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资料区 > Delta Green

【随缘翻译】Delta Green Eyes Only-The Fate

(1/12) > >>

S.Alzis:
1L空

此贴为coc扩展时期DG世设书Delta Green Eyes Only(《最高机密》)中Fate部分的随缘翻译楼。

翻译仅为满足个人兴趣需要,文中出现的任何组织团体均与现实生活无关。

翻多少发多少,不能保证更新频率,也不一定会翻完全书。所以本贴不视为占坑贴,希望能以此抛砖引玉吸引有能力翻校的译者正式开坑。

译文直接更新在楼内,不一定按原文顺序,欢迎插楼讨论,小节标题和对应页码将在副标题上标注。

译文直出无校对,有意译成分,还可能会有手癌和错译,欢迎指正。也在此感谢我忠实的仆从和友人有道翻译 :D

注:译文中的“网络”和“命运”两个组织有时候会用双引号强调,有时仅用斜体字标明,所指代的对象不变。


--- 引述: 简易跳转目录 --->介绍
>“命运”(1927-1930s)
  △租借力量(1930s-1951)
  △新秩序(1952-)
  △关于“命运”
  △“命运”的工作
  △“命运”的组织方式
>“命运”的主宰
  △斯蒂芬·阿尔基斯
  △罗伯特·休伯特(aka贝利尔aka迪特·舍尔)
  △奥罗尼
  △艾曼纽尔·哈钦斯
  △埃米尔·阿格德什(aka奥马尔·沙克提)
  △海泰普(猫)
>领主
  △安东·梅里威瑟,深眠之领主
  △罗杰·尤尔,梦境之领主
  △艾勒姆·基特利,思想之领主
>新司祭
  △梅根·布伦南
  △亚历山大·伯内特
  △马修·沃恩
>修士
  △基斯·弗雷森
  △德里克·雷迪瑟
  △罗伯特·科特
>幌子(全球寰宇公司)
  △征服者蠕虫音乐
>天启俱乐部
  △现代地下层
  △古代地下层
>藏骸所之梦(乐队)
  △乐队成员
  △专辑,《真实秩序》
>调查“命运”
  △财产记录
  △雅努斯·樊登的记录
  △斯蒂芬·阿尔基斯的记录
  △罗伯特·休伯特&迪特·舍尔的记录
  △信仰守护者的记录
  △信仰守护者的财产记录
>扮演“命运”角色
  △“命运”黑话
--- 引用结尾 ---

S.Alzis:

--- 引用 ---“必然偶然与我无缘,
我的意志便是命运。”
——弥尔顿,《失乐园》
--- 引用结尾 ---


--- 引用 ---“这种生活就像某本我不得不一遍又一遍读的烂书。
我能理解你们的世界,但你们永远无法理解我的。
你想知道这一切会如何收场吗?这就是你想要的?你又会为此对我献出什么?”
——S.阿尔基斯
--- 引用结尾 ---

S.Alzis:
介绍

--- 引用 ---你要如何解释某些不应存在的东西?以纽约犯罪社群的神话“网络”为例,没人真的相信它的存在——警察们不相信,街头犯罪者不相信,那些内部的联邦人员也不相信。
它是一个传奇,不过是流传下来,用来吓唬新人小子的传说故事;不过是某种让那些自作聪明的年轻人晚上睡不着的东西,
对吗?
--- 引用结尾 ---

错。

纽约地下社会的各派系团体就像一个构筑巧妙的拼图盒中的碎片一样组合在一起,将整座城市吞没,把一切都封闭在其中。碎片有大有小,还有一些占据着重要的位置,离了它们,整个盒子都会分崩离析。网络围绕着那个盒子,用难以撼动的意志将其固定为一个整体,也可以耸耸肩将其摧毁。

“网络”,又名“命运”,正是这地下社会中的强权力量。

但它远不止于此。只有纽约犯罪社会中最高位、最强大的人才知道它是真实存在的,只是他们从不声张。那些过于关注网络的无形活动之人自己也有消失不见的趋势——永远地。至于那些告密者——除了失去信任以外,还会遭受比死亡更为痛苦的命运——可不仅仅是形容而已。网络从未被任何人谈论,从未在严肃的对谈中被人提及,从未被记录在账簿中。它无迹可寻,只存在于它的组成部分——那些纽约地下社会人士的脑海中。

在网络还未如此庞大(或仅是看起来如此)之前,曾有人企图摧毁它。但正是那一次,巨大的机器,真正的“网络”自阴影中走出,把对手碾得粉碎。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与它作对。如今,一堵无缝无形的墙,以及网络分散且匿名的领导者更是让此类攻击再无可能。

那些掌权者明白,所有组织都应以平等的态度回应网络。倘若网络满意,一切都相安无事。若是网络感到不满,就会有重要人士失踪——永远悄无声息,惊不起一丝水花,也没有任何证据。组织来来往往,领导者兴衰更替,暴徒们会死去,而犯罪在人类生活的无尽剧本中继续前行。

但前提是“网络”容许它这么做。

S.Alzis:
“命运”

--- 引用 ---命运居于网络的顶点,这个小型组织致力于对奈亚拉托提普各种形态的崇拜,也崇拜奈亚拉托提普作为信使与灵魂所关联的那些外神。
除却它的基础动机之外,现代的命运组织与它的前身之间几乎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 引用结尾 ---

“命运”首次光临纽约是在1927年,它的领导者是一名被唤作“A女士”的年轻女性。A女士是一位富有吸引力的美人,传说她是一名千里眼和先知,尽管外表文静,但似乎强大无比。她手下拥有一个古怪的唯灵论结社,坐落于南百老汇一座由她的发言人奥托·施密特博士所购的小楼里。

施密特是德国兼美国公民,在超心理学领域有着可信的履历。他曾一度陷入困境,因其愿意迎合任何能够支持他昂贵的神秘学兴趣开销之人而为人所知。此前他曾与罗德岛地区一名热衷于神秘学的著名黑帮成员有过联系,但施密特突然切断了这段关系,转头加入了A女士的队伍。1926年秋,施密特就其与黑帮成员之间的关系,接受了调查局的审问——该黑帮成员在其罗德岛的家中遭到谋杀。但施密特从未受到过任何犯罪指控。

命运称其拥有能够揭示宇宙的本质、原理,及其最终结局的信息——该组织也因此得名。他们宣称这种知识能够带来超越此生所有弊病的方法。他们的客户都是有钱有势之人,所有客户都发誓他们会对入会时所见之事保密。在他们入会后,这些人的健康和精神面貌都得到了戏剧性的改善。尽管出现了一些公众抗议,负面报道也不断增加,但参加命运仪式的人数依然有在缓慢增长。

1930年10月30日,一起发生在命运总部的事故迫使其停止了公开活动。年迈的北安普顿名流阿曼达·唐纳休·里斯被发现在唯灵论俱乐部楼上的浴室里遭人开膛破肚。她遭受了仪式性谋杀,包括其双眼和子宫在内的数枚器官失踪不见,无迹可寻。纽约警方在现场逮捕了一名命运的成员,随后验明其身份为联邦逃犯切斯特·“谢尔斯”·沃尔什。沃尔什在美国境内外至少参与了12起谋杀,人们怀疑他涉嫌参与过更多杀人案。警方发现沃尔什时,他携有凶器,浑身是血。

在一场轰动一时的审判之后,沃尔什被判处死刑,于1932年4月4日在阿提卡州立监狱受电刑而死。

命运随后遭受了直接且毁灭性的抵制行动。他们的建筑受到谴责,在数周内就被拆除;他们的财务受到了新生的国税局刑事部门的审查;他们的成员(那些继续留下的人)遭到联邦和地方执法机构特工的详细调查,被事无巨细地寻找任何可提起公诉的犯罪证据。正当当局掌握了足够的证据(不论是事实还是虚构的),准备将A女士与施密特博士捉拿归案时,他们早已人去楼空。在接下来的六年里,他们被人遗忘,那些更大的问题占据了媒体的聚光灯。

命运的集会仍在继续——集会的频次减少,且变得隐秘,他们于新月之下,聚集在南皇后区和拿骚县的沼泽地里。作为回报,那些选择留下、被A女士唤作“忠诚之人”的成员被揭示了他们的真正目标:


--- 引用 ---“命运”乃天启到来时的哨兵。天启来临时,他们应保障他们的主——奈亚拉托提普——将从那异乡(outside)被呼唤而来。再经由他,那些外神将被释放。这一时期将会发生一场前所未有的巨大社会动荡,而命运将主宰它所释放的正确时机。
--- 引用结尾 ---

A女士向成员们暗示,他们会因履行这些任务受到旧日支配者的青睐,将免受人类最终毁灭的灾难结局。

所有留下的命运成员都在仪式中被献予给了他们的主奈亚拉托提普,在他的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自那之后,他们被引入命运的道途,学习各式各样的咒文与神秘知识。

在他们的主降临之前,还有许多亟待完成的事项。某些造物和书籍能增加解放那些古老存在的把握,也能让过程更加轻松。欧洲日益加剧的混乱让获取这类造物的工作较过去更为简单。许多的传家宝与博物馆展品在数十年来首次挂牌出售,命运需要资金来支持他们昂贵的需求开支。

命运开始致力于犯罪。

S.Alzis:
租借力量
命运麾下的大批施法者和魔法物品保障了他们在纽约的地下社会中坐拥有直接且安全的地位。掌握着这等力量的命运有能力做到那些他人难以设想之事,许多富有的命运成员甚至在加入教团前就与意大利和爱尔兰黑手党有着联系。通过这些成员,命运很快建立了牢固的纽带。

在美国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的几年里,命运成为了纽约大多数黑社会组织的主要合作伙伴(尽管并没有公开)。到了1935年,人们已经认识到命运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犯罪团伙,它的成员也不像这座城市中其他这类组织那样,容易成为随机盗窃案和袭击事件的目标。

他们在所有事务上保持中立,除非是有人雇了他们,报复命运是一件不明智的行为。你最好的决定就是雇命运去攻击那些雇佣他们来对付你的人——如果你付得起这笔钱,他们会乐意为你服务的。有传闻称他们会报复那些将他们的雇佣兵性质误认为是恶意的人,与之相比,其他任何威胁都相形见绌。除非是出钱雇了他们,否则即便是那些最大胆、最直言不讳的罪犯,也会避开已知的那些命运成员。

与此同时,命运将他们挣得的大笔现金花在了购买海外的奇物上。剩下的那部分被用于支持他们的成员,购置安全屋和用以保守他们秘密的礼拜场所。

当欧洲的战事开始扰乱命运的采购热潮时,他们转向了研究领域。在此期间,他们构筑了一个由安全屋和公寓组成的网络,人数不多的命运成员们开始着手整理众多人类认知中最为古老和稀有的书籍。几座位于长岛末端的私人庄园为举行仪式(rituals and rites)提供了避风港。

到1940年,命运已经扩张到了整个纽约州,并且在新泽西和康涅狄格也有几处小资产。然而,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到来,纽约地下社会的自毁倾向气氛有所转变——随之改变的还有命运对犯罪的态度。美国联邦调查局、海军情报局和战略情报局都对利用纽约的黑社会犯罪分子搜寻、协助抓捕纳粹间谍和破坏分子很感兴趣。可以理解的是,命运害怕被更高级别的政府力量意外发现,躲进了更深的阴影里。

在战争年代,命运不再贯彻他们往常“租借魔法”的计划,转而将注意力投向内部,专注于研究和崇拜,以及增加教团的资产。然而他们也确实会利用魔法来满足自己的需要、窃取物品和财产而不受惩罚。

到了1945年,命运已经成为一个井井有条且秘密的组织,它拥有大约12名成员,只有在非正式会议和定期的团体仪式时才会互相联系。他们不再拥有特定的总部,只在需要时使用休息寓所与安全屋,并与所有成员平等共享。他们没有通过非法活动攫取资金的记录,也不像其他犯罪集团那样——没有哪个命运成员会为了获得更大的个人利益份额而彼此争斗。命运有更崇高的理想,这便是他们得以避免发现暴露的原因所在。当其他大多数团体仍深陷持久不断的权力斗争漩涡中、更容易受到执法机关的打击时,命运仍完美地团结在一起。这个一心一意的组织愿意为了达成他们的计划付出一切。

战争结束后,联邦调查局、海军情报局、战略情报局与黑手党之间的合作关系也随之结束,命运又回到了人们的视野当中。不幸的是时代变了,犯罪组织的头目变了,命运的声望也变了。纽约的黑社会已经习惯了凌驾于联邦当局的生活,对他们而言,早已被认为解散了的命运并不可怕。

当命运重拾工作,继续他们一度惯常的魔法雇佣活动时,他们发现自己没有得到尊重。一些犯罪集团拒绝和他们打交道,而另一些人正在静待时机,直到他们能够确定命运内部的确切目标为止。

帮派们在1951年下半年进行了一次会面,在会面中,他们共享了有关命运的情报。跟踪发现了许多命运成员所前往的房屋和场所,以及他们的领导者A女士频繁出没的几个著名地点。

第一场袭击发生于1951年12月,A女士遭遇了一起经典的黑手党袭击事件。策划事件的犯罪家族本就行事谨慎,在对这鲜为人知的团体的领导人发动攻击时更是双倍的小心慎行。

但即便如此,也没人能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导览

[0] 帖子列表

[#] 下页

前往完整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