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资料区 > Numenera:遗器纪元

【Numenera CRB】第十章:生活在第九世界

(1/1)

Yakumo_S:
第九世界就是地球。但这是经历剧变大约十亿年后的地球。经过几乎无法理解的时间跨度之后,没有什么能够保持不变。而文明的兴衰对我们而言的尺度之大,使得它们也近乎无法理解,因此万事皆有可能。

变化的视角

当你试图理解第九世界时,要记得,存在着两大互补的塑造力量。其一是长久的时间。即使地球完全孤立,天体运行、大陆漂移、侵蚀作用、大灭绝与进化等等影响巨大的作用仍会让我们认不出家园的面貌。

其二是发达的智能。在十亿年的时光中,地球曾是至少八个从这里崛起(或来到这里)的文明的家园。它们繁荣昌盛,发展出强大的能力,其后又衰落或是永远地离开。虽然我们几乎不了解这些文明,我们知道下列事实:

•   至少一个文明曾是银河(可能是跨银河)帝国的中心。
•   至少一个文明握有建设行星工程和太空电梯的能力。
•   至少一个文明掌握了基本作用力的知识而且能任意修改这些作用。物理定律对他们而言如同玩物。
•   至少一个文明让世界充满了纳米机械(nanite, nanomachine),它们是分子级别无法被看见的机器,可以摧毁并重塑物质,还能操纵能量。
•   至少一个文明探索过位于其他维度的多元宇宙,平行宇宙,和替代现实。
•   至少其中一些文明不是人类文明。

注:行星工程可以改变行星的气候与地貌,甚至可以变动它在宇宙中的位置。
恒星改造能移动恒星位置,改变恒星化学组成或调整恒星的能量输出。

现存的世界

大多数大陆板块再一次聚合,形成了一块巨大的超级大陆,剩余的地表成为一整片海洋,岛屿遍布其间。月亮的尺寸比我们所见的要小,因为它的轨道更远了。这给地球自转带来了影响,使得现在一天有28小时。但一年的长度并没有改变,因此第九世界的一年只有313天。像“星期”和“月份”这类词汇仍旧保留它们原有的含义,而且为了理解方便,本书也会使用“秒”,“分钟”,“小时”这样的词语,虽然第九世界的人们很可能使用不同的、意思有着些微差异的术语。

第九世界的人们认识不到这一点,但按照太阳当时的年龄推算,它的亮度(根据我们的理解)应该增加到了让地球无法维持生命的程度,可是生命仍生生不息。在数百万年前有什么发生了,阻止了生命的消亡。虽然太阳系里的星球轨道或多或少地改变了,但大多数星球还存在,只是水星在很久以前已经消失了。(第九世界的人根本不知道水星存在过,所以他们不会奇怪为什么它不见了。)

第九世界的人们

在文明伊始,人们运用他们拥有的资源,和仅有的对世界的认识,努力劳作,艰苦生活。在第九世界,可以运用的资源就是遗器,之前时代的遗迹,而人们对这些资源的理解原始而不完善。永恒司祭们拥有勉强足够的认识以发掘事物可能的用途,但还有许多未知等待发现。即使是第九世界的动植物也是之前时代副作用的奇特产物;过往遗留下植物、动物和机械,其中一些是知识或自然的造物,另一些则来自遥远的群星和次元。

第九世界的人们的衣物由新近的织物做成,但他们会在每件衣服中都织入过去的遗迹。人们用从远古建筑和设备发现的材料铸造防具、武器和工具。有的材料是金属,但其他的则是(或只是看上去像)玻璃、石头、骨头、肉块或是无法归类和理解的物质。

那些冒着未知风险发掘古代遗迹的人做出了珍贵的贡献。这些勇士一般把他们的战利品带给永恒司祭,司祭们运用法器为发展的文明制作工具、武器和其他有益的道具。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如何利用遗器,但对大多数人而言,这依旧是个谜。

那第九世界的人们是谁,是什么?他们大多数是人类,虽然不是所有自称人类的都真的如此。一个经过基因编辑的八尺高(2.4米)、有着机械肢体和脑部植入器件的人仍旧属于人类吗?在第九世界,答案很可能是“是”,但这一点仍会激起一些人的争论。

不如问一个更有用的问题:在十亿年后,为什么地球上竟然还存在人类,有着我们21世纪的人能够辨识的人类?一旦你考虑到许多之前的世界是完全的非人文明时,你可能会感到更加奇怪。

第九世界人没有这样的想法,但他们的确困惑于自己的来历。他们明白地球曾经属于他们,之后又不属于他们,而现在再一次属于他们。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也许将来的某一天他们会有答案。

人类之外的个体称为异人(abhuman):变种人(mutant),混血人,受过基因工程改造的生物以及他们的后裔和他们的后代。为什么有些经过编辑的人或变异的人仍旧属于“人类”,而其他人成为了“亚人”?这涉及到的更多是观念,而非物理形态。亚人曾经是人类,但放弃了人性变得野蛮、嗜杀、落后。换而言之,他们(或他们的祖先)选择成为亚人。

还有一类个体是客族(visitant),他们并非属于地球本土,但如今客族把地球看作家园,而且他们也不比其他人对过去(即使是他们自己的过去)有更多了解。

第九世界的生活

第九世界人类的生活和公元1000年左右人类的生活并非特别不同。农民耕种土地,牧人饲养牲畜,猎人与捕兽人提供肉和皮,织工制作衣物,木匠建造家具,作家撰写书籍,等等。饭菜在火上烹饪而成。娱乐活动来自弹琴人、歌手们或喜剧作家。

第九世界各地,各种性取向的人们通过宣誓仪式结合。但由于差异巨大的传统、宗教和文化准则,仪式和形成的关系因地而异,以各种不同形式存在。

一般情况下,孩子由父母养育,不过在有些地区大型家庭的情况很普遍。许多儿童在受教育到大概十二岁为止,然后开始学一门手艺。有些学生,通常是大城市的学生,会接受更高级的教育。

多数人生活在以农业为主的小村庄里,但有些人住在大城镇或都市中。永固邦联最大的城市,齐(Qi),有着达五十万的人口。

人们的平均寿命差异很大,但活过三十岁的人们一般可以活到至少六十岁。活到九十岁甚至更久的人虽然很少,但不至于没听说过。那些足够有钱的人,或是附近的永恒司祭发现了长寿秘诀的人们可能活到九十岁的两倍长,甚至更长。

死者被土葬或火化。

注:宣誓仪式有公开也有私人,有牵手为约、宴会、互赠礼物、寻找爱情证物等形式(见冻花之野,212页)。

阶级

一般来说第九世界的人类或是贵族,或是农民,或是奴隶。有些地区,农民阶级中会诞生“中产阶级”或“商人阶级”,这些人拥有财富却没有实权。只有一部分地区才存在真正的封建制度,土地拥有权像预料的那样,一般贵族掌握地权,而农民在地里进行劳作。一个农民一般每天能挣几闪(shin,货币单位),而商人能赚得数百倍。贵族除了付给农民工钱,很少会需要钱币。

只有贵族拥有奴隶,这些人往往是战败的敌寇或他们的后代,只被当作财产看待。(奴隶的子女生而为奴。)有时候罪犯也会被贬为奴。奴隶会进行劳作,或作为仆役和警卫。少数贵族更喜欢差遣异人而非人类奴隶,有些贵族则两类兼有。

宗教

第九世界的宗教各式各样,种类繁多。除了真理修会(the Order of Truth)对过往和先裔对宇宙之力理解的近乎宗教般的崇敬,没有别的宗教是广泛普及的——它们都是本地格局的事务。一个来到新城镇或村庄的探索者会发现居民们有着自己独特的神和宗教。一些宗教植根于当地传说故事,另一些更加基于现实——人们往往为世上的奇特生物或其他存在披上宗教的外衣。比如,一个村子可能将先前时代遗留的机械智能作为神秘神祗祭祀。

在有些地区,宗教是严肃虔诚的事情。在另一些地方,这是不正式的事。而在某些地区,人们根本没有宗教的概念。

有一件事需要记住:第九世界并不受犹太-基督教、伊斯兰教或其他现代的宗教影响。二十一世纪存在的禁忌、道德和其他行为方面的观念在第九世界不一定是仍旧存在的。

语言

对21世纪的读者而言,理解十亿年后的文明的语言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在奇幻或类中世纪设定里,每个人一般都会以类似莎士比亚年代不列颠英语的腔调说话。这种谈吐风格在“遗器纪元”中不太合适。第九世界充斥着并非中世纪或莎士比亚时代的词语,不过这些词也不是严格的现代词汇。

当然,第九世界没有人使用英语。像是“pope(教皇)”、“synth(合质)”和其他现实世界的词语只是第九世界人使用词汇的近似。”pope”代表“father(父,神父)”,但也蕴含更深的含义,和中世纪欧洲有着联系。“synth”不是一个中世纪欧洲人会用的词汇,但它的含义——还有同样重要的发音——对我们21世纪人来说,表示某件完全人工的,却又平凡常见广为接受的事物。这些术语和其他上百个词汇被选中,正是因为它们传达了合适的意思。

那么第九世界人操什么语言?

真理语(The truth):永恒司祭传授的基于理性和智慧的语言。由于名字的关系,在第九世界说“她说的是真理(She speaks the Truth)”意味着某种不同的意思,但这层模糊的双关是教会人员们所刻意为之的。
这门语言的语法简单明晰,易教易懂。真理语是永固邦联占有统治地位的语言,被大约80%的人所用;在城市里,这个数字接近100%。在外域大约60%的人把真理语作为母语,但许多封闭的村庄有着自己的语言。

闪话(Shin-Talk):这门原始简单的语言只用于商业相关的行为——计数、评估品质等等。闪话比真理语历史更久,但不如真理语使用广泛。

其他语言:在第九世界,至少有500种(可能远远更多)完全不同的语言被人们使用。对一个旅行者来说发现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庄(特别是在外域),却不能和村庄里数百的居民交流,不是很罕见的事,因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幸好这个问题很常见,因此人们惯于不依靠语言而用肢体交流。

识字率

第九世界中,许多人不会阅读。永固邦联有着大约50%的平均识字率。虽然几乎所有人都能辨认几个真理语的词汇,真正的识字能力(阅读条约和书籍的能力)并不常有。在城市里阅读更加常见,识字的人口可以达到70%。在小城镇和村落,这个数字接近40%;在非常偏远封闭的乡村,识字率会跌到10%或更低。

在外域,城市识字率在50%左右,邑里(aldeia)在0-20%。

在优势语言不是真理语的聚落里,识字率波动很大。

生物

十亿年后的未来,21世纪的我们所知的所有动物早已消亡。但动物类型——哺乳类、爬行类、昆虫、鸟类等等——仍旧保留下来。这仍然涉及语言问题。文本(或GM)可能提到老鼠、鹿、苍蝇、乌鸦等等,但实际被描述的动物和我们今天所想的动物总有些许的不同。不过这些词依旧有用,因为它们表述了合适的近似意思。非常不同的生物,比如安因(aneen,近似大象体型的双足有蹄杂食生物,用于骑乘)和雪獌(snow loper,短颈巨头,有着双手四足的生物,也用于骑乘),就以名字称呼,因为21世纪不存在类似的动物。

当然,第九世界也有着完全不像动物的生物。变种野兽,编译生物(或其后代),自动机,生物机械混种生物和地外生物,能量生物和其他怪异的实体遍布这颗星球上。所有这些生物或多或少都是遗器作用的产物。

注:如需要更多有关在第九世界爬行、飞翔或以其他方式运动的生物的细节,见“第十五章:生物”。
第九世界的历史

对第九世界人而言,有记载的历史大约开始于900年前,来自自发形成的学者组织,也就是后来的永恒司祭们。在那之前,人类生活在野蛮部落中或是隔绝的农耕村落里。

没人知道在先前文明的衰落和第九世界的崛起究竟相隔多久。也没人了解第九世界人从何而来。很明显许多先前世界的住民并非人类,但可能有些是。

第一任琥珀教皇(Amber Pope)在大约400年前将永恒司祭组织起来,建立了真理修会。在那时,永固邦联的诸王国开始形成今日的情形,虽然战争和剧变总是此起彼伏(未来很可能发生更多变动)。

但最终对学者和思想者来说,过去几个世纪的小打小闹比起地球亘古未知的过去而言不值一提。这也部分解释了为什么第九世界的人们不是非常在意历史。

第九世界的地理情况

第九世界是一个年轻文明的舞台,这个文明诞生于前人的遗迹之中,非常久远、非常先进的前人。从现在起过十亿年,我们早就已经不在,在我们之后诞生繁荣(然后衰落、离去、涅槃)的文明也是如此。十亿年是一段很长,很长的时光——比21世纪到恐龙时代还长得多。

在第九世界的时代,大陆板块已经重聚,形成了一块巨大的超级大陆,它的周围围绕着看去无穷无尽的大海,伴随着猛烈的风暴。但地球成为这种形态是自然的力量所致,还是某个先前文明刻意为之?先前时代的远古住民一定具有随心所欲塑造他们的星球的能力,可能还有其他星球。证据到处都有:“不可能”的景观十分常见。晶体之岛漂浮在空中。倒悬的山脉高耸于碎玻璃的平原之上。国度般庞大的荒废建筑拥有可观的尺寸,它们如此巨大,连天气都受到影响。巨大的机械,有些仍旧在工作中,嗡嗡作响。但它们有何目的?

永固邦联(the Steadfast)坐落在西海岸沿岸,是一些国家和公国的联合体。它们除了信仰相同的宗教以外几乎毫无共同之处。这项宗教被追随者们称为真理修会(the Order of Truth)(被其他人称作琥珀教会, Amber Papacy),由神秘的永恒司祭们揭露古人的历史和知识。由于琥珀教皇的诏令,永固邦联和真理修会已向北方区域宣战,这片区域被大众认为充斥着一种隐秘和难以捉摸的异教——盖亚教(the Gaians)。永固邦联的贵族被召集起来组成十字军(the Crusades),装备着由修会提供或改装过的奇妙武器,向异教徒开战。

在永固邦联的界限之外坐落着外域(the Beyond),这是一片广袤的原野,其上零星分布着一些封闭的聚落。永恒司祭也存在于外域之中,但缺乏一个有组织的关系网络将他们维系在一起,他们也不会响应琥珀教皇的号令,而是生活在与世隔绝的修院(clave)里。一些被称作村庄(aldeia)的小型村落或聚落会围绕着修院形成。每个修院都发现和握有巨大数量的遗器,使得每个村庄都拥有独特的特性。在一个村庄,村民会饲养独特的生物编辑野兽作为食物;而另一个村庄内,人们可能会驾驶反重力滑翔机在废墟之上开展竞速比赛;再换一个村庄,修院的贤者可能发明了一种几乎完全停止衰老的方法,让住民们变得近乎永生,无疑会有人很乐意售卖这种停止衰老的秘密——以一个狮子大开口的价格。因为这些村庄地势偏僻,相隔遥远,这些发现的交易十分罕见而危机重重。

但并不是每一个外域的村庄和部落都有一所修院帮助指引他们度过来自过去的危机。一些聚落就因尝试运用遗器让自己陷入了危险的境地,释放了恐怖之物、瘟疫或是超出理解的谜团。旅行者们可能发现某个村落中的人们转变成了食肉的怪物,另一个村落中的人们成为了为过往遗留的机器智能使唤的奴仆。

在村庄和其他种类的聚居地之外,危险成倍的增加。在过往废墟之中潜伏着凶狠的亚人部落,它们既可能和一个探险者交流,也可能杀了她。一整片云状的无法肉眼觉察的微小机械被称为暴戾之风,它们席卷原野,会转化接触的每一件事物。怪兽一般的捕食者、古代的死亡机器、无处可去的地外或是异元存在(也被合称为异地存在或异地者, ultraterrestrials)也威胁着外域人烟稀少的地方。但一个谨慎能干的探索者也成倍地可能发现惊异的、能实现她所想的任何事的遗器。

在第九世界,遗器既是风险也是馈赠。

注:邑里是外域中以枢机为中心建立的村庄。

天气

遗器也已经一遍又一遍地改变了这颗行星的天气。先前世界的住民不仅重塑了海陆,天空也概莫能外。即使是第九世界的天气也是遗器造成的后果之一。

在永固邦联和外域,你越向南行,天气就更冷。永固邦联的最南边就有着凉爽的夏季和严酷的冬季。中心地带和北部的夏天更温暖,但即使是浮空云晶场(the Cloudcrystal Skyfields)的南部边界在冬天也会下雪结霜。黑色山脉(the Black Riage)的山峰会度过漫长凛冽的冬天,这让最南边的通路只能一年开放几个月。

总体而言除了几处例外(比如海岸)气候总是干燥的,雨水很是稀有,还伴随着可怕的风暴。流言说最凶险诡怪的风暴要么是一件糟糕遗器的后果,要么就是一件有益遗器逐步恶化的结果。无论怎样,伴有狂风、冰雹和雷电的暴雨变得一年比一年频繁。其他的一些暴风会裹挟油状的黑色雨水,损害而非滋养庄稼——谢天谢地这些状况还十分稀少;奇怪的磁场变动会扭曲物质扰乱心智。但即使是这些天气在第九世界最可怕的天气:暴戾之风面前也显得微不足道。

暴戾之风(the Iron Wind):这是一个第九世界形容危险云状纳米精灵(也被更有学识的人称为纳米科技)的词语。失灵的——可以用失去理智来形容——太小而无法被观察到的机械受狂风影响形成了可怕的云,席卷大地。这些机械会改变接触的每一件东西,转换所有的物质。暴戾风暴会倾复大地,将岩石化为蒸气云,又会凭空创造出新物体。对所有挡路的生物而言,它就是灾祸。树木成为石块,或是变成一滩水,或是转化成无法辨别的跳动的活性物质堆。暴戾之风将活物撕成碎片,重新组成诡异的近乎随机的形体。肉身变成失活的物体,细长的触手,或是更加古怪的结构和材质。这种转化十之八九会带来生物的死亡——有时是在它尽力适应新形体的过程中漫长痛苦的死亡。


--- 引述: 夏拉澜夫人的日记 ---我站在耶卡拉塔上,看着那片红橙色的云经过远处的地貌。通过观察镜,我看到一座小丘凭空出现,珊瑚虫一样的蓝色树木从丘上成长、枯萎、死亡。旁边的一块麦田变成了玻璃、绿色蒸气和蠕动的蛇的不协调混合体。在暴戾之风接近的时候,一只安因想要逃跑,但它的腿成了拍动的小翅,让它颓然倒地。随后,它的背部长出了几千条昆虫的腿,而头部变成了古铜色的金属,这只安因只能咽下最后一口气。

我之后目睹了更深的恐惧,但我并不会记载于此,因为我希望我从未目睹过它们。可这些恐惧永远会在我的梦里出没。这风暴简直诞生在地狱之中,有隐形的疯狂和悲惨之魔背负着它奔跑。

--- 引用结尾 ---

导览

[0] 帖子列表

前往完整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