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资料区 > Pathfinder RPG

【PotH】地狱骑士之道(Path of the Hellknights)

(1/5) > >>

晴澈之空:



地狱骑士之道

地狱骑士
“怜悯无益大众。”
地狱骑士们身披狰狞重铠,行走于格拉利昂致力于消灭混乱。这些秩序的铁血卫士始终贯彻自身严酷律法的一文一句。尖钉骑士团
“野蛮须当摈于乡土,斥于家国,净于心智。”
这些地狱骑士自命文明之先锋,向边疆野地播洒秩序,消灭一切阻挡社会进步之敌。锁链骑士团
“各司其职,守望相助。”
这些地狱骑士自命狱卒和猎手,追缉社会公敌,关押凶险罪犯。界门骑士团
“加审判于邪恶。”
这一骑士团由施法者主导,活用魔法监视、处理和执法,以预测犯罪和魔法创新著称。神爪骑士团
“正义源自遵从。”
这些地狱骑士效命于五位守序神祇构成的神群,动用武力为任何有必要之处带去秩序。少有人能够理解他们的异端信仰。焚烧骑士团
“以理智之焰焚尽堕落之影。”
这一组织以咒语和刀锋巡猎迷信与巫术,摧毁任何威胁守法公民心智与灵魂的混乱邪教。刑架骑士团
“心毒亦害肉身。”
这些地狱骑士致力于铲除和镇压被其认定阻碍秩序进步的颠复性知识和破坏性思想。笞鞭骑士团
“有罪无究,乱世即至。”
这些武装侦探动用自身的巨额财富和庞大资源,或公开或秘密地打击腐败政客、盗贼行会和犯罪组织。盘蛇骑士团
“对抗灵魂之毒。”
这些一心复仇的极端骑士恶毒地摧毁整个社群,利用游击战术和经过严格训练的荒野作战能力保护殖民主义者。创痕骑士团
“自阴影中守护每束星火。”
这些无与伦比的保镖和刺客猎人以洞察训练有素的杀手并为其目标提供万无一失的保护闻名于世。骨轴骑士团
“唯有复仇。”
这群已遭处决的伪地狱骑士自坟墓中攀出四处袭击旅者,将尸体募入他们仍无人知晓,但无疑穷凶极恶的事业之中。浪潮骑士团
“策计万全迎浪潮。”
这些勤奋的地狱骑士是谈判、解救被绑人质、追踪并惩罚那些自恃无懈可击的绑匪的专家。秘纹骑士团
“领受真实。”
这些囤积知识的伪地狱骑士构成一个秘密组织,尽职尽责地服侍斯戎家族,警醒地保护切利亚斯的真实历史与其他秘密。城壁骑士团
“不启城关。”
这些骑士是出类拔萃的保护主义民族主义者,他们是边境的守卫者,在致力于挫败走私的同时附带阻碍旅者和难民。长矛骑士团
“至大之敌众目昭彰。”
这些著名的野兽猎人掌握巨量怪物学识和克制战术,他们愿意竭尽全力保护无辜民众——纵使奉献生命亦然。败亡诸骑士团
部分地狱骑士团已经彻底消亡。
高冠:阿尔玛斯人杀死了这些憎恨奥罗登者。
荆棘:焚烧骑士团在切利亚斯内战期间摧毁了这个骑士团,包括英雄执棒官迪拉沃斯。
恶钳:该骑士团负责消除跨位面混乱入侵,在残酷的位面报复中遭到歼灭。

晴澈之空:



无悯铁秩
“文明遭受重重围困。在秩序的壁垒之外,嫉妒之军寄望末日降临——怪物的眼睛死死盯在我们的城墙之上,畅想着毁灭的盛宴。混乱的间谍早已潜伏于坚守者之中,凭不作为和蓄谋危及无辜。和平与秩序是毁灭狂潮中的孤岛,而为求生存,秩序须如我等大敌一般无情。
若凡人无法团结在希望与进步的旗帜之下,那么我等即需觅求其他动机。需求、威胁、恐惧:每个灵魂都深知自己为其主宰、必须遵从。人们需由怪物之压迫团结,需由监工之督促繁荣,需由暴君之胁令统一。人们需要典范,需要彰显秩序潜能的斗士,需要投身地狱恐怖的英雄。”
——地狱骑士创始人,“无悯”戴迪安·鲁埃尔

  地狱骑士并不仅止于秩序的执行者;他们也是效命自身的处刑人。地狱骑士身着饰有骇人纹章的漆黑铠甲,坚守一个纯粹的使命:执法。然而,他们的道途远比官吏或士兵更加宏伟、更加艰辛。地狱骑士透过纪律与试炼剥离温柔情感与软弱慰藉,将自身重塑为无畏的秩序典范。他们毫无怜悯,破除繁文缛节与妥协绥靖的陋习,毁灭任何形式的不法行为。无论匪盗或异端,也无论蛮族歹徒或盗贼行会——一切秩序之敌皆尽败于此圣军之手。这些罪犯不需为判决等待太久,毕竟适于这等危害秩序之人的罪罚皆应迅速且酷烈。
  地狱骑士武装自身以备战事,但这些战士甚少聚作千军。他们是庇佑弱者不受侵害的杀手,是确保弱者不至迷途的梦魇。他们遵从秩序而非任何一地的法律。他们的秩序和对美好未来的愿景都为他们自身独有,是格拉利昂最高尚诫命的精粹加以多元宇宙最严格的原则巩固而成——源自诸位面中最守序的社会:地狱的原则。诚然纪律不够严明的地狱骑士的成果容易沦为恶行,但其成员整体并不一定邪恶。他们认为地狱即是多元宇宙最为浩大的熔炉,经受其火焰锤炼之人得以不屈不挠、坚不可摧,而这方是秩序的真正典范。故此他们皆愿面对地狱的恐怖,而唯有幸存之人方可自命真正的地狱骑士。
  地狱骑士在整个内海地区伺机推行他们加于自身的峻法。无人可逃避怀疑,无人可逃脱审判,纵使最终清算时发现有无辜之人因此牺牲亦然。当混乱真实如斯,威胁着每个凡人灵魂的未来时,悲悯必将断送整个社会。
  因此,地狱骑士行应行必行之事。

一窥地狱骑士  地狱骑士隶属于骑士团,致力于迅速而无情地执行法律。这些秉持守序中立信念的圣军毫不在意善良、邪恶或例外之别。其所行之道即遵从律法绝不动摇,维护社会秩序绝不留情,承接混乱仆役绝不罢休。
  地狱骑士与其对秩序的愿景并不忠于任何国家。尽管大多数地狱骑士堡垒都位于切利亚斯(Cheliax)境内,但他们并不效命该国,他们的秩序观源自一套唤作“度量与锁链(the Measure and the Chain)”的严格准则。或结队或独行,地狱骑士跨越内海诸国追缉逃犯、侦破罪案、在荒野之地建立秩序。亟需援手的统治者或执法者——以及愿为地狱骑士征战出资的慷慨者——也可能会恳请他们前往无法之地。
  在行刑之时,地狱骑士会使用各种致命兵刃,但他们最擅长的武器莫过于恐惧和威胁。每位地狱骑士都渴望成为仅凭存在即令无法罪徒心惊胆战蠖屈鼠伏的执法者。地狱骑士以恐惧武装自身,特有的狰狞黑铠即是他们凶名之旗帜。地狱骑士亦会召唤魔鬼来威吓敌人,或确保加入队列的新人拥有直面地狱的决心。
  地狱骑士拥有众多骑士团,但以七个大型骑士团最为著名。这些盟军对实现秩序愿景抱持同等的狂热,但他们的手法大相径庭。大多数骑士团的成员都是披甲戴胄的流浪猎人、碾碎帮派的毁灭主宰。另外一些则是被称为持节士、佩戴面甲的施法者,他们使用魔法打击犯罪严刑逼供。不过,只要决心成为秩序无休无情的刀锋,任何职业都可以加入地狱骑士的行列。

扮演地狱骑士  成为一位地狱骑士需要通过地狱骑士试炼。这项试炼可以满足地狱骑士(Hellknight)进阶职业(《Pathfinder战役设定:内海世界指南The Inner Sea World Guide》278页)或地狱骑士持节士(Hellknight Signifer)进阶职业(《Pathfinder战役设定:进阶之路Paths of Prestige》28页)的特殊要求。这两个进阶职业在本书中均有提及。
  如果你正在考虑扮演一位地狱骑士角色,请记住以下几点。
  游戏中的地狱骑士哲学:地狱骑士寻求彰显至高秩序,对自身理想拒绝妥协,竭尽全力维护自身的哲学。不符合他们对秩序定义的人乃至事物都必须被消灭以满足他们对进步的愿景。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些事物会延伸到整个宗教、文化或哲学。当你创建角色时,你应当与团队共同商讨一位地狱骑士是否适合你的团队——地狱骑士不太可能和违法者成为同伴。此外,与团队成员和GM讨论如何在游戏中适当地设置“不容忍的事物”。仅仅因为你的角色是地狱骑士而做出让其他玩家不适的行为既不尊重也不有趣。仔细考量,任何骑士团的守序中立地狱骑士都倾向于专注对社会罪恶的严厉审判,守序善良的地狱骑士通常游走于组织外围追捕罪犯并为文明的边疆带来正义,而守序邪恶的地狱骑士往往严苛偏执且带有偏见。注意每个地狱骑士团都有专注于不同任务的成员,这意味着你可以选择成为正义的旅行法官或凶恶的杀人狂魔——创建适合你的团队的角色。
  地狱骑士与恐惧与魔鬼:大多数地狱骑士守序中立而非邪恶。虽然黑色铠甲和与魔鬼合作的名声很容易被扩张化,为他们树立起邪恶骑士的形象。但对于地狱骑士而言,恐惧、威胁和地狱武器只是恐吓拒绝遵从法律之人的工具。地狱骑士视魔鬼为达成目的的手段而非盟友或领袖。地狱确乎是一个守序位面的守序社会,但地狱骑士只是利用它的方法论来构建格拉利昂社会而非塑造一个凡人版本的地狱。正因如此,魔鬼和阿斯摩蒂斯教会对地狱骑士并不具备特殊的影响力。虽然部分持节士信奉阿斯摩蒂斯或召唤魔鬼,但他们仍然致力于体现地狱骑士的理想,抗拒炼狱的诱惑。
  堕落地狱骑士:扮演一位理想中的地狱骑士固然可以创建一个颇具挑战性而令人兴奋的角色概念,但扮演一位堕落地狱骑士亦然。任何角色都可以是堕落地狱骑士——只要因个人哲学而不愿遵守度量与锁链即可。一位地狱骑士可能会抗拒她经受的训练,并最终决定离开骑士团——这可能使她与袍泽反目成仇。虽然失去地狱骑士的自尊可能不会像圣骑士违背神祇一样带来严重且直接的后果,但在GM的判断下这可能最终导致地狱骑士能力的丧失。离开或被驱逐的地狱骑士应当与GM商讨重训,详情参见《Pathfinder RPG极限战役Ultimate Campaign》188页。


--- 引述: 边栏 ---扮演地狱骑士角色
  考虑扮演地狱骑士,若你——
  ●想要成为法律的典范,但不希望被善恶观念束缚。
  ●坚持将世界一分为二、非黑即白的哲学。
  ●看重拥有个人无法相较的信息、资源和目标的组织,希望成为其中一员。
  ●享受扮演在纪律与诱惑之间挣扎的角色。
  ●偏好实用主义而非理想主义。
  ●喜爱穿着黑色铠甲威吓敌人且无需邪恶。
  ●渴望成为具有致命超自然能力的战斗人员。
  ●意图扮演一位指挥魔鬼作战的凶恶着甲施法者。
  ●希望在一支主要由守序角色构成的团队中游玩。
--- 引用结尾 ---

成为地狱骑士  预备地狱骑士通常会在地狱骑士堡垒申请加入某个地狱骑士团,或是接受某个现役地狱骑士的任命。这始于一堂强化再教育和体能训练的课程。在某些情况下,一位经验丰富的地狱骑士可能获许在战场上训练自己的学徒——他们也被称作地狱骑士扈从。虽然基础课程需要3年左右,但导师可以任意裁量训练时间。扈从可以在任意时候请求参加地狱骑士试炼。失败者将会死去,无人哀悼;通过试炼者即会成为地狱骑士。
  初始角色:只有通过试炼才能成为真正的地狱骑士。这一试炼可能需要角色达到5级会更高。因此,大多数初始角色不会拥有地狱骑士位阶。尽管如此,1级角色可能已在城堡或导师的指导下接受训练,已然踏上地狱骑士之道。56页列出的背景特性反应了此类背景。

地狱骑士创立  地狱骑士始于近150年前,由自警主义在绝望之下发展为今日的诸骑士团。完整的时间表见下,但几乎每一位地狱骑士都熟知自己骑士团的创立。
  白疫(White Plague)与地狱骑士初创(Ar 4573~4577):在魔鬼主义与斯戎家族崛起的数十年前,谋杀与自杀席卷了整个西冠城——切利亚斯帝国当时的首都。这些死亡的幕后主使是恩典之道(Path of Grace),一个伪作奥罗登信徒、隐藏异端与自杀的恶魔领主希芙珂什(Sifkesh)信仰的邪教。丽莉娅·鲁埃尔(Lileia Ruel)和厄里斯·鲁埃尔(Eris Ruel)相继成为邪教的受害者,而她们是老兵戴迪安·鲁埃尔(Daidian Ruel)的妻子和儿子。鲁埃尔是奥罗登神的斗士,在国家军队服役的记录令人印象深刻,是一位指挥能力不俗,广受喜爱却鲜为人知的老兵。失去家人之后,鲁埃尔放弃了对奥罗登神的信仰,号召同伴组建一支自警队——大多数成员是退役士兵和同情他的警察——致力于追捕恩典之道。事实证明,鲁埃尔的手法非常有效,但这践踏了城市执法部门的管辖权而致使他本人被捕下狱。鲁埃尔的追随者违背了他的意愿,将他从监狱中劫出,逃至被称作瑞瓦德营(Fort Rivad)的塔尔多遗迹。但鲁埃尔很快返回,得到了君王加斯珀达(King Gaspodar)的接见,亲口解释了他的困境。他充满激情的演讲不仅阐明了他本人的境况,也阐明了他对公民责任的看法,这段论述被称作“无悯(Merciless)”,被记录为地狱骑士哲学度量与锁链的基础。加斯珀达赦免了鲁埃尔,条件是他成立一个新骑士团致力于终结白疫。鲁埃尔接受了这个条件,但拒绝了奥罗登教会传统的骑士赐福仪式。遭到蔑视的教会将新骑士团称作“地狱骑士”,而成员们很快采用了这个名字。仅仅第二年底,恩典之道就被剿灭,白疫以假牧师阿特罗米亚(Attromia)之死告终。君王加斯珀达对地狱骑士的努力印象深刻,允许鲁埃尔的骑士团继续存在,并且支持修筑了第一座堡垒——瑞瓦德堡(Citadel Rivad)。
剧透 -  戴迪安·鲁埃尔:
地狱骑士的历史  下列是自创立至现代的地狱骑士全史。

白疫AR 4573  由恩典之道引发的白疫——谋杀与自杀——席卷西冠城。AR 4575
法拉斯特月[三月]  戴迪安·鲁埃尔的妻子丽莉娅·鲁埃尔被公开杀害。恩典之道与之相关。AR 4575
拉玛沙恩月[十月]  鲁埃尔的儿子,厄里斯在恩典之道信徒的怂恿下过量服用仙人掌萃自杀。AR 4575
奈斯月[十一月]  戴迪安·鲁埃尔组织一群退伍士兵和守卫追捕恩典之道。AR 4576
阿贝迪乌斯月[一月]  鲁埃尔和他的队伍抓捕许多邪教成员,但由于邪教成员的影响力,被逮捕者在数个小时内就被释放。AR 4576
格兹莱月[四月]  鲁埃尔的队伍诉诸义警私刑。虽然他们受到民众的广泛赞扬,但卫队拒不认可他们的手段。AR 4576
黛丝娜斯月[五月]  鲁埃尔的六名士兵因公开致残和杀害恩典之道成员而入狱。AR 4576
塞伦尼斯月[六月]  在两名公开承认身份的希芙珂什信徒被公开鞭打致死后,戴迪安·鲁埃尔被捕入狱。鲁埃尔在狱中仅待了不到6个小时,就在违背意愿的情况下被队伍劫出。他们逃至塔尔多遗迹瑞瓦德营。鲁埃尔很快返回西冠城,在加斯珀达的法庭上发表了著名的“无悯”演讲,在君王面前解释自己的案件并接受他应得的惩罚。被鲁埃尔的自制与无私感动,君王赦免了他并委任他组建一个新的骑士团,旨在追捕扰乱文明人民成果之人——主要是为了在文明之神降临之前恢复首都的正常秩序。鲁埃尔接受了国王的任命,但强烈拒绝了奥罗登教会的赐福仪式。AR 4576
埃拉斯图斯月[七月]  奥罗登的忠实信徒谴责鲁埃尔和他的新骑士团,将他们称作“地狱骑士”。鲁埃尔采用了这个贬义称呼作为骑士团名称。他揭露了奥罗登教会最受尊敬的捐助者的恩典之道成员身份,随后立即将其公开处决。AR 4576
奥罗都斯月[八月]  新组建的地狱骑士团围攻西冠城的黑势力。AR 4577
黛丝娜斯月[五月]  地狱骑士成功铲除了希芙珂什的邪教。鲁埃尔将假牧师阿特罗米亚的头摆在君王加斯珀达脚下,终结了白疫。地狱降临AR 4577
塞伦尼斯月[六月]  君王加斯珀达对鲁埃尔的成果表示赞赏,他授权修复瑞瓦德营作为骑士团的永久基地,并拨款增加军备招募新兵。AR 4580  瑞瓦德堡落成。AR 4581
格兹莱月[四月]  鲁埃尔开始暗中调查来世,尤其是自杀者的命运。AR 4581
洛瓦月[九月]  鲁埃尔在研究中获得了法师与政治盟友谢尔·勒荣的协助。AR 4581
库松纳月[十二月]  鲁埃尔确信他儿子的灵魂已被判至地狱的第一层——阿弗纳斯。他的研究转向死亡、诅咒与魔鬼等课题。AR 4582  鲁埃尔命令谢尔·勒荣召唤了一只魔鬼,展开一系列繁冗的审讯。这些成果给鲁埃尔留下深刻的印象,也使他敬重魔鬼的危险和诱惑,他逐渐以从外层位面最为古老最为强效的军团为楷模,将其融入自己的教导和纪律,最终融入地狱骑士的制度。AR 4586  鲁埃尔在冰魔乌尔嘉嘉斯的引诱下开始设法找回失去的儿子的灵魂。AR 4589
卡莉丝翠月[二月]  瑞瓦德堡图书馆失火,几乎被焚烧殆尽。同一天夜晚,年近70的鲁埃尔独自骑马前往西北部,抛下勒扬最具野心徒弟的遗体。这位地狱骑士创始人不曾再度现身。AR 4589
法拉斯特月[三月]  鲁埃尔失踪后,最初的二十几名地狱骑士之一,杰出的海军老兵阿里格斯·赛尔斯接过领导权。AR 4589
奥罗都斯月[八月]  赛尔斯设想地狱骑士最终会取代切利亚斯仍基于继承、陈旧不堪的军队。他对骑士团进行重组,效仿古代的吉斯塔克军队,增添了位阶与职能的等级制度。AR 4590  君王加斯珀达批准新建两座地狱骑士堡垒:位于艾格利安旁的迪梅堡和位于欧斯坦索附近的克雷恩堡。AR 4596  一场军事纠纷导致一支地狱骑士分队受命前往寇兰廷。当年稍晚,格拉德斯卡堡的地基部分在寇兰廷附近竣工。AR 4599  作为对谢尔·勒荣史无前例的报偿,执棒官赛尔斯允许这位法师率领20位地狱骑士前往麦纳多山脉西部进行私人冒险。作为回报,这位贵族出资在那里修建一座新的地狱骑士堡垒——安弗雷克堡。炼狱之战AR 4606  奥罗登陨落。切利亚斯逐步迈向内战。AR 4607  加斯珀达命令地狱骑士前往摩尔苏恩和安多安维持秩序。AR 4609  地狱骑士受命前往伽尔特和帝国边疆地区。AR 4609  执棒官赛尔斯将地狱骑士组织改组为骑士团,创建了锁链骑士团、界门骑士团、焚烧骑士团、笞鞭骑士团与荆棘骑士团。赛尔斯继续掌管西冠城的笞鞭骑士团。AR 4611  地狱骑士受命前往萨迦瓦。AR 4616  君王加斯珀达下令建立新的地狱骑士团,但这些伪地狱骑士欠缺纪律。AR 4619  锁链骑士团在碎船之战中击杀海军上将格雷茨。AR 4621  谢尔·勒荣去世。界门骑士团交由维卡利乌斯·瓦玛掌管。AR 4622  君王加斯珀达在西冠城的安全屋中遭到神秘杀害。AR 4623  焚烧骑士团地狱骑士塞尔迪宁·乔兹加入第一次蒙蒂维远征。神爪骑士团围绕他的英雄事迹创建。AR 4629  执棒官赛尔斯自然死亡;执棒官阿道特接任。笞鞭骑士团的影响力下跌。AR 4634
奥罗都斯月[八月]  一名间谍在迪梅堡被捕,开启了荆棘骑士团与斯戎家族的对话。AR 4634
洛瓦月[九月]  斯戎家族密探在试图与上级接头时被荆棘骑士团杀死。AR 4634
奈斯月[十一月]  荆棘骑士团的执棒官迪拉沃斯与斯戎家族的阿加曼在艾格利安会面,开展一系列政治辩论。AR 4635
阿贝迪乌斯月[一月]  迪拉沃斯赞同阿加曼的观点,即“若要让切利亚斯法律继续存在,切利亚斯就必须回归和平。”AR 4635
法拉斯特月[三月]  迪拉沃斯召集执棒官议会,建议与斯戎结盟。发生激烈辩论。AR 4635
格兹莱月[四月]  议会以焚烧骑士团执棒官伊霍努达因冲出会场告终。笞鞭骑士团、锁链骑士团、界门骑士团与荆棘骑士团同意与斯戎家族结盟。AR 4635
黛丝娜斯月[五月]  成为斯戎盟友的笞鞭骑士团在多斯佩拉屠杀中与西冠城前盟友为敌。AR 4635
塞伦尼斯月[六月]  锁链骑士团与寇兰廷叛军结盟,促成了百王之战。AR 4635
奥罗都斯月[八月]  焚烧骑士团围攻迪梅堡。荆棘骑士团失去包括迪拉沃斯在内的过半成员。AR 4635
洛瓦月[九月]  锁链骑士团与笞鞭骑士团解除迪梅堡之围。执棒官伊霍努达因的拼死抵抗导致了堡垒的烧毁,但他最终被击败。AR 4635
拉玛沙恩月[十月]  焚烧骑士团的堡垒克雷恩堡被笞鞭骑士团兵不血刃地夺取。现代地狱骑士AR 4636~4640  地狱骑士帮助斯戎家族收复切利亚斯。AR 4638  加斯珀达的伪地狱骑士被解散。其中一部分加入现有的骑士团。组建或改组尖钉骑士团、焚烧骑士团、刑架骑士团、恶钳骑士团及数个其他小型骑士团。AR 4639  笞鞭骑士团迁至迪梅堡并着手扩建。AR 4640
卡莉丝翠月[二月]  切利亚斯内战正式结束。斯戎家族的女王阿波罗盖一世登上皇位。AR 4640
法拉斯特月[三月]  女王阿波罗盖任命笞鞭骑士团担任她的警察部队。执棒官贾萨德拒绝了,因为地狱骑士不服务于任何国家的法律。女王震怒但最终默许,并宣布她已以仁慈回报地狱骑士。AR 4640
格兹莱月[四月]  斯戎家族秘密组建秘纹骑士团。AR 4644  蕾娅·诺尔瓦内蒂,一位笞鞭骑士团地狱骑士从银渡鸦手中解救金塔格市长的儿子。浪潮骑士团创建。AR 4663  笞鞭骑士团前往奈多剿灭叛逆的骨轴骑士团,杀死所有成员并将基斯迪诺堡付之一炬。AR 4665  神爪骑士团迁至切利亚斯。鼎亚堡动工。AR 4682  多米娜女王恳请尖钉骑士团迁至瓦瑞西亚。维拉德堡动工。AR 4688  自称骨轴骑士团的死墓骑士现身于切利亚斯与奈多的边境地区。AR 4693  探索者戴勒斯·布兰斯米尔试图潜入安弗雷克堡。数月之后,人们在金塔格发现已经变成一具无言无智活尸的他。AR 4695  焚烧骑士团尝试在萨迦瓦修建第二座堡垒。资材在建设过程中被莽吉土著摧毁。焚烧骑士团抛弃了这个国家。矢志复仇的成员组建了盘蛇骑士团。AR 4697  在地精血战期间,切利亚斯地狱骑士与杜鲁玛的雇佣兵联盟及安多安的雄鹰骑士联手平息灾祸。AR 4701  创痕骑士团阻止了对卡希尔的维尼卡医药外科学院首席内政部长丘尔哈瓦特的暗杀。AR 4710  地狱骑士陪同考古学家抵达安弗瑞塔之柱并占领拉齐坎遗址。AR 4714  笞鞭骑士团地狱骑士在艾格利安附近遭到怒魔队士兵伏击。AR 4716  利克玛·阿尔曼索辞去刑架骑士团执棒官一职。达西恩·韦恩接任。
地狱骑士信条  下述信条与惯例——度量与锁链、地狱骑士位阶、地狱骑士试炼和地狱骑士清算——是各骑士团的核心。

度量与锁链  地狱骑士恪守遵从并试图推广的法律与秩序并非任何国家的律法。它是一套被称作度量与锁链的严格哲学。
  度量(The Measure):度量是职责、法律和罪行的典籍,是严格有序社会的准则。这一法律体系基于数世纪前的切利亚斯与塔尔多法典与源自地狱的篇章,强调公允更胜正义。
  锁链(The Chain):这一哲学鼓励通过试炼约束自身,这些试炼既包括对度量的记忆和冥思,也包括主动置身于足以摧垮弱者的压力与痛苦之中。在更哲学的层面上,锁链与三种美德有关:秩序、纪律与无悯。每一种美德都由双重准则体现。
  秩序教导地狱骑士应当致力于创造一个不需要他们的世界,每个灵魂都应当惩罚阻碍进步之人。“旨于忘筌”和“凡魂皆暴”这两句箴言体现了这一点。前者鼓励地狱骑士建立一个完美无缺、自我维护的有序世界,而后者鼓励每位凡人——地狱骑士及其他——成为秩序的力量。
  纪律教导地狱骑士任何成就皆有代价,而情感仅是干扰与弱点——这当然包括恐惧,故地狱骑士将其用作镇压弱者的武器。“有情即懦”这句箴言鼓励地狱骑士净化心中所有强烈的情感,恐惧或悲伤或热爱或傲慢皆当如此。“刑之以火”教导地狱骑士必须怀有为达目标牺牲一切的准备,舍弃方能趋近至序。
  无悯宣称所有人皆有罪责,同情即是文明的疮疤。“怜悯无益大众”是地狱骑士最古老的哲学信条之一,教导人们怜悯会引发混乱,同情会扰乱社会。与这一理念对照的箴言“无人无辜无罪”则提醒地狱骑士每个人都曾犯罪、都曾有过不正的念头,因此无人真正值得法外开恩。
  这三种美德和代表它们的六条箴言共同构成了地狱骑士的标志——九刃星(Ennead Star)。
  行动:地狱骑士恪守度量与锁链。他们经常在同伴之中或对受害者复诵锁链中最受欢迎的箴言。但其中大多数至少会偶尔触犯冷酷无情的哲学。为了监督自己的思想和行为,地狱骑士会定期进行清算。意志不够强韧之人可能会精神崩溃,叛离地狱骑士或落得更悲惨的下场——这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已经表现出勇气与决心,通过致命的地狱骑士试炼之人。恪守度量与锁链本身就是一项终身试炼。
剧透 -  九刃星:
骑士团与头衔  地狱骑士具有多个大同小异的骑士团,七个大型骑士团和数个小型骑士团。地狱骑士位阶繁杂,但最普遍——由高阶至低阶——的头衔如下。
  执棒官(Lictor):地狱骑士团的将军。
  执书官(Vicarius):施法者型的地狱骑士团领袖(很少使用)。
  掌剑官/掌剑女官(Master/Mistress of Blades):地狱骑士团上校,位阶与副执书官相当。
  副执书官(Paravicar):地狱骑士团持节士首领,位阶与掌剑官相当。
  副执棒官(Paralictor):地狱骑士高阶军官,阶同少校。
  执棒士(Maralictor):地狱骑士中阶军官,阶同中尉。带有职责相关前缀的执棒士——例如常见的军械执棒士、战阵执棒士和守门执棒士——位阶稍低。
  地狱骑士(Hellknight):普通骑士。
  持节士(Signifer):地狱骑士神术施法者或奥术施法者。
  扈从(Armiger):训练中的地狱骑士,地狱骑士的侍从。

试炼  为了成为一位地狱骑士,你必须如字面含义直面地狱的不朽斗士。地狱骑士试炼的细节略有差别,但总而言是这是一项每年两度举行于黎明的阴郁试炼仪式。试炼由一位高阶军官——通常是骑士团的执棒官——监督,一位持节士主管,骑士团的所有成员皆可见证。
  经过冗长的介绍之后,受试的扈从踏入明确标记的场地。当受试者发出准备就绪的信号,持节士就会召唤一只魔鬼进入场地(例如施放炼狱试炼Infernal Challenger法术)。扈从与魔鬼展开死战。若他战败,他就会死。若他获胜,他即可背诵恪守度量、遵从锁链的誓言。若他的表现获得认可,则他获准成为真正的地狱骑士,获得穿着骑士团铠甲的权利。
  试炼并不仅限于这一仪式。根据度量的文本,任何地狱骑士都可以成为有资质的战士在一对一战斗中击败强大魔鬼的见证人。如果一位地狱骑士为某人担保,发誓挑战完全符合试炼标准,他即可加入任何接纳他成为真正地狱骑士的地狱骑士团。
  举行地狱骑士试炼:地狱骑士试炼要求希望成为地狱骑士者杀死一个HD超过自己的魔鬼。此项试炼通常是为了满足地狱骑士或地狱骑士持节士进阶职业的要求,许多职业5级即可挑战。因此,HD为6的胡须魔是最常用于试炼的魔鬼,而更高等级的受试者则必须面对更高等级的恶魔。受试者可以携带任何武器、盔甲、魔杖、魔药和其他任何装备进入战斗。此外,只要在试炼之前施放,他们可以获得盟友法术的助益。试炼前的仪式通常会持续一个小时以上,这意味着持续时间以分钟计的法术通常会在战斗开始前失效。在试炼期间,若受试者从测试场地外获得援助,她将被取消资格并与同谋一同下狱。此类骗徒通常会面临短暂的审讯和处决。关于准备和举行地狱骑士试炼的更多细节可以参见《Pathfinder战役设定:地狱狂潮Hell Unleashed》的44至47页。

清算  类似苦修者的鞭笞或圣骑士的赎罪,地狱骑士的清算是一种惩罚仪式,地狱骑士借此集中精神,摈弃不必要的思想,使自身更接近骑士团理想中的律法斗士。清算通常是私人行为,由一位卸下战甲自愿进行的地狱骑士独自进行,并且同时冥想度量与锁链的某些方面。
  地狱骑士应当管理自己的思想并在必要时进行清算。如果一位地狱骑士未在冥想时执行清算,她并不会因此失去任何能力或遭受负面影响——不过,如果被袍泽知晓这种疏忽很可能受到谴责。
  执行清算:执行清算需要花费10分钟采取行动对自身造成1D4点非致命伤害。特别正直或陷入矛盾的地狱骑士可能会执行一个更长也更极端的清算。在这种情况下,清算额外再造成1D4点致命伤害。拥有地狱骑士服从仪典(Hellknight Obedience)专长的热诚地狱骑士可以通过一个小时的非致命清算获取特殊能力助益,若拥有12HD、16HD或20HD还会获得额外的恩典。详细请参阅大型地狱骑士团的章节以了解他们的具体清算和清算提供的益处。此外,拥有地狱骑士狂热(Hellknight Obsession)专长的地狱骑士如果选择对自身造成致命伤害,也会获得一系列助益。清算造成的伤害不能通过任何伤害减免或其他能力与其他效果减免。
剧透 -  清算:

晴澈之空:


锁链骑士团
“各司其职,守望相助。”
 徽记:环绕锁链的拳头
总部:临近寇兰廷(Corentyn)的格拉德斯卡堡(Citadel Gheradesca)
领袖:执棒官乌洛·阿多姆(Uro Adom,守序中立 男性人类 5级战士/7级地狱骑士ISWG)
成员:守卫,侦探,追踪者,不法之徒的受害者
战甲特征:锁链设计,如同手铐的铁手套,铁囚犯样式的面具
偏好武器:链枷(Flail)
清算:用绷紧的铁链压迫四肢。你的卸武、擒抱或绊摔的战技检定获得+2加值。
恩典
1:生擒活捉(Taken Alive,Ex):你是追捕生擒猎物的专家。当你使用连枷造成非致命伤害时,攻击检定无需承受减值。此外,你可在清算时专注于理解特定目标。在接下来的24小时中,你在留意目标、看破目标的伪装、询问他人目标所在、追踪目标或任何与此直接相关的察觉、察言观色和生存检定中获得+4加值。
2:识破伪装(Pierce Disguise,Sp):你对任何人心存怀疑,而你的警惕也赋予你常人不具备的知觉。你可以类法术能力施放真知术(True Seeing),每日“1/2你的角色等级”分钟。这些时间不需连续,但必须以分钟为单位。
3:探本窥源(True Identities,Su):你不受隐瞒真实本性之人的愚弄。你在识破(Disbelieve)幻术(Illusion)的意志豁免检定中获得+4加值。每日3次,当你成功识破持续时间超过瞬时的幻术时(正常识破或透过真知术皆可),你可以自由动作破除该幻术。这视为目标型解除,如同法术解除魔法(Dispel Magic),但仅以该幻术为目标,且施法者等级等同于你的角色等级。

  罕有违法者甘愿接受审判。潜伏在最黑暗荒野中的匪盗,藏身于人群之中的杀人犯,永不停下脚步的逃亡者——所有这些都是锁链骑士团的猎物。
  锁链骑士团拥有地狱骑士中最好的赏金猎人和狱卒。锁链骑士团认为每个人都在社会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它的任务就是清除那些否认自身地位、阻碍文明进步的无可救药之人。锁链骑士团不会直接杀死犯罪者和叛逆者,而是强迫大多数俘虏在劳改营中长期服役。最危险的罪犯关押在骑士团的堡垒——格拉德斯卡堡监狱之中。罕有罪犯轻易投降,所以锁链骑士团的成员在各个领域皆有建树:追踪、犯罪心理学、调查和审讯等等。对于违法者而言,没有什么比知晓自己成为锁链骑士团地狱骑士的猎物更加可怕。
  内海地区的执法者们会联络锁链骑士团,请求地狱骑士协助抓捕行踪莫测或至关重要的逃犯。骑士团不可能为每个请求派遣分队,但真正杰出或价值非凡的罪人或许能赢得一位穷追不舍的独行骑士。大多数猎手都将自己的荣誉赌在完成这样一件任务之上,他们宁可永不归返也绝不空手而回。成功完成任务者则往往能从工作中收获丰厚的报酬,甚至可能会将他们的猎物带回格拉德斯卡堡拘押。
  赏金狩猎并非锁链骑士团唯一的收入来源。许多政府都试图将最危险的罪犯、政治上不方便处理的人物以及那些被认定“无法杀死”的囚犯清出自己的领地。锁链骑士团愿意收取费用羁押这些罪犯,将他们监禁于格拉德斯卡堡或驱赶他们工作。锁链骑士团在切利亚斯(Cheliax)和依斯嘉(Isger)经营劳动营——最著名的包括拜尔德(Belde)以西的格法罗矿(Gorfallow Mine)、洛伽斯(Logas)以北的石蜥宝座(Basilisk Throne)以及安弗瑞塔森林(Anferita Wood)中的维雷斯坦(Virestand)。这些囚犯的工作所得——以及各组织为持续羁押支付的佣金——在武装地狱骑士的同时也为其他囚犯提供基本生活必需品。
  尽管锁链骑士团在追捕罪犯方面功勋卓著,但它在善良阵营的国家却声名狼藉——尤其是在热爱自由的安多安(Andoran)——在这些地方,它的成员被讽刺为捕奴者和奴隶贩子的爪牙。不同国家对逃犯的定义不尽相同,但在奴隶制合法的国度中,锁链骑士团被请求追捕并遣返逃奴。然而饱受虐待的奴隶很少回归残忍的奴隶主手中,在更多的情况下,这意味着抓捕违背契约者,迫使他们履行契约规定的劳役条款,或接受常见于卡蒂亚(Qadira)的长期自愿服务条约。该骑士团认为滥用或浪费生命是不道德的行为。事实上,一些地狱骑士认为毫无必要的残酷监督和脏污狼藉的生活条件本身就违反了监工、狱卒或主人与受其管理者之间的契约,可能是受害者逃跑的直接原因。因此,格拉德斯卡堡关押着为数不少曾强迫他人称呼自己“主人”的囚犯。
  执棒官乌洛·阿多姆是锁链骑士团的指挥官,同时也是格拉德思卡堡的至高典狱长。阿多姆是个有着头脑精明的大块头,他的警察生涯始于故乡图维亚(Thuvia)的首都梅拉布(Merab)。命运和对一个致命毒师帮派的追捕最终引领他来到切利亚斯加入锁链骑士团。他在奈多(Nidal)停留了许多年,在那里获得了效率非凡的名誉和“帕格莱斯的黑豹(the Panther of Pangolais)”的称号。在12年前的执棒官博里亚斯(Borias)死亡之后,阿多姆掌控了锁链骑士团,活用自己的才智强化了骑士团的基础设施。自那时起,锁链骑士团的装备和格拉迪斯卡堡的条件有了显著的改善——这主要归功于阿多姆与斯戎家族的密探、奈多、塔尔多(Taldor)、拉哈杜姆(Rahadoum)乃至遥远的扎摩诔(Jalmeray)与终焉之墙(Lastwall)的谈判。当远方的政府和执法者请求锁链骑士团协助抓捕逃犯时,阿多姆会亲自决定哪些请求会被纵容或忽略,他不仅会评估罪犯的堕落程度和请求者的意图需求,还会评估锁链骑士团能从中获得多少潜在利益。
  锁链骑士团最常见于切利亚斯和依斯嘉。不过追捕逃犯的独行骑士可能会出现在任何地方。
剧透 -  乌洛·阿多姆:
组织  锁链骑士团的地狱骑士很少出现在外界,因为他们的大部分力量仍然集中在格拉迪斯卡堡。镣铐不离身的骑士们很少成群结队地踏出堡垒,而是将对抗社会腐败力量的战争留存于自己的领域之中。锁链骑士团在格拉迪斯卡堡内部严格羁押数以百计格拉利昂最邪恶的罪犯。堡垒的囚牢之中仅关押最卑鄙、最狡猾、最难以捉摸的罪犯,而这些囚犯需要时刻保持警惕和谨慎才能压制。这使骑士团的大多数成员都非常忙碌,毕竟他们的警惕对于维持格拉迪斯卡堡坚不可摧无人能逃的声誉至关重要。
  尽管锁链骑士团的地狱骑士们很少出现在总部之外,但他们收到的来自外部组织的求援却是最多的——通常来自执法者或阿维斯坦偏远地区的小政府。大多数雇佣请求都被忽略了,因为地狱骑士们根本不会对每一个轻微罪犯或逃犯倾注精力。不过,真正独到或创新的犯罪仍有机会赢得地狱骑士的关注。在这种情况下,锁链骑士团通常会派出一位逃犯猎人评估这一请求,如果罪行和罪犯被认为值得重视,他们就会将罪犯绳之以法。由于这样的任务事关地狱骑士的名誉,他们总会以最严肃的态度对待任务,故他们的追猎永无休止。在追猎开始之时,锁链骑士团的地狱骑士就会收取费用并且申明自主决定如何监禁俘虏的权利。如果地狱骑士认为当地没有适合关押她的囚犯的机构,她可以选择将其带回格拉迪斯卡堡囚禁——大多数人都认同这是比死亡更糟糕的命运。

哲学  锁链骑士团重视建立在个人勇于承担责任和在社区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基础之上的严格社会秩序。这些地狱骑士认定拒绝自身角色就等同于积极反对社会进步。那些将个人私欲置于集体之上者必须为更高的善奉献自身。拒绝为社群目标付出努力之人应当被驱逐。但流放并非对付这些叛徒的有效方法,因为荒野会激发野蛮的兽性。死亡看似是简单有效的解决方案,但这往往浪费了难以评判的潜力。因此,社会异见者应当被转移到一个不受其破坏的地方,在理想情况下同时也应强迫他们做出有用的贡献。
  锁链骑士团的地狱骑士认为他们的逮捕记录和关押犯人的过往履历是衡量成功与否的标准。若一位罪犯逃脱了地狱骑士的追捕或拘押,她就会将此视作奇耻大辱。正因如此,锁链骑士团的成员在追捕逃犯时都是最专一、最强硬的地狱骑士。

清算  锁链骑士团的成员对锁链和镣铐绝不陌生。他们的清算包括用至少长两尺的链条缠绕肢体(通常是小臂或胫骨),然后用长约六寸的铁棒插入平行的链环绞动。这会导致链条一同收紧咬入地狱骑士的血肉。许多人的四肢、手指甚至脖子上都因反复的清算而留下明显的链状疤痕,甚至有一些因过度的清算行为折断四肢而导致腿脚蹒跚或手臂无力。

堡垒  格拉德斯卡堡不仅是锁链骑士团的总部,它也是阿维斯坦最安全的监狱之一。这座塔楼般的堡垒坐落于寇兰廷北部风暴肆虐的奥尼安海崖(Orneian Reach)近旁,矗立于遥远且难以接近的狭长土地之上。四分之一里长的陆架将这座被当地人称为格拉德思卡岛(Gheradesca Isle)的岛屿链于大陆,但这座蜿蜒曲折的天然桥梁仅在退潮之时才会露出水面。而在其他时候,往来堡垒之人则必须使用岛屿西侧面朝大海的码头,穿越凶名昭著的汹涌海水和多礁险滩。更加糟糕的是,有三只塞特斯(Cetus,《Pathfinder怪物图鉴5》54页)——阿尔克斯瓦尔(Arksvaul)、科洛戈(Kelorgo)和斯提南戈(Stynangal)——在奥尼安海崖附近定居,将地狱骑士丢弃的囚犯尸体视作献给尊贵自身的贡品。这种体型庞大爱慕虚荣的龙类通常徘徊于岛屿北部海岸,但也曾想陆桥上的水手和游客索要过路费。
  抵达格拉德斯卡岛后,访客会发现要经过一条狭窄的小路才能攀上陡峭坚硬的崖壁。刺人的海盐和冰冷的海水冲击着攀登者,分散了对数十个极其隐蔽的地狱骑士岗哨和埋伏地点的注意力。小路的尽头是一扇名为最终仪式(Final Rite)的狭窄大门——这是一道质朴的铁质栅栏,两侧哭泣的巨人雕塑上刻着“无物可抗时河锤锻”的铭文。外侧则是环绕整个格拉德斯卡堡的幽闭庭院。这座堡垒塔楼复盖了整个山顶,与岩石岛屿融为一体,使岛屿看上去就像是从海中升起的锋锐尖塔。
  兵营、军械库和锁链骑士团的聚居地占据了城墙之内戒备森严的制高点,而囚牢则填满堡垒的其他部分。格拉利昂一些最危险的罪犯——以及那些因价值非凡而不应杀死或根本无法杀死的囚徒——的囚牢自狭窄阴冷的隔间到布满魔法拘束的窖狱不一而足。据说这些监狱区不仅遍布塔楼,甚至还贯穿塔下的岩层将最致命的囚犯囚禁在凶恶的兽栏之中。而最底层的牢狱更是极端复杂——多层微缩牢狱、禁魔区、位面防护区或迷宫囚室。这些牢狱中大多关押着怪物、不死、无生命和其他无法界定的囚犯,由锁链骑士团的精锐严密看守。
  在监狱中,地狱骑士和他们的囚犯都遵循一种精确得如同钟表的生活程序,任何偏差都会招致严厉的训斥。虽然这种生活远称不上愉悦身心,但在格拉德斯卡这种毫无感情的机械且效率的生活之中,囚犯们会发现他们的需求得到满足,他们的安全得到保证。不过,改过自新根本不入地狱骑士之眼。由于大多数囚犯被判终身监禁,时间的流逝在严酷阴郁的牢狱之中愈发模糊。监狱中最有趣的居民包括食骨者(Skulleater),一位在瑞麦西纳(Remesiana)散播恐怖的杀人犯;半身人利兰·迪奥申(Lilans Diorshin),铃花会(Bellflower Network)创始人之一的亲属;以及恶名昭著、奸诈狡猾、扑朔迷离的匣中之音(Voice from the Box)。
  死亡是逃离格拉德斯卡堡最常见的方式。锁链骑士团宣称不曾有囚犯逃离堡垒,但曾有两名囚犯设法从岛屿深处的地道中脱身的谣言仍在传播。在极少数情况下,在法律干涉或确凿证据可能使囚犯从格拉德斯卡获释,但离开的囚犯很少和进入时一个模样。在大多数情况下,漫长的刑期会耗尽囚犯对生活的热情甚至最基本的情感。
剧透 -  格拉德斯卡堡:
卓著成员  在锁链骑士团中,娴熟的猎人和难以捕捉的逃犯格外出名。
  利布瑞兹·科尔博拉(Liabriz Corborra,中立邪恶 女性人类 7级炼金术师APG):只有锁链骑士团的高层才被许可接近1414D号牢房。牢房的住民利布瑞兹·科尔博拉并非骑士团的成员,但她与它达成了一项协议,支付一小笔钱让地狱骑士团将她当做囚犯关押。身为天赋异禀的炼金术师,利布瑞兹既可制作各种毒药也可解毒,她如今利用自己的天赋为地狱骑士服务。而作为回报,锁链骑士团保护她免受前盟友——痴迷于保密的安娜费西亚(Anaphexia)的报复。
  掌剑官勒登·马蒂努斯(Leuden Mardinus,守序中立 男性人类 6级游侠/2级地狱骑士ISWG):年近80的掌剑官马蒂努斯是锁链骑士团中最资深的赏金猎人,也是骑士团中年龄最大的成员。身为掌剑官的马蒂努斯先后为三位执棒官效力,他对逃犯的敏锐洞察力和近乎不可思议的谎言辨识力使他深受信赖。由于受到阿多姆的特殊照顾,他独自生活在格拉德斯卡堡东北方向8里的小木屋中,他在此繁育奈多探影犬(Nidalese shadscent,一种灰色斑点寻血猎犬)并训练一部分颇有前途的地狱骑士使用最先进的追踪方法。
  副执书官拉希德·伊利托(Racid Illito,守序中立 男性人类 10级托拉格牧师):虽然副执书官伊利托的职责要求他负责骑士团的许多神秘需求,但他同时也是一位天才工程师。据说没有人比伊利托更了解格拉迪斯卡堡,他在过去的20年间监督了无数次城堡建设和改造工程。他还负责建造了监狱中最精巧的迷宫囚室,用于关押格拉迪斯卡最凶恶的囚犯。他在私人房间中保存着数十份过去和未来的设计蓝图——都是用简单高效的矮人文字写成的。

角色与NPC  锁链骑士团的地狱骑士表现出惊人的专注,他们对秩序的愿景同时仅汇聚在一人之身。许多骑士团成员曾是无法最大程度追求正义的警察,或是罪犯的受害者,或是有过不公强制劳役的经历。锁链骑士团的地狱骑士大多是来自切利亚斯的人类,但临近拉哈杜姆(Rahadoum)的格拉德斯卡堡也从那里招募了相当数量的新兵。
  锁链骑士团的大多数成员都是驻扎于格拉德斯卡堡的守卫。然而,玩家或非玩家角色可能因为敏锐的头脑而获选而出,获得特殊的分配,接受训练和任务成为受雇逃犯猎人。这些角色可能是猎人,调查员,游侠甚至可能是炼金术师(倾向于法医方向)。巡官 (Constable,《Pathfinder玩家手册:街头英雄Heroes of the Streets》17页)骑将变体、都市猎人(Urban Ranger,《Pathfinder RPG 进阶玩家手册Advanced Player's Guide》129页)变体、以及演绎家(Empiricist,《Pathfinder RPG 进阶玩家手册Advanced Player's Guide》100页)和勒彼斯塔德检察官(Lepidstadt Inspector,《Pathfinder玩家手册:进化职业源始Advanced Class Origins》15页)调查员变体为锁链骑士团地狱骑士提供了有用的能力。锁链骑士团中的持节士相对较少,而大多数是守序神祇的牧师——尤其是阿巴达尔和托拉格——或拉哈杜姆的先知,又以钢铁(Metal,《Pathfinder RPG 极限魔法Ultimate Magic》55页)秘示域为多。
  提升角色战技能力,尤其是卸武(Disarm)和绊摔(Trip)能力的专长常见于这些地狱骑士——例如破除防御(Break Guard,《Pathfinder RPG 极限战斗Ultimate Combat》91页)、协同卸武(Disarm Partner,《Pathfinder RPG 怪物志Monster Codex》93页)、精通卸武(Improved Disarm)、精通绊摔(Improved Trip)和独行战技(Solo Maneuvers,《Pathfinder玩家手册:格拉利昂的混种Bastards of Golarion》23页),以及那些有助于生擒敌人的专长——例如钝击士(Bludgeoner,《Pathfinder RPG 极限战斗Ultimate Combat》90页)和胁迫者(Enforcer,《Pathfinder RPG 进阶玩家手册Advanced Player's Guide》159页)专长。
  锁链骑士团的地狱骑士也以使用动物、尤其是猎犬来追踪猎物著称。许多地狱骑士在战场上驯养猎犬,无论是通过职业能力还是借助驯养动物技能购买并训练。
  锁链骑士团也可能会和冒险者发生冲突,尤其是当他们试图释放被地狱骑士拘押的囚犯或他们本身成为地狱骑士的猎物时。他们会可能会使用次元镣铐(Dimensional Shackles)、战技护手(Gauntlets of the Skilled Maneuver)、铁绳(Iron Rope)、合作镣铐(Manacles of Cooperation)或玛瑙犬(Onyx Dog)奇妙雕像(Figurines of Wondrous Power),所有这些物品都可以从《Pathfinder RPG 极限装备Ultimate Equipment》中找到。锁链骑士团的资深地狱骑士与资浅地狱骑士扈从(Hellknight Armiger,《Pathfinder战役设定:内海NPC法典Inner Sea NPC Codex》31页)、来自无眠机关的侦探(Sleepless Agency,《Pathfinder战役设定:内海NPC法典Inner Sea NPC Codex》55页)、当地的执法人员和警察、或者任何职业的其他自由赏金猎人一同行动也屡见不鲜。
剧透 -  锁链骑士团地狱骑士:
拘束  锁链骑士团地狱骑士在抓捕和关押逃犯时使用各种各样的拘束器。

铁假面(IRON MASK)
普通 价格:75gp 重量:10磅
精制 价格:150gp 重量:15磅

  这种普通但沉重的铁头盔复盖整个头部,固定在脖子和肩膀上。这使佩戴者很难被识别,因为假面复盖了所有面部特征。佩戴铁甲面的生物总被视为进行了非自愿的易容技能检定且结果为10(且没有任何调整值)。此外,该生物在敏捷检定、基于敏捷的技能检定、先攻检定和反射豁免检定中只能使用敏捷调整值的一半,且AC、CMD和攻击检定的敏捷加值也仅有一半(若有)。所有其他生物视为对该生物具有隐蔽。
  佩戴铁假面的生物可以使用脱逃技能挣脱(DC35,精制则DC40)。打破假面需要力量检定(DC30,精制则32)。铁甲面的硬度为10,HP为30。对铁假面造成的伤害中的一半也作用于佩戴它的生物。
  铁假面通常是为中等体型的生物设计的,但小体型的价格相同,更大的体型则价格更高(与购买大体型镣铐的规则相同,参见《极限装备》68页)。大多数铁假面都有锁,将锁所需的成本添入铁假面的价格之中。精制品铁假面经常带有令人恐惧或有辱人格的面部雕刻。

镣铐(MANACLES)
普通 价格:15gp 重量:2磅
精制 价格:50gp 重量:2磅
秘银 价格:1000gp 重量:2磅

  镣铐在《极限装备》68页已有详细描述。由于镣铐的通用性,其具体影响在很大程度上由GM自行决定。不过它们最常见的用途,GM可以参照下列效果。
  脚镣(Fetters):这些脚镣是专门为脚踝设计的,挣脱、打破、各体型价格使用相同规则。被脚镣拘束的生物只能半速移动。此外,被拘束的生物必须在DC15的特技检定中成功才能在一轮之中移动超过(降低后的)速度的距离。若生物失败5点或更多则倒地。
  前束(Frontal Restraint):手腕被镣铐拘束的生物在战斗中仅能使用一件近战武器(可以是双手武器)或盾牌。他不能使用远程武器,除了弩,但被拘束的生物无法装填。该生物在被拘束时的任何攻击检定都承受-4减值。该生物可以尝试用手进行技能检定,但会受到-10减值(在开启自身佩戴镣铐的锁的解除装置检定中受到-15减值)。
  后束(Rear Restraint):镣铐也可以将生物的手拘束于背后。在这种情况下,生物无法使用它的手来有效使用任何武器或盾牌。生物可以尝试用手进行技能检定,但会受到-10减值(在开启自身佩戴镣铐的锁的解除装置检定中受到-25减值)。被如此拘束时,生物可以尝试将手臂从腿下翻转到身前。这需要DC25的脱逃技能检定(与挣脱镣铐的脱逃检定相互独立)。
  绑定两个个体(Restraining Two Individuals):两个生物可能共用一件镣铐。当被铐在一起时,被铐的生物必须保持彼此相邻。如果双方不合作,他们被视作擒抱在一起。如果双方合作,他们每轮可以同时移动(使用较慢生物的移动速度)。任何一方可以在战斗中放弃回合模仿另外一方的动作,使另外一方如同不受限制。


--- 引述: 边栏 ---锁链信条
  锁链骑士团重视社会秩序和责任,致力于根除无政府主义者和逃犯。他们被称作无情猎人,用锁链将罪犯拖走。这些地狱骑士一丝不苟地管理着被其绳之以法的众多罪犯:他们从不放弃追捕逃犯,相信每个人在社会中都扮演着特定且重要的角色。
  锁链骑士团的地狱骑士坚持下列信条。
  ●我将清扫那些阻碍全民辉煌未来之人。
  ●我必不受私欲困扰,因其在我的秩序、我的国家和我人民的利益面前不值一提。
  ●我将清扫民众之敌,无论其自视敌人或自封朋友。
  ●我的猎物和俘虏亦为我之责任。我必对他们的行为、生活和死亡负责。
  ●我管理之人不值得怜悯但亦不值得残忍。
  ●我先为守卫后为法官。我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律法。
--- 引用结尾 ---

晴澈之空:


界门骑士团
“加审判于邪恶。”
 徽记:自旋转的传送门中瞪视而出的炼狱之眼
总部:佩扎克(Pezzack)以东的安弗雷克堡(Citadel Enferac)
领袖:执书官吉奥达诺‧托奇亚(Giordano Torchia,守序邪恶 男性人类 11级法师/2级地狱骑士ISWG)
成员:魔鬼信徒,知识分子,异界后裔弃儿,施法者
战甲特征:漩涡图案的头盔,深红法袍
偏好武器:匕首(Dagger)
清算:用匕首在自身肉体上刻下复杂的赎罪徽记。在抵抗预言学派法术或类法术能力的意志豁免检定中获得+4加值。
恩典
1:心灵专注(Focus of Mind,Su):从地狱骑士持节士(Hellknight Signifer)职业的审视(Assiduous Gaze)能力列表中获得一项审视能力。你只能选择地狱骑士持节士4级时可以选择的审视。若你已具有审视能力,你可以额外选择一项审视。此外,若你没有持节士面甲(Signifer Mask),你获得持节士面甲职业能力与其描述的一件持节士面甲。你必须佩戴持节士面甲才能使用审视能力。
2:着甲施法(Armored Spellcasting,Ex):你通晓身着地狱骑士战甲施放精妙繁琐法术的技法。你可以忽视任何名称中含有“地狱骑士”的护甲的奥术失败几率。
3:邃奥灵视(Unfathomable Gaze,SP):你可以一个类法术仪式集坚忍的地狱骑士训练之大成,收集或许对你的使命至关重要的信息。每日1次,当你佩戴持节士面甲时,你可以类法术能力施展灵视(Vision),施法者等级等同于你的角色等级。与正常施放该法术不同,你在完成法术后不会疲乏(Fatigued),因你经受的训练使你免受弱者才需承受的疲惫。

  惩罚是法律失效之后的反应。而对于界门骑士团的成员而言,真正的秩序只有先于犯罪——甚至先于其被考虑——将其平息方可实现。界门骑士团并不寻求使每个有自由意志的人信仰有序社会的美德,因为它的成员确信必须使用比言辞更强大的力量来预防犯罪冲动的病症。因此,界门骑士团使用魔法来遂行秩序的愿景。
  界门骑士团是规模最小的大型地狱骑士团,成员总数只有数百。这也是唯一一个持节士数量超过普通骑士的地狱骑士团。各种类型的施法者都身着界门骑士团的深红法袍和漩涡图案的黑色战甲。从该骑士团的山中总部安弗雷克堡,持节士们研究新法术和新仪式,利用奥术、神术和异能魔法将崭新的秩序加诸世界。安弗雷克堡中的创新和魔法发明是格拉利昂任何地方都找不到的,它们源自图书馆、实验室和地狱骑士施法者的熔锻场。效能非凡的预言师将不可思议的注视投向世界各地,见证犯罪预见混乱。地狱骑士可能对这些情报保密、可能通过小魔鬼传信给远方的执法者,也可能与其他骑士团共享。其他界门骑士团的地狱骑士则看向各位面,寻求想圣使(Archon)、魔鬼(Devil)、制裁者(Inevitables)和更怪异的生物学习真正秩序的奥秘。
  界门骑士团痴迷于精确、完美的组构和有价值的知识,他们常常离开安弗雷克堡探险,追求那些过于重要而无法交给佣兵或其他地狱骑士团的目标。虽然魔法研究是骑士团的头等大事,但其成员并不安于囤积发明。相反,他们将自身对秩序的观念强加于世界。诡秘和魔法操纵是界门骑士团大部分工作的核心,除了极少数情况,通过压倒性的魔法优势灌输恐惧被证明更具效果。
  大多数求援都源自其他地狱骑士团——外部组织通常对该骑士团知之甚少或深深恐惧。当逃犯的行踪彻底消失、罪犯的身份蔑视任何审讯、强大的魔法阻碍了所有审查时,其他地狱骑士可能就会呼唤精擅此道的同袍。界门骑士团通常都会提供帮助,但索取人情而非物质财富。对于其他骑士团的地狱骑士来说,被租借至界门骑士团工作非常常见,这或许是为了取回感兴趣的物品,或许是为了保证其成员的安全,又或许是更加神秘的任务。每个地狱骑士团都学会了仅在最可怕的情况下呼唤界门骑士团,这不仅源自其成员的冷漠态度、怪异能力和行事方法,也源自作为回报而要求的帮助往往危险且无法理解。
  领导界门骑士团的执书官吉奥达诺‧托奇亚是一名杰出的施法者,以其傲慢和庞大的线人网络著称。他经常被指控勾结强大魔鬼(Devil),而他往往承认这些指控,并且供认同时也勾结阿修罗(Asura)、奇匠族(Axiomite)、制裁者(Inevitables)、链魔(Kyton)、位面商族(Mercane)、无拘影民(Shae)以及无数异界团体。虽然执书官相信他的骑士团旨在平息世界混乱,但他不相信仅凭格拉利昂的种族可以实现,或者说正因他们才无法实现。托奇亚试图使他的骑士团掌握一些不经武力控制内海地区的手段。自那时起,他的理想就是所有格拉利昂人在他的阴谋引领之下团结起来,将格拉利昂的人民塑造成如同其他位面的模范种族一般目标一致的力量。托奇亚深知自己的追求有多么大胆,所以他很少与他人分享这一愿景,而是频繁穿越传说中安弗雷克堡的跨位面传送门前往其他位面寻求建议。
  除非有其他骑士团同行,界门骑士团的成员很少出现在城市环境中。界门骑士团地狱骑士可能会在废墟遗迹、学术中心、格拉利昂甚至其他位面的神秘地点探寻各种鲜为人知的遗迹和知识。
剧透 -  吉奥达诺‧托奇亚:
组织  持节士主导着界门骑士团的军事等级。虽然大多数持节士都是奥术施法者,但阿斯摩蒂斯牧师仍然为数不少——尤其是专注于他魔法之神侧面的人。异能施法者和更怪异的传统也在这一骑士团中颇具地位,安弗雷克堡的学徒几乎涉及所有已知的魔法研究领域。
  骑士团领袖吉奥达诺‧托奇亚拥有一支幕僚团:这些幕僚的范围远超其他大多数地狱骑士团领袖所能容忍的限度。每一位幕僚都是魔法学院或神秘学研究领域的专家,幕僚团的规模也随其兴起加入或离开而起伏不定。幕僚团平均有20名成员,但其中一部分是临时成员或荣誉成员。位阶取决于资历和执书官的个人判断。只要能满足托奇亚和骑士团的需求,地狱骑士领导层在如何利用下属方面有很大的回旋余地。正因如此,虽然骑士团的大多数分支仍遵循严格的军事等级制度,但也有部分分支似乎更近似学术智库、阿斯摩蒂斯教会、神秘教团或其他类似的组织。
  界门骑士团大多经受过魔法训练。未能如此——虽说这是整体防御不可或缺的部分——的成员注定停滞不前成为低级哨兵。骑士团支队的领袖大多是法师,而他们往往坦率地维护奥术技艺的威力与正当性。
  大多数其他骑士团都不知晓,有一些异界生物也加入界门骑士团的队伍中。虽然这并没有明确违背度量与锁链的准则,但多数人都会反对。地狱骑士与魔鬼的关系应当是主从关系而非平等关系,部分地狱骑士认为这是骑士团与所有异界生物互动的规则。无论如何,界门骑士团在其队伍中悄悄容纳了部分窃影鬼(Fetchling)、巨灵(Genie)、魔裔(Tiefling)乃至少许奇匠族(Axiomite)、舍卜提(Shabti)甚至真正的魔鬼(Devil)。

哲学  界门骑士团秉持一种理性主义的秩序观。通过监视、信息操纵和胁迫——透过魔法或其他手段——地狱骑士们希冀成为公正甚至仁慈的独裁者。在他们看来,使用魔法迫使个人供认自己的罪行、邻居的不法或尚未付诸行动的罪恶并不存在什么道德困境。为了维持秩序,为了预防混乱和冲突,这些侵略性的手段都是合理的。更重要的是,界门骑士团的成员认为只有心怀不轨之人才会担心隐私问题。他们会立刻对质疑他们调查方式的人产生怀疑。这些地狱骑士相信,遵纪守法之人无需担心偶尔被探知甚至读心。当罪行并不停留于事后惩罚而是可以先行预防时,此类事件的道德问题就会被骑士团置之度外或者说全不在乎。正因如此,界门骑士团的地狱骑士往往自命天选的魔法审查官,获授智慧和力量来执行他们认为秩序需要的正义。

清算  界门骑士团地狱骑士用匕首在肉体上刻下忏悔的符号。这些伤口通常出现在小臂、胸前和颈部。
  界门骑士团地狱骑士刻于己身的符号并非任意的奥术符文,而是无数奥秘或异界文字的衍生。最常刻下的符号有Ciik、Olix和Xiv。
  Ciik:这是源自古伏陀罗(Vudra)传说的象形文字,这个钉状符号代表着阻碍灵魂精神进步的思想。这枚符文提醒人们过去的失败和未来的潜能。
  Olix:这枚符文形似相互吞噬的双颚,是地狱中3000个表达痛苦的单词之一。这枚符文意味着为自己的忠诚、荣誉或信仰而公开遭受的痛苦。
  Xiv:这枚符文源自永恒的奇匠族的数理。对这枚符文简单但并不完善的解释如下:它标志着一个方程在绝对守序的位面中有解,但在物质位面中没有解。

堡垒  安弗雷克堡曾经只是麦纳多山脉(Menador Mountains)西部尼赛德山(Mount Nyisaid)山坡上的一座塔。它是属于勒荣家族财产的僻静别墅,而在AR4599成为了新地狱骑士堡垒的基石——谢尔·勒荣获得了地狱骑士组织领导层的许可,带着20名具备魔法天赋的战士在此修筑地狱骑士要塞,进一步深化勒荣的研究。
  在随后的数十年间,安弗雷克堡从单一建筑扩展至整个尼赛德山。堡垒并不仅仅复于山上:界门骑士团在山中雕琢巨大的洞穴,在其中建设防御工事和建筑填满整个山内。其他的区域则变成了宽敞的厅堂、军营和会议室。
  从外面看去,山中的聚居地清晰可见。白雪皑皑的山坡上耸立着塔楼、冒着烟的烟囱、铁制的阳台和黑石雕刻的防御工事。结实的阶梯从附近的山谷攀至巨大的深红门扉,但许多界门骑士团的地狱骑士习惯使用魔法进入高塔,于是将它讽为侍从之门(Acolyte Gate)。两尊巨大的地狱骑士雕像守卫着这扇门,而第三座则守卫着城堡顶峰附近的高堡之门(Eyrie Door)。
  山体内部和山下都有数十层迷宫般的楼层。安弗雷克堡的很大一部分为界门骑士团的军队提供住所和支援,而无数密室则为骑士团持节士们的工作和研究服务。演讲厅、图书馆、实验室、熔锻场、神龛、冥想处和用于高深实验的房间占据了城堡的其余部分。不过,最恶名昭著仍是缘界(Blink)——很久之前,正是它将地狱骑士吸引至尼赛德山,启发了新骑士团的名称。缘界是一扇优雅银色拱门之中的灵体传送门(Soulgate),直接联通九层地狱(Hell)的第五层斯泰吉亚(Stygia)与称作剃刀阶梯(Razor Stair)的图书馆(详情请参见《Pathfinder冒险之路#105:炼狱之门The Inferno Gate》)。唯有获得执书官许可之人方可进入传送门,但在过去的数个世纪中,骑士团的许多最伟大的创新都诞自彼岸凶险图书馆中的洞见和传说。
  然而,很少有人知晓缘界并非安弗雷克堡唯一的传送门。在执书官托奇亚的私人图书馆中还有一件由谢尔·勒荣发现,名为恶毒链接(Vicious Link)的神器和移动传送门。对于知晓命令字之人,它可以开启一扇通往大漩涡(Maelstrom)中一座被称为七链之岛(Isle of Seven Chains)的中枢岛的传送门。作为罕见的位面枢纽,这座球面岛屿容纳了一系列灵体传送门,成为界门骑士团展开跨位面调查的据点。有关恶毒链接的详细信息见下述。
剧透 -  安弗雷克堡:
卓著成员  天赋异禀的施法者在界门骑士团中备受尊崇。除了下列提及,界门骑士团持节士查德·狄维里(Chaid DiViri)在《Pathfinder模组:翡翠尖塔超级地城The Emerald Spire Superdungeon》中具有重要地位。
  “倾听者”阿里奥托尔(Ariotol the Listener,守序中立 男性 10级异能者OA/4级地狱骑士持节士POP):在界门骑士团为数不多的异能者中最为强大的阿里奥托尔是一位精深预言者。他试图用自己的天赋预测并防止谋杀,希冀无人如他一般面对没有父母的童年。持节士阿里奥托尔和他属下的12位预言者大部分时间都呆在一个被称作“盲目了望台(Blind Observatory)”、圆顶而烟雾缭绕的大厅之中,他们在此使用魔法将自己的心灵投射到切利亚斯(Cheliax),捕捉致命罪行。阿里奥托尔的小队同一时间仅能关注一个社区,远远无法解决切利亚斯的犯罪问题。但无论如何,预言者们已经阻止了许多错误的行为。他们还不止一次偶然发现了意义重大的政治信息,这也使执书官托奇亚热情地支持他们的工作。
  玛修卡与修女卓芙(守序邪恶 阴谋魔 8级女巫APG;《Pathfinder冒险之路#28》86页):缘界对面即是剃刀阶梯,一道由锋利巨著堆砌而成,难以想象、高达2里的阶梯。无数尤依拉魔(Uniila,也被称为阴谋魔)在阶梯上安家,研究满载书籍的阶梯,测试谁能通过。玛修卡与修女卓芙就是这样两名阴谋魔,他们现与地狱骑士密切合作。作为与一位诅咒已深的持节士契约的一环,白面纱修女卓芙如今指导界门骑士团最具潜力的魔鬼大师(Diabolist)炼狱律法、契约知识和召唤。而玛修卡则是一位图书管理员,他对剃刀阶梯的内容非常了解,可能会以一定的价格出卖一些有用的知识——他偏好药草和稀有动物的骨头。两位阴谋魔的关系并不友好,但他们都不会远离载有缘界的房间。
  谢尔·勒荣(Sheel Leroung,守序邪恶 男性人类巫妖 20级法师):勒荣家族和界门骑士团的记录一致认定,法师谢尔·勒荣——地狱骑士创始人戴迪安·鲁埃尔的盟友,界门骑士团之父,首位地狱骑士持节士——在89岁生日的那一天离世了。但未被记录的是,就在同一日中,勒荣晋身巫妖。严格意义上说,勒荣已经从地狱骑士退休了,他利用恶毒链接前往七链之岛,在此建立了灰烬法杖(Ashstaves)。如今,他一部分时间在灰烬法杖的枷锁塔(Shackled Tower)中进行个人研究,另外一部分则拜访迪斯(Dis)的洛克莱罗宫(Palace Locclairo),在此协助首位地狱骑士戴迪安·鲁埃尔——灵魂早已与肉身分离化为永恒——无尽地搜索他的儿子那被诅咒的灵魂。

角色与NPC  界门骑士团的成员是最冷漠最傲慢的地狱骑士,往往宣称他们的魔法天赋是神祇或宇宙赐予的权柄。大多数人并不在意隐私和许可,肆意使用预言和惑控来揭露犯罪行为背后的真相。而针对那些被他们判断为无可救药或极度危险的人,他们则使用夸张的魔法表演来处刑。这种力量、洞见和自负的结合意味着界门骑士团的成员是地狱骑士中最可能陷入守序邪恶阵营的——不过仍有许多骑士团成员保持守序中立。
  虽说界门骑士团接纳任何施法者,但法师仍是其团队中的大多数。魔鬼大师(Diabolist,《Pathfinder战役设定:永罪之书第一卷黑暗亲王Princes of Darkness, Book of the Damned, Vol. 1》144页)和地狱骑士持节士(Hellknight Signifer,《Pathfinder战役设定:进阶之路Paths of Prestige》28页)进阶职业非常常见,专精任何学派皆有。术士、召唤师和阿斯摩蒂斯和内希斯的守序牧师也经常投身该骑士团。异能魔法的践行者稀少却备受尊敬——尤以催眠师和异能者为最。身为冒险者的地狱骑士可能采取灵异神探(Psychic Detective,《Pathfinder RPG 异能冒险Occult Adventures》119页)调查员变体或艾格利安学院炼狱缚魔者(Egorian Academy infernal binder,《Pathfinder玩家手册:初探内海Inner Sea Primer》28页)法师变体。
  界门骑士团的武力成员通常是由作为高阶指挥官的魔战士或战斗祭司领导骑士团中没有魔法天赋的武力成员。即使是没有施法能力的角色也可能采用掌握类似奥术能力的变体,例如奥法侍卫(Eldritch Guardian,《Pathfinder玩家手册:魔宠手记Familiars Folio》7页)展示变体,以及支援施法者的职业选项,例如护法骑士团(Order of the Staff,《Pathfinder玩家手册:内海骑士Knights of the Inner Sea》25页)。
  虽然大多数施法者都会避免穿甲,但界门骑士团的成员觉得这样做会让其他地狱骑士团将自己看做弱者。因此,骑士团中的许多奥术施法者都采用披甲奥术训练(Arcane Armor Training)和披甲奥术熟稔(Arcane Armor Mastery)专长。秘银制的盔甲因其可以降低10%奥术失败几率而备受欢迎。战斗祭司(Warrior Priest)专长也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常见方法,尤其是因为它也有助于地狱骑士持节士进阶职业。
  尽管声名狼藉,但界门骑士团对罕见种族尤其宽容。许多切利亚斯魔裔受到这些地狱骑士的接纳甚至尊重,因为他们与许多地狱骑士钻研的炼狱力量相关。少数神裔、替换儿和元素裔也成为其成员,但几乎所有受魔法或位面浸染的种族都可以加入该骑士团——尽管他们有时更像是研究目标而非真正的地狱骑士。界门骑士团的成员对冒险者而言是巨大的威胁和危险的敌人。当许多界门骑士团的地狱骑士为他们的秩序寻求魔法和力量时,仆从、构造体以及地狱骑士护卫随行的红袍持节士可能会出现在任何谣传于古代传说相关的地方。他们可能召唤所有种类的生物,甚至使用诸如延时召唤之书(Book of Extended Summoning)或召唤师指挥手套(Gloves of the Commanding Conjurer)的魔法物品来控制这些生物。界门骑士团的地狱骑士偏爱那些能能他们携不可思议的力量或洞见现身的魔法物品——可用作公理(Axiomatic)木棍(Quarterstaff)的法杖、千文面具(Masks of a Thousand Tomes)、审判者的单片镜(Inquisitor’s Monocles)、魅惑者之敌(Seducer’s Bane)手镯和西方星型艾恩石(Western Star Ioun Stone)尤其受欢迎。除了位于《Pathfinder战役设定:异能奥秘Occult Mysteries》29页的西方星型艾恩石,所有物品都可以从《Pathfinder RPG 极限装备Ultimate Equipment》中找到。地狱骑士持节士所用的面甲也很常见,因为他们正是由界门骑士团最初锻造并完善的。
剧透 -  界门骑士团地狱骑士:
魔法和技艺  界门骑士团的地狱骑士完善了各式各样的魔法实践,他们的施法者和武力盟友使用这些技艺来推动战场内外的战术协同。例如,骑士团的成员喜欢将施法者和近战战斗人员搭配,训练他们将盟友的潜在奥术能量汇聚至自己的武器中,投射在并肩对抗的敌人身上。
  60页至61页面展示的许多法术和魔法物品也是界门骑士团的创新,其中一部分源自界门骑士团施法者的笔记,但也有部分法术和魔法物品,例如神秘的“恶毒链接”,仍是严格保守的秘密。

术师先锋(Caster’s Champion)[战斗]
  你可以利用盟友奥术施法者的力量来强化自己武器的魔法能量。
  专长效果:每日3次,当你位于奥术施法者盟友30尺内时,你可以迅捷动作将她的一部分奥术能量导入你的武器。在1轮中,你在所有武器伤害骰中获得+1加值,且你的武器在克服伤害减免时视作魔法武器。你的BAB达到+4时该加值增加1点,此后每+4增加1点,+16时达到最高+5。
  特殊情况:该专长在满足其他能力的先决条件时视为奥术打击(Arcane Strike)。

延时探知(Extended Scrying)
  你的探知法术持续时间更长。
  先决条件:能够施放探知(Scrying)子学派的法术。
  专长效果:你施放的任何探知子学派法术的持续时间是通常的两倍,如同它是通过法术延时(Extend Spell)超魔专长施放的延时法术一般。此外,当你施放施法时间为10分钟或更长的探知法术时,施放时间减半。

恶毒链接((Vicious Link))[次等神器]
栏位:无 重量:400磅
灵光:强烈咒法系 施法者等级:20
据说由迪斯帕特(Dispater)本人赠予界门骑士团创始人谢尔·勒荣(Sheel Leroung)的恶毒链接是沉重但仍可移动的传送门,通往一处位面传送门中枢。任何人只要说出命令字,穿过这个7英尺高的斑驳铁架就会立即出现在大漩涡(Maelstrom)中的七链之岛(Isle of Seven Chains)上的类似拱门之前。另一侧的传送门启动方式相同,但无法移动。
在传送门之后,七链之岛是一个由破碎的砖块和古老的锈蚀金属构成的流星般的球体。与它相连的是几座环绕轨道运行的废墟,最显眼的其上承载的灵体传送门通往联通轴心城(Axis)、迪斯(Dis)、水元素位面(Elemental Plane of Water)、灵界(Ethereal Plane)中恐亡魔摧残者(Sahkil Tormentor)达克泽茹(Dachzerul)的国度、无底深渊(Abyss)中据说空荡的裂隙、星界(Astral Plane)中被称为蜡烛之环(Ring of Candles)的银海牧者(Shulsaga)圣地、以及物质位面(Material Plane)中一个以水银海洋为特征的月亮。在最近数世纪中,两座极度相似并以锁链相连的塔楼群在此落成,它们统称灰烬法杖(Ashstaves)。两座塔楼分别名为枷锁塔(Shackled Tower)和书卷笼(Cage of Tomes),现为界门骑士团最年长成员谢尔·勒荣的家,他仍然为继任者提供建议。
七链之岛的存在已成为界门骑士团执书官和最具价值的副手们共享的秘密。他们在此尝试深入了解多元宇宙,收集可能帮助他们在格拉利昂实现理想的魔法圣物。不过,异界的危险众所周知:迄今为止,唯有少数经验丰富的地狱骑士获许探索这座岛,而冒险前往岛外之地者还要更少。
摧毁:这件恶毒链接必须被传送到七链之岛,抛入无法移动的成对拱门。这会同时破坏两座传送门。


--- 引述: 边栏 ---界门信条
  界门骑士团寻求通过魔法和操纵来遏制和防止不法行为。他们被公认为神秘、无情、时而残忍的魔法使用者。许多人确信界门骑士团的地狱骑士正在监视他们或者已经知晓他们的秘密。有时这种担心并非无稽,因为该骑士团的成员偏好预防犯罪而非惩罚犯罪,并且经常使用操纵、情报收集和间谍活动来完成他们的目标。
  界门骑士团的地狱骑士坚持下列信条。
  ●无秩序源自无领导与无监管。而我将注视无人留意之人。
  ●我的力量源自天赐,而获赐者是世界而非私我。活用它铸就伟大即为我之责任。
  ●我将追求完美,纵使知晓我无法掌控任何事物亦然。
  ●知识有别于智慧。而我将以凡世之石砥砺明鉴之钢。
  ●混乱中有智慧,毁灭中有欺瞒,故我永无轻视。
  ●我之面容必为钢铸。无论境况如何,它将永无缺损。
--- 引用结尾 ---

晴澈之空:


神爪骑士团
“正义源自遵从。”
 徽记:铁质五星
总部:位于阿斯珀德尔山脉(Aspodell Mountains)的鼎亚堡(Citadel Dinyar)。
领袖:执棒官雷萨克·奥托(Resarc Ountor,守序中立 男性 4级战士/2级牧师/6级地狱骑士ISWG)
成员:圣战军,宗教狂热者
战甲特征:具有爪形臂铠、爪状头盔的胸甲
偏好武器:钉头锤(Morningstar)
清算:用五尾鞭鞭笞自己。当你成为守序神术施法者治疗法术的目标时,每骰额外增加1点治疗量。此外,你可以任意使用阿巴达尔、阿斯摩蒂斯、艾奥梅黛、义洛理和托拉格的圣徽施放神术。
恩典
1:五韵热诚(Pentamic Zeal,Sp):你可以类法术能力施放绝望术(Bane),祝福术(Bless),追人不倦(Tireless PursuitAPG)与狂怒(WrathAPG)每日3次,施法者等级等于你的角色等级。
2:不倦审判(Tireless Judgement,Su):每日3次以迅捷动作,你可在攻击检定中获得+3神圣加值、确认重击中获得+6神圣加值。20级时,你每日可以使用该能力4次,且加值增至+4、+8。该效果相当于审判者的正义审判(Justice judgmentAPG)。若你拥有审判能力,你每日可以额外使用3次正义审判(20级时为4次),或者将其效果添入另一个审判之中且不计做第二审判或第三审判。
3:五神护佑(Blessing of the Five,Su):每日1次以标准动作,你可以挥舞圣徽治疗以你为中心30尺爆发范围内的所有活物,令它们恢复10D6点生命值。你可以选定区域内至多3个生物不受治疗。此外,如果该区域内有生物在1轮内死亡,且该治疗可将其生命值恢复至负体质值之上,该生物会复活且伤势稳定。每次使用该能力仅可复活一名生物,且复活的生物获得持续1天的1个负向等级。该能力不能被任何专长或其他影响引导能量的能力修改。

  大多数地狱骑士都是狂热的信徒,但他们信奉秩序的宏大愿景而非神祇,也少有地狱骑士在有余力在生活中坚持信仰。神爪骑士团是仅有的例外。
  神爪骑士团的成员并不止于为骑士们的正义之道寻求神祇认可,更进一步自五位守序神祇——阿巴达尔、阿斯摩蒂斯、艾奥梅黛、义洛理与托拉格——的信仰哲学中采取最严苛的信条中重塑独属于自身的信仰。五位神祇被重塑为严峻的披甲形象,构成被称为神爪的神群。地狱骑士们遵循修订后的教义,秉持热诚信仰消灭混乱——尤其是神力具现与绝对混乱的化身。骑士团的主旨并非宗教活动,而是着眼于支持守序的圣战运动(例如摩尔苏恩Molthune与蒙蒂维Mendev发动的圣战),充当对抗混乱势力的先锋。地狱骑士的秩序应当耀遍全地——此即神爪骑士团不断寻求证明的事实。
  神爪骑士团是由塞尔迪宁·乔兹(Seldinin Choaz)领导创建的,他曾是已逝之神奥罗登的圣武士,也曾是焚烧骑士团的地狱骑士。纵使奥罗登逝去近20年后,乔兹仍然无法释怀神祇的陨落。当奥罗登教会于AR4622年发起第一次蒙蒂维圣战(First Mendevian Crusade)时,乔兹请求焚烧骑士团支持他对秩序的追求。他的领袖仅允许他孤身前去,但同时也允许他召集同伴共图大业。于是乔兹沿圣战之道(Crusader Road)来到蒙蒂维抗争混乱。
  在近20年的时光中,赛尔迪宁·乔兹不断对抗着摧毁萨克里斯(Sarkoris)的恶魔入侵者。在他的征途之中,一群出乎他本人意料的伙伴汇聚于他的麾下:信仰托拉格的矮人米隆·瓦格尔(Miron Vagaul)、献身义洛理的学者齐尔肯·奥达列维(Cilquen Odalevvi)、来自布雷斡(Brevoy)的阿巴达尔祭司阿迪斯·巴沃索(Addis Bavosso)、阿斯摩蒂斯牧师说书人特夫塔瓦利斯(Tevtavallis the Storyteller)、以及最终成为乔兹妻子的萨科里斯唤神者蕾拉列·鼎亚-星瞳(Renrallie Dinyar-Stareye)。在对抗恶魔大军的过程中,这些看似不可能携手并肩的盟友学会了求同信仰,并在乔兹的训练下采用了根植于地狱骑士思维之中的纪律和策略,在少有的平静时刻之中往往展开神学辩论。成长于多神教传统萨科里斯的蕾拉列将所有同伴的神祇纳入自身信仰之中,其中也包括艾奥梅黛——乔兹最终皈依了艾奥梅黛。也是她首先用具有锋利手指的带刺铁手套代表源自刚正秩序的五种力量。在历经无数战斗跨越无数艰险之后,这群英雄和他们交织融一的信仰赢得了神爪骑士团的赞誉。
  在妻子失踪数年后的AR4637,乔兹带领自称神爪骑士团的部分盟友与追随者返回切利亚斯。然而AR4639,伴随数百名仅有衰落的切利亚斯皇室支持、与现存的地狱骑士团没有任何关联的地狱骑士“伪军”被褫夺头衔,这个小型骑士团也面临解散。乔兹千辛万苦向地狱骑士的领导层证明他与他的追随者对地狱骑士事业的支持——他们的怪异信仰同盟没有任何助益。最终,圣战军的热诚和他们对抗世界之伤并节节胜利的报告动摇了领导者们的看法。神爪骑士团没有被迫解散,但也没有被立即接纳。尽管困难重重,神爪骑士团仍在阿斯珀德尔山脉的山坡上建立了自己的堡垒——鼎亚堡,他们的信仰和对混乱的圣战在此延续至今。
  执棒官雷萨克·奥托指挥着今日的神爪骑士团。曾为阿巴达尔之仆的奥托信奉神爪教义已久,他从合作中窥见力量,从纪律中窥见进步,从消灭秩序之敌中窥见荣耀。奥托比大多数阿巴达尔信徒都要好战,他确信他的骑士团得到了五位神祇的赐福,因此注定挫败一切仇敌。
剧透 -  雷萨克·奥托:
组织  宗教遵从与权威影响了神爪骑士团的军事制度。与界门骑士团中施法者拥有更高地位不同,神爪骑士团中的所有成员都被视为地位对等的圣战士,不区分他们的魔法天赋如何。魔法只是神爪诸神的工具之一。
  信仰与纪律是骑士团的至高美德。其成员致力于攀至纪律的极致,许多骑士永无休止近乎机械地重复或改进前一日繁忙至极的训练、冥想、学习和巡逻。许多人表现得近似宗教修士,寻求效率努力消除一切形式的过剩——无论是行动、占有、言语、关系还是其他行为。正因如此,鼎亚堡和神爪骑士团的营地经常笼罩在令人痛苦的肃穆和极不自然的安静之下。不过,部分领袖喜爱阿巴达尔、艾奥梅黛或托拉格的具体教导,鼓励下属拥抱放松时刻,寻求轻微慰藉。义洛理或阿斯摩蒂斯的信徒则往往避开这些干扰,这使认同这些神祇之人更易晋升成为领导者,同时令其个人期望不可能实现。
  神爪骑士团的高阶成员——尤其是那些历经许多任务与战役的生还者——被视作地狱骑士信仰的权威和神祇意志的解释者。一位老兵对神爪愿景的诠释要比低阶的神术施法者更具价值。因此,神爪骑士团的执棒官既被视作军事领袖也被视作宗教权威。

哲学  神爪骑士团的价值观源自他们崇敬的五位神祇教义的共性与相似之处。虽然少有人完全否认神祇之间的差异,但骑士团拥护将五神或多或少都有所赞扬的美德——合作与遵从抽象为道。神爪骑士团不关心善恶,而是专注于使成员成为秩序的典范同时致力于消除混乱。
  骑士团成员知晓他们的信仰并非神祇的正统宗教信仰。然而,他们认为自己的信仰更为核心更为关键,是虔诚于多个神祇共同认可的真理。尽管这些神祇教会的大多成员都将神爪视作激进甚至异端的教派,但少有人能否认他们的热诚及以神之名赐下的正义。
  骑士团中只信奉一位神祇的地狱骑士要么仍在探索之中,要么就是在途中产生了极端的观点。他们的极端主义能否经受住鼎亚堡的生活,亦或驱使他们离开骑士团完全取决于个人。

神爪  神爪骑士团将五位守序神祇——阿巴达尔、阿斯摩蒂斯、艾奥梅黛、义洛理和托拉格——的诫令重塑为对秩序的愿景。神爪骑士团从每位神祇的哲学中选择特定的教义,糅合创造出受正统信仰启发但又完全不同于正统信仰的教义。这种被称作“神爪”的教义将艾奥梅黛和托拉格表现为地狱骑士般的绝对秩序之战士——分别注重进攻和防御——将义洛理视为无情纪律的典范,将阿巴达尔看做法律的守护者,而阿斯摩蒂斯则是睿智的战略家。当神爪教义与各神祇的标准哲学相异乃至相违时,神爪骑士团则淡化这种差异。
  尽管秉持非同寻常的宗教信条,但神爪骑士团的虔诚成员和其他神祇信徒一样也可获授法术。授予骑士团虔诚信徒魔法的是哪位神祇取决于个人。不过,法术的来源对于骑士团的大多数持节士而言并不重要,因为他们大多遵循先知的多神信仰传统。

清算  神爪骑士团的清算借鉴了修道会的鞭笞和通过痛苦寻求忏悔的宗教传统。其成员用五尾鞭抽打自己的肩膀,后背和胸膛,同时秉持宗教的崇敬复诵祷文和度量与锁链的教诲。虽然日常的清算只是为了提醒骑士仍未达至完美,但即使最轻微的鞭打也使人皮肤生疼。这些地狱骑士使用的长鞭与笞鞭骑士团所用的相似。

堡垒  鼎亚堡坐落于阿瑞默瀑布(Arremer Falls)附近横跨阿克拉米斯河(Akramis River)两岸的悬崖,是纪律与奉献的见证。米隆·瓦格尔是一位信奉托拉格的矮人,在第一次蒙蒂维圣战中与赛尔迪宁·乔兹并肩作战,也是神爪骑士团的创始人之一。鼎亚堡那跨越阿斯珀德尔山脉最致命山坡的锐利岩石和冰冷河水的尖塔与拱顶就由他设计建成,据说获得了托拉格本尊意志的引导。
  在瓦格尔与赛尔丁宁一道返回切利亚斯、一同旅行共同努力使地狱骑士相信骑士团在圣战中获得的胜利彰显的美德时,就矮人而言瓦格尔已经很老了。尽管在那段时期中有很多冒名者滥用地狱骑士的头衔,但地狱骑士的领导者最终仍然允许神爪骑士团保留这一名号。然而瓦格尔怀疑高阶骑士的决定更多是出于对乔兹英雄事迹的尊重而非真心接纳新的兄弟姐妹加入队伍。矮人对这种象征性的妥协不以为然,于是决心利用地狱骑士的诺言。他决心要为神爪骑士团建造一座宏大的家园,但由于对切利亚斯的陌生,他并不知道该在哪里实现。
  答案来自于瓦格尔在艾格利安街头的一次偶遇。一个佩戴着锤子徽章,比他还要年长许多的矮人在大街上来到他身旁,尖刻地质问他是否去过阿斯珀德尔山脉的阿瑞默瀑布,而瓦格尔回答说没有。“月亮很快就就会到访那里,”老矮人说,“你应当抓住它。”说完,陌生人走开并消失在人群之中。这次遭遇使瓦格尔深感困惑,但在思索陌生人话语时他愈发肯定这个老矮人就是托拉格本尊。他将这次对话视作启示,并在一年之内着手开始修建鼎亚堡。虽然没有一位神爪骑士团的创始成员最终看到鼎亚堡落成,但乔兹、瓦格尔,乃至在他们去世多年之后,特夫塔瓦利斯仍愿意为它的建设做出贡献。
  今日,鼎亚堡屹立于依斯嘉的阿斯珀德尔山脉之中,它的特点是细长的桥墩和常见于阿维斯塔许多大教堂的带翼尖顶。虽说城堡的防御工事并不多,但通往鼎亚堡的唯一道路又长又陡又窄,同时遍布骑士团岗哨的长矛和陷阱。那些设法抵达城堡之人会发现在他们接近的过程中将会暴露在守护城堡的诸神冷峻的注视之下,而这些注视又反复出现在堡垒的雕塑和山峰的古石之上。踏入城堡即可看到城堡的主礼堂热诚之拳(Ardant Fist),是骑士团宗教和日常管理的核心所在。穹顶以生辉的钢铁和残破的武器塑成的阴郁画面,似是对其他信仰圣地脆弱的彩色玻璃无声的嘲弄。至高天喻令(Empyrean Edicts)——教堂的五座大钟——于此响彻四方。
  鼎亚堡的其他部分偏僻的步道和狭窄的房间中挤满了虔诚的地狱骑士。虽然对大多数人来说,神爪骑士团的日常生活似乎已经足够奇怪了,但关于该堡垒隐藏的圣地和秘密地下城的传言仍比比皆是。据说附近的山中藏有圣殿,每座圣殿都供奉骑士团的五神之一。神爪成员可以从附近——但仍难以抵达——的神龛之中冥想并训练每位神祇关注的美德。通往安全地带的道路从这些圣殿中向外延伸——如果鼎亚堡遭到占领,地狱骑士可以通过这些道路逃离。
剧透 -  鼎亚堡:
卓著成员  虔诚是神爪骑士团成员最重要的美德之一,但它对每位骑士的意义都不尽相同。
  扈从丽甘·瓦珊(Regan Vashan,守序善良 女性人类 3级圣骑士):身为神爪骑士团两位创始人赛尔迪宁·乔兹与蕾拉列·鼎亚-星瞳的曾孙女,瓦尚实际上诞于地狱骑士之中。瓦珊深信自己可以引导神爪骑士团更为接近她的信仰愿景,于是她在艾奥梅黛教会中走上圣骑士之道并最终获得加入神爪骑士团的许可。作为一名地狱骑士扈从,瓦珊被赋予一个不同寻常的任务:她目前前往卡尔考(Karcau),穿越乌斯塔拉夫(Ustalav)的北疆前往旧萨科里斯城镇冈德伦(Gundrun)。她将在此寻找她的先祖鼎亚氏族的遗产,以及一件只有她才能获取的圣物——一件神爪强烈渴求的圣物。
  执棒士伊拉瑞思·科戈(Illaris Curg,守序邪恶 女性人类 10级审判者APG):骑士团将科戈记录为神爪骑士团的执棒士,但无人留意到她是骑士团中最年长的审判者,无人留意到她已经近六年不曾现身,也无人留意到她是宗-库山的虔诚信徒。执棒官雷萨克·奥托近年来愈发痴迷于一个想法,即神爪可能拥有秘密的第六指:神祇宗-库山。执棒官悄悄将科戈安置在鼎亚堡附近的第六座隐蔽圣殿之中。这座被称作“余音阶梯(Echoing Stair)”的圣殿是骑士团的叛徒和最危险的仇敌的终点。如果有人消失于这些黑暗的台阶中,就唯有他们可能掌握的秘密能够返回。

角色与NPC  战士、审判者和战斗祭司常见于神爪骑士团,而持节士则往往由牧师和先知担任。若是从某位特定神祇获取力量的职业则通常信仰一位神祇,但同时也尊重其他神祇。特别地,审判者通常会采用《Pathfinder RPG 极限魔法Ultimate Magic》记述的裁决域,例如囚禁(Imprisonment)、正义(Justice)、秩序(Order)或谋略(Tactics),更多细节请参阅57页神爪审判者的部分。先知则通常透过神爪(Godclaw)秘示域同时敬拜五神。这些先知偶尔会采用千军武神(Warsighted,《Pathfinder RPG 进阶玩家手册Advanced Player's Guide》57页)变体。加入神爪骑士团的骑将通常会追随星辰骑士团(Order of the Star,《Pathfinder RPG 进阶玩家手册Advanced Player's Guide》37页)并选择服务于神爪。几乎所有神爪骑士团的成员都掌握知识(宗教)与其他与喜爱神祇相关的知识技能(若有)。
剧透 -  神爪骑士团地狱骑士:
先知秘示域:神爪(Godclaw)  许多神爪持节士都是信奉独有的神爪秘示域的限先知。选择神爪秘示域的先知通常具有盲目(Clouded Vision)诅咒或守律(Legalistic,《Pathfinder玩家手册:炼狱血脉Blood of Fiends》26页)诅咒。
  神祇:阿巴达尔,阿斯摩蒂斯,艾奥梅黛,义洛里,托拉格。
  本职技能:选择了神爪秘示域的先知将以下技能加入他的本职技能列表:唬骗、威吓、知识(本地)和察觉。
  奖励法术:惊恐术(Cause Fear,2级)、怪物晕眩术(Daze Monster,4级)、人类定身术(Hold Person,6级)、秩序之怒(Order's Wrath,8级)、破除结界(Break Enchantment,10级)、飞击掌(Forceful Hand,12级)、律言(Dictum,14级)、秩序护盾(Shield of Law,16级)、禁锢术(Imprisonment,18级)。
  启示:选择了神爪秘示域的先知可选择下列启示。
    阿巴达尔之恩惠(Abadar’s Boon,Sp):你可以花费1分钟冥想与任何类型的精制品物品交流。在冥想结束后,你可以与该物品对话。该效果如同石言术(Stone Tell),但仅适用于精制品物品,且若它无法复盖或隐藏则它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你可用该效果与物品交流的分钟数等同于你的先知等级,这些时间不需连续,但必须以分钟为单位。
    阿斯摩蒂斯之恩惠(Asmodeus’s Boon,Sp):当一个生物在你的法术的豁免检定中失败并受到法术伤害时,它将战栗(Shaken)“法术环位”分钟。不允许豁免的法术不会导致生物战栗。这不与其他恐惧效果叠加。
    甲护心灵(Armored Mind,Su):当你穿戴地狱骑士战甲或持节士面甲时,你在对抗影响心灵(Mind-Affecting)效果的意志豁免检定中获得+2加值。
    神爪之力(Might of the Godclaw,Su):你获得崇神仪典(Deific Obedience,《Pathfinder战役设定:内海诸神 Inner Sea Gods》210页)作为奖励专长,即使你并不满足它的先决条件。你在获得该专长时选择一位神爪神祇;你可以执行服从仪典并获得其益处。每当你获得一项神恩时,你可以改为获得另一位神爪神祇服从仪典的益处。若你放弃全部三项神恩,则你至多可以获得四项服从仪典的益处。你每日花在服从仪典上的时间不需要超过一小时。你必须达到3级才能选择该启示。
    即刻着甲(Instant Armor,Su):选择一种重甲,你擅长这种重甲。3级时,每日2次你可以直觉动作立即穿上或脱下你选择的盔甲,它会传送到你的身上或离开你的身体。11级时,你可以花费1分钟时间将选择的盔甲放入异次元空间。你可以使用该能力立即穿上或脱下该盔甲,将其从异次元空间中唤出或送回。异次元空间中的盔甲每小时恢复1点伤害。
    艾奥梅黛之恩惠(Iomedae’s Boon,Su):你可以一个移动动作呼唤你的神祇赐你勇气。你在攻击检定、伤害检定和对抗恐惧(Fear)效果的意志豁免检定中获得+1士气加值,持续“你的魅力调整值”轮。7级时,该加值增至+2。14级时,该加值增至+3。你每天可以使用该能力1次,5级时增加1次,此后每5级增加1次。
    钢铁命令(Iron Order,Sp):每日1次,你可以如同暗示术(Suggestion)一般下达命令。任何混乱阵营的生物都很难违抗你的命令,在对抗命令的豁免检定中承受-4减值。15级时,你的命令效果如同群体暗示术(Mass Suggestion)。若你穿戴地狱骑士战甲或持节士面甲,受命令的目标在对抗命令的豁免检定中额外承受-2减值(无论目标的阵营如何,且该减值与混乱阵营生物承受的减值叠加)。你必须达到7级才能选择该启示。
    义洛理之恩惠(Irori’s Boon,Su):每日1次以直觉动作,当你的豁免检定失败将导致你目盲(Blinded)、耳聋(Deafened)、惊惧(Frightened)、恐慌(Panicked)、麻痹(Paralyzed)、战栗(Shaken)或震慑(Stunned)时,你可以重骰豁免检定并获得+4洞察加值。你必须接受第二次结果,即使它更糟。7级与15级时,该能力的每日可用次数增加1次。
    坚韧(Resiliency,Ex):每日1次,当你生命值低于0但并未死亡时,你可以视作瘫痪(Disabled)状态行动1轮。当你的下回合结束时,除非你的生命值恢复至0以上,否则你立即失去意识并濒死(Dying)。7级时,你获得顽强(Diehard)作为奖励专长,即使你并不满足它的先决条件。15级时,每日3次,当你陷入瘫痪(Disabled)并使用标准动作(或其他剧烈动作)时,你可以尝试通过DC15的强韧豁免来避免受到1点伤害。
    托拉格之恩惠(Torag’s Boon,Su):你可以一个标准动作呼唤托拉格的保护在你周围形成一面盾牌,在“1/2先知等级(至少为1)”分钟内抵挡来袭的攻击。该护盾赋予你的AC+4偏斜加值。7级、11级、15级时,该加值额外+1。19级时,盾牌还会赋予你DR2/混乱。护盾的持续时间不需连续,但必须以分钟为单位。
  最终启示:当达到20级时,你能够以类法术能力任意施放侦测混乱(Detect Chaos)、侦测秩序(Detect Law)、辨识谎言(Discern Lies),施法者等级等于你的先知等级。你不再因穿戴防具而承受防具检定减值,你的防具的最大敏捷加值增加5点。每日1次,你可以免除器材成分以类法术能力施放粉碎掌(Crushing Hand),施法者等级等于你的先知等级。这只手呈现巨大带刺铁手套的形象。


--- 引述: 边栏 ---神爪信条
  神爪骑士团的地狱骑士秉持圣战热诚执行法律,前往最需要他们的地方对抗混乱的利郎。他们对绝对秩序的追求既无国界也无止境。对于神爪骑士团的地狱骑士而言,维护秩序是一项神圣使命,他们愿为此远涉重洋前往文明不曾触及之地对抗混乱。对于其他人而言,这些地狱骑士的信仰很可能是无法理解的——即使认同神爪骑士是五种信仰专家的人也会将他们视为异端。
  神爪骑士团的地狱骑士坚持下列信条。
  ●我将消除混乱,无论它以何种形式存于何处,直至世界归于正确方会驻足。
  ●我必剿灭心智昏聩头脑软弱沦入混乱之徒。
  ●我将努力无愧于五而非仅一。
  ●我将用一生追求至序,于众言探寻真理。
  ●我将化身秩序之典范,成为可供他人效仿的完美榜样。
  ●我将不知晓与不理解之事交由五神裁断。
--- 引用结尾 ---

导览

[0] 帖子列表

[#] 下页

前往完整版本