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资料区 > Delta Green

【翻译占坑】不可思议的风景(IMPOSSIBLE LANDSCAPE)

(1/4) > >>

WalterWiller:
绿色三角洲:不可思议的风景

主创:丹尼斯·德维勒

购买地址:http://www.drivethrurpg.com/product/344408/Delta-Green-Impossible-Landscapes?src=hottest

恐惧是为碎形

…而你的世界则是场谎言。某本古书中释放出的恐怖在现实中回响。世间万物受其撼动、受其重组、如同蜡液一般点点流淌。通往维多利亚式无尽走廊的大门就此敞开,在那,数不清的威胁悄然潜伏在发条肢体所投下的阴影之中。冰冷的金属对温暖的血骨如饥似渴。疯狂无所不在,龇牙尖声地呼喊着你的名字,而你又无法逃离,因为它们就身处于你的体内。

但是不要绝望,希望就在那里。王在等待着我们。跨越我等世界的残垣断壁,穿越人类想象的曲折隧道,翻越一切理智的边际所在,黄衣之王静候于卡尔克萨之国。所有坠入癫狂之人最终都会抵达此地。在这,也只有这里,存在一切的答案。

一切的最终答案。

《不可思议的风景》是桌面角色扮演游戏《绿色三角洲》的第一部战役。战役中包含的四场行动横跨了数十年的时光与无可估计的噩梦延须。骇人听闻的调查与残酷至极的真相考验着最优秀的特工心中的勇气。

额外:

* 新实体
* 新非自然存在物品
* 新典籍
* 数十个新NPC
* 运行超现实恐怖的规则
* 等等
绿色三角洲诞生于1928年美国政府对马萨诸塞州堕落的沿海小镇因斯茅斯的突袭,这个秘密机构以光荣却毫无荣耀的方式抵抗着黑暗势力的侵袭。组织的特工在拯救人类于非自然恐怖之中的同时,往往也要付出沉重的个人代价。
————————————————————————————————————————————————————————————————————————————————————————
前言


--- 引用 ---「没有谁能长时间活在绝对的现实中而保持理智;即使是云雀和蝈蝈儿,恐怕也是要做梦的。西林山庄,丧失了理智,耸立山间,日星隐曜;它已经耸立了八十年,恐怕还要再耸立八十年。山庄里,墙体依然笔直,砖瓦严丝合缝,地板尚还牢固,门也兀自关着;寂静笼罩着西林山庄的一草一木,每一个经过这里的生灵,都会感到孑然一身、形单影只。」
 ————《邪屋》,雪莉·杰克逊
--- 引用结尾 ---

我是心怀遗憾与对宿命论的阴暗思考而入住布罗达尔宾酒店的。

在1991年到1992年,我锲而不舍地为《克苏鲁的呼唤》创作出一本以黄衣之王为主题的战役,但最后却以失败告终。直到现在,我的文件夹里还躺着那本三万字的草稿和大纲——五版各不相同的大纲。事实上,这都是因为当时的我宛如着了魔般,每隔几个月就会写出新的大纲以来捕捉新的想法。我甚至把整部战役的第一版测试过了一遍,但要把那次游玩的经历确切地写在纸上却显得不切实际。当时,我对黄衣之王的理解不断延伸,而这无法停止的理解还不断地衍生出更多的想法,更对之前的概念催生出了新的解读。上述的种种原因导致理性的进程停滞不前。

慢慢地,我放弃了这个计划,并把里面的人物和想法写进小说中予以替代。我从那些概念里切除了一部分填进了我的故事:《布罗达尔宾》、《安布罗斯》和《绍斯特里斯》,而我又在这些故事中添加了新的东西,以使整个循环变得更加复杂。

几年之后,我放下了我的黄衣之王计划的最后一部分,然后离开了布罗达尔宾酒店。然而正如那古老的歌词一般:“你随时都可以离开,但你的心永留于此。”

以上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表明我对你正在读的这本书担有一部分责任。因为丹尼斯·德维勒同样入住了布罗达尔宾。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同住在酒店之内。然而他的情况与我不同。他的心不仅没有离开,他的人如今还在酒店。他拿到了他的房匙,打开了他框边沾有绿点的奥斯瓦尔德行李箱,安安顿顿地住了下来。他认识了酒店的工作人员,学会了如何好好利用王尔德先生,甚至之后还有一天,他在低语迷宫里发现了他的瓶子。

我想那时起,黄衣之王特有的超现实迷狂与无序恐怖就已把丹尼斯的所有作品尽数侵染。它出现在了丹尼斯对绿色三角洲的灰人设定里。这些灰人是高深莫测的米戈的傀儡玩偶,它们担当的角色就像是那部可憎戏剧里的龙套。它出现在了丹尼斯的小说里。目露杀气的现实主义者要面对是某部由不可见的剧作家所上演的超自然灾难。深不可测,天崩地裂。最后,当这个角色带着合适而又偏倚的眼光凝视着人类的现在与未来时,他发出了咯咯的死亡笑声。

三十年来,我和丹尼斯彼此之间一直都在交流创作灵感。我们都把各自的工作完成了,但我们共同的造物在舒适的环境下已然枝繁叶茂。现在过去了那么多年,而丹尼斯为绿色三角推出了他的黄衣之王战役:一部史诗。这部作品比我当时想要创作的更具野心,更具超然,更具挑战。最重要的是,它对黄衣之王的任何可能都更具创造性的理解。我诚心诚意地羡慕与嫉妒你,对你能收获的第一次阅读体验。

那么现在,丹尼斯的作品终于吞噬了我。无论是卡尔维诺还是博尔赫斯都会对此表以赞同。我的脸,这此前是我唯一独有的财产,现在却以一个重要的角色出现在了这些书页当中。这就是身走与心离之间的区别——而且这本书揭示了一件事,那就是我从未离开过布罗达尔宾酒店。我是卡尔克萨的囚徒,而丹尼斯现在拿着那把钥匙。

但是不要担心,他是如此慷慨。看到了吗?即使是现在,他仍在这他所久居的不可思议的风景里,打量着你的脸庞。

By:John Scott Tynes
Seattle, October 2020


--- 引用 ---此书生齿。

但你必当吞吃,咀嚼,咽下它,必当如书中所预演那般出演。此事没有捷径可言。

而后舞会开幕。

一旦舞曲奏响,【它们】便要来临。佯装他者却真切地恐惧,便是它们应行之事。扮演开始,舞步轻启,它们与化身为书者共舞,与它们真正的恐惧共舞,它们环绕宴桌共舞,而故事便从舞步中绵延而出。

不要忘记骰子,那歌唱着的骰子。那歌曲颂唱着敞开的门扉,溅落在墙面的脑浆,与诸书的译本。骰子之歌让你攀过燃中欲坠的挂毯,惊叫中癫狂寻求藏身之所,在黑暗中啜泣,一如木偶旋转在平石所铸的喧嚣空隧中。

骰子颂唱着伪人的舞曲,那内在之书引领你们前行。而不论你想或不想,双腿自要舞动。

我们共舞。

我们共舞,手牵着手,直至世界尽头。
--- 引用结尾 ---

————————————————————————————————————————————————————————————————————————————————————————
翻译:WalterWiller, FlanderYogg,稚鸢音,霍克,零四,青戈
美工:硅
校对:狗头,ADS,延斐,猫头鸽,乱喵,DKWings
鸣谢:秦敛,秋叶 ,nak,Joseph,lavi

2022/3/4 更新
文字版全部译完,但未经过完全校对,原文中的红蓝字有出现遗漏,仅为试阅,需者自取。全校+排版预定明年春节前。如发现问题可联系本人QQ或在本帖下予以指正,十分感谢。
2022/4/15 更新
经过热心群众反映,此战役中有很多部分出现未校对导致的阅读备团影响。为了不再引起这种情况,暂时先取消分享,在此前提下仍有兴趣的话可以私聊本人寻要译本。QQ:1325766084
————————————————————————————————————————————————————————————————————————————————————————
感想:剧透 -   : 一些感言:

本身是打算校完代完整个战役后再写的,但还是忍不住写上来。当然,之后还会补填。下述文字里,我会讲下感性的评价和理性的评价,还有我认为作品的受众。

首先,让我讲讲感性上的。

本人在翻译这部战役的心路历程有着很大变化。我惊叹着它设计之巧妙,逻辑之严谨。故事中的时间线没有一丝冲突,就像组装好的机器里的齿轮,精巧地转动着。
对我来说,丹尼斯(也就是本战役的作者),就像是书中走出的人。我无法理解他的思维。每次翻译他的模组与文章都能给我带来新的感受,就像是有人插入我的大脑胡乱搅合了一般,这种感受在IL(《不可思议的风景》的缩写)翻译过程中尤其明显。

对我来说,这是一本真真正正触及灵魂深处的作品。如果说每个人的心灵是一座冰山,那么丹尼斯就是用他的文字直接把我的冰山撞了个七零八碎,把那些我自己都未曾意识到的东西明明晃晃地摆在了我的眼前。
所以在感性上,我深爱着这部作品,这也是我能坚持下来翻译它的原因。当然,我的翻译有很多不足之处。我无法保证没有错字,我无法准确地传达出作者惊人的思想,无法体现作者美妙的文笔。对我来说,最大的无力感就是我能力上的缺陷。

现在,让我们讲讲理性上的。

我深知每个人三观、喜好和生活成长环境之间的差距是有多么的巨大。就跟吃饭看电影一样。有的人口味轻,有的人口味重。有的人喜欢爱情片,有的人喜欢看恐怖片。这点上在跑团里也处处可见,我想美系日系,COJ COB COC之类的称谓不需我再多定义叙述,想必阅读到这里的人也有自己的感受。

不过在此,我想先给出一个观点。这样才方便读者与我更好达成共识,理解我接下来想要写的。

有些文字是想交给广泛大众的。不管是书或文章。这类作品的通常具有几个特点,浅显易懂,面面俱到。以模组为例的话,《追书人》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模组。故事的剧情很简单,玩家与守密人想要体会到也很容易,因为对大部分人来说,都曾在其他地方见过类似的故事。

那么《不可思议的风景》呢?它是一部大众的,每个人都能从中感同身受的模组吗?

不是,绝对不是。正相反,它处在另一个极端。

浅显易懂?

我想大部分人通读一遍模组都有可能搞不清楚。更别说潜藏在下面的草蛇灰线。掌局者必须以自己的方式思考拆解里面的人物关系,剧情联系,才能理解。而这意味着什么呢?你是来做阅读理解的。如果想以草草展开模组,相信我,你只会体验到深深的无力与厌恶。

面面俱到?

哈,这个作者绝对不会写出面面俱到的模组。更别说在这个战役上了。很大一部分需要掌局者自己补充上去,从这点上,你就像是要写作文。作文主题是给自己玩家的每个角色卡与团内经历写上一篇联想作文。无论你是真的写了,还是在心里有个大纲。写不到的话,会出现什么情况呢?无趣。就跟去吃川菜不放辣椒一样。

自由度?

相信我,这是一部绝对的洛氏恐怖与现代怪谈的结合体。你觉得普通人面对真正的邪神,会出现什么互动呢?

感同身受?

说真的,如果这部作品能让你联想到现实发生的事,或者自己的经历。那反倒是一种不幸。这部战役的“第一任”作者最初写下这部模组的概念时,他的精神十分不稳定。抑郁与焦虑常伴他身。他直言说不确定这是否是一个精神健康的作品。而我们的“接手人”,丹尼斯。相信我,他在精神异样上更胜一筹。有能力者可以去看看他的推特,Dennis Detwiller。我从未见过如此愤世妒俗之人。
——————————————————————————————————
总而言之,我想这部作品有三类受众PL。

第一类是曾或现在,真真正正身患抑郁症或其他精神疾病,或者对世界抱有一种怀疑,又或者是个虚无主义者。

第二类受众是不反感上述这些概念,且能够真正享受扮演,沉浸入戏的乐趣的跑团玩家。

第三类是想要体会“真正的那种无力、无助、茫然、让自己瑟瑟发抖”的恐怖,而不是“看起来很恐怖——实际是打败之后能更有成就感”的恐怖。

如果三者都能达到,毫无疑问,对你来说这是一部完美的作品。

那么掌局者呢?除了要达到上述这三种,你还需要抱着一颗认真来做阅读理解,来阅读论文的心。这不是个茶番,这不是个聚会游戏,这不是个闲暇时间打发时光的烂俗电影。这是一部需要玩家与掌局者一起静下心来,细细品会的作品。这三十多万字没有一段是废话,没有一段是一座孤岛。而我想模组开头就已经提过了


“本战役中包含的四个模组之间互有关联,每个模组的游玩时长约为2场(session)到5场。如以标准结构展开战役,这些模组都能有条不紊的互相衔接。它们的名字以及设定年份为:

∆ 《夜间楼层》
∆ 《众生秘相》
∆ 《似皮做图》
∆ 《末世终末》

还未曾游玩过《夜间楼层》的特工应从这次行动开始,或是以《众生秘相》为起点。当然,你也可以只把本章的内容当做一个目录,按照自己的喜好,随意更改行动的顺序。不过无论你采取何种游玩顺序,都最好在开始前读完整本战役,尽管这有些令人望而生畏。毕竟书中的一切事物之间都互有关联。”

所以如果不做好这些准备就贸然上手,只会浪费时间,积累沉没成本。

shiro_42:
刚刚带完了夜间楼层就发现有人开坑Impossible Landscape了,超级期待!

越后铁道之夜:
正在想会不会有人翻译这本,太强了!搓手

楔尾sphenocercus:
蹲点并前来赞美(

阿泰尔是言和老公:
翻译是神,很期待

导览

[0] 帖子列表

[#] 下页

前往完整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