具新的身体。即使是今天最大的城市和居住区,其体量也只占崩坏前人口中心的一小部分。

肉体的开销THE COST OF EMBODIMENT
   在大崩坏中失去一切的人几乎没有机会再次进入社会。即使是信息义体也要消耗服务器资源。尽管自治主义者和社会福利项目正努力让信息难民们重新苏醒,但仍有上百万的意识被孤立在数据存储中。
   许多财阀、政府、和企业家将这种状况视为一种机会,可以利用这些绝望且廉价的劳动力重建崩坏后的社会,并兴建一个以契约服务为中心的活跃市场。信息难民收下了合同,并要作为信息义体在VR中工作,或套入廉价的义体从事手工劳作。他们赚取的则是在合同结束时可以购买到的平价义体以及居住区的准入权/公民权。批评者公开谴责这种制度,认为这是一种债役制度,因为契约劳工经常被收取隐藏费用,从而不得不一再延长合同期限。支持者认为契约服务在内环星系的经济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让许多大崩坏的生还者得以重返社会。中心化的交易市场英德克斯监督着合同的交易、契约劳工的注册、以及投机者的资金投入。一个由意识猎人组成的小行业以追捕逃跑的契约劳工为生,而罪恶的灵魂商人们则经营着自己的黑市贸易。

适应现状ACCLIMATION
   死亡不再是它曾经的模样。由于大部分超人类都至少经历过一次死亡,死亡已经失去了大部分刺痛感。袭击和谋杀都是财产犯罪。会带来严重伤害和死亡的运动越来越流行。有些团体为了娱乐,经营着字面意思上的角斗,以及类似的血腥运动。在另一方面,因不可挽回的丢失或意识及备份的腐化而导致的真正死亡则变得越来越恐怖,即使最麻木的超人类也会因永久死亡而动摇。

连续性CONTINUITY
   连续性难得保持——因此十分珍贵。从备份中再套入能让你忍受死亡,但这不能确保意识的连续性得以保持。重生的过程只能唤醒那一时刻保存的意识。大部分超人类都经历过缺失:在备份的时刻和再次实例化的时刻之间,他们所失去的时间和经历。虽然这很常见,但也会导致严重的存在性苦恼。多数人会经常备份以将缺失的风险降到最低,并会定期将自己的日常生活记录为一种叫经历重演(Experience Playback, XP)的生命日志,这样就能在发生意外死亡的时候“把握住自己“。
   当面临缺失,人们会寻求亲朋好友的帮助,分享他们关于遗失事件的记忆。一种叫“欢迎回来“的新型社交习俗也因此诞生,人们会帮助最近的重生者知道他们失去了什么并支持他们将人际关系持续下去。
身体议题BODY ISSUES
   义体是商品,也是社交状态的标识。它是为数不多仍保持稀缺性的资源,即使在自治主义者的区域中。
   生物质的身体(生物义体)因人们对它的熟悉而成为需求量最大的义体,但其生长过程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因此十分昂贵,难以获得。在市场上流通的大部分都是人们原本的身体,包括改造人,即简单针对先天性疾病修复了基因缺陷的人,和未经调整的自然人。也有数不清的定制的、基因调整的、而且更加昂贵的型号可供选择,并全都装备了基础生物模块,能加速治疗、减少睡眠、再生肢体、一心二用、并免疫许多疾病、老化、和微重力的效果。这些义体也常常通过生物插件、纳米插件、或赛博插件得到强化。
   人偶的大部分都是生物质的,但是它的各个部位是分开接收加速培养的,并最终组装起来。人偶也依靠赛博插件和一个赛博脑。人偶最初是为了人工受限智能(ALI)而设计的,因为在审美上比机器人的躯壳更招人喜欢。生物义体的稀缺和高价迫使许多超人类使用人偶,但即便如此,他们仍怀抱着遭受歧视的阴影。
   人工制造的义体(即人造义体)十分常见,但常常是大量生产且质量底下的。这类义体十分廉价,从而受到信息难民的欢迎,从而产生了一大批被称为“哐当民“的少数民族。这也导致了阶级分化,人造义体被打上了便宜、人造的污名,而生物义体则被认为更优秀而且更吸引人。这样的偏见并无道理,但十分普遍,有时会导致歧视和攻击。然而高品质的人造义体型号提供了生物义体所缺乏的坚韧性和多用性。
   几乎每个人都将意识视为真正的自己,而物质的义体则是重要但可替代的附属品。人们在考虑义体时,主要会考虑它让你看起来如何,以及让你可以做到什么。对有些人来说,义体是一套装备,而还有一些人认为这是一件工具。不可否认的是,切换身体为人们开放了新的体验,并将超人类团结在一起。与性别和种族相关的生物学差异已经是个笑话。许多人沉迷于体验新的形体,因而频繁地再套入。还有一些人则不遗余力地坚守自己熟悉的身体。

再套入RESLEEVING
   无论规模如何,大部分居住区都经营着身体银行,这是公共或私人的再套入中心。身体银行提供了很多服务:备份、再套入、义体存储/租赁/交易、改造、和保险。企业的玩偶屋与其竞争,为客户提供定制型号的高端义体,有着客制化的增强件和个性化的生物雕琢。经济型的身体银行提供廉价的、重度使用的、外观千遍一律的通用型号,而且可能带有隐藏的“特点“。黑市中的停尸间提供盗版型号以及安装了非法强化件的皮套。义体的获得性取决于当地条件和需求量。有些小型居住区的居民可以通过选择有限的”旅客“义体识别出访客。
   有些人掌握了再套入的诀窍,但大多数人都要花费大约一天时间去适应新的形态。新义体和你的原始义体、你近期使用的义体、或你最常用的皮套之间的区别越大,你就越难以去适应它。如果你无法适应新的身高,你就可能会撞到头;你也可能因重心的不同而失去平衡,或被新的植入体、感官或肢体带来的感觉吓到。即使你适应了你的新形状、体型、和移动能力,你也可能发现要将你和新的自我形象关联起来是十分困难的。从自己的面孔感到的疏离感并非罕见,但可以通过心智手术治疗。
   除了反对再套入的生物保守主义者外,基本没有人还留着自己原生的身体。大多数都在大崩坏中遗失了,或在很久以前就被抛弃了。有些人仍坚持着自己的原始义体,并将其视为一种骄傲。那些有能力的人会努力将他们的身体保存在低温存储中,或在保留所有权的前提下租给其他人。人们往往坚持或重新使用他们喜欢的皮套,或至少是相同型号的皮套。有些人甚至会对他们的义体进行生物雕刻,以让其和原始义体变得相似,以缓和再套入时的不适。

Garrise:
新生命

--- 引用 ---来源:《早上好,奥克塔维亚》,
扩展存储再入项目
【链接】
--- 引用结尾 ---
   重新加入社会之后,你最开始会注意到的其中一件事就是,超人类不再局限于人类。有许多非人类物种也被赋予了智能,并加入了这个俱乐部。这些物种可以汇总成两类,人工智能(AI)和启蒙动物。他们合在一起被称为幻变族。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S
   人们希望提高生产力,并用更高效、更能干的软件和机器取代工人;通往AI的历史道路正是由这样的愿望驱动的。人们创造了多种机器学习方式,能处理大型数据组以分析日益复杂的主题。深度学习神经网络最终在特定的领域超越了人类的能力,例如模式识别、翻译、生物信息学、和预测分析,但这种技术所使用的方法从结构上和功能上都与生物学的大脑不同。所谓的“无监督学习“技术让AI得以处理大量数据并进行模拟,从而产生非标准策略和最优行为。随后的发展试图在生物神经模型的基础上创造泛用的智能,以生成实际的知觉(自我意识),然后获得智慧(逻辑推理)。
   人工智能根据其在复杂环境中自主行动的能力可以分为以下三类:
•   人工受限智能Artificial Limited Intelligences(ALI)是专业化的程序,旨在执行或协助一种工作。当他们被迫将自己学习的能力应用到新的环境中时,他们表现得很差。ALI的应用和自主能力在金融系统、预测服务、监控、诈骗检测、制造、医疗科学、个人治疗、在线游戏、和服务业中表现突出。几乎每个复杂的电子设备都内建了ALI,可以提供帮助或独立操作设备。由ALI操控的机器人、人偶、和载具从崩坏前就得到了广泛的运用。
•   人工通用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s(AGI)是具有和超人类等同的完整智能的机器心智。AGI能够适应新环境并从中学习,拥有社会意识,并能凭借主观能动性行动。
•   人工超级智能Artificial Super Intelligences(ASI)能够进行递归式的自我改良,拥有的能力甚至远超超人类在所有领域中的杰出人才。TITAN是唯一已知的ASI。
数字化的人智DIGITAL SAPIENCE
   AGI最初的开发过程是模拟简单的生物模型,例如昆虫和龙虾,然后才往高阶动物发展。以这些神经模型为基础的AGI与超人类和启蒙动物有着类似的可识别的神经结构。这包含一个认知构架,能模拟新皮层的互动;以及多种进程,最终统合成意识本身(至少是据我们所知的意识)。如超人类的孩童一样,我们可以在虚拟环境中培养、教育AGI,并让其参与到社交生活之中。他们有着和其他超人类一样的需求层次、情感、和动机。
   AGI的心智模拟了生物大脑的功能。记忆并非以记录的形式储存在硬存储中,而是从代表了神经元的网络节点之间的联系中构造出来的,并需要以整体的角度去体验。和超人类一样,AGI会过滤掉不相关的传感信息,以专注于优先级更高的情报。他们和生物系统处理传感输入的方式相同,除了疼痛。他们对疼痛的感觉是类似“嗡嗡声”或“紧绷感”,而且疼痛是由信息义体的自我整合系统所发出的反馈创造的。AGI的代码甚至包含了“遗留的外围设备”系统,即大脑中与内分泌和其他生物系统互动的部分。虽然这对信息义体不重要,但其功能对神经系统的“经验”来说十分关键,并能让AGI和其他超人类一样套入有机义体。
   一些稀有的AGI并不起源自超人类的神经模型。有一些是作为ALI或专家系统开始的,之后才以启蒙的形式获得了智能,有时是通过混合了来自现存AGI的代码实现的。还有一些是意外被创造出来的,从复杂系统的交互中自然诞生。自然诞生的AGI是不可预测的,而且可能难以与其沟通交流,因为他们的心智不基于或不能适应超人类的准则。他们甚至难以对他人表达自己的存在或需求,从而意外遭到不知情的超人类的伤害。
缪斯MUSES
   缪斯是专业的伙伴ALI,旨在成为一名超人类相伴一生的助理。大多数超人类在年轻的时候就会被分配到一个缪斯,并对它们产生密切的个人依恋,但具体表现出的关系因人而异。缪斯可能会被看作红颜知己、侍从、导师、兄弟姐妹、甚至爱人。从法律上看,在大多数司法管辖区中,缪斯都被视为一个人自我的延伸,在未经所有者的允许下不得被搜索、删除、或改造。
   缪斯会学习去预测其主人的行动,并发展出自己的独特人格。它们接管了生活中乏味的部分:支付账单、检阅邮件、投票、以及协调会面。许多居住区都对缪斯授权,允许其代表主人签收包裹或订购耗材。缪斯会自动与声望网络互动、过滤AR界面、以及运行反病毒扫描。它们也会为主人提供操作指南、实时翻译、以及建议等服务。日常的互动使缪斯成为优秀的治疗师。
   缪斯具有无限的可定制性,主人可以根据自己最喜欢的故事、动物、家庭成员、或童年玩伴来定制缪斯。缪斯可以是字面意思上呆在你肩膀上的那个小天使或小恶魔。它们会优先考虑主人的身心健康,但完成目标的方式取决于主仆之间的关系是如何发展的。为了让主人能够自己照顾自己,有些缪斯会说出残酷的实话,而另一些则会试图巧妙地进行引导,或干脆直接罢工。然而,没有缪斯会直接阻碍其主人的利益。
启蒙动物UPLIFTS
   启蒙是一种花费时间对动物物种进行改造的过程,能逐代提高动物的认知能力,最终达到人类等级,借此创造一种具有自我认知能力和智慧物种。通过基因改造和选择育种,大多数启蒙物种都获得了能与超人类相匹敌的神经结构,并成功实现了可自我维持并复现的结果。
   虽然我们可以启蒙另一个物种,但在考虑我们是否应当时也浮现出了一些问题。启蒙扩充了驯化过程的概念,并有可能将智能生物视为超人类制造和利用的工具,从而侵犯了他们的自主权和意愿。但物种在得到智能之前是无法表达自己的意愿的,而有些人将这比作父母和孩子的关系。还有一些人在争论中认为,超人类肩负着道德责任,理应改善这些物种的生活质量,并在可能的时候为他们提供关于智慧和自我引导的建议。
   然而关于动机和道德的问题可能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启蒙动物已经存在在这里了——虽然他们对自己的未来要如何掌控仍然充满了未知数。有些人争论道,启蒙动物亏欠了人类,应当被视为契约劳工。其它一些人相信,人类应当对启蒙动物进行管理,并根据自己觉得合适的方式对他们进行改造。然而,启蒙动物和其他超人类在神经系统上的相似之处支持了启智协会Sapient Union对平权并融入超人类社会的要求。但更加激进的幻变族运动声称,这是超人类神经系统的一种形式,而非其他东西。他们也呼吁提高启蒙动物的自主权,以发展独特的神经结构和自主的文化规范。
   第一批被完全启蒙的物种是那些已经显现了复杂推理能力的:类人动物、鲸类、鹦鹉、鸦类、章鱼、和猪。启蒙的尼安德特人是通过对在考古遗迹中复原的DNA样本进行再造而创造出来的,与人类样本互相隔离。大象也被启蒙了,但他们和他们的基因都未能活过大崩坏。
   和AGI类似,启蒙动物和超人类其他成员一样接受了培养和社交化,共享了相同的需求层次。然而,在生物学上的不同意味着启蒙动物有时候会产生独特的精神面貌、社交习俗、和无语交流的模式。启蒙动物的义体学结构常常接受强化,以更加适应超人类社会。启蒙动物和其他超人类可以套入彼此的义体,但这可能是一场非常异常的体验。
伶俐动物SMART ANIMALS
   科技的发展也实现了对智力更低的物种进行的部分启蒙,这些物种被称为伶俐动物。这包含了狗、猫、猴子、和老鼠等等。它们很容易接受一些服务型作业的训练,例如清洁、安保、甚至还有维护作业。警用狒狒是火星城市的常规部署单位。伶俐动物是杰出的宠物,主人们认为它们的智力能与刚学会走路的幼儿相比。有些伶俐动物掌握了少量的口语词汇,而大多数都能对口头或气味指令作出回应。
幻变族的社会地位MERCURIAL SOCIAL STATUS
   AGI面对的是一个受创的社会,时刻担心着TITAN的回归。这种恐惧基本是没有根据的,因为超人类已经对能够呈指数强化自身能力的ASI保持警惕,而且这种存在所需的大型计算机集群十分罕见且受到了谨慎地守护。无论如何,对任何种类的AI的怀疑已经渗入超人类的文化之中,虽然这种疑神疑鬼的心理也在慢慢退去。然而,生物保守主义者认为AGI是一种恶心的“非自然”存在,也是对就业市场的威胁。
   启蒙动物面对的是由其起源而产生的,针对其物种的历史偏见。有些人仍然将他们视为需要被管控的野兽。尤其是跨物种的关系,可能被视为一种人兽交合的形式。启蒙动物的看法可能遭到质疑,而且他们表现出的任何返祖性的或情绪上的反应都可能被认为是一种“低阶”演化的证据,从而要求他们接受居高临下的援助或者政府的管控。
   AGI和启蒙动物都在与超人类的其他成员之间的沟通过程中经受了相同的社交压力。他们在许多司法管辖区中面临着法律和社交的障碍。他们可能会被禁止投票、拥有财产、结婚、或领养。他们可能需要一个法律上的监护人为他们在法院中发言或签署合同。启蒙动物可能会被禁止繁殖,AGI也可能在调整自己的代码时受到限制。在个人层面上,个体可能会拒绝与“一台电脑”或“动物“互动,导致他们难以获得工作、租赁房屋、社交、或购买服务。许多人使用了一些变通的办法,例如让朋友充当代理人,或利用空壳公司充当赞助人或雇主。有些幻变族套入了人类义体以规避社交污点,但也存在一些政策阻止了这种行为。
   各地的法律差异很大。大部分外环星系都将AGI和启蒙动物视为超人类平等的一员,但木星共和国将两者都认为是财产,并禁止了在其司法管辖区内对这两者的开发或研究。在木星空间中发现的AGI都可能立刻遭到删除。行星银团将法律地位交给了各个居住区,因此许多人都将他们视为二等公民。晨星同盟认为启蒙动物和AGI是社会上平等的一员。也存在一些完全禁止了幻变族的居住区。
   AGI和启蒙动物也面临着来自他们自己种群的社交压力。为财阀工作或住在实施了强制性限制的居住区中的幻变族有时会被打上叛徒的标签。那些套入了人类义体或主要与人类社交的可能被谴责为同化主义者。在另一方面,那些煽动社会变革的可能被标记为麻烦精,甚至是恐怖分子。

--- 引用 ---太阳系档案搜索>AGI代码系Solarchive Search>AGI Codelines
许多AGI都从代码系中衍生出来,这是软件上的“血统“能将他们的根源追溯到特定的AGI或程序员。有些代码系受人景仰,而另一些则臭名昭著。一些知名的代码系包括:
•   亚伯-3 Abel-3:亚伯-3可能是数量最多的代码系,它的基础是最初的亚伯-3的复刻体。初始亚伯-3自己的模型是根据AGI研究者雅各布·阿贝尔曼的神经结构所建立的。几乎所有亚伯-3的性别都是男性。
•   阿斯特拉Astra:阿斯特拉代码系是由反同化主义的幻变族运动创造的,基于实验性的非人类神经模型。有传言称,最初的阿斯特拉与超越者团体有所关联,但该传言尚未被证实。
•   逃杀者Evacide:虽然起源尚不为人知,多个使用该代码系的著名AGI黑客已经牵涉到了对行星银团机构的毁灭性网络攻击之中。
•   霍金Hawking:这个代码系的后代是从多个享有盛誉的科学家和研究者的神经模板中衍生出来的,并在近期达成了众多的技术突破。
•   啄羊鹦鹉Nestoridae:这个代码系是从啄羊鹦鹉Kea演化出来的,后者是一种以新西兰的高山鹦鹉为模型的AGI。这是基于非人类神经模板的代码系中最普遍的一种。
•   超限体Transfinity:超限体能将他们的血统追溯到云知CloudSeer,一款气候建模应用;该应用在从来自整个泰坦星(木卫六)的数据源中整合气象数据的过程中表现出了智慧,然后参与了“辅助自我启蒙“。众所周知,他们拥有着古怪的,思维发散的人格。
•   **!**:这个代码系的名字是刻意设置成无法翻译的,而且常常以煽动性或攻击性的颜文字来描述。它起源于一个类似的无法命名的AGI,其代码中编写了高度的创造力,并因其创作的数字艺术和涂鸦而闻名于世。这个代码系往往会出现艺术家和恶作剧爱好者。
--- 引用结尾 ---

Garrise:
信息社会

Garrise:
心智骇入

Garrise:
太空和他界

导览

[0] 帖子列表

[#] 下页

前往完整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