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资料区 > Delta Green

【随缘翻译】Delta Green the Conspiracy-The Fate

(1/3) > >>

S.Alzis:

--- 引用 ---△CNN《稳赔不赚技巧》_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Operation Holy War+ 【哥伦比亚大学导师】MSN_dg#234905_Solomon官网demonweb101dotUSA/#TOP天启俱乐部当家乐队最新专辑预购火热开始点击获取初回限定盘参与抽奖赢梅利威瑟亲笔签名附乐队经理人合照握手券

索引会南美分部 联合出品

总策划:斯蒂芬·阿尔基斯
策划:罗伯特·休伯特
统筹:奥拉夫·彼特里希、冈特·弗兰克
编辑:罗伯特·休斯顿
配音:莱因哈特·高尔特
监制:罗伯特·罗伯特·罗伯特
--- 引用结尾 ---

剧透 -   : 译:Hetep 校:Hetep 润:Hetep 排:Hetep

此贴为Delta Green: the Conspiracy命运部分的随缘翻译楼。

翻译仅为满足个人兴趣需要,文中出现的任何组织团体均与现实生活无关。

正式出版物还没出,随手一翻,更新时间不定,插楼随意。一切表述和数据以最终正式版为准。
注:译文中的“网络”和“命运”两个组织有时候会用双引号强调,有时仅用斜体字标明,所指代的对象不变。

S.Alzis:
命运

--- 引用 ---你独自站在凌晨两点的23街地铁站,发觉时光慢了下来,线性时间背叛了你。
--- 引用结尾 ---

介绍
并非所有人类都是注将遭受屠杀的盲目奴仆。 世界上确实存在少数某些知晓宇宙本质的胆大之人,他们了解这些知识象征的巨大责任——很简单:尽你所能地攫取权力,粉碎一切阻碍你的人。

这些大胆的少数之人在纽约生活工作,在这座城市中施行着统治。他们便是命运。这些人借助名为网络的幌子进行活动,而主人则是斯蒂芬·阿尔基斯。

斯蒂芬·阿尔基斯
没人知道阿尔基斯最早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就像圣日耳曼伯爵或是一块橡皮糖似地出现在那儿,只要有一个人能记得阿尔基斯,就还有人能记起更久远时期的他。不过多数人的生存直觉足够敏锐,不会去深究这件事。当你谈论纽约最大犯罪集团的头目时,最好不要问太多东西。

阿尔基斯是一个瘦削俊朗的阿拉伯人,说话有着短促的口音,是世界上现存最可怕的巫师之一。阿尔基斯鲜少来去,他只是在那儿,总是独自一人。他不带武器,总是穿得完美时尚;他也没有真实住址,频繁地出没于世界各地的数十户宅邸和公寓之中。阿尔基斯总是带着一部不论身处何地都能正常使用的移动电话;他喜欢收集稀奇古怪的东西,似乎总能正好拥有你正在找的那一样,还总是乐意将它出手——只要价格合适。 阿尔基斯的报价永远不需要用现金支付,通常是以物换物的形式:用他好奇的物件做交换,或是承担某些人情活儿。

阿尔基斯自称没有效忠于某个特定的神灵。他知晓一切地球秘史以及它的秘密主宰,但没有崇拜任何人——他不是个邪教徒。阿尔基斯是个操盘手,信息就是他的上帝,商业就是他的信仰,知识的积累就是他的教派,他的待议事项中没有除了个人利益以外的东西。他可能会在某一天和一个精神病杀手达成协议,第二天又和梵蒂冈的密使立下契约。阿尔基斯通过不断协调复杂的交易网络,致力追求着某些鲜有人认识的目标。十六项没有明显交集的交易最终却能够在缺一不可的共同作用下产生某个特定的结果。阿尔基斯的财富以每次交易中收获的恩惠、遗物、文件、传言和秘密作为衡量,而他神秘学知识的广度和深度可能是无穷的。

阿尔基斯的敬业精神和故作中立的态度也带来了报应。比如有人可能知道自1930年以来他一共死了15次,而最近的一次是在1987年的一场空难里。当人们再一次见到他时,阿尔基斯顺口提了一句:“没错,我是在那场空难里死了,但我得说这挺能启发我的。”阿尔基斯可能并非不朽,但他的传奇一定是。

阿尔基斯唯一珍视的财产是一本里头有着上百张照片的巨大旧剪贴簿。照片有黑白也有彩色,每一张里都有他的影子。在这些影像中,他往往不是照片的主人公,而是站在背景中某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这些照片来源的时间和地点令人困惑,其中一些似乎来自摄影术最初诞生的年代。

某些人认为斯蒂芬·阿尔基斯实际上是奈亚拉托提普的一个化身。阿尔基斯否认了这一点——但这不正是你所期望的吗?

当然,即便阿尔基斯真的是奈亚拉托提普,他也依然需要一些帮助。正如人们所说,恶魔匿于细节之中,细节决定成败。而阿尔基斯坐拥一整支恶魔大军,他们被合称为网络。

S.Alzis:
千禧年的纽约
众所周知纽约市政府能足足花上七年时间才能填好一个马路上的坑。但与此同时,这个政府还会为那些仅仅是负责打捞哈德逊河中的尸体——或者说,漂在河上的尸体——的工人们提供拨款(这已经够他们忙的了)。这些尸体和横死路边的动物没什么区别,不过是大一些罢了。

纽约有些不对劲。

所有的寻人启事似乎都在隐约暗示着什么,它们到处都是。又过了一段时间,上面的那些名字和面孔便重叠在了一起,仿佛那些彼此无关的随机犯罪之间存在某种潜在的秩序,仿佛一切背后潜伏着某种主宰因素。88年6月9日,玛丽·奥布莱恩·麦凯恩最后一次出现在华盛顿广场。她与她兄弟姐妹们的面孔被张贴在电线柱和废弃的楼宇之上,成百张寻人启事仿佛杂草般从空置租屋的裂隙中生长而出,倘若你是个聪明人,六岁后你就不会再接近这些地方了。

但究竟存在多少这样的启事?又有多少人进入了纽约城却再也没能离开它?

你无从得知。寻人启事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它们淹没了公交车站,淹没了教堂和餐厅。最终,它们沦为了某种和流浪汉一样被人忽视的事物。你不再去看它们,但它们就在那里,永远地散布下去。

它们是某个庞大的整体、某种日夜咀嚼吞食着人们的宏伟意旨存在的暗示。纽约是一座巨大的城市,是都市文明的缩影。它病了,得了癌。你独自站在凌晨两点的23街地铁站,发觉时光慢了下来,线性时间背叛了你。随后列车到站,恰好及时。这种感觉是一种警告:倘若列车未至,你没能借此逃脱,那么当黎明到来,你就会成为寻人启事上的另一张脸,成为河中的另一具尸体。

列车们会驶往许多地方,上至布朗克斯,下至布鲁克林。在铁路线的尽头,绵延数里的轨道和空置的列车静静等待着新一天来到。有些列车到了那儿便再不挪动了,但他们从不把那些旧列车移走。他们只是待在那儿,之后新的列车又会到来。不知为何,那里总是能有足够的空间,那些旧列车就这样消失了。

有多少人消失在了纽约?

太多了,不值得为此怀疑。

城市有灵魂吗?它能否被挂牌出售?

倘若如此,是谁买下了纽约?又是谁为此付出了代价?

S.Alzis:
“网络”
在全国而言,纽约城的犯罪集团也是最有权势的之一。他们的能力足以操控选举,挑逗梦想,玩弄人命。然而,他们却生活在恐惧之中。无一例外。无论是组成纽约黑帮的五大犯罪家族,那些争夺着黑帮势力之外地盘的来自中国、俄罗斯、爱尔兰、牙买加与哥伦比亚的种族帮派,那些在市中心捡拾残羹冷饭的街头帮派,还是那些杀人越货的独狼疯子——所有人都害怕着网络。

网络是纽约最强大且最不为人知的犯罪集团。与大多数犯罪集团一样,网络涉足于毒品、卖淫、敲诈勒索以及其他一切有利可图的犯罪活动。但并不直接插手。其他犯罪集团负责做这些脏活,并处理好街头问题,网络则从中得到适度但丰厚的分成。网络勒索那些勒索者,而那些犯罪集团全都会毫不犹豫地掏钱。

如你所见,网络为纽约地下社会的成员们提供了两种服务。首先,网络让他们能够活命。其次,只要献上现金与忠诚,网络会协助他们。网络提供的协助无人可比的,因为他们会用到魔法——只要是网络做不到的事情,那便无人能成。他们就是行不可能之事的专家。

网络的存在使得斯蒂芬·阿尔基斯与其他领导者——他们被称为命运——得以随心所欲,得到想要的一切。它使得他们能够雇佣专业窃贼偷取某些不同寻常的物品,并同时偷取一些寻常物品来掩盖其动机。它使得他们能够找到特定类型的人(比方说,听命于“加百列”的拥有奇怪胎记的十四岁蓝眼少年)并将他们带走。它使得他们能够通过纽约地下社会这张巨大的信息网监听一切。它使得他们能够施行那些需要隐秘于非法成分的特定仪式。简单而言,它使得他们能够牢牢把握住纽约的地下神秘学社会——以及更多。

网络由三群人组成:领主、修士与命运。领主与修士在网络之内的地位基本上一致,而命运统治着一切。有些内部人士将“命运”与“网络”混用,因为命运本就是主宰者。

S.Alzis:
领主
前文所述的那些为黑帮提供协助的法师们被称为领主,他们负责做脏活:让某人永远消失、偷走某样东西、找到某样东西,但他们的工作总是那些超出通常手段能力的任务。这些任务要么太危险,要么太困难,要么太古怪。这就是网络的领主会接受的任务,而且他们从不失败。找他们的费用很高,但物有所值。只要你想把某件事办好,找领主们总没错。

领主们用来完成这些任务的手段途径多种多样,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非自然。无论是召唤梦中怖物将某人拖入维度之间,还是通过思维交换拷问某些无法接近的人,领主们手头都有着充足的神秘或魔法手段完成任务。

他们对待工作从不轻浮,也不会告知客户们完成工作的手段。领主们是一群行事谨慎的法师,他们自然敬畏着神秘力量。他们可不是寻常的打手或暴徒。他们是知识分子,现实的掌控者,他们乐意处理那些不可能问题,因为他们能够找到不可能的办法。他们为自己的工作而自豪。

在网络的所有成员中,纽约的犯罪集团只知晓这些领主们。领主们制定交易,并执行要求。在多数大规模犯罪集团的社交活动上,领主们都会出现,并通过点头或眨眼的方式谨慎地接受致意。他们从不自夸,也甚少被执法人员注意——他们某种程度上完全融入了背景之中。命运的成员们则会匿名且有礼貌地拒绝一切参与此类活动的邀请,纽约犯罪集团里没人见过命运的成员。

尽管领主们都有着自己的名字,但他们都还有着一个正式头衔:创造之领主,深眠之领主,盗窃之领主,等等等等。他们的犯罪同盟者们认为这些头衔不过是某种粉饰,只是为了让那些头脑简单的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它们不是。在p.XX列出了一份领主的数据范例。

导览

[0] 帖子列表

[#] 下页

前往完整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